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校長,16年了,你這是給自己哭墳?

文:林孤

永遠不要相信,鱷魚的眼淚。 

公道自在人心,天道自有輪迴。

殺人放火金腰帶,天知地知神知鬼知,怎敢說無人知曉?

3月23日,湖南省紀委監委拍攝的一段專題片,火上了熱搜。

這段6分鐘的視頻內容,正是19年的那個夏天,舉國震驚全民關注的湖南「 操場埋屍案 」。

視頻中,黃校長嚎啕大哭:

「 我真誠地、非常痛心地、向鄧世平及其家屬懺悔。對他家人心靈上的創傷,我是無法彌補的。 」

鄧家人等這個「 懺悔 」,等了整整16年。

——清明節還沒到,黃校長,你這是提前給自己哭墳嗎?

「 操場埋屍案 」,是滅絕人性的,案件經過和背後隱情,簡直令人髮指。

2003年,新晃一中學校翻新改造,鄧世平主要負責學校工程質量監督管理工作。

校長把操場跑道工程,外包給了自己的外甥杜少平。

因為工程出現偷工減料、虛報工程款等問題,鄧世平拒絕簽字且提出異議。

鄧世平當場用水龍頭衝了一下牆體,結果石頭牆大部分垮了 」。

(2016年的常州外國語學校毒地事件,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

鄧世平拒絕簽字並提出異議後,杜少平等人聲稱要搞死他。

之後,鄧世平神秘失踪。

鄧世平失踪後,鄧家人曾多次向校方及政府部門反映情況,警方介入但始終未能找到鄧某,最終以失踪人口處理。

工地上有一個多月沒有推土,但偏偏在1月23號這天,推土機在工地上推了二十多分鐘的土。

鄧家人感到驚恐,覺得事有蹊蹺,要求開挖這個新填起來的坑地。

這個時候,黃校長出手了。

找到了公安局的楊軍,送了紅包之後,請他們暫緩開挖,楊軍則順勢把案件定性為「 失踪人口 」處理。

整整16年後,鄧世平的遺骸才從跑道下面挖出。

一個面積約300平方米、縱深約4米的坑。

人死了之後,黃校長還不忘收拾殘局自圓其說。

「 鄧世平離家出走,攜款潛逃。 」

400米的跑道工程,原招標承包合同80萬元,但包工頭杜少平和時任校長黃炳松私自更改合同,工程還未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萬元。

說不清、道不明的工程款去哪了?

——被鄧世平攜款潛逃了。

一箭雙雕,殺人誅心 。

為什麼說百香果女孩遇害案中,「 疑似精神病 」的奸殺犯楊光毅必須死刑?

——因為他滅絕人性地戳瞎了女孩的雙眼。

人性,是這世間最可怕惡毒的東西。

許多姦殺幼女案件中,大家如果仔細翻閱查看會發現,很多案件中,女童或是受害女性,都被挖去了雙眼。

姦殺犯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因為天道輪迴,因為鬼魂索命,因為害怕她們死後化作厲鬼前來報復自己,所以挖掉她們的眼睛,讓她們就算是變成鬼來復仇,也認不出自己的樣子! ! !

同樣,杜少平為什麼要把鄧世平埋在操場底下?

怕鄧世平變成魂魄前來報復自己,於是就把對方埋在學校操場下,每日被一群學生的純陽之身踩著,死者靈魂都難以超度重生為人,這是要讓對方永世不得翻身、不能投胎重新做人!

(國內很多學校的選址和新建,都選在了墳場,就是因為學生是純陽之身,陽氣剛重,不怕邪祟,還能壓制臟東西。)

所以,像楊光毅這樣的人、像杜少平和黃校長這樣的人,他們的懺悔,他們的眼淚,前面配加上「 真誠 」兩個字嗎?

——他們只是怕死,只是想留下一條狗命,只是想要博取司法同情!

16年過去了,黃校長現在開始給自己哭墳,是表演給活人看,還是給死人看?

「 我不但感到內疚,我還很傷心。 」羅光忠說。

(羅光忠是杜少平的「 手下 」。)

「 鄧老師是一個講原則、負責任的好人,我有罪,我對不起鄧老師,還有鄧老師的家人。 」

羅光忠說,當年案發後,他內心不安,此後每年都在春節和「 鬼節 」的時候,悄悄給鄧世平燒香、燒錢紙…

原來歹人將惡事做盡,也怕閻王半夜敲門。

16年後,沉冤得雪,案件宣判:

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殺人等罪,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對新晃侗族自治縣公安局原政委楊軍、新晃一中原校長黃炳松均以徇私枉法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

其他瀆職包庇犯罪的國家公職人員,也一併入罪判刑,失職瀆職人員,總計14人。

一審判決後,杜少平不服,提起上訴,黃校長庭審現場痛哭流涕:「 我錯了! 」

二審維持原判。

於是,這樁發生在2003年1月的殺人埋屍案,直到2019年才真相大白,被隱藏了長達16年之久。

天日昭昭,天鑑人心!

「 我比任何一個人都想知道事實真相,希望將迫害我父親的兇手繩之以法,接受法律制裁,還他一個公道。 」

——鄧世平之子鄧藍冰

小時候,快樂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成人後,簡單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命途多舛,時移世易,我們總會經歷各種艱難坎坷,人生從來就沒有什麼一帆風順,人性之惡、世事不公、生存之道,沒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

所以,朋友們,我希望你們深深埋進心底的東西,永遠都有這兩個字:

信仰。

敬這個沒名沒姓的年代裡,每一個勇敢砥礪前行的人。

我始終堅信,事物發展的最終結局,是光明美好的,但我也從不懷疑,這前進的道路究竟有多曲折坎坷。

西行之路,何其漫長,除了奮勇前行,我們真的別無選擇。

但是,即便我們身在一個沒名沒姓的年代,我們這群無名之輩,也依然要堅定捍衛自己的尊嚴、守護社會的公平正義。

不求前程似錦,但求無愧于心。

清明上墳燒紙的時候,能安心緬懷、而不是悔恨內疚,便算是此生無遺憾。

向每一個追求公平正義和法治文明的人,致敬!

 

來源      林孤小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