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夢碎!一夜躥紅的美國州長這就塌了?

庫莫
文:謝遠東

昨天還是媒體的寵兒,明天的美國總統,今天就成了賤民,庫默這是怎麼了?說是騷擾手下女子,而其實更像是逃脫養老院謀殺的掩護。

01 / 遭到性騷擾的女子與養老院屠殺

6 個。被紐約州長安德魯 – 庫默性騷擾的女性至少有 6 個。有人統計,到上週末,美國媒體上有 242 人站出來為這些指控撐腰打氣,聲援作證。

數字也可能不准,但無損事情的真實性。隨便點開一個標題,都可以讀到庫默州長發生在州府奧爾巴尼聖誕派對,或紐約曼哈頓雞尾酒會上那些香豔故事的來龍去脈。精確到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每一個言語,甚至每一個呼吸。

民主黨這是在幫川普總統報仇嗎?似乎沒有那麼幽默。

儘管這些指控看起來確實可信,也和庫默一貫強硬的人設高度吻合。不過,民主黨人還是在有意無意忽略或者掩蓋這位州長另一項醜聞,喧囂之下全然在淡化他涉嫌的嚴重犯罪,紐約州老人的大量死亡。

從去年夏天開始,一直有人投訴紐約養老院的大屠殺。當時連紐約州衛生部門都承認,根據庫默州長的指令,有數千名新冠患者被轉入養老院,並沒有採取相應的安全措施。然而,除了少數媒體,事故完全被忽略。

哪怕到了今天,民主黨和美國媒體也僅僅是在興高采烈抨擊庫默騷擾女性之餘,順帶提上那麼一句,作為一個可有可無的配料和開胃菜。

現在,庫默總算站出來承認了,紐約州死亡人數並非如州衛生部門最初所說的 8500 人,而是遠超 15000 人。

然而,民主黨也就是乾咳兩聲。而主流媒體呢,興趣缺缺。

02/ 庫默州長樓起了樓塌了

位於奧爾巴尼的紐約州長官邸充滿了歷史氣息。這裡曾是洛克菲勒、老羅斯福、小羅斯福數位前州長的故居,當然還有庫默的父親馬里奧。自庫默與女友,電視名人桑得拉分手後,這位 63 歲的民主黨人一直就住在這棟豪宅裡。

去年,一直有些落寞的他,一夜之間,以 ” 美國州長 ” 身分爆紅。庫默差不多成了民主黨的國家領導人。他是川普總統的天敵。他才是 2020 年民主黨當然的總統候選人。風頭無兩。

到了 6 月的一天,庫默在州長豪宅後院舉行一場盛大活動,用啤酒和葡萄酒來慶祝他們團隊的成就。成就不易。在幕後的庫默先生,每天痴迷於一組變化的數字:他的收視率。每天掛在嘴上的一個問題是,哪家電視台直播了他的節目。

庫默在新冠中的表演贏得了無數光環。他關於冠狀病毒的新聞發布會成了精英們的爐邊談話。5 月上了《滾石》封面,一位莊嚴的流行搖滾明星。宣揚他如何領導的《美國危機》一書出版。這本書帶給他的不僅是 7 位數的稿酬,他的名字也被列在拜登司法部長的候選者之列。11 月,他的電視表演獲得了艾美獎。

而對紐約養老院問題的所有指責,他從來沒有坦白過,說那是攻擊和抹黑。香檳酒杯一直在響,直到奧爾巴尼的紐約州民主黨人向他們的州長發難。然後,庫默的前助手、曼哈頓區長候選人博伊蘭發表文章,指責其性騷擾。

洪水閘門打開了。

現在,庫默被他的民主黨同僚政客們定性為一個淫蕩的暴君。在某種程度上,這並不讓人感到意外。

1982 年,年輕的庫默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把腳像奧巴馬一樣翹到了辦公桌上,點燃了一支煙,吐著煙圈說:” 我最近變得非常受歡迎。” 老庫默在剛剛結束的州長競選中獲勝,年輕的他作為父親過渡團隊的執行董事。在父親馬里奧擔任州長期間,他的兒子被稱為執法者。” 馬里奧做好人,壞蛋總是他的活。” 他非常擅長。”

紐約是新冠病毒的重災區,庫默贏得媒體的關注是可以理解的。庫默更多得益於美國的黨派鬥爭。美國民主黨人和主流媒體拚命維護的這個人,是為反對川普總統。但也有其他的東西在這起作用。潛伏在庫莫表象之下的是美國最持久、也最令人討厭的特徵:政治正確和名人文化。

很好理解。川普總統是美國最大的政治不正確,有這麼一個人完全為反而反,那就是最大的政治正確。而庫莫老爹曾任三屆紐約州長,他曾與肯尼迪總統的侄女凱里結婚,還是克林頓總統第二任期的住房部長。這樣看來,庫莫幾乎是為美國演藝界量身定做的。

在反川普大行其道的時候,這個傢伙看起來像個蝙蝠俠的反派。他的言談舉止,略帶哭腔,每一句紐約腔都讓人想起川普,是的,也讓人想起了黑幫電影《盜亦有道》和《教父》裡的柯里昂家族。

他把這一切都用在了公益事業上,為科學服務。對了,庫默州長和福西博士也是同一類人。他是公務員,他比那個慢跑時戴三層口罩的人更優秀。庫莫甚至有自己親自表演電視,還有 CNN 的親兄弟友情出演。

看庫默在電視上的表演,會覺得紐約人很可憐。巨大的災難成了這些政治正確傢伙們的秀場。絕對令人尷尬,除非有一天這兄弟倆的節目能成為他們對毆的 ” 武林風 “。

安德魯 – 庫默的崛起從來就與現實無關。事實上,他掌管的州有近 5 萬人死於新冠。他應對此負責。可惜,他說的一切都是正確的,周遭媒體的小手每次都會拍得又響又亮,又紅又痛。美國人對這些如此的著迷,他們不僅希望被娛樂,而且希望被娛樂的感覺很好,還希望聽到他們的藝人把美國人平凡的行為和觀點變成人道主義的和正義的東西。這就是美國州長庫莫所做的。

這種替代性國家治療,也是戴安娜王妃如此受人愛戴的原因。儘管戴妃的品位遠超庫莫,但就像戴安娜優雅的外表掩蓋了一個更黑暗的現實一樣,紐約州長的叫囂聲也是如此。美國媒體的恭恭敬敬刻意的忽略了他的醜聞,刻意的製造了左翼新冠時代英雄崇拜鬧劇。

現在,夢遊一般的美國媒體突然注意到,庫默把一艘幾乎空空如也的醫療船滯留在紐約港,連續幾個星期都在晃悠。

03/ 掩護庫默逃脫罪責的藉口?

非常奇怪,庫默說他不會 ” 向取消文化低頭 “,因為他 ” 不是俱樂部的一員 “。庫莫是政治正確的民主黨人,是資深的政客,他和兄弟 CNN 主持人克里斯一樣,縱容 ” 取消文化 “。

拜登和民主黨人、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一直在慶祝庫默的電視成就,直到民主黨人、紐約州司法部長萊蒂西亞 – 詹姆斯發布了庫莫政府掩蓋養老院死亡事件的報告。

事實上,詹姆斯是一名女性和黑人。美國媒體當然不敢說,這位女士如果她明年競選州長,她會希望庫莫退出。

除了黑人女司法部長詹姆斯的報告,還有州議員金這個大麻煩。金的叔叔死在養老院裡。金認為,紐約州政府是罪魁禍首。金說,他讀到庫莫是怎樣偽造數字時哭了。他注意到庫莫的助手承認他們是為了逃避調查而提供虛假信息。

請注意,這裡是否有可能犯罪?

也請注意,美國主流媒體去年接受了庫默的謊言,稱將老年人趕到養老院,是因為他遵循了 ” 特朗普共和黨政府 ” 的聯邦政策。那麼,好萊塢現在會不會因為庫默自娛自樂的電視節目而撤銷其艾美獎?哦,這就像在問,諾貝爾委員會會不會撤銷奧巴馬僅僅因為成為總統而獲得諾貝爾獎?

庫默是所謂 ” 進步 ” 治理的海報男孩。自命不凡。在新冠病毒治理上,庫默長篇大論、喋喋不休、自吹自擂的電視直播贏得艾美獎的同時,將新冠老人送到養老院,實際上是判了集體死刑。

女性在職場上的待遇和騷擾值得討論和關注,儘管庫默與女性的不當行為可能會引起法律問題,但與其在養老院致命過錯相比,什麼才是更糟糕的?他的新冠政策的致命後果和可能的犯罪掩蓋, ” 讓女性在工作場所感到不舒服 ” 而辭職或彈劾不是一個掩護嗎?

新冠,尤其是沒有了川普的新冠,對於美國媒體來說不是性感的東西,沒人在意。諷刺的是,庫默攻擊這些婦女的指控是對他管理的 ” 分心 “。而他其實應該感謝這個肥皂劇,是肥皂劇分散了人們的注意力,很多人忽略了他最嚴重的問題。

04/ 庫默死撐為什麼?

庫默確實是條硬漢。面對民主黨人和媒體鋪天蓋地的攻擊,他毫不畏懼。面對半打以上女性提出的性騷擾或不當行為的指控,庫莫全部否認。

儘管紐約州議員發起彈劾調查,儘管大多數民主黨同僚都要求他辭職,但這位連任三屆的州長仍然拒絕辭職。

庫默聲稱要求他辭職的立法者是在 ” 不了解任何事實和實質 ” 的情況下,因為 ” 政治上的權宜之計 ” 而這樣做的,他是在暗示指控者有著不可告人的動機。

十多位紐約民主黨人呼籲州長下台,他們說,” 很明顯,庫默州長已經失去了他的執政夥伴和紐約人民的信任 “。

民主黨政客的新台詞是,庫莫州長應該辭職,因為他已經 ” 失去了執政的信心 “,——多麼虛偽。翻譯過來就是:他不再有傷害我們的影響力;明年他可能會輸給共和黨人。

可以預見,庫默會有自己的一套防禦:如果女性誤解了我的無害的戲謔,我道歉。聽著,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他也有自己的稻草人,會說他並沒有強迫女人。他想爭取時間,說等紐約檢察官的 ” 獨立 ” 調查。

庫莫不是傻子,他是律師。他還不會辭職。因為權力不僅會腐敗,而且絕對會腐敗,而且會成為保持權力的唯一途徑。一旦卸任,他有什麼?

如果他能以某種方式防止彈劾,提出辭職,他會這麼做。更重要的是,如果他面臨紐約州或聯邦指控,他可以用辭職作為認罪交易的一部分。

《紐約時報》說,庫默的落馬 ” 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發生,只有沒有朋友的人才會遭受這種痛苦 “。” 庫默的問題在於,從來沒有人喜歡過他。

這份大報顯然又在胡說八道。

帶頭要求庫默辭職的民主黨人在政治上比他更進步。所以,這位州長才在上週五不屑地對他的黨內同僚說:” 我不是政治俱樂部的一員。”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庫默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才能挽救他的工作,甚至是 2022 年第四屆連任競選。庫默的顧問甚至一直在爭取黑命貴的支持和背書。在黑人神職人員領袖的簇擁下,他出場了,表面上是為了促進紐約市的疫苗工作,而其實 ……

庫默現在的一切,他的家,他的遺產,他的身分,都被包裹在現在慘遭圍攻的州長職位中。州長就是他的空氣。也許,他這個時候,應該後悔自己的老爹沒能給他一個黑皮膚,還有一個女性的性別。這樣的話,他面對民主黨內的進攻,幾乎可以安枕無憂。好在現在,庫默要是改換性別還有機會。

哎,政治正確這玩意對於美國公共政策來說,實在是非常糟糕的床伴。除了曇花一現、膚淺的狂歡,還有經久不衰的,悲劇性的傷害後果。傷害的不但有美國老人,還有庫默自己。

隨著庫默的倒塌,美國人的目光正一路從東海岸轉向了西方。在那裡,另一位流行病的王者,密歇根女王正神采奕奕地坐在那裡。

和庫默州長一樣,格雷琴 – 惠特莫州長也被譽為抗疫英雄。她也像庫默一樣,強迫冠狀病毒患者入住養老院,掩蓋死亡人數。她會被追究責任嗎?

而這取決於另一個問題的答案:民主黨人什麼時候拋棄她嗎?而一切唯政治正確馬首是瞻的美國,誰又能說今天政治正確的你,明天不會成了政治正確的罪人?那位始終瞌睡巴拉的疑似老年中度痴呆的人有數嗎?

來源:有種樂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