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科學的環保主義

文: 西奈山峰  

拉閘限電與降低碳排放有關。而降低碳排放,是美國民主黨和全世界白左的命根子議題之一。

碳排放,主要是指人類生產生活活動中產生的二氧化碳,按白左的說法,甚至包括牛放的屁。


白左們給牛發明的減碳設備

白左專家研究,一只牛在一年中排放出的溫室氣體數量,比一輛家用汽車一年排放的廢氣還要多。世界上牛的存欄量高達10億頭,這些牛每年排放出來的二氧化碳量多達30億噸,對全球氣候變暖的影嚮非常巨大。

臥槽,那就沒辦法了,總不能殺掉所有的牛吧?即使能夠殺掉所有的牛,人類不再吃牛肉,可眾所周知,所有的植物都在夜間釋放二氧化碳,它們的排碳量不知比全世界所有的牛多多少倍。人類即使能殺掉所有的牛和動物,總不能連植物都鏟除了吧!

別急,白左總會有辦法折騰人類,早晚有一天幹掉所有的動物植物並非完全不可能,但目前他們折騰的重點是人類的生產生活活動。比如阻止人類燒煤。

電動汽車近年很火,為甚麼火?白左們支持,說這玩意與燒汽油的車相比,幾乎零排放,所以開上它可以不限號,生產它還有各種從民眾搜刮來的錢財補貼。

但正常一點兒的腦子就能想到,電動車的電是哪兒來的?難道真能突破能量守恆定律像董小姐那樣無電空調?

白左的環保主義幾乎到了比恐怖主義還恐怖的程度。據說,敗登的氣候大屎克裡實際上擔當的是國師的職責,而敗登背後神祕的國師團中,還真有把環保當成壓倒一切議題的人物,在他們那裡,甚麼基本人拳甚麼國家安全,都不如環保重要。只要你配合環保減碳,哪怕你是塔利班,都可以成為深明大義的自己人。

環保主義怎麼來的?這不得不說說偽科學主義。

科學主義,就是相信所有現實問題都必須按照科學的方法去對待去解決,除了科學的方法,沒有其他方法。

這沒毛病,但是白左們卻是高舉科學主義的偽科學主義。因為真正的科學主義是謙卑的,它知道科學的本質是懷疑,連科學本身都要不斷經受懷疑和檢驗。所以真正貫徹科學主義的,就是摸著石頭過河,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絕不把猜想用於指導全人類的實踐。

比如在相對論誕生之前,人類只能按照牛頓的經典物理學去解決問題,超出一步或者落後一步,都會釀成悲劇,典型的例子比如義和團用喝神水對抗馬克沁機關槍。

而白左們是偽科學主義,他們力圖用猜想來規劃和指導全人類的實踐。比如種族問題,多元文化問題,經濟問題等等。環保問題,就是很有代表性的偽科學主義問題之一。

前些日子,大家都笑話某地降水「五千年一遇」,為甚麼笑話?因為有比較的水文觀測的历史不過幾十年,「五千年」的說法毫無根據。而白左們所謂的全球氣候變暖,犯的也是同樣的毛病,他們觀測取樣的範圍和方法,與「五千年一遇」相比,高明不了多少。但他們都頂著哈佛耶魯的大帽子,沒人敢質疑。敢於質疑的那些學者專家,也都被扣上了保守主義右派的貶義帽子。

偽科學主義,在環保問題上給人類的教訓似乎還不夠深切,雖然許多人已經因為限電而摸黑爬高樓,雖然因為限電而失去紅綠燈燈交通混亂,雖然去年德克薩斯州因為扯淡的風電而凍死上百人,但白左專家們在環保問題上制造的大量偽科學名詞讓人們很少質疑。但是,提到另一個偽科學主義名詞,許多人就會不寒而栗了——計劃經濟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