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課外補習班不過是一個笑話

高考

文:南洋富商  

外面的新聞說,中國即將禁止課外班

又有消息說:在線課程也都會被禁止。更有謠傳說:中小學生網課已經列入國家網路犯罪違法舉報內容。


據說這舉措的目的是減輕學童壓力,並且降低家庭教育成本,以促進生育率。

學童壓力大的原因並不在補課班,而是在高考。家庭為課外班支付大量開支,原因也不在補課班,而是在高考。

需要整改的是高考,而不是補課班。禁補課班是本末倒置。

高考怎麼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历史上有過一些實踐。

第一種實踐叫上山下鄉。 1968年,老三屆的初中生、高中生,六個年級同時畢業,都不再升學,而是下鄉種地。

如果爹媽知道孩子中學畢業以後註定要下鄉種地一輩子,大概不會逼他天天做考題了。

第二種實踐,叫工農兵大學。 1970年開始,從普通勞動者中篩選大學生,群眾篩選、領導批準、學校複核。

如果為了解決學童壓力大、教育支出多的問題,重新啓用上山下鄉和工農兵大學,如何?想必父母和孩子都不願意吧。

還有別的辦法嗎?當然還有。比如大學徹底產業化,名校學費每年一百萬,爛校學費每年1萬。有錢的上名校,沒錢的上爛校。金錢面前一律平等,跟考試成績無關。但是,民眾是不會滿意這種做法的。

還有一種辦法叫大學平等。清華大學每年從國家拿到300億資金,遠高於哈佛、劍橋、耶魯。但是無錫職業技術學院基本上沒拿到錢。不妨平均一下,全國2800所高校,每個學校每年2億。大學也不分甚麼985、211、二本、二級學院、高職了,所有人的文憑都是「中國大學」。

這辦法絕對有效,但是不符合國家利益,也不符合民眾願望。大多數人還是指望孩子上名校的,一平均就沒名校了,全是爛校,不符合中國人積極上進的文化。

各種方案對比之下,可能還是現在的高考制度比較迎合大眾的偏好。這種高考方式可能會繼續下去,100年都不會有大變。民眾對名校競爭,也會持續百年或更久。

聽說要禁止補課班。

富人聽說了,淡淡一笑:好呀。

他們的孩子本來就是在家裡接受一對一的補課的。我有位好友叫smy,她專門教寫作,她的在線一對一補習費是一節課1200元。是不是很貴?那是對你很貴,富人覺得很便宜。一大堆家長把定金扔給她,排隊等檔期,要等很久才會等到舒老師有空檔。

更有一些權貴,會有很多人自願為他們家的孩子補課,分文不收。

中產階級聽到禁止課外補課班的新聞,或許罵一句「操」。然後計劃給孩子請老師。每小時1200有點貴,可以四個孩子一起,每人分攤300。也可以找個收費低一點的老師,一個小時只要300元。算下來一年給孩子的補課費大約12萬。

至於那些全家年收入還不到12萬的90%以上的中國人,他們聽說補課班不讓辦了,趕緊看有沒有網課,發現網課也被禁止了,頓時覺得渾身發冷。他們很清楚:自己的孩子要考上名校的機會已經接近於零。

更糟糕的是:一旦他們的孩子某個知識點不懂,可能就跟不上進度,步步落後,過早被淘汰出局,連後續機會都沒有。

中產階級或者因為請家教耗費大量餘錢,或者為了在家輔導孩子而放棄事業,階級會下降一大截,有些會很快淪為底層。

富人和權貴會很開心。因為禁止課外補課班,實際上為他們的孩子淘汰了90%的競爭對手。又讓很多人階級下跌,相當於他們的相對階級地位又上升了。

家教奇缺。名校畢業生的第一職業選擇,不再是B站和阿裡巴巴,而是專職家教。

家長相信只有名校生才精通考試,所以只有名校生才會有人出高價。

富人和權貴家族出來的名校生不需要做家教掙錢,甚至不會去做應聘普通的職業。而中產階級和偶爾漏網的底層階級名校生會去當家教。

企業在招聘會上招不到985、211大學畢業生(大多數當家教去了)。找得到的都是二本、高職。企業主表示人才奇缺,制造業更是青黃不接,老一代工程師一退休,就後繼無人。

指望公立學校老師給孩子開免費補課班。這是做夢。有幾個高水平的老師會放著一小時1200元的家教費不掙,卻免費教幾十個孩子?

有人認為政府要嚴厲禁止學校老師當家教,學校老師上課就會更盡心。但是,公立學校老師月薪只有幾千元,即便被學校開除了又咋的,當個專職家教可以收入增加好幾倍。

很多高水平的老師會辭職當一對一的家教,而那些水平差的老師留下來繼續撐著——因為他們當家教的收入也不是太高,不如繼續捧鐵飯碗。課堂上,每個老師要帶的學生更多,課堂紀律很難控制,學生沒有發言機會,老師根本沒法照顧這麼多學生,結果就是大家的學業都下跌。

但是有些孩子例外——他們在家裡請家教補課。

南韓在三十年前就遭遇今天中國這種困境。為了給孩子減負,以及減輕底層家庭的教育開支,減少內卷,南韓政府在全鬥煥的領導下,決定全面禁止課外補課。

結果底層民眾並不領情。他們認識到一旦禁止課外班,窮人的孩子更無出頭之日,反而是把名校機會拱手讓給富人權貴的孩子。

南韓是前車之鑒。以南韓的方式去禁止課外班,結果也會以南韓的失敗告終。

南韓的高考內卷還帶來了「聰明藥」的流行。這些「聰明藥」,其實是一些有興奮作用的精神類藥物。最常見的是利他林和莫達菲尼。

莫達菲尼風靡南韓,那時候大家都知道,每天吃一粒「聰明藥」,一天只需要睡四小時,可以天天熬夜奮戰還不會太疲倦。至於這類藥的嚴重後遺癥——心理和精神疾病、容易導致器官衰竭,卻被人忽視。

或者說,為了高考上名校,實現階級躍遷,他們願意付出這種代價。畢竟藥很便宜,比補課班更省錢,窮人也買得起,何況黑市能買廉價印度藥。

如果中國禁止課外班,甚至連線上的補習都禁止,可以預料會有更多學生服用各種「聰明藥」每天只睡四小時長期拼搏。畢竟這也是窮人搏命的一種奮鬥手段,而且對提高成績真的很有效。

與南韓截然不同的是新加坡。

新加坡不僅不禁止補課,還大力鼓勵。

新加坡的小學一天只上半天課。一個教室二個班級公用,上午是一個班,下午是另一個班,所以老師想拖堂都根本不可能。

剩餘的半天怎麼辦?孩子自己找補課的地方。你哪門科不好,就補哪門。

新加坡這種「只上學半天」的做法,形成一個極大的職業補課老師群體,很多人一輩子就是做補課老師。補課教師不再是業餘兼職,而是專業人士。這些補課教師一輩子緊跟考試潮流,研究各校試卷和評分標準,熟悉針對各種學生的教學方式,水平遠高於那些業餘兼職的家教,對特定的知識點,都有自己獨門教學技巧,或者有自己編寫的題目(有知識版權)。有時候學校教師也會去做家教。

新加坡補習教師競爭激烈,收費也不像京滬那麼昂貴,屬於普通中產階級可以接受的地步。

除了這種專職補習教師,還有一些業餘兼職的補課老師,通常是大學生、高年級中學生、滿18歲當兵的現役軍人(有些軍人周末放假當補課老師,為自己掙大學學費)。業餘補習教師收費較低。

收入較低的人,會送孩子上各種補習班。補習班分為幾種:

第一種是學校為某門課的差生補習的。專門為差生免費補習。如果你是好學生,為了考上名校去混補習班,抱歉,不行。補習的內容也簡單,不是為學霸準備的。

第二種是社會上各種商業補習中心。收費屬於新加坡的普通工薪階層都能接受的。針對不同水平學生,老師會提供針對性的指導。

第三種是各種宗教教教會、慈善機構、社會義工舉辦,免費為孩子補習。一般都是同一個教會的家庭。當然,大多數孩子其實並不信教。

由於新加坡有大量的多種類型的補習機構,無論是富人,還是赤貧家庭的孩子,都有機會得到補習。

新加坡學生無論數學、科學,還是英語閱讀,水平都遠超英國和美國學生。參加美國和英國的各種考試,成績更是遙遙領先。新加坡孩子的成績,很大程度得益於強大的補習體系和專業的補習教師,以及家長願意花大錢培養孩子。

新加坡家長基本上不檢查孩子的家庭作業,因為這是學校老師的事。也不管孩子的課外提高練習題,這是補課老師的事。家長的教育水平,通常都不如專業的老師。

很難想象會有人提出禁止課外班這種建議。

稍有條件的人,會毫不猶豫給孩子找補課老師。

沒錢的人會更加焦慮。他們知道,那些職業技術學院、職業技術大學,職業高中,就是為他們的孩子準備的。

最好的老師所在的學校需要購買昂貴的學區房。最好的補課家教需要昂貴的學費。窮人永遠無法跟富人競爭這些資源。

新加坡為甚麼沒有這種焦慮?因為新加坡有一個學校均衡規定,全國所有的學校的硬件設施都是同等的,教師水準也是同等的,教師還得每五年輪換一次,以保證孩子無論在哪個學校讀書,硬件和師資都差不多,這樣任何學區房都沒有優勢,窮人不會吃虧。

新加坡小學升初中,任何人可以報考任何一所中學,絕沒有地理位置分區的限制。

新加坡全國一張卷,任何地區的人沒有高考特權。

在新加坡,雖然貧富差距巨大,雖然富人比窮人有更多的錢請頂級的家教,但是窮人的孩子只要有天賦,絕不會因為貧窮而失去出人頭地的機會。新加坡各種層次的補習班,大大縮小了富人和窮人的教育資源差距。

 

來源  南洋富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