現在看來,方方日記,更應該早點在海外出版

方方

文:太空之眼

有一段時間沒有太關注方方日記了,本來覺得一位作家記錄下疫情中的各種事件,記錄民眾的苦難,提出自己的看法,既是良知的體現,又有歷史價值。甚至海外出版,讓世界了解真實的疫情,都是很正常很有價值的事情。但是近來對方方日記的英文版德文版的海外出版一事,又有很多人開始叨叨。還煞有介事的說什麼原來支持方方的人,現在開始反對她了。於是重新考慮了下,發覺方方日記價值重大,不僅應該海外出版,而且應該更早、儘快在海外出版。

那些聽到方方日記要在海外出版,就急不可耐的起來反對的人,理由也五花八門,什麼家醜不可外揚,是跟國外某某勢力勾結,讓老外看到就是給別人送把柄,等等。可以說,真是集意淫之大成。

方方日記就是人品和見識的試金石。

先來說說詆毀歪曲方方日記的一些典型手法和錯誤做法。 

首先,有些人把一個公共的災難事件,偷換為家醜,認為國內疫情是「家醜不可外揚」。且不說這個觀念本身對不對,把一個公共的災難事件定義為家醜就是偷換概念。世界是一體的,傳染病這樣的災難一定會影響到別人,絕不只是你家的家醜遮掩就行的。即使你認為國內是家,讓國外知道了是外揚,那麼在現代社會,你家裡的事情也不只是你的家醜,是要受法律和公序良俗監督的。不然,家暴這種觸犯法律的家醜,是否也永遠不能讓人知道?  發生了公共災難也是如此,如果有人為的錯誤,那就要追究責任,要拿出來晒,找出問題的根源,根本不是誰的家醜的問題。

所以,把一個公共災難,扭曲為家醜不可外揚,是落後的封建意識在作祟。這些人或者是故意,或者自己腦子就是糊塗的,對很多事件的判斷都是一團漿糊,根本理不清所以然。

還有人舉例子說,你家房子著火了,是趕緊救火呢,還是發表評論?這又是典型的轉移話題。你家著火的時候,你當然要趕緊救火,因為就只有你一個人或幾個人。但疫情這樣的公共災難發生了,無數人在參與救災,有人做後勤,有人在調查,有人在記錄,並不互相妨礙,還是相互促進的。有人救災的同時有人做記錄,同時對某些不當行為提出批評了,才是正常的做法,並沒有矛盾。很多災難現場救災時候不也是有電視媒體記者在現場拍攝記錄的。

所以這種說法就像某些大爺大媽的搗糨糊思維,邏輯思維能力為0,到處攪混水。如果不是故意的,那這些人的認知水平也是實在堪憂。

還有人認為方方日記那麼快出版海外版,肯定是和國外某某勢力早有什麼密謀,海外出版就是給別人送武器云云。實際上,方方日記已經在國內傳遍了,千千萬萬人都閱讀了,若真是能被拿去當武器,還用等海外版出版?方方日記中提到的,很多其他媒體還有更詳細的描述,這麼公開的事件記錄,你能隱瞞得住嗎?再看看《華盛頓郵報》近期是如何詳細調查美國處理疫情事件的,它近期的一篇詳細報道,調查了涉及疫情決策的很多相關人士,把美國政府中很多人在疫情中的失誤都如實披露出來,他們怎麼就沒有「家醜不可外揚」的概念?怎麼就不怕是給別國送上攻擊美國的武器?他們的愛(美)國之情哪裡去了?《波士頓環球報》的一篇社論,說川普應對疫情不力「雙手沾滿鮮血」,又有哪個美國民眾說是家醜外揚,是給中國攻擊美國送武器了嗎?這些人的見識和智商真的令人捉急。

任何時候,正確的面對錯誤和災難才是正道,無論這個災難有多大。事實證明,面對疫情的傳染,任何國家是不能獨善其身的。遮遮掩掩,當別人被傳染上的時候,你最終也逃不掉。無論國內國外,人人心中有桿秤。遮掩鬥嘴隱瞞都是沒用的,只會造成更大的衝突和次生災難。坦誠面對才是正道。

前面一篇文章說到,有些人還認為:應該弘揚如何救治病患,將大量悲觀和絕望的文字呈現在讀者面前,……會讓人喪失希望,甚至陷入到絕望中。」 問題是,從全社會輿論來看,到底是歌頌正能量的多呢,還是方方這種記錄苦難的多?不談具體的比例,都是耍流氓。方方日記60篇,那些電視報紙網絡媒體是成千上萬篇。況且方方日記所記錄的很多事情,其他渠道和媒體也有記錄。我們缺的正是方方日記,而不是所謂的「正能量」文字。如果哪一天輿論中大半都是悲觀失望的,那我們倒是要鼓勵多寫積極正面鼓舞人心的文字了。

還有些人,說方方的文字毀掉了數萬人的努力。但數萬人的努力是對疫情的抗擊和對病患的救護,而不是努力隱瞞老百姓在疫情中遭受的苦難,不是努力隱瞞某些部門的失職。所以你真的很難想像某些人是什麼樣的世界觀,在現實中又是什麼樣的為人。

在這些人眼中,努力隱瞞國內百姓遭受的痛苦,不讓外國人知道,從而換取他們在國外的吹牛和虛榮,大概就是他們猥瑣的追求。而方方日記打破了他們的這種幻想,於是他們開始瘋狂的反撲,各種打著愛國旗號的詆毀謾罵文章不斷出爐。

所以說,如何看待方方日記,真的反映出一個人的見識、認知水平,和良心。對於侮辱謾罵方方的人,真的要小心交往,難免哪一天他就會給你栽贓扣屎盆子。

現在說說為什麼方方日記應該在海外出版,甚至應該更早點出版。

回顧下海外疫情何以會發展的這麼嚴重?除了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某些國家政府在對待疫情上確有疏忽和不力,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這些國家民眾根本不了解當初在中國發生的疫情的嚴重性危害性,也不了解武漢為什麼要封城。在疫情最開始的時候,有外媒指責武漢封城過度等等,就是因為他們真的看不到真實情況,不了解真實疫情的嚴重危害。他們看到的只有官方報道的數字,根本沒有活生生的疫情現場的報道。

相比較而言,國內民眾和海外華人們早就通過各種渠道看了很多反映疫情如何嚴重甚至恐怖的中文信息,比如見面一分鐘就能被傳染上,門把手上都有病毒,醫院超負荷運行,很多人得不到救助,口罩急缺等等,所以早早的就做了嚴密的防備。事實證明,海外華人相比西方人的感染率相對較低,跟個人對疫情的重視程度有密切關係。這裡一定有方方日記的功勞,方方日記和一些關於疫情的中文信息的傳播,包括了很多真實的細節,也許有不準確的地方,但都讓人們極大的提高了對疫情的警惕。實際上,恐慌,更準確的說,恐懼(而不慌)在很大程度上對防疫是有好處的,有助於讓人提高警惕。

可以想見,如果其他國家的民眾,在更早些時候就能像國內民眾一樣,通過微信等各類信息源,了解傳染的嚴重性,甚至哪怕是過度的恐慌點,也能在很大程度上提升對疫情的重視和準備。但是語言的巴別塔,阻礙了這些信息的傳遞。他們看不到方方日記,看不懂中文信息中的那麼多警示,所以,直到很晚時候,老外們還覺得不是大問題,覺得不會那麼容易被傳染,甚至不知道怎麼被傳染上的,在戴口罩問題上都猶猶豫豫。

一篇詆毀方方的文章中寫到的:一個意大利人質問他這個中國留學生,為什麼隱瞞,如果早知道疫情,也許世界本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原來是有人向這個意大利人介紹了方方日記,他才知道武漢早就那麼嚴重危害性那麼大。 但是,這個作者非但不反思問題所在,還埋怨老外不該看到方方日記,不該知道武漢疫情有多嚴重。三觀之扭曲可見一斑。 

所以,正是對武漢疫情真實情況缺乏了解,讓很多國家的民眾對這病毒嚴重性危害性缺乏認識。直到他們國家也發生了類似這樣嚴重的疫情,才開始採取緊急狀態禁足等措施,但是已經有些晚了。

方方日記,和很多中文的調查報道,也只出現在國內和華人世界,沒能對世界其他地方起到預警作用,無疑是一種遺憾。

所以,方方日記,如果能早點翻譯出各種語言版本,全球傳播,早點讓世界各地的人們了解這場疫情的危害性嚴重性,了解到民眾在疫情中遭受的痛苦,而不只是聽官方讚美救災的言論,不只是聽WHO譚同志天天吹捧的話語,將會讓更多國家的人們早點警惕,更早的做好防控準備,少死很多很多人。

相比較而言,那些企圖遮掩疫情嚴重性真實性,生怕方方日記被翻譯成外文出版,並將其上升到所謂給西方攻擊我們送武器的說法的人,還是那句話,這種人不是蠢,就是壞,更多的是壞。

就像下面這種詆毀方方日記的所謂學者,動輒就大言不慚的代表巴黎華人,拿華人當槍使,真是最令人噁心的事,這種把戲早就過時了。

奉勸這類「學者」,不要做病毒的幫凶,傳染病(不止傳染病)這件事情上,任何人或國家如果只想著自己如何隱瞞疫情如何甩鍋,不顧他人他國人民的死活,那最終只會害人害己。

所以,現在看來,方方日記,不僅應該海外出版,更應該在當時每天寫完之後,第二天就翻譯成英法德西日等多種文字,全球同步發布。 如果真能站在為全人類考慮的角度(實際上也是為自己的長遠負責),站在科學和智慧的角度,就應該知道讓全世界及時的了解真實疫情是多麼重要。

希望方方日記早日海外出版,多語言版本出版,越早越好。當然,也希望有紐約日記、巴黎日記、羅馬日記來記錄其他國家的疫情的真實情況,並翻譯成中文版,這都是人類的寶貴經驗和教訓。

最後要說,不只是方方日記,包括其他媒體在內的一些對疫情的詳細中文調查報道,都應該早點有英文版在海外發布,為世界分享真實的疫情信息,那才是真正對全球民眾抗擊疫情的更大貢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