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仲勛父子受中共迫害 習近平掌權後迫害世界

習仲勛

文:瞿咫

中共建黨和非法建政以來,不要說害死多少老百姓,就是自己的同志也沒間斷的殘害。時任中共副總理習仲勛因為劉志丹弟妹所寫的一本紀實小說《劉志丹》而遭迫害16年。全家受牽連,習近平是遭罪最多的孩子。

時任副總理習仲勛文革時被押到卡車上掛牌遊街。


當年的習仲勛與他心目中的憨厚兒子習近平。


習近平成為中共黨魁後的近照。相由心生,面相成了這樣。

 

● 中共最害怕曝光的醜聞

因紀實小說《劉志丹》而被整肅的達六萬人,這百分之百是冤案,是中共百分之百不能說出口的醜聞。為什麼?因為當年中共被蔣介石先生領導的國民政府軍圍追堵截到幾乎被徹底圍剿的時候,發現唯一的逃生之地是劉志丹領導的陜北地區,那裏的主要領導人還有高崗、習仲勛。那時習仲勛才20歲左右。經過逃亡(俗稱長征)的中央紅軍到達陜北後,開始以清理內部的名義大開殺戒,由於劉志丹在那塊紅色根據地的聲望特別高,不能明目張膽的處決,就先把劉志丹的左膀右臂都酷刑折磨後殺死,然後利用劉志丹在前線視察的時候,自己人從背後開槍把他打死了,時年33歲。當時活埋習仲勛的坑都挖好了,毛澤東到了,發現他「還是個娃娃」,就放過一馬。然後開大會隆重哀悼劉志丹,說他在前沿陣地被國民黨軍隊打死了。中共把這裏當成「革命根據地」發展起來了。

劉志丹的弟妹李建彤以《劉志丹》為書名寫成五十萬字的長篇紀實小說,留下了那段荒謬歷史的第一手珍貴資料。在1962年的八屆十中全會上,毛澤東做了關於階級、形勢、矛盾和黨內團結問題的講話,公開提出了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當時康生遞給毛澤東一張字條,上寫:「利用寫小說進行反黨活動,是一大發明。」毛澤東念了字條,然後說:「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階級是這樣,反革命的階級也是這樣。」

就這樣,「反黨小說」作者李建彤和她的丈夫、劉志丹的弟弟劉景範遭遇極其悲慘,還株連了六萬人,其中最高職務的是時任副總理習仲勛,他雖然沒有看過該小說稿件,但曾參加過一次討論會,原則上支持寫劉志丹。但「劉志丹」在中共的黨史中是個敏感詞。怎麼能寫呢?史實一曝光,那中共的發展史就齷齪了,長征變成了逃亡,偉光正成了假惡暴。於是習仲勛遭受了16年的批斗、關押、下放,全家人從天上跌入地獄,長子習近平成為小反革命,差點喪命。

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在北京召開,習近平成為中共黨總書記。10天后,18日凌晨,習仲勛當年下放洛陽時的忘年交楊屏修改完成了一篇一萬一千多字的回憶錄,是紀念習仲勛的,其中相當的篇幅是描述習仲勛受迫害時對連累家人的痛苦心情。

● 習仲勛的「親愛的小朋友」楊屏的部份回憶錄

可能沒有人相信,在所有熟悉習仲勛老爺子的人中(包括他的家人),也許我是見過他哭得最痛的人!

老爺子駕鶴西去10年多了,如今每每想起,總讓我感傷無比!

今天已經是黨的總書記的習近平肯定不會忘記:1976年7月20日,父親習仲勛把他從北京召到了河南洛陽。但是,時至今日,我如果不說,近平肯定不知道,老爺子為什麼要叫他冒著酷暑趕到洛陽,更不會相信,此前一個月的那天晚上,老爺子因為想他,竟會當我面哭了兩個小時都不止。

1975年10月13日,我在洛陽拖拉機廠子弟中學高中畢業後,下鄉至郊區南村大隊,在第三生產隊趕馬車。剛解除監護不久,被下放到洛陽「養病」的習仲勛老爺子,只要天氣適宜,早上和下午都來南村散步。從相見到相識,到成為他「親愛的小朋友」(1977年3月26日,他在寫給我的信中這樣稱呼我),我們是當時南村人都知道的忘年交。

1976年6月某日晚上8點多,我在拖拉機廠家屬區的家中吃完飯後回南村,途中拐到了習老爺子的住處。他當時住在洛陽耐火材料廠家屬區19號街坊10號樓3單元2樓西戶,一室一廳,連廚房廁所都加起來,總面積大約將近40平方米。妻子齊心和女兒安安住在8平米的房間裡,習老爺子只能住在客廳。廳裡的擺設不能再簡單了:一張八仙桌,4只凳子,2個箱子,1張單人鋼絲床,最奢侈的家具就是1把可以前後搖晃的竹質的躺椅了。住房面積不大,窗戶卻有4個,客廳的西窗外100多米,就是洛陽市2路和8路公共汽車的終點站(用句調侃的話說,老爺子一天到晚生活在熱熱鬧鬧之中。)

我進他家門的時候,外面雖然天還沒有全黑下來,房間裡顯得已經很暗了。應該開燈而沒有開燈。燈繩在客廳的門邊,我進門後就順手拉開了燈。燈光下,習老爺子反常地低頭坐在八仙桌的旁邊,沒有看我,也沒有打招呼。桌子上擺了一碟油炸花生米,一個杯子,一瓶白酒。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那白酒是當時1.8元1瓶的寶豐大曲。

「不年不節的,他怎麼喝起酒來了?」我很意外,當我仔細看他臉的時候,一下子傻了:老爺子一臉淚痕!他剛哭過!覺察到了我的詫異,老爺子沒有等我問他怎麼回事,吩咐我去廚房拿個杯子來跟他一起喝酒。他知道我不會喝酒的!我沒有動,問他為什麼喝酒?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就在這一瞬間,老爺子的眼淚嘩的一下子流了出來,隨後,他仰起臉,試圖不讓淚水再往外湧,也為了不讓我看見他流淚,急促地催我去拿酒杯。我還是沒有動,焦急地問他怎麼了?他緩了好長好長時間,說出的話很慢,很重,而且泣不成聲:今天是你近平哥哥的生日,你來陪我喝點酒,給他過個生日。說話間,淚珠順著他的臉頰滴落在桌子上,臉上的肌肉在抽搐,顯得異常激動。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見一個老人這樣哭!一個像我爺爺般年紀的老男人在哭,沒有聲音,只有淚水。

我當時被驚呆了!站在門邊一動不動地盯著老爺子,傻傻地不知道該幹什麼,包括不知道給他拿毛巾擦臉。後來,當看見他用手去擦桌子上的淚水的時候,我才想起來。

在老爺子多次地催促下,我去廚房拿酒杯。沒有看見酒杯,怕他等我時間長,就隨手拿了一隻小碗回來。他給我倒了酒,馬上就跟我碰杯。酒沒有下肚,他眼淚又湧出來了。放下酒杯,他用兩隻大手蓋住整個臉,擦了好幾遍眼淚。抬眼看著我說:你爸爸比我好哇,把你照顧得這麼好。我也是當爸爸的,因為我,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

我父親1975年之前在洛陽市公安局澗西區分局工作,當時,洛陽市政府有個政策,郊區幹部的子女可以下鄉到郊區。為了讓我少吃苦,在我高中即將畢業時,父親調到了郊區工農公社派出所當所長。依照政策,把我安排在了本公社的南村插隊。南村是個城中村,習老爺子「養病」的耐火材料廠,就是占南村的地而建的。也就是說,說起來是下鄉,我騎自行車不到10分鐘就到家了,比城市裡很多上班的工人離家還近,1天3頓飯在家吃。南村還是個非常富裕的村,有700畝蘋果園,近百畝葡萄園,村裡有拖拉機站,翻砂廠和小化肥廠等,是當時遠近聞名的學大寨先進村。我所在的第3生產隊,整勞力按1天10個工分記,1個勞動日可以掙到2元5角錢。趕大車的我,是技術工,1天12個工分,比生產隊長還高,可以掙3塊錢。那時,1塊錢可以買20個雞蛋。我家這些情況,習老爺子十分清楚,他去我們家吃過飯,跟我父母和兩個弟弟都熟悉。那天晚上我進門之前,老爺子一定在想近平,都想了些什麼,我無從猜測,肯定是惦記兒子在吃苦,在為兒子傷心,我的突然出現,讓他觸景生情,產生了對比,加劇了悲痛,因而老淚縱橫。

在近平23歲生日的那天晚上,在習老爺子激動不已的講述中,我得知近平年少時,經受過非人的折磨。

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時候,近平剛13歲,只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化大革命的話,他本人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列為敵我矛盾,在中央黨校的院子裡關押了起來。中央黨校召開批判6個走資派的大會,最後一個人就是近平,前5個都是成年人,第一個是楊獻珍。6個人戴著相同的鐵制高帽子,帽子重,壓得13歲的近平受不了,只好用兩隻手吃力地托著,表情不可能不痛苦。可是,心裡比他還痛苦的還有一個人:媽媽齊心。不得不參加批斗會的媽媽就坐在臺下,臺上喊打倒習近平時,媽媽被迫舉手,跟著大家喊口號,打倒她自己親生的兒子,不敢不喊,想哭還不敢哭。批斗完了,雖近在咫尺,母子想見也不能見。一次意外的相見,還成為媽媽一生的痛!一天夜裡下大雨,趁著看守不注意,近平跳窗戶跑回了家,媽媽嚇壞了,問他怎麼回來了?媽媽,我餓。又冷又餓的近平哆哆嗦嗦地說。想讓媽媽給弄點吃的,然後進房間換衣服。近平萬萬沒有想到,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冒著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近平知道不是媽媽心狠,而是被逼無奈。如果敢不去報告,就是包庇現行反革命,媽媽肯定也會被抓走,那樣,遠平和安安怎麼辦?他倆還是小孩子啊!饑腸轆轆的近平,永遠堅強不屈的近平,那一刻當著姐姐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無聲地哭了。他餓著肚子又跑進了雨夜。離黨校不遠的頤和園,一個看工地的老頭兒收留了他,讓他在一張連椅上熬過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進「少管所」勞動改造。北京許多城建基礎設施,比如西城區地下排污管道的修建,近平都流下過辛勞的汗水和傷心的淚水,因為,他幹活的時候,上面有警察拿著棒子!

1969年1月,未滿16歲的近平到陜北延川縣梁家河生產大隊插隊,那裏不通電,交通不便,條件異常艱苦。艱苦到近平總是因為餓,因為冷,而無法入眠!弟弟遠平去看他的時候,僅一天的時間,就起了渾身水泡,原來,哥哥為了防跳蚤咬,在炕席下灑了厚厚的一層六六六粉,也就是說,近平一年四季就睡在六六六粉上。看遠平一身的泡,嘴都腫了。近平不斷地對弟弟說對不起,勸弟弟馬上離開。並叮嚀:回家絕對不許告訴媽媽。回家後遠平還是告訴了媽媽,因為他自己渾身爛得血肉糊糊的,媽媽一眼就看出來了,結果只能是一個:母子抱頭痛哭為近平祈禱!

近平就這樣在那裏待了6年多!

無論弟弟、媽媽,還是別的朋友去看近平,回來傳給習老爺子的相同信息是:近平很堅強,自己從來不掉眼淚,並且很煩別人為他掉眼淚。可近平那時絕對想不到,為他哭得最痛的,竟會是老父親!

那天晚上,一邊給我講著,習老爺子一邊哭著,一邊重覆地說著對不起孩子們,對不起家裡所有的人,他說自己是全家的罪人等等,情緒可以說接近失控。讓我心裡特別難受。他平日裡講話特別簡練,不嘮叨,不重覆,更不會顛三倒四。習老爺子曾經先後給徐向前、彭德懷、賀龍這三個共和國元帥當過政委,是響噹噹的開國元勛,什麼場面沒有見過?那天晚上,哭得說話都有些亂套,弄得我也跟著他哭。

近平血氣方剛的事例,老爺子說起來最開心。其中有一個小故事:近平從陜西插隊的地方到河南的西華縣去中央黨校農場看媽媽。見到正在地裡幹活的媽媽和遠平時,已是大中午,近平早就餓得不能行。結果,帶隊的幹部卻故意刁難,說地裡剛插了秧,怕小鳥叨,非要讓媽媽留下來看莊稼地。連母子團圓,一起吃個飯的機會都不給。近平就跟帶隊幹部講理,說今天剛來探親,很久沒有見媽媽了。退一步講,還有那麼多男同志,可以換一換別人嘛!結果,帶隊幹部罵近平是狗崽子,沒有資格提要求。近平惱了,舉起拳頭就上去揍他!(如果這事擱在習包子當政的年代,一定會抓進監獄關幾年)

● 習老爺子為說真話致死的彭德懷哭泣

楊屏寫道:「有一次,老爺子在屋裡看書不理我,我讓他給我也找本書看,他說有《保衛延安》。我又是脫口而出:那不是寫彭德懷的嗎?就因為我直呼了彭老總的名字,老爺子又是罵又是訓呀。訓著訓著,老爺子自己掉眼淚了。他邊哭邊回憶彭老總邊罵著我,結結實實收拾了我一個多小時。最後,弄得我也滿臉淚。」

1958年8月,中共在北戴河會議上確定,當年鋼鐵產量比上一年要翻一番,「大躍進」就此開始。「大躍進」導致不少人死於1958年至1962年的大饑荒。

1959年7月至8月,中共元帥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之前給毛澤東上萬言書,譴責「大躍進」,並提出黨的領導人要為這場災難承擔個人責任,還批評了個人崇拜。於是在廬山會議上被污蔑為「彭德懷反黨集團」。

廬山會議後,彭大元帥被安置在北京西郊的一個房子裡,老婆也離婚。1966年文化大革命前夕,彭德懷被揪回北京批斗,不斷遭到毒打和折磨。1973年滿懷悲憤的彭老總患了直腸癌;1974年夏,彭德懷癌細胞擴散,生命垂危,但沒有人在他撕心裂肺的疼痛時給他打止痛針。同年11月29日,彭德懷去世時,他身邊沒有一個親人,火化時用的是化名。難怪習仲勛提到彭大元帥會心疼到流淚。

楊屏寫道:「2009年3月31日,身為國家副主席的近平去洛陽礦山機器廠視察(習老爺子1965年到1966年曾經被下放在這個廠當副廠長),執著的尋找1966年春節給他父親送過一碗餃子的夫婦。這對夫婦已去世,幾經周折,終於找到了他們也已滿頭白髮的女兒。近平先是代表自己的父母,對她表示了衷心感謝,然後恭恭敬敬地,向她幾乎90度地鞠了躬。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這與習近平當黨魁之後的所作所為簡直不是一個人哪!

● 自己曾無辜受苦 習近平掌權後想讓全世界受苦

習仲勛2002年5月24日離世,享年88歲。屆時習近平已經是浙江省委書記、代省長,浙江省軍區黨委第一書記。習仲勛唯一的希望是兒子有一天能夠有權力改變中共的體制。

人大委員長萬里在習仲勛病重時去探望他,萬里說:習仲勛在深圳住的時候,「有一次我去看他,談到他那曲折的人生經歷,他說,對這個國家、對這個黨,他有一大欣慰,兩大遺憾。欣慰的是,他親手推動的華南地區的改革開放成為國家發展的先行者。一個遺憾的是,沒有能為黨的歷史上一個重大冤案(高崗)平反,另一個遺憾的是沒有推動黨對不同意見的容忍政策。他的話不多,說完了,我們倆只是相對無語。」

萬里說:習仲勛「前幾年已經故去了,他的夙願還依然是個夙願。這怎麼向老百姓交代、向歷史交代?」

習仲勛,正如他自己所說的「我一輩子沒有整過人,堅持真理不說假話」。這給習近平留下了最好的遺產,也是習近平被中共元老們看好的主要原因。

但讓習仲勛沒想到的是,他認為自己最了解的憨厚兒子習近平成為中共黨魁之後,不但把自己家在中共體制下遭受的痛苦轉化為負能量,強加給全中國人民,而且試圖奴役全世界人民。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