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安瓦子奇妙夜

文:松子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雲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

——宋 柳永《望海潮·東南形勝》

我叫趙貴,家住臨安城外,有一個哥哥趙富在臨安城裡當廚子。哥哥說,今天晚上要帶我去臨安城裡的瓦子玩耍。

天色剛剛暗下,我們便出發了,第一站是城北眾安橋的北瓦子。

北瓦

遠遠看去,北瓦和其它瓦子一樣,也是多棚並列連卷的卷棚式建築,但是看起來更大,據兄長說,裡面足足有一十三座勾欄,這還不包括其它空間。

檐上掛了好多燈籠,入口處已是人潮湧動。進入瓦子內,各處掛滿了燈,將上下四周照得如白晝一般。

這裡的勾欄大多是矩形結構,外面或用木板,或用帷帳,整個圍起來,留有一門。隨著人群進去一看,有一高台,用欄杆圍住,中有一桌一椅,椅上坐有一人,手執摺扇,正在說著什麼。

勾欄石刻表演圖 瀘縣宋墓
勾欄石刻表演圖 瀘縣宋墓

細細聽來,似是「搏刀趕棒及發跡泰之事」。

不多會兒,我們又出來,在瓦舍內邊走邊看。

兄長邊走邊為我講解,這座勾欄裡是賣嘌唱的樊華,這是作唱賺的郭四郎,這是裝秀才的陳齋郎,學鄉談的萬齋郎……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中的說書人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中的說書人

走,我帶你聽聽諸宮調。

那勾欄內早已人山人海,我們好不容易擠進去,見台上有幾人在唱,還有人吹笛伴奏。

……

【越調】〔上平西纏令〕景蕭蕭,風淅淅,雨霏霏,對此景怎忍分離?僕人催促,雨停風息日平西,斷腸何處唱《陽關》?執手臨歧。

……

哥,這唱的是啥呀?

兄長搖搖頭說不知,旁邊一男子對我們說,這是董解元的《西廂記諸宮調》,他在北方金人那裡頗負盛名,各地瓦子都有傳唱。

董解元?他是解元麼?

那倒不是,只是他有才學,名聲在外,大家送他的雅號罷了。就像前面那處說史書的一樣,什麼喬萬卷啦(註:萬卷或取讀書破萬卷之意),張解元啦。

正走著,忽聽得一陣鑼鼓喧囂,見眼前一座勾欄,四周用木板圍起來,只留一木門,門口站著一位彪形大漢,正扯著嗓子在大聲吆喝:

「快來看咯!來遲的話,座位滿了,可就沒地方坐了!」

我見那門頭上插著招子,貼著帳額,花花綠綠的,上面還寫著字,似是雜劇名和演員的名字。

南宋 佚名《眼藥酸圖頁》故宮博物院藏
南宋 佚名《眼藥酸圖頁》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為表演賣藥的雜劇

那漢子又說:

「一場兩段雜劇,《調風月》先演,《漢鍾離度脫藍采和》後演。雜牌班子哪裡不見?包場子的正班可是絕無僅有!」

聽了他的話,我悶頭悶腦地欲隨前面的人進去,卻被那漢子一把攔下。

「每人付兩百文才可入內。」

於是各付了兩百文錢,走進去,裡面已許多人,前方是個大戲台,兩邊和戲台對面都是坐席,我們挑了個最前排的位置坐下。

雜劇圖 山西平定縣城關鎮西關村1號金墓
雜劇圖 山西平定縣城關鎮西關村1號金墓

戲台上坐著幾位女子,個個穿紅戴綠,塗脂抹粉,敲鑼打鼓忙個不停。

一個演員打扮作農夫模樣,耍嘴皮說些插科打諢的話,過了一會兒念了下場語,才退下。

我不解地問,這就是他們演的雜劇麼?

兄長道,不是,只是雜劇開場的前奏部分,稱之為雜扮,是幽默滑稽之人表演的散段子而已,好戲還在後頭呢。

正劇開始了,個個粉墨登場,一個演員扮演張財主,另一個扮小夥計。兩人邊走邊談往城裡走。見一個年輕的小婦人站立在簾兒下,生得十分好看。

老財主就百計千方想娶她,讓夥計去提親,那家人豆穀米麥,布絹紗羅,索要了一批批,哄得他團團轉。

滑稽的樣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我也捂住肚子笑個不停。

兄長道,怎樣?阿貴,這比咱們趙家莊裡的那些打野呵的,背著大鼓小鼓,臨時做場的遊走藝人,表演水平高出了許多吧?

斜陽古柳趙家莊,負鼓盲翁正作場。

死後是非誰管得?滿村聽說蔡中郎。

——宋 陸游《小舟游近村》

我道,確實好玩多了,這門票錢還真沒白花呀。

一場結束,一人敲著鑼上台宣布:下一場,《漢鍾離度脫藍采和》。

明仇英《清明上河圖》中的戲台
明仇英《清明上河圖》中的戲台

見一老者上台,言這藍采和戲班已在這勾欄中做場十幾年,如何之精采絕倫,請大家先賞錢。

我掏兜摸出幾枚銅錢欲打賞一下,又一人敲著鑼上台,說藍采和戲班突然被王府的人召去,不能登台演出了。

下面的觀眾一片譁然,有人嚷著要到後台討個說法,眼見如此混亂,兄長便拉著我走開。

咱們不看了嗎?

沒法看了,那戲班被官府的人傳喚去,為官員和他們的家眷單獨演出,這叫「喚官身」,一時間是沒法過來的。

逛了一會兒,兄長對我說,北瓦咱們已看得差不多,再去南瓦子瞧瞧,那兒更好玩呢,還有很多賣東西的。

出了北瓦門,兄長見我有些乏了,便喚人來租了輛馬車,以車代步。

南瓦

馬車就是快,不多時,就到了位於清冷橋的南瓦,下了馬車,眼前又是一熱鬧去處。

南瓦比北瓦略小,不過走進去一瞧,熱鬧更勝北瓦。除了有勾欄之外,四處都有賣東西的,有賣藥的,「奪命大青金丹,治小兒諸驚」,有賣卦給人占卜吉凶的,有賣各色酒水吃食的。

忽聽得一陣鑼鼓喧囂,一男子高喊道:

「快來看咯!周急快大戰賽關索,難得一見的相撲名角比拼!」

我們跑進去一看,已圍了好多人在那,不多時,兩位壯漢上台,脫掉衣褲,幾乎赤身裸體,一聲令下,便互相擰在一起鬥力。

一兒攀肩猿上枝,一兒接臂倒立之。

立者忽作踞地伏,攀者引頭立其足。

——《相撲兒》宋 趙文

宋 相撲圖壁畫 山西晉城 摹本
宋 相撲圖壁畫 山西晉城 摹本

台下人各為雙方吶喊助威,不多時,那個身材偏弱一點的倒把那更壯的撲倒在地。

出來後,我們又去看傀儡戲。

至一勾欄內,又是人山人海,台上有很多人用細線吊著精心製作的木偶,正在那那擺弄。旁邊還有人在奏樂,有人解說,像是在講什麼神仙鬼怪。

傳南宋《傀儡嬰戲圖》 劉松年
傳南宋《傀儡嬰戲圖》 劉松年

正看著,忽有七八個捕吏沖了進來,台上台下皆靜默,面面相覷,不知發生了何事。

一捕吏走進人群,揪住一人,那男子叫喊著走了,念念有詞,悔不該跑出來看戲,躲了幾天還是被逮住了。(註:此事為真,見王明清《揮麈錄》後錄卷六:「令釋薛而追其甥,方在瓦市觀傀儡戲,才十八九矣。捕吏以手從後拽其衣帶,回頭失聲曰:『豈非那事疎脫邪?』既至,不訊而服。」)

被這事攪了興致,我們又出了勾欄,去看雜技。

他們有的踏球,站在一尺多高的木球上,一邊踩一邊向前走;有的爬竿,站在幾丈高的木杆上扮作鬼神,噴火,「甚危險駭人」。

北宋《雜技戲孩圖》蘇漢臣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北宋《雜技戲孩圖》蘇漢臣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最後,我們去聽了清音社的名家表演的口技。那是一處由厚厚的簾幕圍著的場子,角落處則放著八尺屏障。

本來聽得好好的,忽一人大呼:「火起」,頓時各種尖叫聲、哭喊聲,求救聲、火爆聲、呼呼風聲齊作,無一不足。

嚇得我奮袖出臂,兩股戰戰,幾欲先走。忽然撫尺一下,群響畢絕。撤屏視之,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撫尺而已。

妙啊!我擦擦額頭的汗,心想這口技簡直太逼真了。

逛了一晚上的瓦子,我已飢腸轆轆,兄長決定帶我去吃夜宵。於是,我們出南瓦,走回三元樓。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中經營餐飲的店鋪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中經營餐飲的店鋪

不多時,便有人端上大小米水飯、細索涼粉素簽、豬羊雞鵝兔連骨熟肉、白肉胡餅、入爐細項蓮花鴨簽,最後還有蜜煎雕花和鹽豉湯。

我們盡力吃了一番,兩人都肚皮滾圓,直打飽嗝。剩下吃不完的,就喚人來用荷葉打包,準備帶回去。

歇了一會兒,我們兄弟倆互相攙扶著回到房間,倒頭便睡。

第二天清晨,我收拾好東西,向兄長告別。街道上人來人往,臨安城又迎來了嶄新的一天。

參考資料:

鄭蕾,《勾欄的迷失》;

韓芳,《北宋東京休閒娛樂活動研究》;

秦建明,《勾欄瓦舍試解》;

戴雨薇,《宋元時期瓦子勾欄樂人群體研究》;

東方曉,《南宋臨安的瓦市》;

龍建國,《宋代書會與詞體的發展》;

李簡,《宋代城市的演藝場所與文人之參與》;

王彩霞,《試論南宋都城臨安的音樂活動空間》;

程民生,《宋代瓦子勾欄新探》;

樂文華,《論兩宋都城的服務市場》;

梁淑芬,《北宋東京勾欄瓦子研究》

吳桐,《宋朝京城的一天》原標題:《臨安瓦子奇妙夜》

  來源       博物館丨看展覽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