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很討厭「民逗」這個詞

拜登奧巴馬

文:西奈山峰 

知道「民逗」這個詞大概20多年前,那時候各個論壇聊天室裡熱火朝天地爭論皿煮問題,表面上看大致分為兩派,一派是粉美西派,一派是粉華中派,在此岸語境中,前者就是所謂的右,後者就是所謂的左。

雙方發明了許多詞彙用於諷刺攻擊對方,「民逗」就是華中派諷刺美西派的一個詞,意思是「民主鬥士」其實是一些淺薄而搞笑「逗士」。

我以前很討厭這個詞,因為我是美西派,堅信民主是最不壞的製度。但是隨著對美西曆史、文化、宗信、哲學等不斷深入的了解,再返觀此岸一些人的思想水平,我不得不承認真的有「民逗」,他們的水平僅限於一些膚淺的名詞和虛幻的概念,他們與粉紅小豬相比真很難說哪個更糟。

比如,昨天我的文章後面有條留言,很明顯那個留言者就是一隻民逗。

那篇文章是諷刺敗登的,此人的合法性從去年11月3日大選日的敗登曲線開始就廣受置疑,近幾個月來那些問題州的大選審計,結果更加證實那場大選貓匿多多,敗登是個偽總捅!

得位不正的敗登老邁昏庸,竊位以來沒有辦好過一件事,在所謂的綠色新政、防疫管控、性別認同、邊境難民等所有方面,都稱得上禍國殃民。敗登的支持率僅為38%,他的副總捅哈裡斯更低至28%,最新民調高達71%的美國民眾認為「美國正走在錯誤的道路上」。敗登無能,這是連美國左媒們都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然而,我這篇文章後面卻有這樣一條留言,讓我意識到美西左痞們固然可惡,而此岸民逗卻更為混帳。

這條留言說:你當個假總桶試試,假的又咋了,美鍋又不是總桶說算,美鍋沒有皇帝好吧?假總桶又能咋,敢殺美鍋人麼?

這就是「民逗」的水平。口口聲聲相信什麼制度,卻連基本的真假是非都可以不要,請問什麼樣的製度下選舉可以不管真假?

羅素說:正確的邏輯能推出正確的結論,混帳的邏輯什麼都能推出來。我們來看看這個民逗的邏輯混帳在哪裡。

你當個假總桶試試

言下之意,能當上假總捅也是本事。這正是此岸市儈流氓們的邏輯,比如說某人厚顏無恥當上了什麼官,撈到了什麼好處,此岸總有人會說「那也是本事」。這位民逗把這個混帳邏輯用在敗登身上了,甭說,還是挺搭配的。

假的又咋了,美鍋又不是總桶說算,美鍋沒有皇帝好吧?

總統是假的,這個不重要?那還大張旗鼓全民動員搞選舉幹什麼?美國是沒有皇帝,但總統是三權之一,也是唯一全民選舉的一個權力,這種權力的產生機制也是美國製度的一個重點。而民逗卻認為它的真假不重要。如果連它的真假都可以含糊,那正意味著民逗們口口聲聲推崇的製度的敗壞,你還推崇什麼?

假總桶又能咋,敢殺美鍋人麼?

敗登沒殺美國人?由於他們的環保恐怖主義,華而不實的綠色能源僅去年在德州就凍死了多少人?他們的豆喵恐怖主義,打死了多少人?他們如法西斯一樣的防義政策,讓美國遭受了多大的經濟損失?多少人失業?福奇們支持的並獨研究,給人類帶來多大威脅?

都說共和黨負責賺錢,民主黨負責敗家。這句話其實概括了美國百年來對人類的雙重影響。奉守個體主義的共和黨人創造財富,推崇烏托邦的民主黨人推進人權發展。

但是真理多一步就是謬誤,步子大了會扯著蛋。今天的民主黨人已經矯枉過正,他們執迷的東西要麼像LGBT和黑命貴那樣激進荒誕,要麼像極端環保主義那樣杞人憂天。

而這些荒誕極端的東西卻成了政治正確,正確到不惜用舞弊操縱大選而犯罪的地步。

我曾將美粉分為三級,最可鄙的就是這種民逗級美粉。為了不牽累其他有水平的美粉,從今後我把這種美粉命名為2B級美粉。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