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對朝政策為何轉回原點?

習近平對朝政策為何轉回原點?

文:王赫

中美新冷戰的形勢下,五天之內,習近平兩度高調紀念「抗美援朝」,釋放了多重信號。其中之一,可能意味著對朝政策正在進行調整。

當代中朝關係可謂怪胎。70年裡,中共犧牲了幾十萬將士兵,割予了部分長白山、天池及鴨綠江口的全部島嶼(1962年簽訂的中朝邊界條約至今祕而不宣),難以計數的經濟援助,甚至祕密支援朝鮮開發核武器與導彈,可又落到了什麼好?這既禍害了中國人民,又害慘了朝鮮人民,僅僅維持了一個並不十分聽話的金家世代政權。雖然中共利用金氏政權牽制美國,但搞不好時自己也會被其咬一口。

習近平對此當然心知肚明。但在「保黨情節」和黨文化迷魂湯的作用下,其一度趨向理性的對朝政策,現在又搖晃起來。

中共對朝政策:變與不變

在毛時代,中朝關係實質是「社會主義大家庭」的內部關係,主要的還不是國家間關係,代表性的一句話是「中國跟朝鮮只算政治帳,不算經濟帳」。

在鄧時代,中朝關係開始調整,鄧小平將其定格為「特殊的國與國之間」的關係。

首先,走向「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中朝關係開始重構。這裡講三條。第一,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中共開始與美協調。之前,中共堅持美國必須從韓國撤軍,現在鄧小平說「我們已經認識到美軍在朝鮮半島的存在是東北亞穩定的因素」(此外,中共又對同屬社會主義的越南發動了戰爭,與蘇聯也處於對峙狀態,都增加了金日成的疑慮)。

第二,中共「改革開放」,對朝開始算「經濟帳」。舉個例子。中共曾白給朝鮮一批米格飛機,1985年飛機被送回中國修理,但維修費用呢?從外交部轉到經貿部,沒人敢拿主意,最後送到鄧小平那裡。鄧說了句「我們也是軍火商,我們也要做生意」。(朝鮮對中共的改革開放政策持抵制態度,提出口號,要在政治上封鎖中國,以鴨綠江為界,不能讓中國的資本主義之風吹到朝鮮清潔的上空。)

第三,1992年中韓建交。之前,1991年中共就不再阻攔韓國加入聯合國,等於承認了韓國政權的合法性。之後,中韓經貿關係發展迅猛。

其次,中朝這個「國與國之間」關係是「特殊的」。「特殊」在哪?主要有兩條。第一,中、朝都是共產主義政權,中共可以從現實出發把意識形態的重要性看淡一些,但絕不會拋棄。尤其蘇東劇變後,中共更要攏住朝鮮,「共濟和衷卻大難」。第二,把朝鮮武裝成一個鬥犬,纏住美國。

鄧小平本人也是「特殊」對待朝鮮的。其最後一次非正式出國訪問就是去的朝鮮(1982年4月27日,時年78歲),最後一次去車站迎接的外國客人是金日成(1989年11月5日,時年85歲),1991年10月金日成最後一次訪華,鄧還是破例會見了他(1990年以後,鄧辭掉了一切公職,也不再會見外賓)。

鄧的對朝政策,被江澤民、胡錦濤繼承。江上台後的首次外訪,乃是朝鮮(1990年3月),稱「絕不會做對不起朝鮮人民的事」。2001年江再訪,與金正日會談,提出了「繼承傳統、面向未來、睦鄰友好、加強合作」的十六字方針。「繼承傳統」四個字是在高揚意識形態的旗幟。中共口頭說外交從國家利益出發,不以意識形態劃線,不過是又一個騙人的鬼話。

江的對朝政策中,幹得一件最大的蠢事、壞事,就是暗中支援金家發展核武、導彈。因為地緣因素決定了,朝鮮擁核對中國的威脅遠遠大於對美國的威脅。

20多年裡,美國政府本身存在的綏靖思想,中共特意設計出的六方會談,以及西方大企業的協助等等因素,致使多屆美國政府都被金家玩弄了一把,缺乏有效應對,難以決策。

在這過程中,金家氣焰囂張,也不怎麼受北京的指使了;而且,激進的朝鮮核試驗對中國的現實危險也逐漸顯露出來,外加2011年底上台的金正恩殘殺親華派、姑父張成澤等等因素,都使2012年10月上台的習近平覺得對朝政策不得不調整了。

習近平對朝政策調整的夭折

先說調整。

金家將發展核武定為國策。金正日搞了兩次核實驗(2006、2009),被川普稱為「火箭人」的金正恩則搞了四次(2013、2016年1月及9月、2017)。這直接與習近平的朝鮮半島無核化期望相對立。雖然,表面上中共稱朝核問題是美國與北韓雙方問題,中國大陸不是主角也不對結局承擔任何責任;實際上中朝早就同床異夢。所以,聯合國安理會的對朝制裁,中共也投了贊成票。

習近平調整對朝政策的一個標誌性動作,是2013年7月(朝鮮停戰60周年)派時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潮訪朝。李源潮只是中央政治局委員,率領的不是中國「黨政代表團」、而是「中國政府代表團」,代表團中也少了奔走在一線的中聯部部長,訪問期間隻字未提「抗美援朝」、而是稱為「朝鮮戰爭」等等,凸顯中共將中朝關係定位為「正常的國家關係」,不再是「血盟關係」。

同時,中共與韓國關係迅速推進。2014年7月,習近平就任國家主席以來首次訪問韓國,這也是習首次專程出訪一個國家。2015年9月3日,中共舉辦的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式,時任韓國總統朴槿惠被安排在習近平右側第2個位置。據媒體報導,這讓金正恩氣瘋,當著官員的面怒批習近平是「狗兒子」,隨後下令和俄羅斯和東南亞發展關係。

中朝的緊張關係在2017年達到頂點。朝鮮將聯合國安理會的制裁稱為「中國的對朝鮮制裁」。據媒體報導,朝鮮的內部文件咒罵中共是「叛徒、幫凶」,還罵中共當上「青蛙」就忘了自己曾經是「蝌蚪」的時候,不講「良心」和「信義」,並威脅中共將付出慘痛代價;並一度稱「中國是千年宿敵」(日本只是百年的敵人)。

中共官媒反擊。《人民日報》公眾號俠客島2017年5月5月發表文章說:「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統一半島,半島怎麼會爆發戰爭?中國捲入其中,付出了幾十萬人的生命,引發了中美長達20年的對抗,甚至使兩岸問題擱置至今,中國承擔了朝鮮當年『任性』與妄動的大部分成本。」中國學術界有人甚至提出:朝鮮事實上已成為中國潛在的敵人,而韓國其實可以成為中國的朋友。

作為這種緊張關係的標誌,習近平和金正恩一直沒有見面。

但是,習近平的對朝政策調整是不徹底的,很快就夭折了。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對朝極限施壓,並歷史性的與金正恩舉行了兩次會談(2018年6月,2019年2月)。中共擔心美朝直接會談,自己可能被踢出局,金正恩則想在川普面前打中共牌,於是,有了戲劇性的四次習金會:金正恩於2018年3月、5月、6月和2019年1月四次訪華。

金正恩的降尊紆貴,使中共有了降服感。意識形態的表態紐帶,使中共不可能真正拋棄金家政權。而且,2016年的「薩德入韓」,2018年開打的中美貿易戰,使習近平又開始重新評估朝鮮在中共外交中的地位。

因此,2019年6月20日,在中美貿易戰的激戰時刻,G20大阪峰會中的川習會前夕,習近平首次訪問朝鮮,這也是14年來首位到訪朝鮮的中共最高領導人。

進入2020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世界,全球問責中共,川普對中共政權開打新冷戰。雖然,金正恩在瘟疫爆發之初就關閉了中朝邊境,但朝鮮對中共的依賴更加嚴重了。而在中共眼裡,更樂意看到金正恩向美國叫板。現在,習近平兩度高調紀念「抗美援朝」,恐怕暗示中朝又要緊密勾結搞些事了。

其實,習近平對朝政策調整不徹底的暗線,也是有跡可循的。2008年,習近平當上「接班人」後首次出訪的國家,就是朝鮮。2015年,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訪問朝鮮,重申江澤民的對朝16字方針,對2013年李源潮訪朝時的表態進行修正,這應該也是得到習的首肯的。

以上所述,都再次證明「保黨情節」對習的毒害。中美新冷戰中,習如果硬接招,把朝鮮當作過河卒子,最終結果只能是有去無回。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