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將更擔憂後續總統選舉辯論

文:楊威

2020美國總統選舉的第一場辯論剛剛結束,主持人的問題涵蓋了大部分人關心的一些內政問題,如疫情、經濟、騷亂、環保、郵寄選票等。川普拜登各自闡述的內容,實際已經在過去的幾個月中陸續展現,雙方似乎並沒有傳遞更新規劃的意願,更專注於現場表現,並試圖打擊、干擾對方。這場辯論之後,民主黨內部應該更擔憂了,可能會有更多的人建議拜登迴避接下來的總統選舉辯論。

總的來說,這是一場激烈的辯論,幾乎很快就展開了白熱化的爭奪。川普進入狀態更快,一上來就猛烈交火,拜登相對進入狀態慢一些,後來也試圖反擊。一些左派媒體應該會繼續幫拜登遮掩,並繼續貶低川普,但大多數人應該看到,拜登確實不大適應這樣比較激烈的辯論場合。民主黨內的人士和支持者應該多數會為拜登揪心。

拜登的表現

辯論有限時要求,無疑需要加快語速,儘可能表達更多內容。這對川普來說算是家常便飯,他每天面對媒體,幾乎讓記者問個遍。川普平時表現出的快語速和反應的敏捷性,顯然更適合這類辯論。川普也自然利用這樣的辯論機會展現自己,攻擊對手,以確立優勢。

拜登平時較少參加公眾競選活動,也很少回答記者提問,他的團隊可能看到他有時會講錯話,刻意減少了他面對媒體的次數。拜登平時講話,也比較講究自己的節奏,還經常願意營造輕鬆氣氛,有時還可能跑題。在辯論中,拜登也試圖加快語速,卻多次出現短暫的口吃現象,還說錯了數字。川普不時進行干擾,增加了拜登的緊張,拜登開始的表情還儘量想保持笑容,但中場時已經變得有些焦躁、疲憊,影響了邏輯性和反應度。

拜登還不斷重複「這個傢伙」(this guy),代指川普,顯得多少缺乏禮貌,沒有顯示出基本的尊重。

拜登的另一個口頭語「是這樣的」(here is the deal),多數人應該不會認為「這就是交易」,但在辯論中似乎不太合適。這可能相當於講中文時,口語一時跟不上,會加「這個」、「那個」的口頭語。這表明,拜登的語言表達能力不適合快語速,他經常需要加入這樣的口頭語,以便大腦邏輯能跟上講話的速度。當然,他也可能試圖加重語氣,並控制自己的節奏,這在辯論中實際已經表現示弱。

此外,拜登的政策一直缺乏亮點,可能一些人想知道,他是否有新的規劃,以證明他有實力擔任美國總統。但遺憾的是,拜登沒有展現新的內容,這也讓他始終無法對川普建立優勢。

可以看出,拜登已經相當努力,並一如既往地把重點放在攻擊川普身上,但這樣的策略已經用過頭了。選民投票主要看哪個候選人真正有實力,而不是看哪個候選人更會攻擊別人。辯論中的攻擊可以矮化對手、干擾對手,但只是策略之一,不能作為主要策略,這仍然是拜登一直以來的失策。

川普的表現

川普也不斷攻擊,但更多的是擾亂拜登的邏輯和思路,並且產生了比較明顯的效果,使拜登的情緒受到了較大影響。川普基本上闡述了他的大多數政策,算是比較正常的表現,他一開始就採用了高壓策略,迅速挑起了激烈的辯論氣氛,取得了一些主動。川普並未遇到太大的挑戰,應該還遊刃有餘,他有時也見好就收,並未過度攻擊,他確實比較適應這樣的辯論場合。

川普的不斷干擾策略,可能會被左派媒體貶低,幫拜登鳴不平,但這就是辯論,不是一般的演講。拜登後半段也試圖採取類似的策略,但對川普的影響較小。

拜登在辯論中,還多次對著鏡頭不斷呼籲選民投票。在這樣的場合,浪費寶貴的辯論時間,僅強調投票,很可能表明拜登並沒有太多能表述的內容,這或許是另一敗筆。此外,當著另一候選人的面這樣做,也似乎在露怯。

拜登的夫人最後上台與拜登擁抱,卻一直戴著口罩,多少顯得有些彆扭,夫婦二人之間還要戴口罩,有些超出常理,但這可能也表明,拜登太太一直在揪心,上台時忘了摘掉口罩。相比之下,川普夫婦最後表現比較自然,顯然信心更足。

假如沒有這場瘟疫,川普的優勢明顯,2020總統選舉將是一邊倒的局勢。拜登陣營以為抓到了機會,猛烈攻擊川普,試圖把責任全部推向川普,把他拉下馬,但顯然過頭了。拜登還提到了習近平,卻沒有真正譴責中共隱瞞疫情,這應該也是一大失策。假如拜登不能迅速應變,響應民意,接下來的辯論,對華政策很可能成為拜登的軟肋,再加上拜登兒子與中共的醜聞,民主黨自然會更擔憂了。

来源:大纪元

Chinese (Traditional)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