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經光彩過的「 表演藝術家」 怎麼又變回了戲子?

宋祖英

文:胡錦成  

中國最早的、職業的、正式的文藝工作者,據說出現在三千八百多年前的姒履癸時期的夏朝。姒履癸先生,就是後人所說的與商紂王子辛受先生齊名的夏桀,桀(或紂)者,不是好東西也。

姒履癸先生為什麼不是好東西呢,其原因不僅是因為他荒淫殘暴,還因為他組建了一個龐大的姒履癸思想文藝宣傳隊,該隊的文藝工作者多達30k(這得浪費多少糧食呀!),其中包括各種專業人才:聲妓、歌姬、舞姬……

又過了一千年,到了周朝,文藝宣傳隊的主要工作任務不再是宣傳XXX的偉大思想,而是宣傳封建(封土建國)主義價值觀,也就是禮樂制度。這個時期最著名的文藝工作者有「 秉燭夜行」 的師曠和「 高山流水」 的俞伯牙。

又過了五六百年,到了漢武帝時期,這皇帝佬有個弄臣其名喚做東方朔(其實他的本名是很娘的張曼倩)的便是藝人出身,此人雖被後人稱為智聖,但武帝只把他當成個郭德剛來用,《史記》中記載:「 東方朔,好詼諧,武帝以俳優蓄之。」

俳優,也叫倡優。據路邊社消息:有一次,紀曉嵐為他的一位犯了罪的朋友尹壯圖求情,乾隆皇帝聞聽之下立即勃然大怒:「 朕以你文學優長,故使領四庫書,實不過以倡優蓄之,爾何妄談國事!」 。不管此事有多少演繹成分,您都該知道,故事裡都是騙人的:紀曉嵐能活到八十多歲,管住自己的嘴巴是第一要件。

唐代是舞樂盛世,文青出身的唐玄宗,為了滿足自身對歌舞的追求,特地在梨園教演藝人。梨園從此成為戲曲界的代稱。而藝人的地位在此時得到了提高。難怪直到今天演藝界把這個風流皇帝奉為祖師爺。

這個時代名傳至今的著名文藝工作者有:「 一舞劍器動四方」 的公孫大娘,「 喉囀一聲,響傳九陌」 的許永新,「 岐王宅里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 的李龜年,「 力士傳呼覓念奴,念奴潛伴諸郎宿」 念奴,更有「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 的杜秋娘……

五代·周文矩《合樂圖》局部

宋代是中國的文藝復興時期,不僅有舞榭歌台,劇院性質的勾欄瓦舍也隨處可見。文藝工作者如恒河沙數。你都知道誰?什麼?李師師?

讓我鄭重其事地告訴你:在宋代,伶人擁有空前的言論自由。神宗年間,王安石推行改革,以鐵腕強制新法執行引發朝野的普遍不滿。當時的名伶丁仙現便在戲場中屢屢插科打諢,拿王總開涮,就如同現今拿川總或拜總開涮的美國的脫口秀節目主持人。

蒙古人來了,馬背上的統治者不懂得筆桿子的重要性,這反倒成全了已經成為奴隸的文藝工作者,於是我們看到元雜劇的興盛世。

明代你想到了誰?秦淮八艷?呵呵,夠了。

清朝呢?先別搶答,這回讓我說,我想到了《紅樓夢》裡的金陵十二官: 文官、茄官、芳官、藕官、蕊官、艾官、葵官、豆官、菂官、齡官、寶官、玉官,好傢伙,讓我喘口氣。

民國?我了個去,甩你一本《良友》或《電影畫報》自己數去吧。

至於現當代,這你比我還清楚,就不說了吧。

在中國古代,對藝人的稱呼有優伶、俳優、倡優、倡伎、伶人等等。這些稱呼基本上都屬於比較中性的,難聽一點的叫戲子。

古人所說的戲子並不是今天我們所說的戲子,那裡的戲子大都是指窮苦人家或賤民的孩子(男孩子,女孩子是不允許當戲子的),他們一旦成為戲子,即使紅極一時,其後代也不能入科舉考試,十分的出身歧視。

明末馮夢龍纂輯的《醒世恆言》裡有一篇白話小說:《張廷秀逃生救父》,張是哪個?他就是二人轉《王二姐思夫》裡的夫(那王二姐是大齡剩女麼?書上說「 王員外次女玉姐,年已一十五歲」 ,想想人家15歲就思夫,你還好意思譴責高中生早戀麼?),二姐的夫哪去了?受不法分子迫害躲到一個戲班子里當戲子去了。

晚清,徽班進京,京劇幾乎成了那個時代文化消費的全部。京劇演員於是被叫作角兒,名演員自然就是名角,他們可以親自聘請琴師鼓師為自己伴奏,甚至能邀請文人為自己量身定做新戲目。牛叉的很可以。

 

譚鑫培

清末民初的角兒,心氣都極高,一次宮裡來請譚鑫培到宮裡進行文藝匯演,那譚老闆不肯賞臉,撇著嘴說:「 除非是軍機大臣下跪。」 誰料軍機大臣那桐竟然撲通一下跪下了,道:「 請譚老闆賞臉!」 。譚老闆再能裝逼也只好去了。

1949以後,角兒的稱呼不再,所有演員一律被稱作文藝工作者。其中著名的或受到上頭賞識的,則有了一個更高大上的名號:表演藝術家。

接下來,這些表演藝術家們的命運我就不便說了,當然也有風光一時的,如演李玉和的浩亮或演李鐵梅的劉長瑜。

再然後,他們都成了明星。

現在,不知他們又觸了什麼霉頭。他們又變回了戲子:

《戲子當道,英雄落淚,這才是民族的悲哀! 》

《將軍墓前無人問,戲子家事天下知》

《戲子誤國!央視開展炮轟,實業救國是唯一出路! 》

《一個科學家不如戲子的國度能走多遠? ! 》

……

如此反智的言論在網上連篇累牘,其勢洶洶,竟然和者如雲,真是令人啼笑皆非。戲子也好,明星也罷,作為一種職業,有哪個不想成名成家?有哪個不想名利雙收?雖然除了《別了小三》(也叫《霸王別姬》)外,他們也確實沒拍出什麼像樣的電影,但把《鬥狗兔》拍成《敦克爾克》,你得能看得懂才行呀? !

一般來說,成為一個卓有成就的科學家難度確實遠大於成為一名蜚聲天下的表演藝術家,但霍金再努力也未必會成為一個三流的文藝工作者,成為藝人,不是你努力就能成功的,這畢竟還需要天分。更何況,你憑什麼就說科學家的貢獻就一定總是比藝人大?言之鑿鑿的證明畝產能達十萬斤和水能變成油的錢學森,不正是功勳卓著的的大科學家麼?而寧可放棄週薪7500美元(相當於當時美國總統一年的薪水),堅定不移地去當飛行員,參加反法西斯戰鬥的蓋博,不正是你說的戲子麼?

縱然的因職業便利藝人們吸粉和收入會更多於將軍或學者,但這也不是藝人們自己的不是,怎麼就該讓你罵得狗血噴頭?莫非如果有一天你成為星爺或範爺,真能保證清心寡欲到不想一朝成名天下知,而只想落一個籍籍無名如場記和道具麼?

有病!

來源       花月滿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