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力坑爹,女鼓手自曝父親幫改大學成績、進事業單位

女鼓手

        很多吃瓜群眾第一反應是「坑爹」二代,再緊接著就是認為她過於癲狂?

  「打算玩樂隊」「打算證明自己」,其實是不確切的。

  如果你仔細看完她的日記,就會發現,

  其實在字裡行間這位女鼓手更生仔透露出一種濃濃的「優越感」。

  先是說自己出生在市委大院,自己的奶奶在這個大院裡很有威武。

  

  再是說自己的童年玩伴的父親落馬了,這個玩伴從童年的「公主」墜落成了和「小混混」玩。

  

  再就是說各種自己父親的寵愛,但是自己不領情,還是「打算證明自己」的事情。

  

  拿著公職,方便去全國各地看演出。

  

  有幾段說自己少年寫日記,很孤獨寂寞冷。

  這些錯亂的描述裡,有些人讀起來,可能覺得這位二代,有點「不知所謂人做不知所謂事。」

  有點一邊拿著便宜還賣乖,一邊還在控訴父親的管教。

  這裡面的內在邏輯其實是一個被寵壞的二代小女生在不被主流社會認可後,試圖通過「樂隊」這條路線來充分做自己。

  但實際上還是在他父親給予她的生活基礎之上。

  在她的世界,她父親早就是從一個親人上升成為自己「無所不能的救世主」。

  雖然她時常「孤獨」「痛苦」,甚至有些時候嫌棄「父親」。

  但是那都不影響她對他父親的「期望」——————利用特權讓自己過上她這個階級的美好生活。

  有人問做樂隊失敗了,怎麼辦?房子、儲蓄怎麼辦?難道這位鼓手都沒考慮?

  你錯了,她都考慮到了,因為她還有「爸爸」。

  第一眼看到 #schoolgirl byebye成員自曝學術造假# 這樣的話題上熱搜的時候,我有點懵,懵的點是:什麼?他們都這麼紅了?甚至都有人把他們跟仝卓相提並論了?

  事情其實是schoolgirl byebye的女鼓手更生仔在最近發了一篇很長的小作文,詳細講述了自己的成長經歷:從她是怎麼喜歡上搖滾樂,在父親的安排下去電視台工作,卻完全無心上班,與楊越重逢,然後一起組建了樂隊。

  最後兩人閃婚,因為樂隊和工作不能兼容所以雙雙辭職並和家裡鬧崩,然後樂隊漸漸成名的故事。

  

  問題就出在「父親的安排」上,因為文章中間有一段講到更生仔大學畢業之前,他爸爸把她的成績改到「全都85以上」,又給她安排了去電視台工作,房子也買在電視台附近幾百米。

  嚴格來說這應該不算「學術造假」,說是「成績造假」更妥當一點,但原文中間那種對「電視台工作」棄之如敝屣的態度還是讓網友炸鍋了。

  有網友評價說,這是多少人想要的鐵飯碗,她卻還嫌飯碗太涼。而且她自己自述在單位什麼都不干,甚至整天戴著耳機不跟任何人說話,直到後來乾脆曠工不去上班——就這樣她都沒被開除,可想而知她爸爸給他鋪的路有多硬。

  看到這裡,我相信屏幕前的打工人們已經紛紛留下了心酸的淚水。

  

  其實我能理解更生仔在這篇小作文裡想表達的東西,大意就是搖滾樂讓她有了反抗父親「安排」的勇氣,這種「反叛精神」也讓她組了自己的樂隊,有了自己的婚姻(和樂隊吉他手楊越結婚了並且三天兩頭晒恩愛那種),而且樂隊越來越好,她也終於可以完全脫離父親的控制了。

  但是,在卷得如此激烈的當代中國,一代年輕人都在996的當代中國,她的這番發言非但不能讓人感同身受,反而只覺得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凡爾賽文學。

  可能直到現在,在網絡輿論的狂風暴雨下被迫刪了文章的更生仔,都依然意識不到她究竟是哪些地方刺激到了所有人吧。

  

  schoolgirl byebye

  歸根結底,搖滾樂的「反叛」不應該是這樣的「反叛」。

  說得難聽點,生在中國,誰還沒遭受過點兒「父權」的威壓呢,誰又沒有點兒原生家庭的問題呢?但站在上帝視角來看,我們從那篇文章裡卻只看到了一個殫精竭慮為女兒鋪路的父親。

  最「扎心」的一幕莫過於,當更生仔和楊越先後辭職的時候(文中提到更生仔的父親給楊越也安排了一份事業單位的工作),她的父親剛剛手術切除了一個腎臟。

  當然,更不要提這篇文章引起了足夠的網絡輿論以後,更生仔的父親一定會面臨組織上的調查,簡直沒有比這更加經典的「坑爹」情節了。

  

  但是,如果更生仔從搖滾樂中學到的「反叛」就是這樣的反叛,我得說這不是反叛,這只是一種精緻的利己主義而已。

  如果說成年前的自己沒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尚情有可原,但年滿18歲以後,四肢健全無病無災的,我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她不能自己找份工作,而是按照她爸爸說的「你要工作的時候,就找工作,你現在不要工作了,連他媽說都不說一聲」。

  這一點也不叛逆,一點也不搖滾,只讓人覺得挺巨嬰的。而可能也是這種被保護得太好的狀態,才讓她不知天高地厚地在微博自曝,不僅給自己名聲搞臭了,也給她父親來一記致命的背刺。

  

  最後,整個事情最諷刺的莫過於,schoolgirl byebye最有靈魂的那些歌曲,其實反而是他們沒出名的時候寫的,就包括那首以沒拍出來的電影《沙丘》導演自況懷才不遇的《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

  猶記得他們剛剛出現在豆瓣上的時候,還是非常讓人驚喜的後朋新聲,初始陣容的那個貝斯手還是非常喜歡紅辣椒的王潤澤,他們早期的幾首歌真的張力十足,也讓他們獲得了阿比鹿獎的最佳新人獎。

  那時候的更生仔在獨立音樂圈的風評類似今天海鵬森的陳思江,都是獨立女神一樣的存在,也有一樣的出圈神圖。他們第一次演出的橘洲音樂節我還特意起了個大早就為了看他們。

  如今他們或許倒是出名了,但是寫的卻都是一些甜水歌,連失真效果器都忘了怎麼用,所以這次,黃了就黃了吧……

  4月1日深夜,一個名為「Schoolgirlbyebye樂隊」的微博帳號發長文,樂隊女鼓手更生仔向粉絲講述自己這幾年的心路歷程。

  

  在文章中網友發現,她自曝在大四時,父親曾通過關係為她修改GPA成績。此外,父親還將她和她老公都安排到了事業單位,而她卻在上班期間看演出,工作敷衍。

  目前,該文章已刪除。

  自曝「父親幫忙修改大學成績、安排工作」

  文章中,更生仔認為父親隨意安排她的生活。而她一直在反抗,搞樂隊才是她真正想要的東西。

  在講述父親安排她生活的細節方面,她提到,父親更改她的GPA分數:「大學畢業在即,我依舊虛度光陰。有一天,我被叫到了行政辦公室,拿到一份GPA,所有的成績都在85分以上,這怎麼可能?」

  

  並且,還給她安排了電視台的工作:「他直言不諱地告訴我,他連房子都給我買好了,就在電視台附近幾百米,以後我的生活就這樣,要好好珍惜。」此外,更生仔還表示,電視台的工作是個閒差,很方便她到全國各地看演出。

  

  老公也在她父親安排的事業單位上班。

  再發文:已辭職,打算玩樂隊證明自己

  4月2日早上,「更生仔」又發了條動態回應,稱或許是巡演累了,帶著情緒寫下了這些年發生的事,沒想到分享自己的經歷會引發爭議,還表示自己的工作已經辭了,打算玩樂隊證明自己,同時道歉稱「責罵也是對我的監督」「我會繼續努力」。

  

  據悉,Schoolgirlbyebye樂隊成立於2015年。起初由吉他手楊越(也是文中鼓手的老公)發起,現由鼓手更生仔、主唱&吉他手楊越、另一名吉他手李矜以及貝斯手馬唯昀四人組成。在許多小眾音樂人眼中,他們是不可多得的年輕獨立音樂人。

  

  南京紀委:正在核實中

  4月2日,北青-北京頭條記者從南京紀委獲悉,針對修改大學成績一事已接到反饋,目前正在核實中。

  女鼓手更生仔的「自我舉報」,讓人很自然聯想到此前的仝卓案。而更生仔的人生似乎更是開掛,按照她的說法,她父親不僅可以輕易修改大學成績,助其順利畢業,還為她謀得體制內的好工作,甚至她的丈夫也跟著一併沾光,捧上事業單位的鐵飯碗。也正因此,網友們看完她的自述,都紛紛感到好奇,她父親到底是什麼人物,為何有如此神通?

  如果這個事件並非個人炒作,而是情節屬實,那麼性質無疑極為嚴重。修改GPA成績、進事業單位工作,可能是無數平民子女夢寐以求的機會,而這一切,對於這位女鼓手而言,卻好像是唾手可得的小事,她不在乎,也不看重,最後甚至乾脆放棄。她的特立獨行、爭取個人自由,固然有令人刮目相看的一面,但這畢竟是牽涉到教育公平、社會公平的大問題,因而,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洗脫相關人員身上的責任。

  針對更生仔大學成績修改一事,據媒體報道,南京紀委目前正在核實中。然而,這個事件需要查清的,恐怕遠不只是她大學成績的真假。更生仔的父親到底是什麼社會身分,他到底有沒有違法濫權,幫助女兒包辦學業和工作?其財富來源是否正當?

  此外,如果自曝屬實,其從大學畢業、到電視台、到更生仔丈夫被安排的事業單位,這些都是正規的單位,按理說,無論大學畢業生把關,還是事業單位招聘,都有較為嚴格的程序和管理流程,為何這些流程形同虛設?這些單位中,到底是誰在違法違紀,給更生仔開後門,為其父親效勞?這些違法違紀問題,又是如何能一路闖關,一路綠燈的。毫無疑問,更生仔看似開掛的人生背後,恐怕不只是幾個人在「保駕護航」。

  對此,此前的仝卓案也印證了這一疑點。仝卓以偽造應屆生身分參加高考相關事件,就牽涉到兩個省份十餘人。更生仔的「自我舉報」,涉及她和丈夫兩人,單位有三個,涉及學業和工作多個方面。所以,要幫更生仔和其丈夫打通所有關節,恐怕是個艱巨的任務。

  仝卓的自我舉報之後,相關部門雷厲風行展開查處,仝卓父親及一干公職人員因此翻船。期待對於更生仔的「自我舉報」,當地相關部門能拿出同樣的鐵腕,徹查其中每一個疑點,積極回應社會的關切。毫無疑問,教育公平、社會公平的底線,絕不容踐踏,誰敢無視法律,把權力當成個人工具,就該讓誰付出慘痛代價。

  4月2日早上,「更生仔」又發了條動態回應,稱或許是巡演累了,帶著情緒寫下了這些年發生的事,沒想到分享自己的經歷會引發爭議,還表示自己的工作已經辭了,打算玩樂隊證明自己,同時道歉稱「責罵也是對我的監督」「我會繼續努力」。

  

  據悉,Schoolgirlbyebye樂隊成立於2015年。起初由吉他手楊越(也是文中鼓手的老公)發起,現由鼓手更生仔、主唱&吉他手楊越、另一名吉他手李矜以及貝斯手馬唯昀四人組成。在許多小眾音樂人眼中,他們是不可多得的年輕獨立音樂人。

  澎湃評論

  女鼓手「拼爹」改成績,別用叛逆強拗文藝范

  幫著女兒改大學的GPA成績,將女兒和她老公安排進了電視台,還給女兒在電視台邊上幾百米的地方買了房……Schoolgirlbyebye樂隊女鼓手「更生仔」在微博上的自曝,讓人們看到了一位「十項全能父親」,也讓組織上看到了問題線索。

  此事所涉及到的南京藝術學院和電視台回應稱,將立即對該事件展開調查並及時反饋。南京市紀委也表示正針對「修改大學成績」進行核實。但顯然,紀委要查的不僅僅是這一點。

  有網友說,更生仔這是在玩凡爾賽。讀完「更生仔」的網帖就知道,心藏音樂夢想的她,對父親的安排選擇了「叛逆」,這段話原本是說給粉絲聽的,立人設用的。圈外的人,其實也不關心一個女樂手如何逆風成長,擺脫原生家庭的羈絆,關心的是:這種「父愛」是不是在損害社會公正?拼爹不必強拗成文藝范!

  打通學校關節,修改大學成績,把所有分數都提到85分上,這絕對屬於平常人不敢想的事。「學好數理化,不如有個好爸爸」,這是對學校裡認真苦讀的學生的羞辱,這是對學校教育聲譽的致命打擊。要問的是,是學校裡哪些人把大學的尊嚴賣了人情?

  需要進一步「核實」的是,這個父親是怎樣將這對小夫妻安排進事業單位的,且安排得妥妥貼貼舒舒服服。事業單位逢進必考,甚至被普通人視為畏途的進人機制,怎麼輕輕鬆鬆地就被突破了?這就是傳說中的那種事業單位裡一年見不了幾次面、拿著工資、占著編制的「富家子弟」?特別是當下傳統媒體都在艱難轉型,更生仔這種「身在曹營心在漢」,占著編制、翹著班的電視人,對於其他努力拚搏中的同事造成了多大心理陰影?

  還要問更生仔的父親的身分,幫女兒分分鐘買下電視台邊上的房產,那麼,這筆費用源於什麼性質的收入?

  更生仔這樣「銜著金湯匙的孩子」,可能有資本鄙夷父親給她安排的一切,但是,她所鄙棄的——無論是畸高的GPA成績,還是電視台的工作,都是無數寒門子弟拼盡全力求之不得的。這恰恰是更生仔不想「凡爾賽」卻「凡爾賽」得扎心的地方——父親送你的最不喜歡的那隻玩具,卻只能出現在其他孩子的夢裡,這是對社會公平的嚴重挑戰。

  對於此事的來龍去脈必須做出全面的調查,事關大學尊嚴、事業單位招錄的公平以及寒門子弟上升的路徑。

  其實平常生活中這種事情真的很多,托關係進國企事業編啥的已經算是不是祕密的事情,我也只能感嘆一下人生罷了。所以看到這件事我一點都不驚訝。看了女主的全文,她32歲了,潛意識想成長,對schoolgirl say byebye,讓自己繼續上社會大學。包括她想擺脫父親對自己的過度照顧,而且這種過度照顧來自「你沒有能力」,她太想體現自己的個人價值了,想自己打拚,體驗自己的價值和能力了。可能她父親把她照顧得太好太多了,比如大學可以製造出一個她自己都覺得不匹配的成績單,和輕鬆進入電視台工作,包括她老公,人家父親直接給三萬就可以去外國旅遊一趟等。我們很多家長都是這樣照顧孩子的,只不過大部分人的父母沒有這些權利和經濟能力而已。電視劇裡不是經常上演普通人家的父母為孩子找工作低三下四的求人找關係嗎?

  二代們從小被父母安排這安排那,其實是不舒服的,因為完全沒有自己的自主選擇,完全是在扮演父母眼裡那個完美的形象。打個比方,這就好像包辦婚姻一樣。假如一個富二代抱怨被包辦婚姻很委屈,你也沒理由說「我單身二三十年,你都有老爹安排白富美老婆,你委屈啥」,畢竟和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表演恩愛一輩子,確實很委屈。

  從歐美的經驗來看,這些二代雖然有「便利」卻傾向於參與文藝或者社會活動類的工作,上學也偏向於文學、音樂、美術等。占著最大教育跟社會資源,卻不能培養出相應的對社會更有用的人才,所以,歐美才大量從亞洲進口工科類人才。那麼,到時候,我們要從哪進口工科類人才呢?

  

  我們的二代們多學文藝類是因為這些專業相對來說通過砸錢容易學好,考試主觀題多操作空間大,能力不行也能有個不錯的成績,學習輕鬆;將來畢業後找個輕鬆的工作不用996,工作也很輕鬆。而歐美相對來說要透明一些,有錢有勢的人上貴族學校,學校也會盡心盡力培養,各行業都會有,畢竟幾乎都能考個不錯的大學,畢業後找工作不用996,不存在藝術類工作輕鬆假期多,理工類苦比996的情況。

  社會階層固化是必然的進程,然後推倒,重新分配,慢慢又開始固化,然後再推倒,如此反覆。大家也不是傻子,能努力上去就努力爬,爬不上去就不生孩子,因為以後必然固化更厲害,我們努力上不去,孩子更大概率上不去,不如到這一代結束算了。任正非女兒和你說的這些在官方擔任要職的官二代完全不一樣。為什麼?任正非的企業是自己憑實力一手創辦的,是個私企不是國企。賈平凹是事業單位人員,屬於文聯和作家協會,該單位權力是人民賦予的,還有南京這個南藝的女學生樂隊鼓手的父親是官員,同樣權力來源於人民。企業家裡面包括任正非馬化騰馬雲的子女用他們的公司資源或者直接財力資源,最多情理上過不去(沒有滿足心),但官員這樣就是違法違紀。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古已有之,這八個字濃縮了所有現象了。只要有一個人能力至上,那麼一家人都會得到一些相應的幫扶,而這些幫扶在他們看來並不占據怎麼重要的位置,可對於普通人而言真的已經很重了。

  

  曾經的教育是為了滿足各個工種的需要,等理解透這一層含義的時候也老了,更不願意有什麼變化,起碼大家都是靠雙手掙出來的前程。如今的教育呢?跟民國的電視劇有什麼區別呢?寒門再難出貴子,出來一個努力的向上爬最終也是為走捷徑的人擦屁股的存在。其實絕大多數的崗位需要那麼高的學歷嗎?海龜回來不也是天天跟excel表打交道?只不過就是為了那一個高級打工仔的身分拼了。

  

  財富能繼承不能繼承權力不行,沒智商沒能力只能在羽翼範圍之下。他爹觸手能伸進這麼多到位可見能量之大,但也只能安排個閒差,代際落差太大,到她自己孩子,一個閒差都留不下。壓根不是鋪路,而是安排後路,有能力的才叫鋪路。

  女鼓手更生仔的「自我舉報」,讓人很自然聯想到此前的仝卓案。而更生仔的人生似乎更是開掛,按照她的說法,她父親不僅可以輕易修改大學成績,助其順利畢業,還為她謀得體制內的好工作,甚至她的丈夫也跟著一併沾光,捧上事業單位的鐵飯碗。也正因此,網友們看完她的自述,都紛紛感到好奇,她父親到底是什麼人物,為何有如此神通?

  如果這個事件並非個人炒作,而是情節屬實,那麼性質無疑極為嚴重。修改GPA成績、進事業單位工作,可能是無數平民子女夢寐以求的機會,而這一切,對於這位女鼓手而言,卻好像是唾手可得的小事,她不在乎,也不看重,最後甚至乾脆放棄。她的特立獨行、爭取個人自由,固然有令人刮目相看的一面,但這畢竟是牽涉到教育公平、社會公平的大問題,因而,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洗脫相關人員身上的責任。

  針對更生仔大學成績修改一事,據媒體報道,南京紀委目前正在核實中。然而,這個事件需要查清的,恐怕遠不只是她大學成績的真假。更生仔的父親到底是什麼社會身分,他到底有沒有違法濫權,幫助女兒包辦學業和工作?其財富來源是否正當?

  此外,如果自曝屬實,其從大學畢業、到電視台、到更生仔丈夫被安排的事業單位,這些都是正規的單位,按理說,無論大學畢業生把關,還是事業單位招聘,都有較為嚴格的程序和管理流程,為何這些流程形同虛設?這些單位中,到底是誰在違法違紀,給更生仔開後門,為其父親效勞?這些違法違紀問題,又是如何能一路闖關,一路綠燈的。毫無疑問,更生仔看似開掛的人生背後,恐怕不只是幾個人在「保駕護航」。

  對此,此前的仝卓案也印證了這一疑點。仝卓以偽造應屆生身分參加高考相關事件,就牽涉到兩個省份十餘人。更生仔的「自我舉報」,涉及她和丈夫兩人,單位有三個,涉及學業和工作多個方面。所以,要幫更生仔和其丈夫打通所有關節,恐怕是個艱巨的任務。

  仝卓的自我舉報之後,相關部門雷厲風行展開查處,仝卓父親及一干公職人員因此翻船。期待對於更生仔的「自我舉報」,當地相關部門能拿出同樣的鐵腕,徹查其中每一個疑點,積極回應社會的關切。毫無疑問,教育公平、社會公平的底線,絕不容踐踏,誰敢無視法律,把權力當成個人工具,就該讓誰付出慘痛代價。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