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精」附身,「正能量」殺人,「人血饅頭」被瘋搶

白骨精

文:轅固小生

最近,一位小學生墜亡的話題引起了人們的討論,但凡有正常邏輯和一點心肝的人,都無限同情與氣氛,但事有反常之處,總會讓人覺得痛心。

在常州的一所學校裡,一個愛閱讀和寫作的可馨同學,把她對生活的感悟和書中的印象結合,對於「白骨精」這一形象做了鮮明的批判,竟然大大超出了她這個年齡的認識深度,的確不簡單。但是這種另類的表達卻被老師看作了「逆反」,甚至覺得這是「負能量」,給予了批判。而結局令人扼腕痛惜,高貴的心靈被現實戕害,而選擇了玉碎。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這個女孩在文中所體現的智慧與才能一定大大超越了她的同齡人,過早的成熟想必會給她的生活帶來很多煩惱。當然人的發育是不能強求的,而且環境是重要的變量。可馨同學的天才是與生俱來的,這是造化使然。而她利用自己的稟賦在廣泛涉獵之後,用童真的筆觸和懇切的思考,對待一些醜惡現象做了抨擊,成年人看了都自愧不如。無奈她的真誠與勇氣時時碰壁,理解的人太少,狹隘束縛了自由的進步,讓她本來可以璀璨綻放的人生瞬間凋謝,這是多麼大的遺憾與悲哀啊!

在一個黑暗的時空裡,連一片潔白的羽毛都是有罪的。應試教育束縛了孩子們的正常思維,不給予學生思考與討論的空間,更不允許反對與質疑,而多少智慧和創新都在此被扼殺殆盡。或許可以理解一些老師習慣了過去的教育模式,以成績論高低,拿套路來衡量學習能力,但是這些固化的標準都不該成為璀璨天性的藉口。此次讓可馨同學難過的是,她的老師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理,對待孩子的心思如此簡單粗暴。不去就事論事,理智研判,了解孩子這麼想的原因何在。即使他本人覺得孩子這麼寫有點出格逾矩,也當有的放矢,包容交互,用善意去有益引導,維護她的純真與善良。在理想的火焰升起後,這個所謂的人民教師利用自己的身分橫加干涉孩子的理性思維,簡單地貼上了「負能量」的標籤,就把希望的萌芽虐殺了。這個世界的美好總是容易被邪惡摧殘,風吹過,痕跡落魄。

慘像已使人目不忍視了,「留言」尤使人耳不忍聞。在事情發生後,可馨同學的家長非常傷心,但迎接他們的不僅有安慰與關懷,竟然還有來自身邊的嘲笑與漠然!事情還未過去,就在家長的交流群裡,有人為那位「老師」打抱不平,認為老師做的無可厚非,希望大家都來支持點贊。這種喪失人性,毫無底線的做法在第一時間沒有得到阻止,反而迎來了一片「叫好」。不知有些人(姑且稱之為「人」),他們是具有何等的心肝,才能做出這種事來!沒有一點同情心與羞恥感,只是獻媚討好管教他們孩子的「領導上級」,就甘之如飴地願意出賣自己的靈魂。這種精緻利己主義的做法真是讓人覺得「噁心」!

可馨同學,這是一個多麼可愛與優美的精靈啊!每個孩子都是造物主的恩賜,都是天使牽著他們的手帶到人間最珍貴的禮物。如今,你用不屈向這個卑鄙的世界反抗,憐惜你的遭遇,卻還想挽回你的命運!他們的罪責太重了,而卻令你承受了這份無言的代價,這是莫大的羞恥!

當我們在回顧可馨同學的作文,看到令她的老師暴跳如雷的那段話,感觸更深——

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矇騙。在如今的社會裡,有人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這些「負能量」的話想必是誅心之論,揭下了很多假冒偽善之人「正能量」的皮,才會讓老師有代入感,被「白骨精」附身了。馬上就給可馨戴上了「緊箍咒」,迫使她走上了不歸路。而可馨在文章中所控訴的不僅是她的老師們,還有那些點贊的家長們,吃人血饅頭的時候,難道你們的心裡不疼嗎?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