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底,貨拉拉事件就是窮人與窮人的內卷

貨拉拉

文:聶作平

       近日,警方公布了廣受關注的長沙貨拉拉女孩跳車事件。通報表明,之前不少人猜測過的猥褻啊謀殺啊什麼的,統統都沒有。

  簡單地說,就是一起由於幾十塊錢導致的兩個人、兩個家庭的悲劇,以及一個平台的信用危機。

  警方還原了事件經過:當天下午,司機周某通過平台接了女孩車某的搬家訂單,費用為51塊錢。當晚,周某於8:38來到車某小區,並問車某是否要他幫忙(當然要另外付費),車某拒絕了,往返15次將物品搬到車上。其間,周某催促她,並提醒:等待超過40分鐘,將另收費。但車某未預理會。

  晚上9:14(等待時間共計36分鐘,在40分鐘限度內),車輛啟動。周某又問車某,一會兒下車要不要他幫卸貨。車某再次拒絕。

  行駛途中,周某又接了一個單,並為此改變行車路線。車某發現偏航,兩次質疑並要求停車。但周某不予理睬。車某以為可能受到傷害,於是將身體探出車窗,造成墜落死亡。

  復盤這起悲劇,我們會發現,兩個人只要稍微溝通一下,稍微不那麼偏執,悲劇都不會發生。比如,車某好言向周某說清楚,自己要節約,不需幫忙;周某偏航時,也好言向車某解釋清楚,這一單掙得太少,要順便再接一個單。

  可惜,除了怨氣和防範,他們都沒有嘗試溝通。

  而追根究底,這起事件的本質只有一個字:窮。貧窮的窮。

  周某為什麼兩次主動問車某,並希望車某同意他有償幫忙?據消息靈通人士介紹,貨拉拉司機收取的費用很低,運費本身幾乎沒什麼利潤,司機必須通過幫客人搬運才合算,才有錢掙。

  但是,對周某來說,等了36分鐘的這一單,只能掙平台規定的51塊錢,周某當然心情惡劣,態度顯然不好;對車某來說,她支付了51塊錢,為了節約,她寧願來回15趟也不要有償幫忙,其經濟上的窘迫與節儉可想而知。至於周某態度不好,再加上偏航卻不解釋,很自然地,她認為周某可能會傷害自己。

  總之,一個為了生活,想要多掙幾十塊錢。

  一個為了生活,想要節約幾十塊錢。

  想想周某吧,等了將近40分鐘跑的這一趟,因客戶拒絕幫忙而幾乎白干,只好在路上偏航再接一單。

  想想車某吧,一個身高1米5多的瘦女子,在夜色裡來來回回地跑了15趟搬,只因捨不得多掏那幾十塊錢。

  兩個人都不容易。兩個人都是窮人。兩個人都是不容易的窮人。

  不差錢,不是為了狗日的生活,誰他媽願意活得這麼憋屈?

  對有錢人來說,幾十塊錢就是幾根煙,甚至還不夠喝一口茅台,可是,有人卻為此付出了生命,有人則可能面臨牢獄之災。

  老天爺何時把一碗水端平過?

  想掙錢的司機和想節約的客戶,他們都沒有錯。悲劇在於,窮人與窮人相遇,掙錢與節約碰撞一起;這碰撞,讓兩個人心中都有氣,都把對方當成敵人,也就失去了心平氣和有話好好說的可能。

  《白毛女》裡有句台詞:窮生奸計,富長良心。老實說,富長良心的我從沒見過,貧窮倒的確可能把人逼得不像人。

  所以,說穿了,貨拉拉跳車事件,其本質,就是窮人與窮人的內卷。

  我講一樁多年前發生在我老家的窮人內卷事件。

  某甲某乙兩家是鄰居,不僅房屋相連,土地也相接。兩家的土地中間有一道小坎作分界,有一年,某甲在小坎上種了幾株玉米。某乙很不爽,覺得某甲占了便宜。

  於是,玉米剛成熟,某乙悄悄掰走了。某甲明白是某乙乾的。他找個機會,趁某乙家的雞到他家院裡覓食,偷了一隻送親家。

  接下來,某乙買了農藥,趁夜灑到某甲的桑樹上。某甲摘了桑葉餵蠶,幾大匾蠶全死了——那年頭,養蠶是一家人一年油鹽錢和學費的主要來源。

  某甲呢,這回玩了個更大的:他趁某乙七八歲的孫子獨自在山上割草時,將他推進水庫淹死了。

  某甲和某乙我都很熟悉,他們絕對不是奸惡之人。他們滿臉滄桑,神情木訥,與鄉上的幹部說話,居然緊張得聲音發抖。其中,某甲的長相,有點像羅中立的《父親》。

  總之,他們原本是詩人們最喜歡讚美的對象——諸如淳樸啊,善良啊,我的父老鄉親啊之類的。  

  我卻見到了貧窮如何把人異化。

  不是貧窮,幾株玉米焉能成為一起謀殺案的導火索?

  不是貧窮,世代比鄰的兩家人焉能內卷到血腥報復?

  所以,說到底,貨拉拉女孩跳車事件,其本質,就是窮人與窮人的內卷。

  並且,可以預見的是,如果經濟下行,搵食艱難,這種內卷還將更尋常,更如過江之鯽。我們隨時可能因某種無厘頭的內卷而受傷。

  實不相瞞,我有可能在酒桌上對某個名人或某個官員摔杯子,但對社會基層群體,卻始終保持著儘可能的友好:

  比如外賣小哥說不能及時送達,能否先點已送時,我統統同意,並安慰他們,你慢慢來;比如乘坐滴滴車,戒菸之前,我會主動發煙給司機,下車表示感謝;進餐館,從不對服務員頤指氣使,說話都用商量口吻;比如到家幹活的工人,肯定給他一瓶水。有一次,聽說他還沒吃飯,我甚至為他煮了一碗麵,上面臥兩隻煎蛋……

  我也是一個近幾年才實現回鍋肉自由的資深窮人,我不想內卷,更不想與窮人內卷。有首歌叫《女人何必為難女人》,套用之,《窮人何必為難窮人》。

  末了,再套用幾句詩,那就是——

  無論誰在內卷

  我都受傷

  因為我和窮人息息相關

  所以,不要派人來問

  喪鐘為誰而鳴

  喪鐘為你而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