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確是如何毀掉底特律的

底特律

底特律原本是聞名世界汽車工業之都,是美國汽車產業三大巨頭——福特、通用、克萊斯勒誕生的地方,美國中北部地區的工業中心。然而,自從黑人大批遷入底特律之後,社會治安急劇惡化,白人紛紛逃離,經濟破產,許多被遺棄的房屋成了黑人罪犯和吸毒者的巢穴。近十餘年,底特律都在全美「最危險城市」的排名中名列前茅。

政治正確和黑人問題

在美國左派主導的時興「政治正確」的媒體和輿論環境中,很難把底特律真正破產原因公布於眾並討論。因為它涉及在美國誰都不敢惹、不願碰的「黑人問題」,當然更有左派媒體不願提及的「民主黨左翼意識形態」問題。

底特律跟美國其它大城市一個明顯不同是,它是美國北部大城市中黑人比例最高的,達82.7%。黑人多的地方,治安就不好,這是明顯的事實(但卻是美國媒體不願提、不敢碰的議題)。像美國最大的城市紐約,曼哈頓的黑人區「哈萊姆」,即使大白天去那裡,都心有餘悸,因為街頭到處是遊手好閒、粗野暴力的黑人男子。

在美國,人們習慣「政治正確」而不談論黑人區治安不好問題,但選擇居住時,卻明顯用腳投票。就像那個罵「白人是美國的癌症」的白人女文學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Sontag),她可絕不去黑人區居住,至死都住在曼哈頓繁華、基本全是白人的富人區。她本身是白人,為什麼不因為自己「是美國的癌症」而自殺呢!桑塔格這類虛偽透頂的白左,才是害美國、害人類的真正原因!

底特律的根本問題在於,這個城市黑人比例高,導致底特律市長、政府和議會一直是黑人左派(民主黨)當選執政。美國雖說是兩黨制,但在底特律,卻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裡,一直是一黨當權,左派當道。在美國,黑人絕大多數支持左翼民主黨,奧巴馬連任總統,拿到95%的黑人選票;克林頓時,也拿到近80%。

黑人多支持左翼民主黨,所以當選的黑人左派市長、議員們就熱衷實行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寬容犯罪等社會主義政策。黑人加左翼,才是底特律災難的根源。

這種現像不僅僅是在美國。例如在非洲最大的國家南非,白人種族主義政權被結束後,一直是黑人掌權。南非的曼德拉們實行跟底特律的黑人左派一樣的政策,結果把南非拖入同樣的災難深淵∶南非失業率高達25%,凶殺率和強姦率世界前列,艾滋病感染者世界前列,人均壽命只有52.1歲,比白人統治時代下降近20歲!

南非黑人當權只有20多年,就把曾被譽為「非洲之珠」的國家糟蹋成這個樣子。而底特律左翼民主黨的黑人當政已40多年,如果不是在美國這麼好的大環境下,底特律早就得跟非洲比誰更窮了。

按族群人口比例,美國黑人是領取福利卷最多的族裔。黑人總統奧巴馬上台後,美國發放福利卷更加寬鬆,甚至到了「猖獗」地步,奧巴馬執政時美國領取福利卷的高達4800萬人,差不多每六個美國人就有一個領福利。而事實是,美國根本不存在每六人就有一個活不下去的情況。太多的人在鑽福利的空子。底特律黑人比例高,領取福利的人更多。有福利可領,那些在鬼城廢棄房屋旁轉悠、在曼哈頓黑人區哈萊姆的街頭遊手好閒的黑人等,才可以不去工作,因為可以躺在福利上吃別人,吃勤勞創造者的財富。美國很多裝修、清掃、修整庭院等工作,都是墨西哥人等拉美裔在做,那些活兒黑人怎麼幹不了?就因為他們已成不需工作的「貴族」(因有福利可吃)。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黑人執政的南非。在南非五千萬人口中,多達1500萬人(近人口四分之一)領取各種政府救濟。龐大的福利支出使本來拮据的南非經濟捉襟見肘。

左翼民主黨以自由的名義、高舉著「善」和「更高道德」旗幟,找各種理由寬容罪犯。南非的曼德拉當選總統,就宣布廢除死刑,結果導致南非的凶殺率飆升。據南非《公民報》民調,高達98.1%的南非人讚成恢復死刑,但遭曼德拉們拒絕。在底特律等黑人左派掌權之地,所以犯罪猖獗,跟民主黨的「自由觀」有直接原因。他們以人權的理由保護犯罪分子,卻同時熱衷炒作「種族問題」。

如果發生白人殺黑人的案件,美國左翼媒體一定大肆炒作,煽動黑人上街鬧事,激化種族衝突。然而,在底特律,還有黑人很多的芝加哥,幾乎每天都有黑人殺黑人的案件,卻不僅沒人炒作,甚至都不被當作新聞,「殺」以為常了。無論底特律還是南非,治安惡化,都跟黑人左派掌權者的無能有關,他們在缺乏治理國家或城市的能力的同時,被白左意識形態嚴重毒化了頭腦和心靈。

自從1973年選出首位黑人市長科爾曼開始,底特律經濟和治安更加惡化。因為他向富人(大多是白人)多收稅,然後給窮人(大多為黑人)發福利。白人感到不公,紛紛逃離,黑人卻高興,所以他連選連任,市長一當20年!

上任黑人市長克瓦姆.基爾帕特里克(當政6年),因欺詐、勒索、貪污、受賄等24項罪行,被判刑20年。現任黑人市長戴維炳,是退役的NBA球員。據福克斯電視記者斯JohnStossel的報導,這位黑人球星市長也是腐敗無能,他坐公家的豪華禮車去「夜總會」多達50次,還把29個親戚朋友安插到市政府部門。為什麼底特律市政府如此腐敗卻能繼續掌權,就因為他們得到黑人的支持,很多黑人不問是非,只問膚色。

而且黑人領袖熱衷煽動「黑白對立」,把什麼問題都扯到「黑人受歧視」。上世紀六十年代,由於這種煽動,底特律的黑人居民與白人社會發生流血衝突(導致43人被殺,1100人受傷,2900個商店和建築物被毀),出現美國歷史上有名的「白人逃離」事件。繳稅最多的中產階級白人逃走了,底特律的稅收和治安更加糟糕。這跟當前黑人執政的南非一樣∶曼德拉們推行黑人種族主義,結果白人大量逃離,治安和經濟惡化。

所以有人感嘆,好在美國黑人只占人口13%,如果像南非那樣占多數,美國總統可能就永遠是黑人了(在南非看不到白人當選總統的可能前景)。奧巴馬是放大版的底特律黑人市長,要昂首闊步把美國帶向「破產」之路。幸虧美國總統只允許當兩屆。而美國下屆再選出黑人總統的可能性為零,不再是奧巴馬這種左派執政,美國才可能避免底特律式的破產。

奧巴馬作為「黑人精英」,雖然高喊要彌合種族之間的裂痕,但他的做法卻明顯在繼續玩「族群牌」以贏得黑人歡心。他曾在演講中強調黑人在美國受歧視,說黑人男對家庭不負責任(多數黑人男只管日不管養,不擇手段的搞大女人肚子就跑了,消失了。70%以上的美國黑小孩由單親家庭主要是單親媽媽撫養,不知道父親在哪)是因為「黑人男子缺乏經濟機會」,並批評黑人住的地方公園太少,巡邏警察太少,垃圾管理也不當,一句話,是政府的政策「造成了黑人的暴力循環」。

奧巴馬打「種族牌」受到很多批評,因它既不利族裔和諧,更不是美國的真實。事實上,美國黑人在教育、就業、住房等多方面,都從政府(從聯邦、州、地方)的政策性規定中,更由於「黑人照顧法案」(即平權法案)而得到特別優待。例如政府照顧房(房價遠低於市場價)很多都是黑人獲得。在就業和入學上,即使考分或程度相同,但由於「黑人照顧法案」,黑人卻被優先錄取和僱用。亞裔因為「黑人照顧法案」導致了亞裔雖然學習成績好,卻被成績差的黑人擠掉大學名額的情形。黑人何止是獲得平等,甚至獲得了「特權」!給其他族裔帶來「不平等」。

奧巴馬不僅無視黑人地位的提高(甚至享有特權),更迴避黑人本身存在的嚴重問題。例如,美國常被批評說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國家之一,但很少被提及的是,黑人犯罪占非常大的比重。據2003年美國司法部的統計數字,一千名18到19歲的黑人男子,有21名在監獄中。一千名20到24歲的黑人男子,70個在監獄中。這個比例是白人的7倍。2004年,14到24歲的黑人男性,只占美國總人口的1%,但卻占全國殺人犯罪的26%。當年美國15%的殺人犯罪,是發生在同樣年齡段的黑人之間。

雖然有「黑人照顧法案」,黑人上大學受到特殊照顧,但能夠完成大學學業並拿到文憑的黑人,在黑人中只占17%。雖然美國的公立中學和小學都不收學費,並有免費校車接送,但黑人學生的退學率是所有族裔中最高的。美國政府對黑人集中地的城市地區的教育投資,遠多於對白人孩子較多的郊區和鄉鎮地區。這在波士頓、芝加哥、聖路易斯等地更為明顯。最典型的是黑人比例很高的美國首都華盛頓(因福利好而黑人云集),政府一年在每個學生身上花了15,000美元(遠高於全國平均值),但那裡學生的平均分數,卻在全美國墊底。

2002年兩名美國學者合寫出的《黑人自豪和偏見》一書說,據抽樣調查,黑人比白人更有「反猶」傾向。有四分之一的黑人甚至相信,艾滋病是白人醫生在試驗室發明出來的,專為種族滅絕黑人;同時近一半黑人說,黑人社區的毒品和槍枝是美國CIA和FBI提供的,以讓黑人自相殘殺。該書結論說,「正是黑人對其他族裔的偏見,才導致他們相信別人對他們的偏見。」

美國的拉美裔和亞裔,確實對黑人有「看法」。據美國九十年代中期的民調,西裔和亞裔比白人更傾向認為黑人「靠福利生活」,「不能管好自己的事」。最近的民調顯示,44%的拉美裔說他們恐懼黑人「因為他們造成很多犯罪」;在亞裔中,持同感的比例更高,占47%。

奧巴馬在自傳中提到,他的白人外祖母有一次在等公共汽車時,有個黑人青年不停地、帶有攻擊性地跟她要一美元。她跟奧巴馬說,「如果不是公共汽車來了,我想他會打破我的腦袋」。但是奧巴馬認為這是他外祖母對黑人的偏見。

不要說拉美裔、亞裔和白人,連黑人自己也怕黑人。曾競爭過民主黨總統提名人失敗的黑人牧師傑西.傑克森(JesseJackson)在1993年說過一段著名的話﹕「我活到這把年紀,沒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令我痛苦的了:走在街巷聽到後面有腳步聲,想到可能是搶劫,但回頭一看,是白人,於是如釋重負。」

《紐約時報》黑人記者霍姆斯(StephenHolmes)回憶說,1999年他勤工儉學、晚上在紐約開出租車時,「我的寬容和種族團結感每天晚上都接受考驗,當衣著特別,尤其是穿著耐克鞋的黑人青年在路邊叫車時,絕大多數時候我都不停車……如果我不這樣做,一個判斷錯誤就可能要了我的命。」霍姆斯在紐約開出租車時,有兩次遭搶,都是黑人青年乾的。

奧巴馬為什麼不敢批評本族裔的醜陋、幫助黑人真正健康起來,卻要打「種族牌」?因為他從小就對「黑白」敏感,他在自傳中寫道:「我的父親與我身邊的人完全不同,他的皮膚像瀝青一樣黑,我的母親卻像牛奶一樣白,我對這一點印象深刻。」但更主要的原因,恐怕是因為奧巴馬交了「壞朋友」:自青年時代開始的過去二十年,他一直受到黑人種族主義份子、他的牧師賴特的影響。

911美國遭恐怖襲擊、三千人遇難後的第五天,賴特在教會佈道時說﹕「我們向廣島、長琦扔原子彈,炸死的人比這次世貿大廈倒塌還多,我們連眼都沒眨一下。我們用國家恐怖主義對待巴勒斯坦人和南非黑人,現在我們憤怒,因為人家在我們庭院用了同樣的方式。這是美國自作自受!」賴特還在其他佈道時說,是美國政府發明了艾滋病,要種族滅絕黑人,「美國政府給了黑人毒品、槍枝,要殘害黑人,卻要我們唱『上帝保佑美國』。不,不,不,上帝詛咒美國!」

但奧巴馬卻和這麽一個瘋狂的黑人牧師保持了長達二十年的「友誼」,情同父子和「靈魂夥伴」。奧巴馬結婚,賴特是主婚人。奧巴馬的兩個女兒成為基督徒受洗,也是賴特主持的。連奧巴馬在做出競選民主黨總統提名人的決定之際,也是和賴特一起「祈禱」的,賴特簡直成了奧巴馬的「精神導師」。

在賴特的反美狂熱廣被批評之後,奧巴馬還護著他的牧師朋友,說賴特和他的教會是整體黑人的體現。後來因賴特的講話直接影響到他本人的競選,在媒體和幕僚的呼籲下,才不得不忍痛割愛,和賴特斷絕關係。但多年來賴特代表的黑人種族主義、黑人受迫害妄想症等心態,早就在黑人中紮下了根,讓黑人只會把自身的問題推到別的種族身上,不思悔改。

除了底特律和南非,事例還有:海地在法國統治時代非常富裕,18世紀歐洲市場上40%的蔗糖和60%的咖啡產自海地,19世紀黑人獨立後,海地變成美洲最貧窮混亂的地方。索馬里地理位置優越,在英國殖民時代是世界上奢華的度假區和航運中心,黑人獨立後就陷入內戰,如今貧窮混亂,盛產海盜。津巴布韋是個土地肥沃的地方,在白人統治時期農業發達,有「非洲麵包籃」之稱,出口大量農產品,但是1980年後津巴布韋黑人推翻了白人統治,這些黑人的智商連農場都經營不好!津巴布韋從糧食出口國變成了糧食進口國,惡性通貨膨脹,變成非洲最窮的國家之一。利比裡亞曾經有「小美國」之稱,19世紀初,美國為安置國內自由黑人,買下這片土地建立利比裡亞共和國,利比裡亞憲法以美國憲法為藍本,國家政權體制和機構也都效仿美國,美國還給了不少援助,但是現在的利比裡亞是聯合國公布的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

來源:興華論壇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