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塊一次的私人影院是不是都市純情鐘點房?

私人影院

家人們,昨天情人節都搞啥活動了?

我是去私人影院未遂,老實回家寫稿了。

事情是這樣的,情人節前一晚,我打了幾家私人影院的電話,都被告知情人節當晚預約已滿。

打最後一個電話的時候,客服說他家從下午 5 點半以後到淩晨 2 點半前都沒房了。

給大家看看這家我沒搶到的私人影院的配置:

法國幕布、杜比全景聲、頭等艙電動沙發,一次這樣的上等人觀影體驗,2 小時,團購價:456 元。

話說看個電影,能賣到這個價格,門票還這麼搶手,到底是為啥?

難道大家都是奔著私人影院的高品質觀影體驗去的?

情人節真的利好私人影院嗎?私人影院這門生意有啥門道,有錢可賺嗎?

沒去成私人影院的我,帶著這些問題,和私影的行家朋友聊了聊。

說起私人影院的時候,你腦子裡想到的是啥?

是沙發、彩燈、投影儀,還是加絨被套大牀房?

在北京,價格從 200 塊到 500 塊,單間規格在 10 平左右的私人影院有成百上千家。

在情人節當晚,排行靠前的幾家私影,幾乎統統訂到滿房。

看起來,情人節去私人影院是一種節日現象。但你仔細研究會發現,這並非情侶特定活動。

我的朋友跟我說,他上周末和網聊的曖昧對象見面,也去了私人影院。

朋友家在廣東某三線城市,他在位於市中心的商圈訂了一家私人影院,價格 138 塊。

據他所說,那家店周末生意很好,他們結束之後,馬上就有新顧客來了。

而另外一個優秀的體驗,來自於他的曖昧對象在和他去過私人影院後,並沒有拉黑他。

這一切在他看來,正是因為他們只是在一張牀上,目不轉睛地看了兩個小時電影而已。

不得不說,我這位有意想要破除私人影院污名化的朋友,讓我對私人影院的存在有了新的思考。

頂著 「鐘點房」 頭銜的私人影院,為啥一到節假日,仍然能生意火爆?

是因為現在傳統院線安排的片子,真的沒有辦法滿足電影愛好者的觀影需求了嗎?

都是網上沖浪 20 年的選手了,自然是用不上 5 分鐘就會找到各種老片資源,在家看自己想看的電影並非難事。

那麼,排除掉這個 「影院」 屬性,私人影院就只剩下 「私人」 了。而 「私人」 屬性恰好踩中了城市年輕人尋覓不到私密空間的關鍵痛點。

我想到前幾天,我的同事牛小玲寫了一篇《合租房裡的外地人,不配在北京談 X 愛》,看得我們整個編輯部都老淚縱橫。

帶心儀對象回合租房始終是件尷尬的事情,就算倆人關起門來只是看個喜劇片,也會被一種無法盡情放聲大笑的緊張氛圍包裹,就別提幹點別的事了。

所以,與其說大家是去私人影院看電影,不如說是去享受那 10 平方米的私密空間。

畢竟對生活在城市合租房裡的年輕人來說,私密空間就是一種交友奢侈品。

而在這種情況下,私人影院就成了性價比最高的能讓我們短暫擁有的粉紅空間。

況且私人影院不同於酒店,去私人影院名義上比開房純潔。

在私人影院,你有除了睡覺之外的更多選擇,看電影、吃牛排,甚至是泡腳養生都可以。

這樣的空間體驗,令彼此曖昧卻不想越界的對象,或者是剛剛在一起想要拉近距離,卻又猶豫進度太快的情侶,省掉很大的心理壓力。

如此看來,私人影院確實是一種交友剛需,但很慘的是,它逐漸喪失了另外一種體面。

沒有窗戶的局促空間,房間門上莫名其妙的紗簾,榻榻米上 KTV 配色的燈光,都構成了一種令人難以直視的鐘點房審美。

這就令人忍不住猜測,在人來人往的背後,私人影院這檔子生意,現在是不是走下坡路了?

為了了解私人影院的生意,我找到了老白。

他在電影院線幹了 10 年,是全國最早做私人影院的那批人之一。

老白當時所在的私人影院,是從 2014 年開始做的,最火的時候,在全國有 20 多家連鎖店。

按照老白當年最早的預想,他們做私影的目的,是想給年輕人提供一個獨立的數字空間,也可以說是一個以社交為入口的場所。

△北京某連鎖私人影院

他們當時做的私影規格比較大,整個影院的配套設施,分大、中、小包以及大廳和會所。

如果你想看自己點播的電影,可以在包間裡看;如果想看同期上映的電影,可以去配有同步院線電影的大廳;如果單純想喝酒聊天,可以移步會所。

像老白他們做的這種規糢的私人影院,成本主要涉及 3 部分:一、房租;二、人力;三、電影版權費。

前兩者都好理解,那私人影院的電影版權有甚麼說法?

老白的影院比較正規,拿的都是正規的電影版權。他們專門有簽自己的數字院線和賣電影版權的公司,版權費一年在 300 萬~500 萬元。

老白解釋,版權費看著多,實際都能收回來。

他打了個比方,在私人影院點播一部電影成本是 10 塊錢,有 27 個包間,最多一天能點 120 次,那一天成本就能收回 1200 塊,同時全國又有 20 多家的門店,平均下來,只需 3~4 個月,版權費就能回本。

不過,現在整個私影規範力度不夠,真正去買電影版權的私人影院並不多。

比如常見的私人影院的操作是安裝小米盒子,或者幹脆啥盒子都不用,客人想看啥電影直接跟老板說,老板提前在電腦裡下完,下完以後再通過 HDMI 接投影來投放。

聊到這裡,大家也看到了,經營一家私人影院貌似很簡單。

於是我問老白,那開私人影院賺不賺錢呢?

據老白說,2017 年,他所在的那家私人影院,在北京某繁華商圈,流水有 1200 多萬,但實際淨利潤只有 100 多萬。

1 年賺 100 萬,已經算是全國中上游規糢私影的盈利水平了。對於普通創業者來說,又能賺多少呢?

老白給出了一個建議:規糢越小,越容易賺到錢。

最好是以夫妻店的形式來做,比如說,在 2、3 線城市,選址繞開大型商圈,或者臨街底商,選在大學城附近,或者公寓樓裡,租個 120 平的空間。

接下來搞個簡單的裝修,打幾個隔斷,布置出 8~10 個房間。

再安裝幾個投影,一個稍微好點的投影,3000 塊左右,投影前面掛塊幕,甚至有的前面都不掛幕布,就刷成白牆,直接一投也可以了。

想做地臺,可以放幾個榻榻米,再裝飾一些 10~20 塊錢的小擺件,一個房間就 OK 了。

一切前提是要守法,不涉黃賭毒,註意消防問題,按這個思路來做,基本都沒啥問題。經營好的話,一個月也能掙個 2~3 萬塊。

如果想要賺得更多,就要去想獲客問題。

比如說在網上推一些宣傳活動,要不然沒有人知道,但推活動推太大也不行,太大了就有人會查你,要拿捏好這個度。

按照老白的建議,在 10 萬塊錢以內開一家私人影院完全夠用了。但是,如果你野心更大,想把私人影院做成一個品牌,那投入就要多了。

「你如果有這個錢,不如去投資做傳統院線了,要說賺錢,還得是傳統影院。」

老白講,最早出來私人影院的糢型時,大家對標的其實是快捷酒店。

打比方說,酒店住一天,200 多塊錢,你 24 小時只能接待一撥客人。

而同樣 200 塊錢,2 個小時使用周期的私人影院,最高一天一個房間能用 5.5 次。

翻臺率很高,看似比快捷酒店賺錢。但有個現實問題是,酒店是大眾剛需,私影仍然屬於小眾需求。

做到現在來說,很多私影都開始轉型,老白之前所在的那家私影也從巔峰時期的 20 多家,縮減成寥寥幾家。

作為一個電影從業者,老白說,私人影院最早其實和錄像廳是一個感覺。

但它租賃空間和社交需求的本質,和當年人聲鼎沸的錄像廳又有所不同。

這幾年,看著狼人殺、劇本殺等社交生意更迭換代,開私人影院也賺不上太多錢,大家去私人影院的熱度也不再高漲。但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仍然有無數私影屹立不倒。

因為有一個痛點,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就是:

在大城市沒有獨居空間的年輕人,無處談戀愛。

開房顯得我太過著急;去電影院最多也只能拉拉小手。

徘徊在愛情大門口,實在不知該把那些遮遮掩掩的情愫,放置在哪裡為好。

因此,販賣空間就成了一個絕好的商機。有了這個空間,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輕人,

來源:青年橫財發展會 微信號:xrich666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