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封號 權力監督還是1984

文:童大煥  

一    引言

現任總統自媒體被全面封殺,無論如何是人類社會一件重大的標誌性事件。

但是能把這個事件說清楚的並不多,本文將從身份確認、言行、目的與效果、是否雙標、是監督總統還是侵害自由、總統權力大還是平台權力大、警惕科技霸權等幾個方面全面分析,讓我的讀者一篇文章洞察前因後果。

日本媒體前輩、戰後曾任日本首相的石橋湛山在1931年的一篇文章《真正的愛國之道——保障言論自由》中寫道:

言論既死,國家即亡。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但光喊口號是沒用的,一切文明始於邊界,言論自由亦然。如果言論自由和輿論監督的邊界模糊不清,注定就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最後就是拳頭和野蠻人說話,使言論自由歸於幻滅,輿論監督歸於幻覺。

二  事件

發生衝擊國會事件後,美東時間1月8日下午6:30左右,社交媒體。宣布,永久凍結川普標註為美國第45屆總統的個人賬號。
晚8點29分,川普改換標註為美國政府的總統賬號再次刊登推文,但兩則推文很快被推特刪除。

在此前一天,臉書公司CEO扎克伯格稱,該公司將無限期封禁川普總統在臉書和Instagram上的賬號,至少至其任期結束。

三       封殺的只是總統嗎?

不是。

「 推特這次封掉的是@realdonaldtrump這個賬號,就是大家平時看的那個賬號,這是川普的私人賬號。總統官方賬號是@POTUS,推特沒有封禁,那個賬號會被拜登繼承。 」寰宇大觀察2021年1月19日《關於推特封禁川普賬號,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寫自己剛註冊推特時的遭遇:

「 我當時搜了一些保守派的人來關注,推特又自動幫我關注了一些民主黨人,比如奧巴馬、希拉里等,卻沒有推薦川普的賬號,也沒有推薦別的共和黨人的賬號。所以當時我就疑惑,發了個牢騷,在2017年6月26日,發了人生第一條推文(牢騷),然後繼續找資料寫論文。在事實上,推特成為了言論的審查者,這家公司決定了什麼內容可以發,什麼可以不發。這涉及到言論自由嗎? 」

他繼續寫道:

當然,我並不是在說推特就不應該封禁任何人的賬號,有些賬號發布違法信息,比如發出生命威脅等,是應該封禁。但是川普的賬號不一樣,況且,川普作為總統,推特公司是不是也應該恪守政治中立的職業道德呢?但是推特沒有,推特淪為了民主黨的打手。

特這次封禁川普個人賬號的理由,也站不住腳。

民主黨人佩洛西說她擔心川普精神不穩,會按動核按鈕發射核武器,這明顯是亂說,因為佩洛西作為眾議院議長,肯定是知道美國核武器的發射流程的。退一步講,如果民主黨人真擔心川普精神不穩定,那麼推特封禁川普賬號,不就是在刺激川普嗎?不就是在刺激川普的支持者嗎?他們的這個邏輯也不能自洽。

這個過程中,川普的盟友們的號也紛紛被封禁……國會眾議員,共和黨人麥迪遜·考托恩(Madison Cawthorn)在說,已經有6萬個保守派人士的推特賬號被封禁。他稍後又評論說:「當你撕掉那些反對你的人的舌頭時,你並不是在證明他們是騙子。相反,你是在壓迫的祭壇上宣布,你因為害怕他們可能說的話而變得殘缺不全。」

四       是否雙標

前CIA情報官巴克·塞克斯頓:主流媒體告訴我們,國會山的暴動是「 被煽動的 」,但試圖燒毀波特蘭的聯邦法院、燒毀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局、用激光對準聯邦警官的眼睛使他們失明的行為——卻「 大部分為和平的抗議 」。 (鄭好《徹底封殺川普?各界名流評論全美資本的集體作惡,國會縱火案後佩洛西大本營外築起了鐵絲網…》星系花園祕境2021年1月10日)

喵走視界2021年1月19日《推特封停川普賬號兩黨議員反應兩極分化》寫道:

共和黨參議員、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發推文說:「 現在是國會廢除第230條的時候了,應讓大科技公司與美國其他公司接受同樣的法律地位。(同樣的)法律責任。 」「 推特可能會因此禁止我(的賬號),但我願意接受這種命運:你們決定永久禁止川普總統賬號的決定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格雷厄姆表示,「 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可以發推文,但川普不能。這說明了管理推特的人有很多問題。 」

共和黨參議員里奇.斯科特(Rich Scott)發推文說:「 推特再一次顯示出公然的偏見。委內瑞拉獨裁者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是一個暴徒,他監禁和噤聲對他持不同政見的人,他控制司法部門和讓人民餓肚子。馬杜羅犯下了種族滅絕罪,但卻被允許使用推特傳播宣傳,卻沒有任何後果。(推特)可恥。 」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共和黨議員官方賬號直接推文給推特CEO傑克.多西(Jack Dorsey)。他們嘲諷說:「 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和m都還能發推文。(永久封鎖美國總統賬號)絕對是個笑話。也是一種恥辱。@jack 」

五    目的與效果

谷歌和蘋果兩家大公司表示,他們正在採取必要的聯合行動,以確保他們的平台上不會出現暴力言論。

但眾所周知,川普的最後幾則推特其實都是期望他的粉絲能杜絕暴力、遵守法治的呼籲。白宮發言人在國會受衝擊後的發言也譴責暴力、呼籲法治與和平。

而單方控制信息,效果適得其反。這是在刺激川普和他的支持者,也引發全美更深的對立、仇恨與抵抗。

耿直哥《「 這是對言論自由的惡毒侵犯!這是奧威爾的1984! 」》(環球時報2021年1月9日)寫到了美國社會的負面反應:

這一幕幕也極大地刺激了特朗普大量的支持者,紛紛表示這是對言論自由的惡毒侵犯。

其中,下面這則由特朗普的兒子小特朗普發布的控訴美國社交網絡公司封殺他父親賬號的貼文,目前就已經獲得超過8萬個點贊,並被大量的特朗普支持者所轉發:「 我們已經生活在喬治·奧威爾所描述的1984年的末日之中了 」,他寫道,「 美國已經沒有言論自由了…這太瘋狂了! 」

一位支持特朗普、且自身擁有280萬粉絲的美國保守派網絡公知Mark R. Levin在一則獲得了2.3萬個點讚的貼文中稱:推特等社交網站封殺特朗普的行為是「 法西斯主義 」:「 推特在搞法西斯主義,而為了抗議這種行為,我將關閉我的推特賬號,轉戰其他平台。 」


還有一些自稱並「 不喜歡特朗普 」,但政治立場與特朗普相同的英美右翼保守派網絡公知也對封殺特朗普一事表示反對,稱即便你痛恨特朗普,推特等大型網絡科技公司可以隨意封殺美國總統賬號的行為都開啟了一個「 危險的先例 」,應該引起人們的擔憂和抵制。

耿直哥進一步觀察發現,特朗普的支持者不滿的其實並不只是特朗普被「 剝奪言論自由 」這麼簡單。

美國右翼保守派作家Candace Owens最新發布的一段文字,就相當清楚地展現了他們的不滿到底是什麼:

「 在過去1年裡,左派將這些東西都變為了常態:強行關閉商業、強行關閉教堂、逼民眾戴口罩、強行審查每個公民——甚至現在他們連世界領導人都要審查了。這可不是為了什麼你的安全,蠢貨們。快醒來吧,否則一切就太晚了 」。

難怪此時此刻,一些特朗普的支持者會說出這樣的話了:「 等著瞧吧,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和幾天裡還會發生會改變人們一生的事情呢 」、「 愛國者的革命就要來了 」、「 即便沒有了社交網絡,我們愛國者也能在革命時能組織起來反抗暴政 」。

六     何以迫不及待?

而如果擔心害怕川普發瘋似地啟動核按鈕,用封殺他和支持者賬號的方法,難道不是隔鞋搔癢嗎?

反而是在川普任期的最後十余天,發動參眾兩院彈劾川普、全網封殺川普、企圖說服軍方剝奪川普三軍統帥權,等等,讓人懷疑是不是有誰心虛,四年都等了,還怕這十多天?

七        封殺的到底是總統,還是公民?

中國內地很多屢被刪帖封號的媒體人、公知,紛紛為川普被封叫好,認為那是對大獨裁者的應有監督。正可以一解自己無權監督的心頭恨。

圖片

但是,推特封掉的是川普的私人賬號,他的總統官方賬號@POTUS並沒有封。如果拜登最終上台,這個官方賬號將由拜登繼承。

而從大選以來的川普所作所為來看,他一直試圖在司法和立法(國會)層面解決糾紛,全面碰壁而無可奈何;自己近水樓台的行政權方面,也始終沒有看出有什麼作為尤其是暴力作為。

至於「 煽動暴亂 」云云,且不說還沒有調查結果顯示到底是誰煽動的1月6日沖擊國會,這個事件一出來,輿論和國會直接把責任歸於川普,川普立即就嚐到了苦果:敢於挑戰選舉結果的,最後只剩了6位議員。

鑑於在媒體上、司法上、立法上甚至行政權上,現任總統本人處處受到嚴格的監督與製約這一基本事實,川普的個人自媒體賬號代表的是川普個人,而不是以總統之名在發號施令行使總統職權,其自媒體平台也沒有濫用任何總統特有的公共資源。其對選舉涉嫌舞弊的喊冤和呼籲支持者抗議,亦是總統候選人應有的權利與自由。

八      總統權大還是媒體權大?

在本案中,是人都看得清楚,媒體權大!媒體可以全面無視總統的訴求,全面封殺總統賬號。而總統呼籲取消230條對網絡平台的特殊保護,卻還一直「 在路上 」,更無權左右媒體報導,封殺媒體就更是幻想。

圖片

不僅「 川建國苦心經營的所有媒體平台賬號全部覆沒。而正當他準備註冊別的應用平台賬號時,再度傳來噩耗:民主黨議員們在AOC的牽頭下,正在與蘋果公司商量,如何嚴懲任何敢接納川建國入駐的網絡平台。 」(鄭好《徹底封殺川普?各界名流評論全美資本的集體作惡…》星系花園祕境2021年1月10日)

很清楚,媒體、科技平台的權力已經大於現任總統,而且不受制約!

九        看清楚,這不是權力監督而是1984

鑑於總統喊冤的個人身份、科技平台封殺總統及大批支持者的「 一視同仁 」、封殺的雙重標準、川普言行不具有迫在的現實危害性、目的與效果不匹配甚至適得其反、平台權力事實上已經大於現任總統權力等多重原因,這篇文章的結論果斷清晰:

科技媒體平台封殺現任總統的言論賬號,是不折不扣赤裸祼地侵害言論自由,與輿論對權力的監督完全無關!

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內地媒體人、公知為此叫好,實乃連公民權利和公共權力的楚河漢界都沒有分清,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公知的悲哀也是時代的悲哀。

十       媒體職責何在?

用中國青年報著名報人李大同的話來說,媒體職責是:

對於主流媒體界而言,對信息是否報導、傳播的標準,實際上只有一個,即這個信息是否具有職業公認的新聞價值,就像新聞業的先驅普利策所說,「 新聞界要報導一切具有新聞價值的消息。 」而一國的總統作為國家最高公務員,握有國家最大權力,有能力左右、改變千百萬人的生存狀態,因此總統的任何言行,都具有第一等的新聞價值,完全可以說,一國總統享有媒體全面、客觀、準確、深入報導他的特權,使總統時刻處在國民的注視和監督、批評之下,這是社會利益最大化的最重要的保障。對社會公眾屏蔽總統的信息,是徹頭徹尾的反職業、反社會行為。對總統錯誤的甚至虛假的言行做揭露,批判,同樣是媒體的責任,這與對總統的充分報導毫不衝突,並且同樣屬於傳媒界的基本規則:即必須將事實與意見分開。事實必須及時報導,而對事實的評論則是各個不同媒體的權利,盡可以百家爭鳴。

美國是個比較少見的政府沒有媒體的國家,立憲先賢們對自由的民間媒體充分信任並立法保證之,這種信任同時意味著最高的社會責任。具有壟斷性質的民間的公共信息平台,屏蔽總統的信息,會導致社會信息極大的不平衡和傾斜,如果不是一種犯罪,也是一種故意踐踏職業規則、職業道德的流氓行為。

民營媒體以自己的好惡來取捨、屏蔽、歪曲一國總統的信息,其結果,必將使政府辦媒體具有合法性及合理性。事實上,當公眾終於發現自己被選擇過的信息洗腦之後,對這些媒體,才會是滅頂之災。

十一        警惕科技霸權

新聞周刊的編輯喬希·哈默說:到底是誰選舉了傑克·多西和馬克·扎克伯格這兩個大老闆來決定我們人類21世紀都市生活的狀況?

眾議員馬特·蓋茲說:大科技公司竟然認為,他們的工作是替我們思考啊。

2021年1—2月美國《外交事務》雜誌將發表弗朗西斯·福山《從科技中拯救民主,終結大型互聯網公司的信息壟斷》英文版,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官方微信平台1週前翻譯並刊發了此文。文章說:


大型互聯網公司對民主國家構成了獨特的威脅,威脅民主而非扭曲市場才是它們真正的危險之處。

自2016年以來,美國人已經意識到大型互聯網公司塑造信息的力量。這些平台讓騙子得以兜售假新聞,讓極端分子得以宣揚陰謀論。由於他們算法的工作方式,用戶接收到的信息只能證實他們先前既存的信念,因而創造了「 過濾氣泡 」。在這樣的環境中,它們可以放大或掩蓋某些特定的聲音,進而影響民主政治辯論。最令人擔心的是,這些平台積聚瞭如此多的權力,以至於它們可能有意或無意地左右選舉。

如果默多克控制Facebook或谷歌,他可以巧妙地改變排列順序或搜索算法,進而影響用戶看到的頁面和閱讀的內容,並在用戶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況下影響其政治觀點。這些大型平台的主導地位使人們難以逃脫它們的影響力。如果你是自由派,你可以選擇看MSNBC而不是福克斯;而在默多克控制的Facebook下,你可能無法自由地與朋友分享新聞故事或協調政治活動。

此外還要考慮到這些平台,尤其是亞馬遜、Facebook和谷歌擁有以前壟斷者從未擁有過的個人生活信息。它們知道用戶的朋友和家人是誰,知道其收入和財產,以及他們生活中許多最親密的細節。如果一個平台的執行人員在腐敗意圖的驅使下利用令人難堪的信息來壓迫公共官員採取行動呢?或者想像一下這樣的場景,平台濫用私人信息以獲取與政府權力的聯繫,比如Facebook與政治化的司法部門相合作。

數字平台聚集的經濟和政治權力就像一把放在桌上有子彈的武器。就目前而言,坐在桌子另一邊的人很可能不會拿起槍並且扣動扳機。然而,美國民主面臨的問題是,那裡隨時可能會有別有用心的人過來把槍拿走,因此把槍留在桌上是否安全?沒有一個自由民主國家會滿足於將集中的政治權力託付給基於善意假設的個人。

更重要的是,當極端組織從互聯網的邊緣進入主流時,他們首先危害民主。當他們的聲音被媒體拾取或被平台放大時,危害民主的情況就會發生。與8chan不同的是,一個占主導地位的平台可以在違背這些人的意願或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影響大量人群。更廣泛地說,即使中間件鼓勵分裂,但這種危險與平台集中力量所帶來的危險相比也微不足道。對民主而言,最大的持續性威脅不是意見分裂,而是巨型互聯網公司掌握的不負責任的權力。

來源      經緯西東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