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學生寫「 小黃文 」 的校長被曝20年前涉嫌殺妻

逼學生寫「 小黃文 」 的校長

文:卉姐

山西呂梁市臨縣某中學校長任某飛逼迫初三女生寫性行為交代的事情,現在全網已經沸沸揚揚。

隨著報導的深入,一個十八線縣城黑暗的政治和社會生態逐漸呈現了出來。

需要補充的是,女孩被逼寫下 「小黃文」 的第二天,偷偷借生活老師的手機給母親打電話。

但由於表達含混不清,母親將事件簡單理解為「 老師打孩子了 」 ,沒有太在意,只對女兒說「 肯定是你自己做錯了 」 。

如果不是女孩回家,被家人發現全身受傷嚴重,甚至還有過一次尿失禁,家人還蒙在鼓裡。

女孩哥哥稱,11月30日晚上11點左右,妹妹被叫到校長辦公室,一進門,先是受到了鐵棍擊打,一下子摔倒在沙發上。

校長緊接著從脖子後面掐住了她,把她摁在沙發上扇耳光、用鐵棍打,拳頭砸在她的頭部。

在遭受暴力擊打的同時,校長問了很多涉及隱私的問題,譬如「 那個男的大不大? 」 女孩回答:「 我不知道,我不懂。 」 於是校長又問:「 你的例假是不是沒有了? 」

哥哥一再向妹妹詢問,這份檢討是如何寫下來的,一開始,女孩不回答,在哥哥的逼問下才告知,這份檢討書並不是自願寫下的,而是校長說一句、她記一句寫出來的。

同時,女孩稱,校長不准她把這件事告訴家里人,否則會「 坐禁閉 」 。

昨天,關於這一事件,當地官方發布了情況說明。

紅星新聞的記者也稱自己從當地新聞辦的負責人手中獲得了相關說明。

大意是,女生早戀,讓男生進了自己宿舍;校長發現後向女生核實情況,對方不承認,

於是校長用地書筆筆桿打了女生臀部,並寫下了「 檢查書 」 。事後,劉娟家屬向校長索賠20萬元,被拒絕。

這份漏洞百出的說明,充滿對一個13歲女孩的蕩婦羞辱,絲毫不見對未成年人的保護和對違法犯罪者的追責!

甚至,還導致了輿論風向的變化,大V開始帶節奏:

某些網民開始高潮:

這個事件是紅星新聞和封面新聞是最先曝出的,但遺憾的是,記者並沒有採訪到相關涉事男生。

昨天,北京青年報做了更加深入全面的採訪,採訪內容差不多可以把當地調查組的臉打腫。

一、男生去女生宿舍乾了什麼?

調查組:

工作組與該女生同宿舍的七名女生調查了解,證實該男生在晚上十一點熄燈以後獨自一人多次進入XXX號女生宿舍找該女生,該女生主動為其開門、開窗,在一起時長1至2小時不等。

北京青年報:

今年國慶節之後,四五名同班男生曾悄悄在宿管睡下之後來到劉娟所在的女生宿舍,和劉娟及其同舍七名女生一起聊天、玩真心話大冒險。

據另一名去過女生宿舍四五次的男同學小義回憶,在宿舍裡,大家都在床上坐著,沒人睡覺,也沒人單獨離開過。

11月30日那天,在劉娟挨打之前,他也遭到了校長的打罵,另一名去過一次女生宿舍的男生小恆也遭到了打罵。

當晚8點左右,小義被叫到校長辦公室。 「 校長上來就打,邊打邊問去女生宿舍做什麼了。 」 小義說。

到了11點多,小義被校長要求到教導處寫檢討,檢討內容有「 幾點去的女生宿舍 」 、「 幾點回來 」 、「 多少人 」 、「 過去幹什麼 」 、「 怎麼進去的 」 等等。

小義告訴記者,宿舍門損壞很久,鎖不住,可以溜進去。但他們只進去玩了半個多小時就離開了,從來沒在女生宿舍過夜。小義和小恆均稱,他們並不知道小娟是否早戀。

宿舍是公共空間,多位舍友在場的情況下,會有人眾目睽睽之下發生性行為?

二、校長打人的工具到底是啥?

調查組:

當晚23時許,校長任某飛讓生活老師把小娟帶到校長辦公室,核對情況,開始小娟不說實話。

情急之下,任某飛用地書筆筆桿打了該女生臀部,讓其寫了事情發生的書面具體過程。

北京青年報:

對於任某所說「 用毛筆敲人 」 的說法,小義予以否認。小義稱,當時校長是用一根長約1米、直徑約3厘米、橫截面為正方形的鐵棍打他。

當記者詢問小義,「 小娟的檢討書是否為被迫寫下 」 時,小義作出了肯定的答复,並說「 不寫就打 」 。小恆也稱,老師用的是「 床上的那種鐵器 」 ,也就是撐床簾的鐵桿。

小義稱,校長以前也有過打學生的行為。

能把孩子打得全身多處淤青,頭部有外傷,頭皮滲血書筆筆桿簡直是神器。

三、關於索賠金額。

調查組:

12月2日晚,家長及其親屬得知後到學校要求校長給予經濟賠償20萬元,校長沒有答應。

北京青年報:

劉強告訴記者,當時母親在情急之下,確實曾脫口而出要20萬賠償,但這是氣話。

對方不依不饒,將賠償砍到10萬、8萬、5萬、4萬,後來校長扔了兩三千,說「 就這些錢 」 。

有人說,家長應該提出合理的賠償金額。請問,如果你是當事孩子家屬,你認為合理的賠償標準應該是多少?

至於校長為什麼逼著孩子寫那些辣眼睛的細節?那些細節又究竟從何必而來?

這樣詳述細節的檢討能起到什麼積極的教育作用等,為什麼不准孩子把這件事告訴家人,均不見說明。

女孩違反的只是宿舍管理條例,是小錯;校長違反的是刑法,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不知道調查組為何避重就輕。

當然,對家長來說,不能拿一張膜的完整,就去認定孩子有沒有違反學校宿舍管理條例,

而是要問一問孩子到底有沒有早戀?有沒有把男生深夜放進宿舍?但與此同時也要告訴孩子,犯錯了就要改正。

不過,弔詭的是,面對北京青年報的採訪,臨縣方面又否認了這份被各大主流媒體轉載的調查結果的真實性。

據臨縣縣委宣傳部值班人員告訴深一度記者,12月18日早晨,新華社6名人員來到臨縣,和新聞辦、教育局人員一同分三路調查,並稱目前臨縣尚未發布正規的官方通報和最終調查結果。

他個人也是從網上了解到這份調查結果,認為不足為信。隨後,記者多次撥打臨縣新聞辦負責人劉某電話,均未接通。

相關各方對該事件的的態度更令人費解。

家屬給110打電話,110讓他找當地派出所,當地派出所又讓他去教育局。

家屬先後找了當地鄉黨委和公安局,幾方均讓找當地教育局,但家屬空跑了教育局四次,也沒見到局長。

記者採訪任某飛,他還理直氣壯地讓記者去找派出所和教育局,並且表示歡迎面談。簡直有恃無恐!

今天,媒體的最新報導,不得不令人引發更多的猜想。

據任某飛的原岳父劉某忠及其家人報料,20年前,任某飛的妻子蹊蹺死亡,警方以涉嫌殺妻拋尸將任某飛抓獲,但最終因證據不足將其釋放,此案變成了懸案。

劉某忠始終認為任某飛有嫌疑,此後20年再也沒有和任某飛來往過。

2000年正月十八深夜,任某飛的妻子,33歲的劉女士在臨縣大禹鄉信用社的工作崗位被害,遺體在附近村莊的一個涵洞裡被發現。

警方當時的屍檢結果是,鈍器撞擊腦部致死,當時劉女士懷有身孕,是他們的第二個孩子,也一同死亡。

警方調查發現,事發當天,劉女士工作的信用社辦公室內,有一個保險箱被打開了,裡面存著的10萬元現金不翼而飛。

任某飛夫婦結婚多年,生下了一個女兒,第二胎懷上後,夫妻倆產生了矛盾,曾一度鬧上了法院。當年,任某飛有了外遇,且讓其出軌對像有了身孕。

劉某忠稱,他們始終覺得與任某飛有某種聯繫,但具體是什麼聯繫又「 說不上來 」 。

此外,劉某飛曾被曝在寄宿制學校建商品房,被媒體曝光。

據《三晉都市報》2011年8月5日報導,任某飛在臨縣臨泉鎮東峁學校擔任校長期間,在學校有限的面積內擠占學生應有的生活、運動場地,「 高標準 」 建設教職工住宅樓,「 低標準 」 建設學生公寓,將寄宿制學校建成了商品房。

任某飛曾被數百人聯名舉報。

記者通過網絡檢索也發現,任某飛此前因違紀被停過職,但最後又換了一個地方當校長。

無人能撼動,真是不明覺厲。

在臨縣吧,我看到有人這樣發帖:

震驚全國的「 操場埋屍案 」 真相公佈,爆出了一個令人驚悚的縣城人際關係網。

一座小小的縣城的熟人社會網絡,江湖的水深得足以淹沒所有真相。

官方發布的《說明》,引發女孩哥哥劉先生的強烈不滿。

他稱,任某飛被停職後,安業中學的校長暫由臨縣教育體育科技局黨工委委員、分管校園安全工作人員高貴榮代理。

「 高榮貴和任某飛關係密切,兩人是好朋友。 」

他擔心,任某飛雖然被停職,但依然在領工資,待「 風頭 」 過了,任某飛又會換個地方當校長,妹妹的維權路會變得更加艱難。

來源     卉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