譴責慘案的政客們為啥不把話說清楚些呢?

拜登

文:西奈山峰

藥物研發有個必不可少的環節——雙盲測驗。就是把志願者分為兩組,一組給真藥,一組給P事不頂的安慰劑,並且連給藥人員也不知道真假。最後得出的數據,就是最符合科學精神的數據了。

針對剛剛曝出的烏克蘭「布恰慘案」,包括聯合國祕書長在內的諸多國際政要都表態要「獨立調查」,然後根據調查結論追責元兇。而雙盲測驗法,就是一種標準的獨立調查,由此而得出的結論,無人無法不服。

對於「布恰慘案」,我當然希望是你們「心知肚明」的人幹的,畢竟,它搶過我們老祖宗的海泡海參海棠葉。雖然我不姓愛新覺羅,也不姓孛兒支斤,雖然這些人也搞過甚麼揚州十日嘉定三屠,但你們大家都認這些祖宗,我也不好意思不合群啊。

這個慘案影嚮非常巨大,圖片和影像傳遍了全世界,但凡有點兒人性的人都是悲憤滿腔。可以肯定,這個事兒沒完,不查出並懲辦元兇,全人類都不會答應。

目前,烏俄雙方互相指責,都說不是自己而是對方幹的。烏方說是俄軍滅絕人性濫殺平民;俄方說烏方是栽贓陷害,意圖激起全世界對俄羅斯的仇恨。

這很正常,這樣明顯邪惡的行為誰都不會輕易承認是自己幹的,那樣就直接宣判了自己政權的死刑。在人為制造的人道主義災難面前,國家利益也好,文明沖突也好,意識形態也好,都不重要了。

眾多重量級政客紛紛表態,除了德國總理和波蘭總理用「加大對烏援助」暗示兇手是俄方外,絕大多數政客的意見都是三點:震驚;調查;追責!

甚麼意思?大多數政客為甚麼不能像德波總理那樣把話說明白些?可能是那些老油條還有點法律精神,懂得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有錯判30多年的卡廷森林慘案在前,總得留點餘地,萬一真相和「心知肚明」的不符,就省得被打臉了。

這個慘案,對於受害者當然是大不幸,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它卻又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一,這事兒鬧得這麼大,任何一方想掩蓋都難了,人類不會放過對真相的調查;

二,事發地已經不受俄軍控制,獨立的國際調查者理應可以進行自由調查,那樣的話應該很快確認元兇;

三,元兇得到確認之後,這場戰爭中誰是正義一方雖然還要爭論,但邪惡一方必然會被釘在恥辱柱上;

四,元兇確認之後,烏粉俄粉的爭端也會平息一些了,到時候誰的孩子誰抱走,自己打臉去吧。

接下來的關鍵問題是,「獨立調查」如何獨立?能做到像藥物的「雙盲測驗法」那樣無可挑剔嗎?從卡廷慘案被嫁禍30多年才由「自首」方真相大白來看,難!不要說元兇會矢口否認,就連「公平正義的標兵」——美國政府,都出於「政治正確」替元兇隱瞞,甚至到了「自首」者拿出了原始檔案文件,美國政府還在堅持那是納德幹的呢。

當然不能戴有色眼鏡看人,幹那事的美國是80年前的美國,如今發展到了萬萬億分之一可能性的「拜登曲線」時期,美國自然不會再做那樣事了。

德國在卡廷事件上蒙冤30多年,還與它戰敗的地位有關,失去了任何話語權,見誰跪誰,哪還有能力申冤呢?

不過,這場官司鬧這麼大,勢必會打下去的,對於相對超然的旁觀者來說,這是一個訓練和檢驗自己邏輯能力與科學精神的機會。

為了避免正義多多頭腦少少者的誤會,我還得聲明一下:對於「布恰慘案」,我當然也希望是你們「心知肚明」的人幹的,畢竟,它搶過我們老祖宗的海泡海參海棠葉。雖然我不姓愛新覺羅,也不姓孛兒支斤,但大家都認這些祖宗,我也不好意思不合群啊。

老佛爺吉祥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