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全球有多少人在假裝旅行

旅游

剛剛過去的2020年是被疫情籠罩的一年,同時,也是全球旅遊產業遭受重創的一年。

去年,全球一共失去超過1.74億個與旅遊業有關的崗位,總損失超過4.7萬億美元。

旅遊業的衰退也造成了人們生活方式的改變:

如今,刷刷小紅書,信息流裡多出了各種所謂的「居家小貼士」;打開朋友圈,有關外出旅遊的內容少了大半。

而就在這個避免外出,全民宅家的時代,有些人卻依然選擇背起行囊,拿上護照,乘車前往機場。

疫情都肆虐成這樣了,這些人卻還要坐上飛機出遊?

是的,不過,它們只是坐上了飛機,而飛機卻不會帶他們前往任何目的地,只是給他們一種「彷彿自己在旅行」的體驗。

這,便是最近開始在全球範圍內大火的「假裝旅行」,一種因疫情而催生出的全新旅遊方式。

1.

假裝旅行,顧名思義,就是:

乘客拎著行李,拿著護照,來到機場,假裝自己要去旅行。他們過了安檢,坐上飛機,從某個地方出發,在經歷了幾個小時的飛行後,又回到了同樣的地方。

看似,它們經歷了一場旅行,但實際,他們的旅程總位移為0。

比如現在日本First Airlines航空公司的「東京—巴黎」線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要想飛這趟航線,首先,旅客需前往位於東京市中心的「池袋國際機場」。

你可能會納悶日本人什麼時候在市中心建了個機場,但當你到了指定地址後才發現,所謂的「池袋國際機場」,其實就是辦公樓裡的一個大房間。

進入房間,乘客將接受乘坐飛機前的一系列檢查,包括安檢行李,檢查護照,當然,在疫情期間,最重要的一步是測量體溫。

之後,乘客會根據屏幕上的信息牌,到指定的登機口登機。

在機艙內落座後,空姐會要求乘客系好安全帶,進行例行的機場內部安全檢查,並向乘客進行安全演示。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模擬的引擎轟鳴聲響起,飛機假裝緩緩起飛,假裝向上爬升,乘客向窗外望去,看到了由平板電腦所呈現的數字雲海與模擬藍天,有人還拿出手機拍攝窗外的「景色」。

過一會兒,空姐裝作飛機已經進了平穩飛行狀態,她們推著餐車,開始為乘客提供正宗的法式紅酒與餐點。

而在假裝降落前的10分鐘,空姐則會向乘客發放VR設備,戴上之後,乘客將置身於巴黎的各大名勝當中,在盧浮宮和凡爾賽宮中暢遊。

之後,飛機緩緩下降,完成了整場飛行。

在空姐的指引下,乘客們離開了機場,從東京的池袋來到了東京的池袋,總計飛行里程:

0公里

是的,整個「飛行」都是一場由VR、模擬設備、專業空姐所創造的沉浸秀,而所謂的機場則是一個以高空旅行為核心的小型主題公園。

First Airlines的「假裝飛行」項目其實在好幾年前就已經開始投入使用,但在2020年,由於疫情的緣故,該項目開始大火,其日常訂票量瞬間激增了50%。

不過,作為一家飛行體驗公司,First Airlines最多也只能為客戶模擬出乘坐飛機的效果。而對於那些擁有真正飛機的航空公司,「假裝飛行」則進化到了可以真正「上天」的階段。

2020年10月,澳洲航空推出了一條特別的飛行線路:

遊客將從悉尼機場乘飛機出發,在7個小時後回到悉尼國際機場,原地往返。

在這7個小時內,飛機將飛過澳洲的諸多著名景點,比如烏魯魯巨石、大堡礁等等……而旅客則可以透過窗口進行觀光,在藍天與碧海間欣賞美麗的風景。

這趟看上去似乎哪兒也沒去的特殊航線一共有130個席位,分為三個檔位:

經濟艙800美元

頭等艙1787美元

商務艙3787美元

然而線路和票價在網上剛一公布,便在10分鐘之內被一搶而空。

在採訪中,許多報名該航線的旅客都表示,他們只是想再度體驗那種在飛機上看藍天大海,賞壯麗風景的感覺,就像是一種特殊的懷舊一樣。

「現在如果我們想看烏魯魯巨石,最好的辦法就是從天上看了。」一位受訪者這樣說道。

並且,這種在天上繞一圈就回到出發地的線路還可以定製。

比如,最近泰國的國際航空公司就為本國的佛教徒設立了一班特別的祈禱航班。

2020年11月30日,旅客可以乘飛機從泰國曼谷的素萬那普國際機場出發,進行為期3個半小時的飛行。

在旅途中,飛機將依次途徑(傳統)泰國的99個佛教聖地,而旅客可以在旅程中誦經祈禱,在2萬英尺的高空中完成這次特別的宗教聖地巡禮。

澳大利亞、新加坡、日本、韓國、中國台灣……在疫情爆發的這一年,「假裝飛行」開始在全球範圍內火熱,而這種現象的背後就是各大航空公司的自救,更是無數人對旅行與探索的渴求。

2.

事實上,現在各大航空公司所推出的假裝飛行,其實就是以前「觀光飛行」的變種。

原本,觀光旅行只是一種較為小眾的旅行方式。但在今年,疫情襲來,旅行受限,大量航空公司

陷入財務危機。

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的預估,2020年,全球航空業總共損失了3140億美元的機票收入,30多家航空公司被迫停運。

在這樣嚴峻的大環境下,航空公司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自救,而人們則想通過一切辦法出門旅遊。於是,買方市場對上了賣方市場,假裝飛行就這樣成了時下許多人唯一可以選擇的旅遊方式。

畢竟,許多人在家隔離,真的都快憋瘋了。

比如在2020年3月,一對澳洲夫婦原本想乘遊輪慶祝他們結婚53年的紀念日,結果由於疫情,遊輪取消,老兩口決定在家「假裝乘遊輪出行」。

在TikTok上,歐美用戶發起了一個#travelathome hastag活動,用各種腦洞大開的想法來假裝自己在乘飛機出行。

還有人索性直接PS,利用數字技術來滿足自己對旅行的渴望。

在這樣的情況下,航空公司所推出的這些「假裝飛行」項目,可以說正好滿足了廣大旅遊愛好者想要在天空翱翔,想要看看山川和海洋的嚮往。

所以,「假裝旅遊」才會在全球範圍內火爆,不過,它也催生出了許多問題與質疑。

比如,許多新加坡環保人士就認為,這類「假裝飛行」會製造大量無意義的密集碳排放。

還有人則認為把錢花在僅僅乘坐飛機上是一種毫無意義的浪費。

最重要的是,不論一次「假裝飛行」會持續多久,不論飛機裡的服務有多優秀,旅客終究還是哪兒也沒去,終究還是假裝進行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來源:X 博士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