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子專欄】捉迷藏

明子專欄

小時候每次拍照,總不相信相機能把我身上每個細節都記錄下來。每次站在鏡頭前,我會悄悄把垂下的小手指頭抬起來一點點,然後再看看照片裡的那個手指頭是不是被準確記錄了。

當然我每次都很興奮,像和相機捉迷藏一樣,每次都不厭其煩的換手指頭的角度,每次都覺得這次照相機肯定記不清楚。

結果每次相機都是無比誠實的!後來,我發明一種做法:賦予手指頭表情。比如我讓它閉上眼睛。哈哈。這樣相機怎麼能拍出它在睡覺呢?我就覺得我贏了。

這種和相機捉迷藏的遊戲一直像個謎一樣好玩極了。真不知道我怎麼想出來的。但是那時候,我確信我有那個超能力:讓我的手指睡覺或唱歌。而且除了我,誰也休想知道。

長大後我曾在一家旅行俱樂部裡面工作,每天負責煮咖啡。有一天有個人和我說,每天這樣煮咖啡是不是很無聊。我聽了對她大笑,得意地說哪裡有一點無聊,我在造一艘大船,現在到了關鍵時刻了。她聽了露出奇怪的表情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她哪裡知道,我和相機的遊戲運用到了煮咖啡上面。壺裡面滾燙的開水澆灌在咖啡粉上,我的大船上的白帆也正冉冉升起,一群海鷗飛過,陽光照耀的海面上,波光粼粼。

我確信每個人都有他的超能力。昨天我和朋友在咖啡店吃午飯,她和我說起父親去世時的情景。她的父親是位可愛的頑童,和他相處的最後十年,是她感到十分快樂的時光。

「我才知道我爸爸其實並不是那麼嚴肅的人,他超愛玩的,每天都像個孩子,發明各種好玩。他臨終前我親了他一下,握住他的手並大聲和他說,爸爸!不要害怕,朝著光亮的地方往上走吧,你會去到天堂!我不知道他收到沒有,那時候他已經昏迷。我們安葬好父親之後的那一天晚上,我陪媽媽在一起睡。半夜我家那個十幾年從不會響的報警器忽然咣咣咣咣尖叫!震得我和我媽同時跳起來,倆人在漆黑中還撞到了一起。我媽驚得一直問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從那以後我就有點害怕。」

我聽了哈哈大笑。露出我諳熟捉迷藏遊戲的得意表情,喝了一口水,才認真的對她一字一句說「妳爸是在和妳玩。他回來了。並且他想告訴妳他一點都不害怕,他就回來看看,再玩一下下而已!他並沒有死。他真的要去天堂了。」

「妳是說他藏在了報警器後面嗎?」我朋友恍然大悟。一邊笑一邊哭起來了。

你看這才是真正的捉迷藏。這世界上還是有人懂得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