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確」最後殺死的是自己

政治正確
政治正確」總是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居高臨下批判、要求和審查別人。然而,道德的山巔也會經歷地殼運動,且瞬息萬變。自以為站在制高點上的你,下一秒就可能跌入深穀之中。

一旦開啓道德綁架,最後的結果往往是綁架了自己。

西方極端左派總是打著道德的旗號,將一切問題意識形態化,審查所有「不道德」,這早已不新鮮。

2021年,又一個知識分子吃了「政治正確」的苦頭,他的名字叫盛宗亮。

道歉遠遠不夠

盛宗亮是著名的華裔音樂家,在密西根大學任教。2021年9月10日,他在上課過程中給學生播放了影片《奧賽羅》的一段,影片由莎士比亞戲劇改編,意在講述威爾第的歌劇與戲劇的關系。

◆盛宗亮(右)和大提琴家馬友友(左)同為著名華裔音樂家。盛宗亮生於上海,1982年移民美國,獲得紐約市立大學音樂碩士、哥倫比亞大學作曲博士學位,師從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等音樂大師,擅長創作歌劇、舞劇,並獲獎無數。

盛宗亮萬萬沒想到,這段影片會讓他丟了工作。

片子一開始,就有部分學生抗議,認為該影片帶有種族歧視、文化挪用的色彩。片中扮演奧賽羅的是白人演員,他將臉塗黑來演黑人,這激怒了學生。學生認為,這樣的影片在播放前應該有警示語,提示觀者在看一部有歧視色彩的影片。

當天,盛宗亮就趕緊發聲明公開道歉,稱自己「打從心底為這一切感到非常抱歉」。他寫了一封道歉信,稱自己一直有和有色人種合作的記錄,在一些演出中,他挑選了不同族裔的演員來擔任主角。

然而,這不僅沒有緩和事態,反而更加激怒了學生。9月23日,18名大學生、15名研究生和9名教職員聯名要求校方除名盛宗亮。

他們在信中寫道:

「盛教授在他充滿挑釁的『道歉信』中,列出他職業生涯中所有合作過的有色人種名單……並影射這些人的成功都該歸功於他。」

「Professor Sheng responded to these events by crafting an inflammatory 『apology』 letter to the department」s students in which he chose to defend himself by listing all of the BIPOC individuals who he has helped or befriended throughout his career. …… The letter implies that it is thanks to him that many of them have achieved success in their careers.」

最後,越描越黑的盛宗亮被停課。「政治正確」再一次獲得了勝利。

但,勝利不等同於正確。

從最樸素的常識來看,因為播放一段影片就被停課,這種做法過於激進。

何況,這部1965年的《奧賽羅》是莎士比亞作品的經典改編,獲過多項奧斯卡提名。

◆電影《奧賽羅》劇照。該劇改編於莎士比亞同名戲劇《奧賽羅》,為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戲劇講述了威尼斯共和國的摩爾人將軍懷疑妻子不忠,最終釀成悲劇的故事。由於奧賽羅是非洲人,因此角色本身的膚色是黑色,但在電影中,這一角色由白人演員塗黑臉扮演。

其中把臉塗黑,飾演主角奧賽羅的也是英國國寶級演員勞倫斯·奧利弗(Laurence Olivier)。該演員曾在1948年憑借另一部改編莎劇《哈姆雷特》,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勞倫斯·奧利弗和瑪麗·蓮夢露。勞倫斯·奧利弗曾三次獲得金球獎、兩次獲得奧斯卡終身成就獎、五次獲得艾美獎,是20世紀最受尊崇的演員。他曾出演的電影包括《蝴蝶夢》、《斯巴達克斯》、《哈姆雷特》、《羅密歐與朱麗葉》等。

播放這樣一部影片,顯然和播放宣揚極端思想、種族屠殺的影片截然不同,不應該被如此極端地對待。

按照一般的邏輯,學生對課上引用的內容感到不適,其實有多種選擇,比如選擇離開、選擇課後和老師說明、課上表示自己觀點,或者選擇退課等等。

然而,這些步驟都沒有發生。學生們直接選擇了近乎最極端的方式。

最後的結果是,一個享譽世界的教授,在課上僅僅因為放了一部電影就被停課。而未來,盛宗亮很可能在美國的各大高校都很難立足。

這一切為何會發生?「政治正確」的邏輯是甚麼呢?

「政治正確」的敵人

奉行「政治正確」的極端左派相信一種簡單有力的邏輯。

保護多元文化,杜絕種族歧視,這是好事。好事就應該普及,凡是與這個標準不同的就應該糾正乃至消滅。

這一邏輯自身是不自洽的。因為文化多元本來就與唯一標準相互矛盾。

關註並強調公共事務中的道德面向,這本身是正確的,沒有人會否認。

但道德建議終究是建議,不能將這種建議標準化,去要求所有人。

而道德一旦成為他律,就會矛盾重重。

盛宗亮就是很好的例子。因為影片歧視黑人,於是,一個華裔就被停職了。

黑人是少數族裔,需要保護,華裔就不是嗎?

如果有一天白人成了少數族裔,是不是今天為黑人提供的道德庇護也會成為對白人的迫害和歧視?

同樣,黑人的命也是命,華人的命不是命嗎?拉丁裔呢?性少數呢?

◆「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簡稱BLM)運動開始於2013年,主要目的是抗議針對黑人的暴力和系統性歧視,在2020年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遭受警察暴力而去世後又一次席卷世界。圖為2014年在加州奧克蘭市的游行示威。

以此類推,社會總有更少數的群體,而「政治正確」會讓社會不斷從少數群體中裂變出更少數,道德制高點也會不斷拔高。

「政治正確」的邏輯,本身思想就傾向於,越是少數的族裔和身份就越占有道德制高點,越是多數就越有原罪。

但人類社會是複雜的、不斷發展的。少數會變成多數,身份會發生轉變。用一成不變的邏輯去代換社會,最終無法自圓其說。

此外,之所以許多學生和老師都對「政治正確」深信不疑,其中還有一個邏輯陷阱,就是揣測意圖。

在聯名信中,有一句話值得註意,就是說盛宗亮在信中「影射這些人(指少數族裔演員)的成功都該歸功於他」。

盛宗亮有沒有「影射」,在信中根本沒有體現,這是一種對他內心的揣測。

衡量一個人,唯有看他的行為。

人的內心太複雜,任何人都不可能鑽到別人的內心中去。而且,很多時候,人甚至都說不清自己內心到底想著甚麼。

盛宗亮聘用少數族裔,他內心是怎麼想的?

他是覺得少數族裔的確有很多人能力超群,或者少數族裔用工便宜,又或者為了幫助少數族裔?

這些意圖誰也無法知道。

同樣,盛宗亮播放《奧賽羅》,不能說他就是歧視黑人,也不能說他不歧視黑人。

揣測意圖是一種邏輯謬誤,而「政治正確」常常通過他人的行為去揣測對方內心,進而將對方判定為種族歧視者、厭女者等等,又進一步地對其施以暴力或懲戒。

最後,「政治正確」還常常會擴大審查範圍。

比如,《奧賽羅》是一部半個多世紀以前的電影。在那個年代,黑人演員很少,而為了扮演黑人,白人將臉塗黑,這在當時非常正常。

◆電影《一個國家的誕生》(1915)劇照。該影片是電影史上最有影嚮力的電影之一,也是世界上首部具有社會影嚮力的史詩電影。影片講述了南北戰爭及其後的歷史,因其對白人優越主義的提倡和對極右翼3K黨的美化而始終備受爭議。影片中的黑人形象都為白人扮演。
圖片來源:豆瓣

但「政治正確」在一些人的心中,不僅是當代要追求的標準,也是衡量過去的標尺。一切和當代價值觀不一樣的過去的理論、文藝作品和思想也都要受到審查。

比如,《一個國家的誕生》和《亂世佳人》就受到過類似審查,被貼上種族歧視標簽。

甚至連《貓和老鼠》也因為一些橋段有對黑人、印第安人的糢仿而被貼上相應標簽,配以警示文字。

◆ 《貓和老鼠》中,湯姆的主人就是黑人,在2021年真人電影版中考慮到「政治正確」而被換成了白人。

可是,這種審查在邏輯上是不通的。如果去審查歷史,過去幾乎一切人類傳統都可能與當下價值觀沖突。這樣的話,要麼就完全拋棄過去的一切傳統和思想,要麼就把所有這些都貼上各類標簽。這顯然是荒唐的。

這樣的邏輯延伸下去,如果一百年後有了新的價值觀,那今天的文藝作品是不是也要都打上標簽呢?

無限批判和解構的觀念,其結果就是解構自身。

而「政治正確」的最大敵人,恰恰是自己。

「藝術終結之後」

盛宗亮事件,其實只是極端左派推行的「政治正確」下的一個例子而已。

問題是,道德的大棒在邏輯上是很難自洽的,而且,其結果往往也會與目的背道而馳。

當意識形態綁架了道德,道德綁架了思想和歷史,文化就會遭到閹割。同樣,藝術被道德綁架,也不再是藝術。

盛宗亮是藝術家,《奧賽羅》是藝術品。藝術本該是自由的最後陣地,而這個陣地早就被道德的監察隊占領。

而當藝術只在表達「正確」的觀念時,這個社會就犯了最大的錯誤。

於是,安徒生筆下的美人魚、格林兄弟筆下的白雪公主都成了少數族裔;

◆ 2019年迪士尼宣布將由黑人演員、歌手海莉·貝莉(Halle Lynn Bailey)出演真人電影《小美人魚》。當時美國社交網路上就出現了對選角的熱議,發起了「捍衞愛麗兒」的運動,而迪士尼則出面捍衞選角。圖為網友制作的黑人版美人魚(左)與海莉·貝莉的對比圖。

詹姆斯·邦德象徵的007也可以由黑人女性出演;

◆ 根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在未來的007電影系列中,白人男性英雄將由黑人女性接替。此舉引發了巨大爭議。圖為演員拉沙娜·林奇(Lashana Rasheda Lynch),該演員已在目前007系列電影的最後一部《無暇赴死》(2021)中出現。

超人可以是雙性戀……

◆ DC漫畫公司在2021年10月宣布,新一代超人喬·肯特(Jon Kent)是雙性戀,並與其朋友傑伊(Jay Nakamura)在最新一集漫畫中開啓戀情。而美國的性少數占總人口的4%(2016)。

文藝作品的出發點不再是審美,而是政治;不再是賣座,而是符合道德;不再是人文主義,而是意識形態。

這裡的邏輯是:

以「政治正確」之名,可以改造過去任何經典形象,這可以叫重塑與詮釋。而如果不是以同樣的名義,即便展示過去也是一種錯誤,應被糾正、禁止。

只創作對的,而不是創作好的。這個標準成為指導方針以後,文藝就進入了冬天。

事實上,任何文藝作品都是中性的。所謂「一百個人眼中有一百個哈姆·雷特」。

就如莎士比亞的《威尼斯商人》,描繪了一個狡詐、惡毒的猶太人夏洛克。你固然可以從中看到「文化挪用」,看到對猶太人的刻板印象,乃至「歧視」。但從另外的角度看,莎士比亞也提醒了當時普遍鄙視猶太人的歐洲人,猶太人和所有人一樣,也是人。

《威尼斯商人》中有一段經典的臺詞,是夏洛克的獨白:

「難道猶太人沒有眼睛嗎?難道猶太人沒有五官四肢,沒有知覺,沒有感情,沒有血氣嗎?他不是吃著同樣的食物,同樣的武器可以傷害他,同樣的醫藥可以治療他,冬天同樣會冷,夏天同樣會熱,就像一個基督徒一樣嗎?……」

16世紀看到這出喜劇的人,多少人開始重新認識猶太人,將其當作和自己一樣的人來看待?多少人又因此開始反思自己對於猶太人的偏見?

同樣是莎士比亞戲劇,有的人看到了人文主義關懷,有的人看到了文化挪用、種族歧視。這無可厚非。

問題在於,看到文化挪用、種族歧視的人,以為別人一定會被這些影嚮,一定會產生「錯誤」思想。於是,他們要求禁止,要求審查,要求改造。

可經典是不能改造的,也不應改造。經典只能詮釋,而詮釋的好壞要由觀眾的審美來判斷。

因為自己在道德上高人一籌就要求別人禁聲,這恰恰是一種不道德。

而想要自己的價值觀、思想和審美影嚮到別人,最好的方法是創作好的作品,而不是要求別人不去創作。

美國南北戰爭時期曾流行過一種藝術形式,叫黑面人游藝秀,即白人把臉塗黑糢仿黑人音樂和舞蹈以取悅大眾。這很類似《奧賽羅》中勞倫斯·奧利弗的表演。

◆ 1844年黑面人游藝秀樂譜封面。

該藝術形式完全放大了當時白人對黑人的刻板印象。

這激怒了當時的黑人藝術家,他們開始創造一種白面人游藝秀,把臉塗白來諷刺白人。

然而,正是因為黑面人游藝秀,白人開始大量接觸到黑人的藍調(Blues)、拉格泰姆(Ragtime)等形式。也正是由於黑人的不懈努力,爵士樂誕生,世界被其徵服。

◆ 1921年的早期爵士樂隊。在這個時期爵士樂開始走向世界。

藝術源於自由和競爭的環境。破壞了這個環境,藝術就會死亡。

而不僅僅是藝術,歷史、思想、觀念都需要自由競爭。破壞了這個環境,文化就會死亡。

文化死亡,也就不再可能有「政治正確」,有的只能是人與人無止境的鬥爭。

「左」與「右」本來是人類看待事物不同的態度和方式,本來是相輔相成、互相矯枉的。意識形態的對立想要形成良性互動,就必須在一定的範圍之內進行。

就如歷史學家秦暉所說,左與右要站在「共同的底線」之上,一旦突破了這個底線,不論「左」還是「右」都會成為極端主義、反智主義的武器。

只有堅守住人的權利,保衞人的自由,才能讓社會處於底線之上,反之則唯有毀滅。

「政治正確」殺死的,最終只能是自己。■

參考資料
A Blackface 『Othello』 Shocks, and a Professor Steps Back From Class. The New York Times. 2021-10-15.
Michigan Professor Survives Cultural Revolution, Succumbs to Campus Wokeness. National Review. 2021-10-15.
Black Lives Matter, She Wrote. Then 『Everything Just Imploded』. The New York Times. 2021-10-10.
The Academy Museum Finds Good Intentions in Messy Film History. The New York Times. 2021-09-30.
How a racist film helped the Ku Klux Klan grow for generations. The Economist. 2021-03-27.
Texas Slams the Door on Trans Kids』 Playing Sports. The Nation. 2021-10-15.
Tom and Jerry cartoons carry racism warning. BBC News. 2014-10-01.
Halle Bailey responds to Little Mermaid criticism after Ariel casting. BBC News. 2019-08-08.
Lashana Lynch, the first female 007: 『I never had a plan B』. The Guardian. 2021-09-12.
The new Superman comes out as bisexual in an upcoming comic. CNN News. 2021-10-12.
來源:明白知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