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通報吳亦凡事件:聚會飲酒後發生過性關系,同時牽出詐騙案

吳亦凡

       屢登熱搜的吳亦凡和都美竹網路互相曝料一事有了新進展。

  7月22日,北京朝陽警方發布了針對都美竹通過網路反映受到侵害和吳亦凡一方報警稱被敲詐勒索的情況進行了通報。經過警方調查,吳亦凡和都美竹確有過兩性關系發生,2021年6月,都美竹為了提升網路知名度,先後在網上發布被吳亦凡「冷暴力」的博文。當月,本事件中查明的犯罪嫌疑人劉某迢看到網路資訊後產生對雙方進行詐騙的想法,虛構了三個身份對都、吳雙方實施了詐騙,最終獲利18萬元。

  目前,劉某迢已經被朝陽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此外新京報記者從朝陽警方了解到,事發至今未曾接到都美竹本人報警,針對網民舉報的「吳亦凡多次誘騙年輕女性發生性關系」及近期網路互曝的有關行為,警方仍在調查中,將根據調查結果依法處理。

  7月22日,北京朝陽警方發布了針對都美竹通過網路反映受到侵害和吳亦凡一方報警稱被敲詐勒索的情況進行了通報。來源:北京朝陽警方官方微博

  網路論戰:雙方都自稱報案

  男方被指「選妃」「涉未成年人」,女方被指「造謠」「勒索」

  7月8日,都美竹微博爆料稱,吳亦凡把女孩們叫去玩酒桌游戲、灌酒、把女孩照片擺出來像商品一樣挑選,並指出涉事的女孩子中有「未成年人」,由此將男明星吳亦凡推向網路風口浪尖。

  當晚,吳亦凡發律師聲明要告都美竹,但此舉並沒能讓都美竹刪除上述微博,反而在後幾日接受公開採訪時進一步描述了吳亦凡酒局「選妃」的過程,稱他會專挑未成年下手,甚至會灌醉女生後發生性關系。

  至此,上述關於對吳亦凡的指控中涉及到的幾個關鍵詞,將一件原本屬於娛樂圈的八卦事件,正逐漸演化成了一起法律案件和公共事件。

  16日,都美竹進一步的爆料中提到自己已經「報警」。

  18日,在接受採訪時都美竹描述了吳亦凡以 「面試演員」之名選擇女孩發生關系的方式:是由粉絲牽頭人從後援會中選漂亮女粉絲或者是由已發生關系女孩相互介紹等方式來找新的獵豔對象,她稱自己就是被灌醉後與吳亦凡發生了關系。

  連續的爆料將輿論推向最高潮,除了都美竹外,網路上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女孩自稱陷入類似「套路」,成為或者差點成為了吳亦凡的獵豔對象。

  7月19日、20日,吳亦凡工作室連續發布多條聲明,對指控進行了否認。聲明稱,吳亦凡僅見過都美竹一次,沒有沒收行動電話,沒有灌酒,也沒有迷姦。至於爆料中所講的「選妃」和「未成年」,也都逐一否認,並反手指控上述資訊都是都美竹「捏造並散播不實網路資訊,惡意尋鮮滋事、造謠」。此外,該聲明還透露都美竹「聯繫本工作室,索要巨額款項」。

  吳亦凡方面稱,事發後也在第一時間向公安機關報案。

  7月22日下午,北京朝陽警方通報對此事調查結果。

  7月18日,都美竹發布的一條千餘字爆料文,據後來網路寫手徐某交代,該文是由都美竹提供素材,他撰寫而成,文章內容經過「包裝加工」。圖片來源:都美竹微博截圖

  北京警方:嫌疑人利用二人網路資訊實施詐騙

  通報稱,2020年12月5日22時許,時任吳亦凡執行經紀人馮某以挑選MV女主角面試為由,約都美竹到吳亦凡家中參加聚會,10餘人共同玩桌游並飲酒。當晚,都美竹酒後在吳亦凡家中留宿,兩人發生性關系。12月8日,吳某凡給都某竹轉賬3.2萬元用於網路購物。此後至2021年4月期間,二人保持微信聯繫。

  2021年6月,都美竹與好友劉某文商議,在網上公開與吳某凡交往過程以提升網路知名度,劉某文於6月2日在微博發布了都美竹被吳某凡「冷暴力」的博文。7月8日至7月11日,都某竹跟進發布3篇博文。7月13日,網路寫手徐某又撰寫了「決戰」等10餘篇微博文案,後在7月16日起由都美竹通過微博賬號陸續發布。

  2021年7月14日,吳亦凡的母親報警稱遭到都美竹敲詐勒索。當日警方依法進行了受理和調查,鎖定犯罪嫌疑人劉某迢,並於2021年7月18日在江蘇省南通市將該人抓獲。

  經查,2021年6月,犯罪嫌疑人劉某迢虛構女性身份,以曾被吳亦凡欺騙感情欲共同維權的名義騙取都美竹的信任,進而獲取都美竹與吳亦凡部分交往情況資訊。此後,他分別又冒充了都美竹和吳亦凡律師聯繫,索要300萬元賠償,冒充吳亦凡律師要求都美竹簽署和解協議。

  在吳亦凡母親分兩次向都美竹賬戶轉賬50萬元後,未得到錢款的劉某迢繼續冒充都美竹,向吳亦凡律師索要剩餘250萬元未遂。後又冒充吳亦凡律師要求都美竹簽署和解協議,否則索回50萬元。都美竹同意退款後,劉某迢冒充吳亦凡律師將本人的支付寶賬號提供給都美竹,都美竹陸續向該賬號轉賬18萬元。

  劉某迢被抓獲後,對其詐騙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目前,該人已被朝陽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7月19日,吳亦凡發布微博,否認「誘姦」「迷姦」等行為。圖片來源:吳亦凡微博截圖

  案情細節:嫌疑人一人假扮仨身份,獲利18萬

  針對上述通報,新京報記者今日採訪了北京朝陽公安分局相關負責人,就公眾所關心的問題進行進一步解答。

  新京報:警方接到吳亦凡母親報警後如何展開工作的?

  朝陽警方:報警人提供了電子郵件、對話截圖等一些證據,稱被都美竹詐騙。郵件是以都美竹的名義發出的,先後有8封,稱要曝光吳亦凡的犯罪事實。另外,報警人還提供了一個自稱是都美竹的微信號和吳亦凡律師聯繫,索要800萬(後協商至300萬)和解賠償費的相關資訊。報警人稱,吳亦凡被都美竹敲詐勒索。

  我們通過調查發現,報警人收到的這些資訊並非都是美竹本人發出的,後來鎖定了犯罪嫌疑人劉某迢。

  新京報:犯罪嫌疑人交代的犯罪目的是甚麼?

  朝陽警方:犯罪嫌疑人劉某迢是男性,初中學歷,他自己供述是在6月看到了雙方的事件在網路發酵後,覺得有利可圖,註冊了新的微博、微信、以及支付寶賬號,一人扮演3個身份,分別和都美竹和吳亦凡工作室有關人員線上溝通,實施了詐騙。

  新京報:具體是怎麼一個詐騙經過?他假扮了哪三個人的身份?

  朝陽警方:第一個身份是「女性受害者」。他註冊了新的微博號與都某竹聯繫,自稱是被吳亦凡欺騙的受害者,取得都美竹信任後又添加了她的微信,從她口中「套」出許多有關和吳亦凡交往的細節,這些其實都是在為他假扮後面的身份做準備。

  劉某迢假扮的第二個身份是都美竹,以都美竹的名義聯繫了吳亦凡的律師,索要800萬的和解賠償款,對方沒有同意,最後金額協商至300萬元。他把自己和都美竹的收款卡號都給了對方。當時他還是在以都美竹的名義在和對方聯繫,他告訴對方,另一個收款賬號是其他受侵害者的家屬。

  但吳亦凡方僅僅給都美竹賬號轉了50萬元錢,這就讓他第一次詐騙計劃失敗。

  沒從吳亦凡處得到錢,劉某迢開始假扮第三個身份——吳亦凡的律師。他以律師名義聯繫了都美竹要求簽署和解協議,都美竹認為協議對其不利拒絕簽署。劉某迢繼續冒用律師名義要求索回50萬,並留下了本人的支付寶賬號,都美竹同意後陸續將其中18萬退回到上述賬號上。

  新京報:都美竹和吳亦凡實際上沒有就此事直接聯繫,並且有金錢往來?

  朝陽警方:對,包括吳亦凡本人、母親、律師、工作人員,都美竹都沒聯繫過,她當時收到那50萬元的時候還很意外。至於為何後來只陸續「退回」了18萬,我們了解到的是,支付寶轉賬每天都限制,都美竹每天轉一些,到劉某迢被抓時,共收到了18萬。

  7月19日,吳亦凡工作室發布的聲明,指控都美竹公然捏造並散播不實網路消息,工作室已報警 。圖片來源:吳亦凡工作室官方微博

  輿論焦點:都、吳二人是否存違法行為還在進一步調查

  新京報:有關於都美竹與吳亦凡二人的交往,還有哪些細節?

  朝陽警方:根據我們的調查,二人在吳家中聚會飲酒後發生性關系屬實,成為微信好友後前期曾聯繫頻繁,後來逐漸減少,直到今年4月份吳亦凡不再回覆微信。另外,都美竹提到聚會時行動電話被收走,吳亦凡公開發文否認了這一點。但根據我們後來的調查,他們這種聚會,在開始前都會將行動電話收起集中統一保管。

  新京報:對於都美竹對吳亦凡的公開指控,目前有哪些調查進展?

  朝陽警方:截至目前,我們並沒有收到都美竹或者是其他自稱是受害者的報案。

  新京報:通報中提到了另外兩名相關人員,都美竹的好友劉某文和網路寫手徐某,這兩個人在此次事件中起到了甚麼作用?

  朝陽警方:根據我們調查了解到,都某竹一開始在網路發文章的目的就是想提高網路知名度。劉某文是她的第一個幫手,在6月發出第一篇炒作文章。

  徐某是在事件已經開始發酵的時候,7月13日主動聯繫了都某竹,幫她寫了自7月16日以後的10餘篇微博文章。徐某和我們講,這些文章都是都美竹提供素材,他「包裝加工」後完成的。

  徐某說,他看到都美竹在網上炒作自己後覺得她今後可以「紅」,所以想包裝她,還有以後做她經紀人的想法,到目前為止沒有收過酬勞。但自7月15日來到北京以後,都美竹負責了他的食宿。

  另外,根據今日朝陽公安發布的通報,針對網民舉報的「吳亦凡多次誘騙年輕女性發生性關系」及近期網路互曝的有關行為,警方仍在調查中,將根據調查結果依法處理。

  新京報記者 張靜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