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制菜這門大生意,賺快錢的都撤了

預制菜

預制菜,到底是不是一門好生意?

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但目前,起碼有一點可以確定:直接賣給消費者的預制菜,不是一門適合個體戶的生意。

不信就看陸正燿曾大張旗鼓宣傳的 「舌尖英雄」。

今年年初,舌尖英雄還是風口上的明星項目, 品牌曾傳出要在 5 個月內落地 3000 家門店的計劃。半年多時間過去,近日,已有消息稱陸正燿正籌劃推出新的咖啡創業品牌 CottiCoffee(庫迪咖啡)

組局者已轉身,留下跟風入局的加盟商們。

多名舌尖英雄華南地區加盟商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目前品牌在華南地區已暫停招商。

「開店半年多都還是虧的,品牌方也不會給甚麼幫扶,我已經打算撤了。」 舌尖英雄深圳加盟商李嘉(化名)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同樣的故事也正在預制菜的上游上演。

「這兩年,跟風入局生產預制菜的人不在少數,傳統食品加工企業、有點資源的廚師、開私房菜家庭作坊的、甚至行業新人,都來做這門生意。」8 月 31 日,從事預制菜行業已有 8 年的張琦(化名)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這些年,張琦見證著 C 端風口出現與發展。據他觀察,身邊近兩年進行預制菜創業的人們,總體而言,虧多賺少。「有個品牌,在大渠道裡獃了兩年,現在年收入甚至不到 100 萬元。」 張琦說道。

近年來,作為新興賽道的 C 端預制菜引來資本爆炒,除了陸正燿的舌尖英雄之外,還有趣店 CEO 羅敏。

事實上,預制菜撩人的故事背後暗湧重重。當賽道尚未經過市場充分檢驗時,在供應鏈、渠道、資金等方面不具備充足實力的人,只能鎩羽而歸。

一、加盟商:本想賺快錢,卻被狠狠打臉

「目前公司不支持加盟業務。」9 月 1 日,趣店預制菜客服人員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同日,一位預制菜行業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目前趣店預制菜的長沙倉庫已經撤場。

7 月 18 日,羅敏還信心滿滿在趣店預制菜戰略發布會上喊出 「今年要開出 1 萬家店」,如今,在引發排山倒海的爭議後,項目顯然已偃旗息鼓。

陸正燿的舌尖英雄項目,情況也並不樂觀。相當一部分舌尖英雄加盟商,都後悔入局。

「你還敢加盟預制菜啊?加盟了本都收不回來!」 如今,對前來咨詢預制菜加盟項目的朋友,石強(化名)都會進行過一番苦口婆心的規勸。

1

今年初,預制菜概念火熱。1 月時,預制菜板塊多支股票均實現三連板,4 月,味知香、千味央廚等預制菜企業也曾漲停。

3 月時,看到風口,抱著賺快錢的心態,石強與朋友合夥,在成都市區一大型住宅小區裡開了一家舌尖英雄加盟店。算上銷售支持費、保證金、倉儲物流配送費與設計費四項費用,舌尖英雄的加盟費在 8 萬元出頭。石強的店面也不大,約 20 平方米,月租為 3500 元。

投入不多,石強滿以為可以快速回本,卻被現實狠狠打臉。開業首月,舌尖英雄有電梯廣告、優惠活動等各項推廣措施,針對部分 9.9 元促銷引流菜品還有進貨返利優惠,石強的店每天營業額達 2000~3000 元。

但好景不長,開店第二個月,門店客流便開始急劇下跌,此後,即便是周末,算上外賣服務,門店日營業額也僅在 1000 元上下。

石強算了筆帳,房租、人工、水電、進貨費用與包裝物料費用加起來,門店每個月的運營成本約在 2 萬元出頭,與門店月收入齊平,勉強達到收支平衡。但加上前期的加盟費、裝修費與門店 4 臺冰櫃約 2 萬元的購置費,加盟的生意,其實是虧的。

2

預制菜店面內部硬件需求門檻較低 / 時代周報記者攝

「還能怎麼辦?也只能繼續養著店看看情況了。」 石強對時代周報記者感嘆道。

在深圳開店的李嘉,開店時間與運營情況與石強基本一致,只是投入的成本更多。

李嘉的門店包含體驗餐廳區域,是招商政策裡最大的店面,面積達 64 平方米。據李嘉透露,算上品牌加盟費等前期費用,門店在開業的第一個月,投入就已經達到 30 萬元,但客流量卻不盡人意。

「我的店開在大型社區,但節假日家庭單位想要健康飲食,一般會自己買新鮮的食材做飯,工作日時,上班族起早貪黑的,點外賣更方便。現在新老顧客都不怎麼下單,我們自己拉微信群促銷,一天也賣不出多少錢。」 李嘉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二、風口上的企業家:悄然撤退

在李嘉看來,當前消費者對冷凍菜品的日常接受度仍較為有限。「要想讓銷量起來,還得在線上鋪設渠道以及帶貨,這一點,單靠我們加盟商肯定是做不到的。」 李嘉說。

據石強與李嘉反饋,舌尖英雄的推廣活動,基本只持續了兩個月。「開業約兩個月後,門店附近的小區廣告就撤了,我們只能自己想辦法推廣。幾個月前,品牌方就說要換個更有知名度的代言人,到現在也沒換。」 石強說道。

舌尖英雄的產品採取輕資產糢式,所售賣的預制菜產品基本由外部廠家代工,品牌僅扮演平臺角色。這顯然也對品牌銷量有所影嚮:「就算是吃預制菜,消費者也挑口味的,舌尖英雄的菜品,味道沒甚麼特點,自然不受歡迎。」 石強分析道。

加盟商在躊躇,組局者卻已開始轉身。

一年多以來,在先後創立了趣小面與舌尖英雄後,陸正燿如今又將目光轉向了咖啡。

此前,一位舌尖英雄區域代理曾對媒體表示,6 月底開始,舌尖英雄就已停止加盟,品牌決定先讓現有的門店賺錢,再考慮開放加盟。

但即便如此,舌尖英雄也已進賬頗豐。據豹變 8 月 15 日報道,當前,舌尖英雄現有門店數量為 500 家。結合品牌推廣期前後加盟費用,保守估計,舌尖英雄所收取的加盟費已達 3000 萬元。今年 3 月,品牌所屬的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還獲得了 16 億元的融資。

而試圖拷貝舌尖英雄加盟店糢式,高調進入預制菜領域的羅敏,也偃旗息鼓了一段時日。

6 月份,羅敏以 「趣店羅老板」 的賬號回歸大眾視野,並以低價促銷、直播間刷禮物、請明星帶貨等高調方式為趣店預制菜造勢。

目前,羅敏抖音賬號已改為 「趣店預制菜」,該抖音賬戶僅保留了三條和預制菜菜品相關的宣傳視頻。

3

目前賬號改名為趣店預制菜 / 圖源:抖音

三、上游生產商:「裸泳」 的新玩家們

與加盟商一樣彷徨的,還有聞風入局的中小生產商。

張琦在福建本地一家冷凍食品生產和銷售公司工作,該公司在福建本地有超 100 個線下經銷點。近兩年來,許多還不具備前端能力的生產商,都會先入駐張琦公司的渠道進行產品銷售。

「知名的肉制品加工企業,有原料端資源,所以入局;懂菜品的廚師,會拉上經銷商,搭夥做生意;一些自己私房菜作坊做得不錯的,也覺得自己能做成。」 張琦說道,預制菜創業者們的從業經历甚麼都有。

然而,經過近 2 年洗禮,「裸泳」 的新玩家們都已逐漸退出游戲。張琦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試圖走捷徑的,或者能力不足的人,都已經被市場淘汰。

「肉制品預制菜溢價高,一些廠家想用次品肉加原產地營銷賣高價,消費者根本不買賬;還有些廠家,對成本把控能力不足,比如,在採購原材料環節,同樣是買肉,懂不懂挑,成品率能達到多少,都是門學問。」 張琦說道。

而即便是在上游端,C 端預制菜業務也是對生產商資金實力與經營實力的考驗。

當前,C 端預制菜領域一片混戰,產品同質化情況嚴重,唯有舍得犧牲利潤率引流的生產商,才能打開局面。

「今年 2 月以來,我們帶貨了 1000 多種預制菜,大多數產品的定價在 30~100 元。總結下來,基本是低價的產品賣得更好,即便有少數消費者是沖著口味回購產品,他們也會結合價格綜合考慮。」9 月 2 日,一位中型直播 MCN 機構的運營人員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張琦所接觸的中小廠家們,已經在進行業務調整,縮減產品品類是大趨勢。

「剛開始大家都多品類經營,想著總有一個品類能成。現在,許多廠家都開始砍品類,只保留原材料可以合並生產線的產品。」 值得玩味的是,相當一部分廠家已經開始將銷售方向瞄準食堂團餐這一 B 端業務。「這個方向雖然毛利率不是很高,但是出貨量大,可以先把生產線養住。」 張琦分析道。

四、誰能笑到最後?

根據德勤消費行業洞察《2022 預制菜行業展望》,2020 至 2022 年 4 月,因 B 端企業仍面臨渠道壓力,投融資事件略有下降,共 5 起。同時,大多數面向 C 端的預制菜企業仍處於天使輪與 A 輪融資,規糢效應尚未形成。

比起發展成熟的 B 端預制賽道,目前 C 端預制菜賽道尚處於起步階段,經營與試錯成本偏高。也因此,唯有實力過硬者,才有機會在這條賽道走下去。

「做 C 端預制菜,還得看企業基因。B 端預制菜業務或者餐飲業務起家的企業,比較可能做成。因為他們已經打通了上下游,有成熟的供應鏈管理、產品研發與渠道管理能力。」 張琦分析道。

具備強渠道與市場洞察能力的線上下渠道商,在 C 端預制菜方面也有先天優勢。

8 月 30 日,沃爾瑪中國相關負責人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目前,沃爾瑪預制菜品類已覆蓋了家常菜、地方特色菜、火鍋等近 100 多個品項,疫情以來,預制菜銷售火爆。其中,廣東市場增長尤為明顯。今年,沃爾瑪還會繼續加大預制菜業務投入。

同日,盒馬鮮生相關負責人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今年,盒馬自有品牌預制菜 SKU 數量增至 25 個。5 月,盒馬自有品牌冷凍預制菜銷售額同比增長 559%,同時,今年盒馬自有品牌團隊還創新推出了空氣炸鍋預制菜,並計劃圍繞明星廚電繼續創新研發冷凍預制菜商品。

C 端預制菜是個風口,但比起其它創業項目,這一賽道的門檻與淘汰率也更高。當下消費者對預制菜的將信將疑,或許被視作試金石,讓沖動入局者及時止損,讓投機者知難而退,留下能力與態度真正匹配的玩家,繼續走下去。

來源:微信公眾號:19 號商研社 (ID:time_biz),作者:李馨婷,編輯:洪若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