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是讓拼多多員工加班的「幕後黑手」?

拼多多

文:張是之 

臨近年底,拼多多可真是攤上事兒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拼多多 23 歲女員工猝死事件剛剛過去幾天,網上指責拼多多的輿論狂潮還沒有散去,又有一名拼多多的員工在長沙跳樓自殺。

而緊接著,一名拼多多的前員工在網上發布一條長達 15 分鐘的視頻,說是因為看到同事被抬上救護車就被拼多多開除了。

這下好了,拼多多再次成為輿論焦點,評論的砲口一致對準了它,幾乎一邊倒的批評和謾罵。

罵的內容和方向,主要還是集中在資本家對員工的壓榨和剝削上。而壓榨和剝削的主要形式,則是加班。

從網上輿論來看,每天早九點到晚九點,每週工作六天的「996」,已經成了資本家的原罪。

本文無意給拼多多和資本家們辯護,這裡只想澄清一個基本的邏輯事實,幫助大家看清到底誰是讓拼多多員工加班的「幕後黑手」?

拼多多不是不能罵,而是我們晚上下班之後,看到不同的人在發著拼多多的砍價鏈接,是不是該思考一個問題,到底是誰讓拼多多的員工在加班?

我們先不說互聯網大廠的這些事,我們先從每天比不可少的吃飯問題說起。

我們很多人都在路邊小店吃過早餐,無論你早晨起來是六點還是七點,基本上去了都能吃上熱乎乎的包子、油條、饅頭,喝上熱乎乎的豆漿或者豆腐腦。

但你知道他們做早點的人幾點就起床開始給你準備這頓早餐嗎?一般是凌晨四點,更早一點的可能三點就要起來準備。

而那些做蔬菜海鮮批發零售的,很多都是凌晨三四點,甚至一兩點去進貨,其中的辛苦自然不必多說。

做早餐起太早很熬人,有的餐館於是就乾脆不做早餐了。但是總有人會發現有這塊市場需求,總有人會去滿足消費者,然後去賺這個錢。

中午飯就不多說了,我們再來說說晚上。

冬天到了有人喜歡吃著火鍋唱著歌,夏天到了有人喜歡吃燒烤喝啤酒。

有夜生活經驗的人都知道,燒烤攤子一擺,擺到十二點以後那是常態,有的攤位甚至是徹夜擺攤整夜提供燒烤。
下次你去吃燒烤的時候,你也可以觀察下他們,幾點收攤、忙不忙、累不累,想想他們為什麼這麼做?

還有,你有沒有開車喝酒叫過代駕?大晚上的別人都回家了,代駕的人還在加班。有的人是白天工作,晚上做代駕。

無論是早起給你提供早餐,還是晚上晚睡給你燒烤的人,或者給你代駕的人,他們有沒有上級主管要求他們必須早起晚睡?有沒有資本來壓榨他們說你必須給我晚上出來擺攤?並沒有。

但我們很清楚的知道,早飯和燒烤的需求客觀存在,讓他們早出晚歸的不是別人,恰恰是正在面對屏幕的我們。

我們沒有強迫他們,他們完全可以不這麼辛苦,但是我們有這樣的需求,他們選擇了通過辛苦和勞動來滿足我們。
當然同時,我們為他們的勞動和產品支付報酬,付出金錢。

現在我們回頭再來看拼多多的問題,或者任何我們常用的這些提供在線服務的平台公司。

我平時不用拼多多,為了朋友下載後又卸了。你可能也不用,但周圍朋友肯定有用的,有沒有遇到過晚上九點十點了還發鏈接讓你給他砍價?也許發來鏈接的正是你的親人。

沒用過拼多多,淘寶京東總該用過吧?有沒有在雙十一等著凌晨搶購?

沒有參與雙十一的搶購,總在晚上十點下過單吧?總在晚上下班的時間叫過外賣吧?

從不網上購物,那微信總該用過吧?下班之後在家用過微信吧?晚上十點、十一點、零點用過微信沒有?

網絡平台很多提供的是 7×24 小時服務,購物、聊天、遊戲加起來,基本上就是全天候運轉。這些大廠的服務器本來就是365 天× 24 小時在運轉。

問題是,服務器也不是一定穩定的,代碼可能出 bug,硬件可能出故障。有時候什麼問題都沒有,重啟一下自己就好了。

今天我們還沒有發展到人工智能接管一切的時代,有大量的工作需要人工協作才能完成。

即便是你晚上淘寶購物,對你來說是下班時間,對客服來說那就是加班時間。

那麼好了請你思考,到底是你有購物的需求,才讓電腦對面的客服加班呢,還是店鋪老闆讓客服加班的?

就是視頻控訴拼多多壓榨員工的那位王太虛同學,負責的是前端工作,也不是自己加班,是配合一個團隊在工作。

他給拼多多打工是不假,但拼多多背後服務的實際上是那些全國各地,你不知道什麼時間會使用拼多多的消費者。

雙十一更是這樣,各家大廠加班也不是無緣無故加班玩的,消費者集中在這一天釋放購物需求,大家都在那拼手速拼優惠,服務器罷工了怎麼辦?

所以必須要安排人手盯著,不出問題還好,有問題必須快速解決。

有一年微信贊助春晚,大年三十全國幾億觀眾在看春晚搶紅包,你說微信要不要安排人在大年三十晚上來值班應對突發情況?春晚之前各種功能的開發,要不要安排程序員加班加點趕在春晚之前調試好?

這些問題在邏輯的第一層當然是拼多多的問題,但不要忘了,無論是拼多多、淘寶,還是京東、微信、美團,他們背後站著的仍然是消費者的需求。

終端需求指導上游的生產和工作,這和我們早晨一大早去吃早飯,大晚上了還要吃個燒烤喝個啤酒一樣,在邏輯上沒有任何區別。

有區別的是,你的消費需求直接反饋給了早餐店主和燒烤攤主。而淘寶、京東、拼多多或者微信、美團,他們是通過互聯網收集了十幾億人的消費需求,數量級大了無數倍。

程序員加班看上去是滿足的主管、資本家的需求,但實際上背後滿足的是消費者。消費者可能不是資本家,但他們才是真正的指揮者。

如果你能理解早餐店主或者燒烤攤主的起早貪黑,你就不難理解程序員為什麼會加班。

就是控訴拼多多的王太虛,在夏天沒有加班的時候,有沒有叫個外賣、點個燒烤、喝個啤酒,然後打個遊戲?

在他下班在家休息的時候,加班給他服務的可能就是美團的程序員,當然還有同樣加班的外賣小哥和燒烤攤主。而他加班的時候,只不過是通過拼多多這個平台在服務他人罷了。

你說立法強制不允許加班行不行呢?當然也可以。不僅可以,還可以立法規定,所有的網絡服務器,下班就斷電,下班時間不提供服務。

很多有關部門不就是這樣嗎?到點下班,有事明天再來。證券交易所每天下午三點準時關閉,所有法定節假日都可以正常休息,一點都不耽誤。

股票交易可以到點停下,為什麼拼多多不可以到點就關閉服務?為什麼淘寶、微信、京東不能設置定時下午到點就自動關機?

技術上完全沒有問題,有什麼交易這麼著急?非要下班之後還要完成?

大家每天都工作八小時,八小時外服務器直接關機,大家都不用加班,程序員也解放了,這樣豈不是更好?

都說不能慣著資本家,法定關機時間,這就是整治資本家的最佳手段,而且強制關機的代碼必須由監管部門審核。

另外必須在監管部門設置一鍵關機的按鈕,保護程序員的身心健康,絕對不能加班,下班就斷電。

你是程序員也許你很開心,可你作為消費者你願意嗎?你媽願意嗎?你女朋友願意嗎?

不說別的,規定早餐店也 8 點準時上班再吃行不行?非要那麼早吃嗎?非要出來吃然後「逼」得人家早起給你做飯嗎?在家自己做自己吃難道不香嗎?

最後給拼多多說句公道話,這些問題,你可以說這是拼多多的管理和公關問題,但這絕對不是一個邏輯上的對立問題,更不是什麼不可調和的階級矛盾。

我就是看不慣拼多多,抵制它可不可以呢?當然也可以,我也支持你卸載拼多多。我給拼多多說話,但我也早都已經卸載了,也沒有持有它的股票。

卸載任何一個 APP 都是你的自由,但我真的希望你在卸載之前能看清楚,這背後是誰在讓程序員加班,誰在讓無數打工人加班。

只要你還想晚上吃燒烤喝啤酒,那麼就不可避免有人晚上要為你服務,就不可避免地會有幾家燒烤店爭相給你提供燒烤。

未來只要消費者的這些需求還在,那麼加班也許就仍然必不可少。該爭取的權利當然要爭取,但認清楚這一層邏輯關係也許可以讓你看待這個世界更加理性平和一點。

終歸是要加班,看清真相,也許可以幫你理順心氣。

祝你,心正氣順,大有作為。

來源         張是之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