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7 日

可怕的縣城江湖

文:包小姐

苟晶被罵跑了,陳春秀上大學的事還沒著落,山東高考頂替事件隨著時間已經趨於沉寂。

畢竟事情沒發生在自己身上,作為局外人,自然很難找到同理心。但如果繞開苟晶和陳春秀本人,你會發現,在頂替事件的背後,是一個可怕的縣城江湖。

金錢,權勢,家族,聯姻,圈子,充斥著整個小城。縣城是一個關係大於規則的城市,人脈決定成敗。

也是一個圈子社會,外面的人很難進去,裡面的人也不出來,圈子裡的人相互照顧。推杯笑談間,他們就能輕飄飄的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苟晶、陳春秀,就倒在了這種江湖之中。

01

雖然人們早有心理預期,但當陳春秀的調查結果出來後,大眾還是相當吃驚。

林林總總,前後竟然總共有29個人牽涉這起頂替事件中,若不是網絡的力量,僅憑一個農家孩子,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揭開這個蓋子的。

難怪當陳春秀看到結果後,失聲痛哭:

29個人這麼欺負我一個小姑娘。

無聲的哭泣,見證了這個縣城的險惡。

16年前,山東冠縣的陳豔萍高考考了303分,距離最低檔的大專都差了一大截。

陳豔萍的父親陳巨鵬,如同他的名字一樣,在當地頗有幾分能量。

陳巨鵬在縣城裡開有一家商貿公司,陳老闆不差錢,就想為女兒謀個好前程。

無奈女兒不爭氣,這點分數實在讓陳巨鵬有點頭痛,但再頭痛也得想辦法。

於是,陳老闆找到了時任煙莊鄉鄉長張峰。

張峰是陳老闆的大舅哥,外甥女的事,作為親舅舅豈能不管?

千萬不要小瞧了區區一個鄉長,在大城市人眼裡可能不起眼,但在小縣城裡,卻能手眼通天。

張鄉長利用自己在官場的人脈,在前面開道疏通關係,腰包鼓鼓的陳老闆在後面打點道謝。一商一政,在小縣城裡,可謂大小通吃。

張鄉長通過仔細諮詢,最後和陳老闆一起,精心研究了一套完整的頂替方案。他們開始出手了。

張鄉長利用自己在當地的政界臉面,邀請關鍵人物出來喝茶吃飯,酒過三巡,陪同的陳老闆便會及時上供,張鄉長再將待辦事項交待一下,雙方相視一笑,心領神會。

推杯換盞間,事情就辦成了。

在這起頂替事件中,採取的都是這樣的路數,幾乎彈無虛發。

第一個拿下的關鍵人物是:縣招生辦主任馮秀振。

全縣的考生情況,是否和陳豔萍匹配,是否安全,這些情況只有招生辦熟悉。

拿人錢財,替人辦事。馮主任可謂盡心盡力,精心為陳老闆物色了一個絕佳的頂替對象:高考成績546分的陳春秀。

陳家仔細分析了馮主任為他們挑選的獵物,非常高興。

陳春秀,農家姑娘,家境貧困,這樣的家庭既沒關係也無背景,沒有任何反撲的力量。

另外,陳春秀的分數不是很高,但過了一專線,陳豔萍可以頂替她上大學,但又不至於是個一本太扎眼。

最後,陳春秀也姓陳,相同的姓氏,在後期需要改名改檔案時,都簡單方便。

面對馮主任的傑作,陳家欣然笑納。有了頂替目標,接下來就順理成章了。

就像吳用智取生辰綱一樣,陳老闆手起刀落,從冠縣郵政局副局長李成濤的手裡,就截下了陳春秀的錄取通知書。

通知書是山東理工大學發出來的,雖是大專,但足以改變農家孩子陳春秀的命運。

但是,在小小的縣城裡,政商合一的陳家,搞定一個郵政局的副局長,並不難,也就一頓飯外加一個紅包的事。

一切都悄然無聲,一個農家孩子的人生軌跡就此顛覆。

拿到了錄取通知書,接下來就是檔案和戶籍了,這事張鄉長拿手。

陳春秀高中就讀於冠縣武訓高中,張鄉長出面找到了該校校長,讓校長在貼著外甥女陳豔萍照片的高中畢業證上,蓋上了武訓高中的公章。

陳豔萍原本高中畢業於聊城一中,眨眼間,就變成了武訓高中的畢業生。

然後如法炮製,解決陳豔萍的戶籍問題。

這個更好辦,直接找到煙莊鄉派出所。張鄉長轄下的派出所,也就一句話的事,小民警很快就拿著戶口遷移證明到縣局蓋了章。

總共也就一兩天,高中畢業證和戶口遷移證明就都搞定了,陳豔萍搖身一變成了陳春秀。

看似複雜,其實也很簡單,只要在幾個關鍵問題上做好工作,一切都水到渠成。

只有在家苦等錄取通知書的陳春秀,蒙在鼓裡,絲毫不知。

29個人,就這樣改變了陳春秀的一生。

02

幾乎每一起高考頂替案件,背後都藏著一富一窮兩個家庭。

陳春秀是這樣,同為山東人的苟晶也是如此。

在苟晶事件中,最關鍵的就是邱家,在當地也算是有頭有臉。

邱家,又有兩個關鍵人物。一個是邱印林,濟寧實驗中學優秀教師,市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光環在身。另一個是邱印水,時任濟寧市王因鎮鎮長。

從80歲的邱老師奔赴浙江找苟晶的視頻來看,邱老師是個老實人,他腦子裡想的是怎麼讓兒女有出息,光宗耀祖。

20年前,邱老師的兒子進入當地派出所,成為一名民警,後來升為派出所副所長,成為邱家的驕傲。兒子在政法口工作,大女兒也不差,嫁給了銀行的一名職工。

兒子有權,女兒有錢,自己在教育系統也是紅人,邱老師對自己經營的這個家頗為滿意。但也有不如意事讓邱老師煩心,那就是小女兒邱小慧的學習。

雖然邱老師自己是老師,但小女兒的成績卻一直上不去,高考時更是一塌糊塗。這對邱老師來說,絕不能容忍。

於是,邱老師出手了。

陳春秀事件中,頂替的陳家,是政商結合,搞定各個環節。苟晶事件中,則是政教聯手,擺平一切。

邱印林在教育界響噹噹,邱印水在政界也頗有頭臉,一個體制內,一個體制外,在冒用苟晶分數一事上,相互穿針引線,如魚得水。

先是邱老師利用自己老師的便利,修改偽造了苟晶考生檔案,通過了學校和招生辦的審核。然後邱家的大人物,鎮長邱印水出面,搞定了派出所等一干人等,偽造了虛假戶籍和戶口遷移證,完成了邱小慧的戶籍遷移。

邱家之所以能這麼順風順水的完成這件事,並非邱老師多麼高明,而是與邱家在當地的勢力分不開。

邱老師自己是市里優秀老師;兒子是副所長,要不是病故,職位現在會更高;邱印水從鎮長升至區政協副主席;女兒高嫁銀行系統。冒用苟晶分數的小女兒邱小慧,畢業後女承父業,回到濟寧當了一名老師。

你看,在濟寧當地,邱家這樣的關係譜是讓人非常羨慕的,編織成這張關係網後,邱家在當地不管遇到什麼事,幾乎都可以擺平。

如果不是苟晶的意外,邱家這張精心編織的關係網,會越來越結實,23年前他們聯手作的惡,絲毫不影響這個家族的高升。

可是,由於邱老師的一念仁慈,這張關係網被苟晶生生撕破。

03

這些年,頂替上大學事件並不少見,但大多發生在小縣城。小縣城,關係複雜,家族勢力交織,強者能在當地一手遮天,弱者卻生死無門。

在小城裡,要想成為頭面人物,要麼有錢,要麼有權,缺一不可。聯姻,也是小城裡編織關係網的一種有效方式,有錢和有權的人,緊密結合在一起,在小城裡呼風喚雨。

陳家和邱家之惡,程度不同,卻非常相似。陳家是政商聯手,邱家是政教一起,最終依仗的都是家族在當地的勢力,完成頂替和冒用。而這,在全國的小城裡太過常見,幾乎是小城中國的縮影。

一個小縣城幾十萬人,但擁有權勢的僅有幾百人,他們緊緊聯在一起,抱成一個圈。可以說,小縣城的風雲變幻,就掌握在這群人手裡。但凡圈裡人遇到事,找到一個人,就會搭上整個關係網。

苟晶陳春秀事件,最可怕的不是頂替,不是冒用,而是沉默,整體的沉默。頂替者陳豔萍畢業後回到鄉裡,在舅舅的庇護下,工作了16年。冒用人邱小慧畢業後,回到濟寧的學校,當了20來年的老師。

沒人知道嗎?當然不是。圈裡人,都是利益共享者,也是風險共擔者,他們懂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都自發地極力守護著這個系統。

所以,即便他們知道陳春秀被人頂替上了大學,苟晶被人冒用了分數上了中專,他們依舊推杯換盞,談笑風生。

只要不是自家的事,都熟視無睹,一齊選擇沉默,因為他們知道,誰都不是生活在真空裡。生活在這樣的關係網下,難有出頭之日。

所以,今天高考的孩子,尤其是農家孩子,祝你們金榜高中,早日逃出這可怕的縣城江湖。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