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確,讓好萊塢習慣性擺爛

政治正確,讓好萊塢習慣性擺爛

文:智先生

這麼多年來,我接觸過無數的影視文學作品,有不同國家,也有不同年份,它們思潮交織,互相碰撞,哪怕觀點各異,哪怕意識形態不同,我都會盡最大的善意去理解和客觀看看待。

從《賓虛》到《終結者》,從《泰坦尼克號》到《肖申克的救贖》,還有《指環王》、《哈利波特》和《加勒比海盜》等等,群星璀璨,無論藝術性或商業性都為人稱道。

2008年開始,漫威電影嶄露頭角,逐漸成為好萊塢的門面擔當,通過成熟的工業流水線糢式,批量制造了超級英雄,在口碑和票房上大獲成功,這條路線我也很認可。

不過異議緊接而來。

對於漫威電影,馬丁·斯科塞斯的看法是:

漫威的影片(movie)不是電影(cinema),更像是主題公園或者游樂園。
我努力嘗試看其中一些片子,盡管它們制作精良,演員表演也可圈可點,但我還是難以下咽,因為這些影片沒有能真正傳達真情實感和心靈交匯。

這個觀點一針見血,卻也正是漫威目的所在。

比起曲高和寡的藝術成就獎,它寧願紮根最廣泛的市場,用爆米花式的視覺沖擊來俘虜大量觀眾,挖掘超級英雄的所有商業價值,然後開發周邊產品,反哺迪士尼旗下的娛樂版圖。

漫威電影選擇的這條路相當正確,哪怕電影沒有深度,但好看就完事了,誰會拒絕在閑暇時間陪孩子一起看《鋼鐵俠》、《雷神》和《美國隊長》呢?雖然它透露著濃烈的美式英雄文化主義,但核心主題尚且圍繞著正義和邪惡,不會有過多奇怪元素。

我曾經也挺喜歡漫威電影,甚至無聊到去研究漫威世界裡的平民,究竟要如何才能躲避突如其來的災難。

在這個世界中,他們或許人手一份「超級英雄聚居地和波及範圍圖」,上面仔細標註了神盾局的總部位置,還有鋼鐵俠的住址,是位於加州馬裡布海灘10880號的懸崖別墅。

蜘蛛俠住在紐約皇後區,新墨西哥州偶爾會出現雷神蹤跡……當然,最危險的還是曼哈頓區,因為絕大部分超級英雄都住在這個區。

人們出門總會提心吊膽,因為短短十幾年時間裡,這個世界變得陌生,發生了太多事情,就連保險公司都破產了好幾十家。

畢竟誰能想到,最安全、防守最嚴的聯合國大樓,會有遭到恐怖襲擊的那一天:

當整個城市籠罩在黑暗次元的脅迫下,人們才體驗到甚麼是絕望:

在街上橫穿直撞,扔汽車像扔玩具一樣的變異綠巨人,成為一部分人的終身夢魘,剛剛貸款了100個月的車就這樣沒了:

同為超級英雄的綠巨人,因為經常「發瘋」,到處闖禍,已經被人民評為「最不受歡迎的超級英雄」:

在這個世界,已經沒必要討論外星人是否存在的問題,而應該討論外星人何時入侵地球、地球被毀滅多少次,以及被拯救了多少次。

當年的紐約大戰,即便三歲小孩也懵懂知道,漫天亂飛的怪物一點都不友善:

還有一些反派讓整個小鎮浮起來,飄到天空後狠砸,來個隕石撞大地,造成的後果比通古斯大爆炸更驚險:

聯合國已經無法統計,到底有多少人患上「創傷後應激障礙」,他們就像驚弓之鳥,時刻提防,時刻逃亡。

只要看到天空閃出一絲詭異烏雲,有哪棟建築發出燿眼電光,或者哪個人群突然爆發騷動,他們會條件性反射往回跑,躲在防空洞裡免受餘殃。

平民都以為,反派再怎麼囂張,陣仗有多大也就那樣了,直到後來地球有一半人的骨灰都被揚了。

荒誕、動亂、恐慌……失去親人的五年裡,他們不知道該用甚麼心情才能努力熬下去,無法認清真相,難以熱愛生活。

作為朝九晚六的普通人,他們不想知道長著一副紫薯臉的滅霸到底是誰,不想知道洛基和雷神的兄弟情仇,不想過問複仇者聯盟的內訌原因,不清楚多瑪姆和奇異博士有甚麼恩怨,還有各種上躥下跳的恐怖組織,甚麼九頭蛇、十戒幫、黑暗軍團……

他們沒有任何自保能力,沒有虎軀一震就能上天入地的異能,更沒有資格喊出「保衞地球」的獨白,只能乞求世界恢複和平,至少上班的時候,不必因為亂扔汽車導致交通堵塞,又或者某個外星人腦袋一熱摧毀辦公大樓,讓自己提前失業。

事情總會往最糟糕的方向發展,隨著超級英雄的精準打擊,越加激活罪犯的基因,沖突越來越激烈,手段更殘忍。

普通百姓無能為力,法律無法制裁壞人,他們也不能憎恨超級英雄,因為人家確實在充當世界警察,竭力維護這個世界,所以是誰錯了?

人們驚嘆於托尼·史塔克的天才智商,作為全球第一大軍火供應商的接班人,他徹底解決了科學家遲遲未能突破的能源反應堆核心,發明了各種劃時代的科技創新。

比如能讓鋼鐵戰衣在高速沖撞中保持平衡的飛行系統,讓軀體免受傷害的避震系統,甚至是真正的人工智能「賈維斯」:

大家才發現,瓦坎達作為非洲的一個不起眼部落,無論醫療設備、能源供應還是科技水平,都領先當代文明上千年:

還有一些驚人的科學研究,比如能讓蟻人放大縮小的「皮姆粒子」,能窺探時間真諦的量子領域,能提升美國隊長身體潛力的血清,以及穿越多維空間的奇異博士。

甚至是外太空的各種神祕勢力,銀河護衞隊、阿斯加德、山爾達星和索維林星,包括和神盾局來往密切的斯克魯軍團等等,他們的科技領先地球好幾百年。

這些科技,只有少部分應用在神盾局上,制造出一架架基本沒有發揮任何作用的天空母艦,還經常被人轟下來,成為上萬噸的可回收垃圾:

至於其它科技,沒有一項是經過改良、並運用在民生領域去造福人類的,因此平民百姓的生活也沒有因為高科技的出現而有絲毫改變。

每一次外星人入侵,人們除了撒腿狂跑,就沒有其它更便捷有效的應對方式了;警察反擊時,用的還是最普通的電擊棍和手槍;摧毀外星飛船時,政府的最大底牌還是陳年核彈。

最終扭轉戰局的又是一個個超級英雄們……或許,超級英雄從不認為平民可以保護自己,也不會嘗試用自己的超能力去改造社會。

時代舞臺的主角寥寥幾個,最燿眼的燈光和蕓蕓眾生無關,他們永遠是炮灰,永遠是英雄眼裡,不惜一切代價保護世界的那個「代價」而已。

超級英雄輩出的時代,終究是一個不幸的時代。

如果說,以上還只是一位漫威粉的最尋常吐槽,那在2019年4月,也就是《複仇者聯盟4》上映後,變成了新的分水嶺。

之後的漫威,以一種極為古怪荒謬的姿態強調政治正確,連最後的偽裝都撕開了,帶有強烈的意識形態宣傳,昂撒主義味越來越重。

《黑寡婦》為了醜化蘇聯,將蘇聯塑造成控制自由意志、喜歡人體改造的邪惡代表。當主角團脫離蘇聯,接受美式價值觀燻陶後,才漸漸體驗到人性溫暖。

能與之匹敵的只有《王牌特工3》,把列寧說成是希特勒同事,兩人隸屬於一個邪惡組織,終極目的是挑起世界大戰……

《永恆族》在宣傳政治正確時特立獨行,竟然安排黑人對著日本廣島升起的蘑菇雲下跪懺悔。

《尚氣》的最大問題不是男女主長相,而是整部電影的黃禍論思想,進而影射中國霸權論。劇情講的是在美國長大的自由人,如何反抗中國惡霸老爹的故事。

一個資本為王的影視公司,冒著丟掉全球最大電影市場的風險,也要堅持政治正確,宣傳美式意識形態,可見疫情後的世界思潮已經走向一種無可挽回的極端化。

我以為《蜘蛛俠3:英雄無歸》沒有甚麼意識形態宣傳,最多賣弄「三代同堂」噱頭。

可在看完流媒體版本後,在我這裡連及格分都不達標,除了情懷和特效,劇情經不起細思,完全拋棄了合理性。

荷蘭弟作為新一代蜘蛛俠,經歷了英雄內戰、宇宙大戰和鋼鐵俠去世後,言行舉止和思維和高中生沒有任何區別。

由於自己的蜘蛛俠身份被神祕客曝光,被各種誣陷,連累了好友無法順利申請大學:

他的第一反應不是說服招生辦,而是找到奇異博士,希望他能施咒,讓全世界的人都忘卻他的英雄身份。

並且在奇異博士的施咒過程中,屢次打斷,添加各種小要求,最終讓施咒失敗,將平行世界的反派全引到自己的世界。

既然闖禍了趕緊補救,方法也很簡單,重新施咒,讓這些反派回到自己世界就行了。

可這些反派一旦回去,就會面臨立即死亡的結局,這時蜘蛛俠的聖母心爆發,說要給這些人多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到這裡,編劇的腦回路已經讓我無法理解。

這些反派在原世界都是作惡多端,手裡沾著許多無辜受害者的鮮血,前兩代蜘蛛俠甚至為了和這些反派鬥爭,無數次命懸一線,犧牲身邊的親人,結果到荷蘭弟這裡,替所有受害者家屬全員諒解。

然後這些反派輕松被放了出來,又開始搗毀世界……

奇異博士,作為一個嚴謹細致的超級英雄,整部電影完全降智,幫蜘蛛俠擦屁股的方式是給全世界的人洗腦。哪怕真要這麼做,直接讓「全世界的人都忘記神祕客說過的話」,不是更高效簡單嗎?

明明用意念就能玩轉世界的超神魔法師,卻被蜘蛛俠噴出的蛛絲,困在自己創造的異空間裡,掛機時間占電影時長三分之二,讓人費解。

而且,這件事也完全沒有嚴重到需要魔法來解決「新生入學」問題。

這一代的蜘蛛俠是鋼鐵俠的幹兒子,雖然鋼鐵俠沒了,但史塔克集團的影嚮力還在,只要讓鋼鐵俠的遺孀小辣椒打個電話,招生辦很順利就能解決,既然是資本主義社會,就應該用資本主義手段來解決問題,而不是讓全世界集體失憶。

說到底,為了強行制造矛盾,為了推動劇情,為了引出兩個老蜘蛛,為了政治正確,整部電影就像一輛東拼西湊快要散架的老爺車,觀眾要麼閉著眼睛不去理會,但只要稍微指出一個漏洞就可以直接讓老爺車趴窩。

迄今為止,荷蘭弟版蜘蛛俠已經擁有3部個人電影外加3部不打醬油的聯動電影,哈利波特的兒子都會阿瓦達啃大瓜了,而蜘蛛俠才剛學會承擔責任。

真正要吐槽的還有許多,西方影視作品永遠無法繞過的怪圈是,但凡想讓主角快速成長,那就得死人,一般死的是主角親人、愛人,或者朋友,但絕不能是少數多顏色群體和寵物。

這部電影依然如此,為了拋出那句經典的「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如同親媽的梅姨被寫死,臨死還要告訴蜘蛛俠——他做的選擇很對。

電影傳達的價值觀相當糟糕,毫不誇張形容,這是美式聖母癌和政治正確的巔峰代表作之一。

我嚴重懷疑按照這個政治正確的趨勢,之後所有好萊塢電影的反派都不能死,因為不符合人道主義。即便反派作惡無數,手沾鮮血,也要給他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要贖罪,要悔過,要原諒。

邪惡的反派千奇百怪,無論甚麼種族、甚麼國家,只要想成為主角、要當英雄做正派,必須歸順美式價值觀,恪守美式政治正確。

不只是漫威,整個好萊塢都在往這個趨勢靠攏,已經不加掩飾,寧願先討好自己的受眾群體。

為了凸顯群體包容性,會生硬植入一些不適宜元素,於是我們可以看到違背歷史、違背原著設定的場面:

新版《尼羅河上的慘案》,黑人可以在上世紀中期與上流社會白人一起同桌吃飯、行貼面禮,順便還要搞一下LGBT。

《亂世佳人》因為「題材涉及種族歧視」被舉報下架,哪怕該片的女配成為第一個被授予奧斯卡獎的黑人。

《老友記》主創因為「劇裡都是白人,未能在制作節目中充分促進種族多樣性」而公開致歉。

《辛普森一家》制作人聲明:以後不再由白人演員為非白人角色配音。

《和平使者》開局就展示了一個「素食主義同性戀肥胖黑人女」主角,buff曡得跟不用錢似的。

還可以看到各種「突破傳統」的跨種族角色,例如小美人魚:

「美女」與野獸:

黑精靈王子:

黑矮人公主:

黑英國皇後:

絕不是說不允許任何改編創新,但這種應該是基於客觀歷史或者原本的角色設定進行微調,而不是給人一種「我這樣做完全就是為了政治正確」,連邏輯或者劇情自洽都拋棄了,還不能接受任何批評指責,否則就是種族歧視。

好萊塢影視圈也琢磨出一套成熟的新樣板戲:精英白人負責掌控大局,拯救世界;黑人提供協助,做英雄背後的影子;亞裔負責跑龍套,插科打諢做醜角……

當他們站在自己認定的立場,一次次在影視作品裡頻繁制造各種刻板印象,用歪曲史實的方式敘事,便成為不明真相的群眾裡的深刻烙印。

這手段,比新聞媒體宣傳更隱祕,也更取巧。

這股風氣也蔓延到了歐美游戲圈,一些游戲廠商擔心「物化女性」這股風吹得邪乎,哪怕面部捕捉的女演員長得相當好看,哪怕原本的游戲角色已經調整好了,但是後期卻要特意將女性的角色改醜。

於是,以前你看到的歐美游戲女主長這樣:

現在變成了這樣:

一些游戲廠商自信表態:PS平臺有42%是女玩家,他們創造了一個男女玩家都會喜愛的角色。可大家喜不喜歡,內心都有個稱。

2020年,奧斯卡公布了入圍新標準,將並在2024年執行。

除了最佳影片獎項,其他項目都要嚴格執行這個新標準,我貼上來你們感受一下:

非常面面俱到,考慮得細致嚴謹,只能說,好作品還在後頭呢。

來源:智先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