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裡斯首相:會有60%英國人感染病毒,更多,更多的家庭會失去所愛之人…但大不列顛會再次站起來!

鮑里斯首相

文:鄭好

首相大人週四作出了他上任以來,爭議最大的一場演講:「我必須告知英國人民真相…更多,更多的家庭,會在那一天到來之前失去所愛之人。」

這是英國自二戰以來最絕望的首相演講

現在很多媒體都在罵首相

然而站在生存主義的立場上來看

對比英國歷史上經歷過的那些大災難來說

哪怕在疫情中減少三分之一的人口

英國也依然會再度站起來

請不要責怪首相殘忍

他只是站在科學的立場說了真心話

https://www.thedailybeast.com/boris-johnson-has-turned-britain-into-a-petri-dish-for-coronavirus?source=articles&via=rss

1    鮑裡斯首相的恐怖演講?

週四,鮑裡斯首相在絕望中發出了二戰中邱吉爾以來,英國首相發出的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演講。「我必須跟你們說實話了,」鮑相看上去像是一個剛從醫院出來的人,臉色像是接受了可怕的診斷後。他說:「更多,更多的家庭,會在那一天到來之前失去所愛之人。」

他的遣詞是赤裸裸的,不知怎麼的,似乎更沉重的打擊,來自一位政治不正確的國家領導人對體制營造的幸福感造成的衝擊。首相接著說,「這種新冠病毒已經無法在英國得到控制,現在,我所能做的,就是減輕這種病毒的最壞影響,讓英國已經搖搖欲墜的國家衛生服務機構的醫生和護士們,有機會儘可能的挽救生命。」

然而,目前地球上常見的幾種嚴格的抗疫措施,如人員封鎖、禁止集會和旅行禁令,只有在它們缺席的情況下才引人注目。鮑相的政府,在理念上與世界其他地區有分歧,並決定採取一種不那麼嚴厲的方法,他的科學顧問們也承認,這一策略,可以使多達60%的人口感染冠狀病毒

媒體評論界普遍認為,英國正在有效地鼓勵一種潛在的致命病毒傳播到大多數居民身上的趨勢。記住,在唐納德·川普的禁令下,英國,是唯一的一個仍然被允許航班飛往美國的歐洲國家。其他歐洲國家都被美國禁航了……包括感染總數不多的冰島。

鮑裡斯的邏輯是這樣的:如果現在有很大一部分人接觸到冠狀病毒,它很可能會幫助英國人發展出一定程度的免疫力,那麼活下來的英國人將處於最好的處境,以抵禦未來更嚴重的病毒爆發。據當地媒體報道,這一戰疫策略,是由1918年西班牙致命流感疫情的歷史形成的,在第一次疫情爆發數月後,西班牙又出現了第二次可怕的死亡高峰。

英國首席科學顧問帕特里克·瓦蘭斯爵士表示,英國政府正在尋求「建立某種群體免疫機制,使更多的人對這種疾病免疫,並減少傳播。」這一策略是以科學為基礎的,但現在整個不列顛民族都在有效地參與一項大規模的未經測試的實驗,其中一項,是這可能導致數十萬人可能的死亡

英國60%的人口,不足4000萬。即使英國的病毒死亡率很低,也會導致30萬人死亡。如果死亡率更高,比如意大利那種死亡率,死亡人數超過100萬並非不可想像。

雖然,該戰略在英國的科學界有許多支持者,但普通市民的反應完全是恐懼。前世界衛生組織主任、兒科醫生安東尼科斯特洛(Anthony Costello)寫道,目前還不清楚感染冠狀病毒並活下來是否會自動產生免疫。科斯特洛敦促英國改變方針,他問道:「採取一種基於不確定的未來威脅而立即接受傷亡的政策是否符合人類道德?」

世界衛生組織現任總幹事特德羅·阿達諾姆·蓋布雷耶蘇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對英國的全民實驗策略的異議,再清楚不過了。他說:「各國從遏制轉向緩解的想法,是錯誤和危險的。「我們敦促所有國家採取適合本國國情的全面做法,但必須是以遏制為核心支柱。」

另一些科學家認為,鮑裡斯首相專家團隊似乎沒有抓住遏制病毒的關鍵,如果,病毒的傳播被推遲足夠長的時間,就可以開發出有效的治療方法或治療藥物,這可以使病毒更容易被擊敗,而不必讓全英國的人民冒生命危險。

鮑相的賭博,也受到了他的政治盟友的質疑。前衛生大臣傑里米·亨特(Jeremy Hunt)仍然是鮑相所在保守黨的一位知名議員,他形容約翰遜的做法「令人驚訝和擔憂」,並警告說,這可能導致英國疫情在幾週內變得比意大利更為嚴重。

而且,這不僅僅是英國人在戰略中面臨生命危險。令人費解的是,儘管川普決定禁止從歐洲人其他地區飛往美國,但從英國飛往美國的航班仍然可以自由穿過美國各州。川普此前表示,他決定將英國排除在外,因為它在對抗病毒方面做得很好,但是,星期五川普又承認,他現在可能不得不考慮將其列入名單……

經過兩天的密集媒體轟炸,鮑相表示,他可能會適當調整他的策略。他的政府已經禁止了數百次地方選舉和今年的倫敦市長選舉,英國媒體週五晚間報道說,從下週末開始,英國全境可能禁止所有集會。

但這些試探性的舉措是在世界各國政府宣布緊急情況、關閉邊境、關閉學校、實施嚴格的入境和檢疫要求以及對其人口進行大規模檢測之際出台的。

鮑相選擇了一條與世界各國政府截然不同的道路。他決心捍衛這個民族的自由,因為自由比短暫的生命更重要。現在的問題是,他的大規模實驗,是否會將他的政治遺產定義為一個獨創性的先驅,還是一場愚蠢地拿數百萬人的生命冒險的瘋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