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打假是一個齷齪的行業

職業打假

文:古原

大家好,我是老古,今天我們來談談職業打假。

最近一個職業打假事件引發網路熱議。

2021年7月,邵某在王女士開設的微店上購買了一批食品,其中包含粉蒸肉、扣肉、風豆豉回鍋肉各50份,合計150份,每份折後單價30元,支付時使用了微店現金紅包0.84元,共計實付4499.16元。

判決書顯示,到貨後,邵某將收貨過程全程錄像,指出上述貨物包裝均無產品名稱、生產時間、生產經營者名稱和地址、保質期等標識,是「三無產品」。隨後,邵某起訴至法院,要求王女士退還貨款4499.16元並賠償44991.6元。

官司打了兩輪,王女士暫時是輸了,要賠錢,假一賠十。

職業打假這可是個行業,無數人在裡面賺的盆滿缽滿,他們是怎麼賺錢的呢?

職業打假的賺錢套路

最有名的就是王海了。

這個家夥一度成為正義的化身,多年來一直專業從事職業打假,據說王海都搞了一個倉庫專門用來存放購買的產品,然後將這些產品進行分析並進行索賠,王海年入千萬是一個保守估計。

王海,山東青島人,他是家裡老大,小時候專門練過散打,練就了一副壯實的身板,不過,他自認為「功夫一般」。1992年他參加了一個法律函授班,發現新出臺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有一條新的規定:經營者有欺詐行為的,應當加倍賠償。專家在電視節目中也號召消費者利用法律向售假者索賠。

1995年9月到11月約50來天的時間裡,王海橫掃北京十家商場,購假索賠,一共獲得8000餘元的賠償。

同年12月25日,中國保護消費者基金會授予王海「中國打假第一人」稱號,並獎勵他5000元人民幣。至此,王海在國內名聲大振。1996年年底,王海成立公司,升級為職業打假人。

剛開始時,他的業務還是幫助企業打假,公司第一單生意的業主是廣東愛得樂集團公司,王海一舉為該公司取締了40多個售假窩點。

而隨著消費者保護法的升級,買假打假可以獲得十倍賠償的利益刺激下,王海又回到了打假索賠的盈利糢式上來了。

辛巴燕窩事件讓王海再次成為熱點人物,包括羅永浩也曾與他隔空對戰。

王海開創了這個行業,但這個行業可不只有他一個,事實上,這個行業已初具規糢,相當多的打假人正在悶聲發大財。

那最好發財的領域就是食品領域了。

中國的食品安全法,其實是全世界最嚴苛的法律之一。

經過多次調整 ,中國食品安全法一步一步升級,成為全世界對食品安全要求最高的一部法律,幾乎是事無巨細,從配料到生產工藝甚至到生產管理措施,到商品標記,全部都有嚴格的規定。

這樣的法律能出臺,歸因於多年來無數民間意見領袖對食品安全的痛恨,特別是三聚氰胺事件引發民間強烈情緒。

當然,即使是這樣的法律,依然是有民眾不滿意的。

他們認為,在食品安全上不達標的企業,應該罰他個傾家蕩產才是正道。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的假一賠十結合上最嚴格的食品安全法,就孕育了大量的職業打假群體。

普通食品要是添加了功能性食品的原料,那是假貨;雖然安全性是沒問題,但誰叫你不是功能性食品呢?

進口食品無中文標簽,假貨!必須再貼一個中文標簽。

新資源食品未標註不適宜人群或食用量、超範圍使用食品添加劑、過量使用營養強化劑、產品虛標等級、超生產許可證許可範圍生產,統統是假貨!

添加西布曲明的減肥食品,是假貨,西布曲明那是藥品成份。

同時,中國法院系統也表達了對這個行業的支持。

2013年12月出臺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明確:「因食品、藥品質量問題發生糾紛,購買者向生產者、銷售者主張權利,生產者、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藥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互聯網法院的成立,也讓這些職業打假者訴訟成本大幅降低,發個郵件就可以發起訴訟了,多方便。

在十倍利潤加上法律支持下,職業打假這個行業就迎來了春天,幾本法律書,一臺電腦,坐在家裡、足不出戶就可以天下打假,年入幾十萬算是一般的,碰到大企業,搞他個幾百萬也不奇怪。

類似的行業還不少

與這些職業打假個體戶不同,還有不少行業存在大量的這種商業糢式。

比如照片版權。

臭名昭著的視覺中國因為一張黑洞照片聲明版權,終於把自己卷入漩渦,除了遭遇媒體廣泛質疑外。

視覺中國一共發起了多近一萬多起訴訟。

據有關網站顯示與視覺中國公司(即旗下華蓋創意、漢華易美、東星娛樂、視覺ME、艾特凡斯和500xp)相關的已經達到了11028起,特別是從2012年起,急劇上升。

起訴對象近兩年也從醫院和企鵝,增添到國內一些房地產企業,特別是SOHO中國和恆大地產集團等,主要涉及內容也大多數是版權歸屬和侵權糾紛,啼笑皆非的是涉及的金額也從幾百至上千不等,大多數企業都選擇了和解,並跟視覺中國簽署了版權合作。

更絕的是,這些圖片公司還有一些特別騷的操作,那就是自己將自己有版權的圖片全網到處傳播,希望更多的被採用,然後採用AI的圖片識別技術全網搜尋使用了這些照片的企業和個人。

在北京,這是一個公開的灰產。

北京有一批這樣的公司,他們是怎麼玩的呢?就是拍美女照片。找來一堆美女,然後拍大量的照片,然後在各種網站甚至是自建網站到處免費傳播。

這種方式更容易確權,因為圖片中的本人往往也是索權利益鏈中的一環,如此一來,圖片拍攝的時間、地點、人物都能夠佐證版權歸屬。

他們的目標對象就是中小站主,這些站主有時為了吸引流量,會在文章中插入一些美女圖,那不好意思,告你沒商量。

當然還是文章版權打假的。

比如我的公號就經常接到這類公司的廣告,要不要全網幫你搜尋你的文章是否被人轉載了?簽個合同,就用軟體幫你找,找到了就幫你告,收入咱倆分成。

更龐大的一類公司是軟體打盜版的。

那些常用的辦公、設計軟體,都有一大堆公司來搞訴訟,動不動就打個電話上來了,你們用了XXX軟體,我們要起訴你,解決方案是你買幾套正版軟體,否則就法庭見。

當然,這些軟體只能在他們這裡買,他們賺錢的方式是訴訟和軟體代理差價。

嚴苛的法律並不會推動進步

應該說,各種嚴苛的食品安全法,知識產權法,才是這種事件的由頭。

但這種法律的出臺,又是人們習慣於出問題後就要求管一管的思維方式決定的。

中國市場經濟剛剛啓動時,假冒偽劣產品曾經讓無數人上當受騙,我在當年甚至買過溫州產的假皮鞋,一下雨,發現原來裡面的材料是紙,馬上報廢。

大量的食品安全事件,也讓人們沒有安全感,甚至認為在市場經濟環境下,社會變成了一個人人互害的社會。

人們轉過頭來尋求權力的保護,要求政府部門出臺更加嚴苛的法律來懲治這些人。

所以,打假人,哪怕是以盈利為目的的打假人,不但得到了法律的支持,在很長時間內,還在國內有一大批支持者。

他們認為,多一批民間的打假者,會對生產者構成強大的威懾力,讓他們更加小心行事。

但是,嚴刑苛政,再發動舉報有獎,真的是推動食品安全進步的原因嗎?

當然不是。

你想想,現在你能買到價廉物美的產品是因為甚麼?因為大量大超市的出現,因為電商的出現。

你都可以七天無因退貨了,你還擔心甚麼質量問題呢?

各類連鎖超市的出現,讓你買到偽劣產品的機率大大降低,因為大超市無法承受這種損失。

而在分散的商業中,不集中的商業中,越小的商家越有可能出現短視現象,他們更不容易追求長遠利益,從而忽視消費者利益。

我們看到的農產品也是如此,不要責怪中國農民良心不好,而是分散的農業體系必然產生大量短視行為,而規糢化的農業企業才會珍惜自己的商譽和品牌。

在三聚氰胺事件中,事情的始作俑者是誰呢?就是分散的奶牛養殖戶,反正各家的牛奶都是混到一起去的,很難發現是我家的奶有問題,摻假有收益而無風險。

那麼國外的奶制品為甚麼更安全?是因為他們國家的人更善良嗎?

當然不是,而是國外的原料供應商都是大農場主,他要是被抓包一次,不要說法律,他在市場當中的信用馬上破產,他的大型農場馬上就成為所有行業內的黑名單,他有必要為了一點收益來做這種事嗎?

越是規糢大的企業,越重視長期利益和商譽。

即使出錯有了問題,也是毫不猶豫地不惜代價地解決問題,並努力加強管理爭取不再犯,肯德基不也出過蘇丹紅事件嗎?

人們認為商家出於利益的沖動,一定造假以減少成本,這種理解有道理,但想的還是少了一層,商家同樣會出於利益的沖動,積極維護食品安全,以成為百年老店,去賺永遠賺不完的錢。

同樣,即使有嚴苛的法律,你也阻止不了有些垃圾人侵犯他人,殺人是犯法的,是要槍斃的,但一樣還是有人犯法,想依靠威懾就能杜絕犯罪幾乎是不可能的。

即使是與女青年上個牀就得槍斃的嚴打運動過後,中國的治安情況僅僅在幾年後還是劇烈惡化,刑事犯罪數量超過嚴打前。

真正讓治安好轉的原因是經濟穩定發展,讓更多的人看到了長遠的利益,從而讓理性成為社會的主流。

我相信,娃哈哈,達利,康師傅、統一這些中國大的食品企業,會把食品安全看得和命一樣重要,因為出一個事,企業就得完蛋,過往積累的價值數百億的品牌一夜之間就會歸零。

企業越來越大,商業越來越發達,才是食品越來越安全的原因,而不是嚴苛的法律和嚴格的執法。

惡法與流氓

打假流氓們,正是產生於各種嚴苛的食品安全法和知識產權保護法。

我為甚麼叫他們流氓呢?

因為,他們並沒有幫助受害者,你以為他們是幫助管理機構在查缺補漏嗎?其實不然。

他們打擊的大部分案件,其實都是沒有實質性構成甚麼傷害的事件,比如這一次事件,這位女士自制的扣肉有被證明食品安全有問題嗎?

除了少數辛巴燕窩案這樣的欺詐事件,大部分職業打假的抓的就是一些合規性程序方面的問題,而不是真正的食品安全問題。

市場上並非存在大量的受害者,受害者不起訴等著他們來起訴,這是違背常識的一件事情。

正確的法律倫理,應該是誰受到傷害,誰才是真正的起訴方。

而職業打假人並不追求他們所追訴的企業把產品做的更安全,只要對方願意出錢妥協,他完全可以簽下不起訴同意書,拿錢走人。

他們只是利用嚴苛法律種的各種繁複的要求,去抓那些不太認真的企業的包,而這些企業往往認為自己這麼幹,沒有甚麼大問題。

比如,有農戶賣茶葉,也被告了,農戶說自己是農產品,可以直接賣的呀,但是,法律規定,你裝了袋了,這就叫預包裝食品,就要納入管轄範圍。只要上面沒有對產品資訊沒有足夠多的說明,那就是犯法。

最後,農戶也賠了好幾萬。

這種通過嚴苛法律來鼓勵有獎舉報的糢式,其實是惡政,根本無益於食品安全的進步,那是不是說,市場就沒有辦法對付無良商家呢?當然不是。

首先,需要明確的是,既然人們擔心食品安全是一種需求,那這就能夠被市場滿足。

全世界最大的食品質量的檢測機構是誰呢?不是哪個國家政府的執法機構,而是一家民營企業。

他叫SGS,他是全球領先的檢驗、鑒定、測試和認證機構,是全球公認的質量和誠信基準,是一家發源於瑞士的私人企業,他制定的標準,幾乎在全球是能得到通用認證的,他並不需要通過權力的手段,而是通過盈利的方式,確保在任何時候他的結果都是中立客觀的。

沒有人能收買他的商譽,因為價值太大,一次造假,就能讓這家成立於1878年的業內超級品牌公司完蛋,而他為市場提供的服務就是檢測,鑒定,市場上常見的產品品質鑒定都可以在SGS那裡得到公正客觀的結果。

甚至中國政府也與他成立合作公司。

SGS通標標準技術服務有限公司是瑞士SGS集團和隸屬於原國家質量技術監督局的中國標準技術開發公司共同建成於1991年的合資公司,取”通用公證行”和”標準計量局”首字之意,在中國設立了50多個分支機構和幾十間實驗室,擁有12000多名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

一家民營機構居然獲得了全世界的認可,這就是民間的質量檢測機構,通過盈利的方式為市場提供可靠的質量監測服務。

我們再來看資本市場中,人們怎麼打假的。

大家都知道瑞幸造假事件,這是被美國著名的做空機構渾水公司狙擊的。

他在國內聘請了商業調查公司,這些公司派出了92個全職和1400個兼職調查員,收集了25000多張小票 ,進行了10000個小時的門店錄像。最終得出結論,瑞幸咖啡2019年第三、四季度,每店每日商品數量分別誇大了至少69%和88%。

最後揭開了瑞幸財務造假的蓋子,一舉把瑞幸搞退市了。

那渾水作為一個公司,這也是他的盈利糢式,那就是通過做空該公司的股票進行盈利,而前提是,他的報告是真實的,如果報告是虛假的,那瑞幸反手告他,他就要賠個底朝天。

你看,他沒有通過法律機構和政府,就實現了打假,還實現了盈利,清潔了市場。

他和職業打假者的區別在哪裡呢?

職業打假者是在政府法律的庇護下尋找漏洞,訴諸於公權力來實現十倍盈利,而渾水是通過真實資訊披露的方式,打擊對方商譽的形式來獲得盈利。

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盈利糢式,一種是我冒充受害者,利用壟斷法律的特殊條款賺錢,一種是,我通知受害人,利用股價來盈利,受害人另行起訴瑞幸。最後瑞幸還賠了投資人十億。

商業調查公司現在在中國正是起步期,他們主營業務是一些投資機構,收費往往是投資金額的1-2%,如果中國市場進一步擴大,可以預見商業調查公司會越來越火熱,再加上註冊制的落地,那狙擊水貨企業也將成為一門產業,各位有資源想創業的朋友可以考慮,詳細細節可以到我的私人群參與討論。

其實還有很多種盈利方式 ,比如建立自媒體平臺,專門檢測大企業的產品質量,發現後進行資訊披露,然後可以為沒有質量問題的產品做宣傳上,抖音上開始崛起大量的測評號,就是這種盈利糢式。

而真正能做起來、做長遠的自媒體,一定是不可以被收買的,因為被收買遲早會曝光,從而商譽消失,徹底失敗。

那麼,這些企業的商譽,就能構成你的信心。

相反,專職從事質量監管的政府部門執法人員,他們憑甚麼對消費者負責呢?

給他們越大的權力,他們會怎麼做呢?如果治下的企業個個質量很好,沒有安全問題,請問,他有存在感嗎?他有收益嗎?

那創建更嚴苛的法律條款進行約束,甚至讓你不得不違法生產,他們的權力收入才能最大化。

只有有人去求他們,他們才能獲得收入,他們沒有商譽機制的約束,他們幹一段時間可能就調職了,食品安全搞好了,他們有甚麼好處呢?

所以,寄希望於權力部門官員的道德感,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寄希望於市場給出來的利益約束機制,商譽約束機制,才能讓這個世界的產品質量越來越高,消費者的體驗越來越好。

而職業打假的流氓之所以這次引起公憤,因為他違背了公眾樸素的倫理觀,憑甚麼抓點小把柄就可以敲詐?

而最高人民法院也感受到了壓力,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對職業打假進行了答複:逐步限制職業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為。

2.從打擊的效果來看,由於成本較小,取證相對容易,牟利性打假的對象主要是大型超市和企業,主要集中在產品標識、說明等方面。該類企業往往是同類市場上產品質量相對有保障,管理較為規範的生產經營主體,而對於真正對市場危害較大的假冒偽劣產品及不規範的小規糢經營主體打擊效果不明顯。
3.從目前消費維權司法實踐中,知假買假行為有形成商業化的趨勢,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職業打假人、打假公司(集團),其動機並非為了淨化市場,而是利用懲罰性賠償為自身牟利或借機對商家進行敲詐勒索。更有甚者針對某產品已經勝訴並獲得賠償,又購買該產品以圖再次獲利。上述行為嚴重違背誠信原則,無視司法權威,浪費司法資源,我們不支持這種以惡懲惡,飲鴆止渴的治理糢式。

市場不是萬能的,市場永遠也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因為人間不是烏托邦,但市場向你證明了,市場是所有手段中最好的一種手段,是帶來傷害最小,效率最高的一種手段。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