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女輔警,是玩物還是魔鬼?

女輔警

文:古原 

女輔警性勒索案一夜火遍全網。

這當真算是件奇案了,不但案情撲朔迷離,而且判決書也是引發無數爭議。

有人同情這女孩,說她是官員的玩物,青春少女被一群中年油膩男玩弄,最後還把人家送進大牢,要判十幾年,太冤了。

有人痛罵這女孩,說她是魔鬼,專門盯著領導去的,色誘加敲詐,看準的就是領導怕公開事實的弱點。

不管你站哪一邊,我是兩邊都不站,女孩既是玩物,也是魔鬼,是白嫖,也是仙人跳,是你情我願,也是精心設局。

我只是驚嘆於女孩在市場開拓上的驚人能力,又覺得這女孩戰略格局不夠,目光短淺。

看來,銷售人員沒有一定的閱歷,是很難成為目光遠大的戰略家的。

我們先來看看目標遠大的戰略家是怎麼做的。

一   如何做一個目標遠大的戰略家

先來看季建業的情婦。

江蘇南京市委原副書記、原市長季建業落馬時,多名情婦曝光,其中包括揚州市政府辦公室女打字員,日後被提拔為市發改委副主任。

季建業在揚州任職時,還將一名市委招待所女服務員提拔到瘦西湖景區管委會任職。而其最知名的情婦,官至楊州市環保局長。

你看,這幾位姑娘不但有能力對領導進行營銷,而且目光遠大,戰略格局高,人家追求長期回報和穩定產出,從來不給領導添麻煩,只希望領導在關鍵時刻提拔一下。

看官們可能要說了,這些都是公務員,這個女孩是個輔警啊。

做銷售最怕的就是沒自信,只要有自信,沒有不能解決的事。

1998年8月,時任湖北荊門市委書記的焦俊賢利用職權,指使有關人員弄虛作假,為其情婦陳麗偽造黨員、國家幹部身份,調往荊門市掇刀開發區工作,並安排任開發區文化新聞廣播電視局副局長。

這位姑娘的出身呢,是個領班小姐,從事陪酒、陪唱、陪舞等活動。

出身重要嗎?不重要,關鍵還是要敢想。

李寧的廣告還是要經常看的,一切皆有可能。

濟南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段義把家裡的保姆柳海平發展成情人,然後培養成濟南市國土資源局機關黨委幹部,兼任局機關團總支副書記。

還把其情婦的父母由無業人員照顧為濟南市的國家幹部,並辦理了退休手續,情婦的妹妹也成了濟南市某機關的公務員。

看一看這姑娘,投入產出比多高?

瞄準目標,堅定不移,立足長遠,深耕細作,才是企業做大的不二法門。

好了,“表彰”完這些“榜樣”後,再來看看這位九零後的女輔警。

格局是不是小了點,計劃是不是缺乏長遠性,戰略是不是製定的有問題,人生的生涯規劃明顯也是一團糟的,失敗就是在所難免的。

二   對客戶深度開發能力的欠缺

第二個問題,就是這個女孩缺乏對客戶的深度開發能力,現在互聯網企業不再追求以流量為目標,而開始追求客戶的開發深度和多元化。

流量越來越稀缺的當下,讓客戶在平台上進行多元消費才是致勝法寶。

從案情上看,女孩在客戶上的變現方式只有一種,就是讓客戶直接消費,直接為滾床單買單,價格說實話,貴不貴的看個人。

這種變現方式是最落後的,最粗暴簡單的變現方式了。

羊毛出在豬身上,讓狗買單,這可是現代營銷的精典商業模式,這個女孩沒早一點來聽聽商業模式課啊。怎麼能這麼簡單粗暴的變現呢?

北京昌平區原區長佟根柱的情婦龐建貞利用情夫的職務便利,在土地項目開發過程中為他人牟利收受財物1100餘萬元。

這就是一種常規的變現模式,官員不用出錢,讓商人出錢啊。羊毛出在了豬身上了吧,最後狗買單,狗是誰,有可能就是屁民。

這種變現模式的優點是,保持了與客戶的親密關係,同時出錢的豬可能也是歡天喜地,三方共同笑開顏,多贏共贏的局面,才是銷售人員要追求的目標。

這個輔警小姑娘直接要求給現金,我覺得這些官員是被整蒙圈了。

你難道不深度開發下我嗎?我難道不值得你深度開發嗎?居然和我搞一錘子買賣。

這叫老江湖碰上了楞頭青,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啊。這些官員在掏錢時,估計心裡是很委屈的,我難道就值這點錢?你這個瓜娃子,你也太小看我了。

再來看一個深度開發的案例。

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的戶籍民警張建軍包養了一個情婦,這個官很小了吧,最基層的官員了,可是他的情婦依然可以利用他的職權,幫人辦戶口,輕鬆地就搞幾十萬。

這種級別在這位女輔警看來是低端客戶,那是看不上的。低端客戶都能年入數十萬,高端客戶呢?

三位派出所所長、一位縣公安局副局長、不說其他人,光這四位,這個女輔警就能在當地橫著走了,就可能成為公安系統裡面神通廣大的辦事人了。

客戶資源沒有深度開發,急於流量變現,這是銷售人員的大忌。

但凡經常看看反腐新聞,都能找到各種流量變現的方式,只能說,不看書,不上網,沒知識,沒文化,不緊跟時代,是這個姑娘的悲哀。

三    不知江湖險惡

小姑娘仗著年輕美貌,行走江湖時應該是意氣風發,甚至以為自己找到了一條輕鬆快速的致富之路,可惜啊,江湖哪裡是她想像的樣子呢?

客戶開發過度是會反噬的。與擁有權力的人玩這種遊戲,可是在與最兇猛的動物玩耍。

湖北鄖縣近日發生一起殺人拋尸案,嫌犯是該縣政府辦副主任兼縣行政服務中心主任李光升,死者李某長期與其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李某多次提出與其結婚,否則給200萬元了斷關係,並多次要挾要告發李光升。 11月20日,二人再次發生爭執,李光升將情婦掐死並拋尸。

我再給你列一堆。

原溫州市甌海區委書記謝再興殺害情婦、原濟南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段義和僱凶爆炸情婦、原蕪湖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周其東殺害情婦、原江西省奉新縣,幹洲工商局副局長吳悅明殺害情婦、原雲南省保山市昌寧縣縣委書記楊國瞿殺害情婦碎屍、原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局長梁冠中僱凶殺害情婦、原京市房山區政協副主席許志遠殺害請情婦滅屍、原海南省定安縣公安局副局長的岑某殺害情婦案。

為什麼被殺,因為你在威脅人家的前程。一生的努力可能斷送在你身上。

這叫零和博弈。搞零和博弈,那就是你死我活,怎麼可能有美好結局呢?

永遠要記住,共贏才能打天下,共贏才是創未來,利他才能利已!

小姑娘採取這種方式遊走江湖,最終結局肯定不好的,客戶都被你整的這麼慘,即使這次不出事,以後總歸要出事的。

法院對這種事也不留情,一審就給了判了個十三年,還處巨額罰金,可見,當地官員是痛恨這種不講策略、不追求雙贏,只搞零和博弈和一錘子買賣的生瓜娃子,再來幾個你這樣的,我們還怎麼活?

從法理上說,小姑娘以公開事實為由要求對方付錢,公開事實又不構成侵權,又不算是暴力威脅,公開事實最多是道德上讓對方難堪罷了,至於付錢金額,頂上天,也就算個嫖娼價格事前未公示,物價局處理一下算了。

當年,重慶出了個雷政富案,他倒在一個團伙手上,這個團伙專門養了一群女人,用性關係要脅官員,女主叫趙紅霞,而趙紅霞因犯敲詐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2年緩刑2年。

對比一下,這個女輔警看來是招太多恨了。

小姑娘啊,江湖像你這麼硬闖是不行的,有時間,多到北上廣深聽聽各位成功學、營銷學大師們上上課,遠離最凶險的地方,有個漂亮臉蛋,又有這麼強大的客戶開發能力,幾年在北上廣深做做營銷搞套房不是沒可能。何必和權力玩這種遊戲呢?

而官員們之所以能用權力吸引到這種人,還是手中權力太大,否則他們連嫖資都付不起的,我想老闆們看著公務員這麼付嫖資,恐怕也要羨慕,可真有錢啊。

權力讓女孩們成為玩物,權力也讓女孩們成為魔鬼。

簡政放權和反腐敗結合在一起,才能真正反腐敗。要做真正的服務型政府,不能成為權力型政府。

減少權力,才會減少無數女孩撲向權力的懷抱!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