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傻錢多遭惦記,超壕太子女在好萊塢的奇幻漂流記

梅根・埃裡森

人人都知道好萊塢是個游戲場,其中人人要追捧的人是誰呢?就是投資者。

無論是編劇還是演員還是導演,他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找到投資人,而梅根・埃裡森(Megan Ellison)就是人人都想追逐的那種願意為理想投資但實際上又不太懂商業操作的所謂傻有錢傻有錢的投資人。

原因無它,因為她爸爸真的是個超壕,曾經與比爾・蓋茨平起平坐的軟體公司甲骨文的創始人拉裡・埃裡森(Larry Ellison)。

12

拉裡早在二十年前就富可敵國,而且只有一兒一女,梅根作為他唯一的女兒,錢多得實在沒地方花,她愛藝術愛電影,於是就此踏入了好萊塢,大刀闊斧地展開了投資,當然引來了狼也引來了老虎,成功也有,失敗也有,其中的際遇也是可以寫成書了,我們或許可以從這位頂級太子女的身上看到,原來有錢,也並不是萬能的。有錢,也並沒有帶來真正的快樂。

我們先從她那超壕的老爸說起。

01

愛炫富的大佬  

梅根的老爸是拉裡・埃裡森(Larry Ellison),美國商業巨頭,軟體公司甲骨文的創始人,身上最大的標簽就是有錢。

根據最新統計,拉裡的財富為 1034 億美元,美國第八,世界第九,亞洲首富印度人高塔姆・阿達尼(Gautam Adani)比他還差 33 億。

▲去年高塔姆・阿達尼(中)的財富增加了 490 億美元,超過了馬斯克(右)和貝佐斯(左)的淨增加財富。

拉裡的大部分財富來源於他 1977 年創立的公司 Oracle 甲骨文,甲骨文現在是全球收入第二的軟體公司,2021 年財報顯示年淨利潤 141.25 億美元,僅次於微軟(612.71 億)。

公司賺大錢之餘,他也靠毒辣的投資眼光獲利,僅是當年精準押註埃隆・馬斯克就讓他三年間狂賺 160 億,身價倍增。

和他天才的賺錢能力齊名的還有他瘋狂的消費和高調的炫富,游艇、飛機、豪宅,看上甚麼買甚麼,從不手軟。

早在 20 年前,他就入手過一艘超級游艇 Rising Sun,光造價成本就超過 2 億美元,從這一點看互聯網公司創始人愛買游艇也是早有因緣,記得我們被刪的那篇查爾斯・張也有一個游艇麼,比起拉裡的這一艘簡直就小得不值一提了,但那也得花幾千萬,游艇就是燒錢的東西,這個以前我們也寫過,這裡可回顧。

後來又買了一艘超級游艇 MUSASHI,價值 1.6 億美元,長 88 米,每年運營成本要一兩千萬美元。

超級游艇的內部也確實超級豪華。

飛機他就更多了,這架是 Gulfstream V。

這架是 Citation X。

他還有兩架軍用飛機,一架是意大利軍用教練機 SIAI-Marchetti S.211。

▲示意圖

另一架是退役的蘇聯戰鬥機 MiG-29,不過美國覺得這架飛機是 「武器」 所以不讓他在境內飛。

▲示意圖

買豪宅更是不手軟,他喜歡日式風格,就在加州的 Woodside 買了個莊園打造成全日式豪宅,當年估值 1 億多美元。

2004 年到 2005 年,又在加州馬裡布狂買 10 多處房產,花了快 2 億美元。

下面這處就是 2005 年買的一處莊園,當時價格是 2000 多萬美元,裡面不僅有游泳池和網球場,還有索道纜車,入手不到十年估值就超過 2 億美元了。

花 3700 萬美元買的海邊豪宅,主屋外面連著酒吧和游泳池,室內採光極好,在客廳直接坐擁超奢華的近距離海景。

2011 年又花半億美元買下加州 Porcupine Creek 的物業,占地 249 英畝,游泳池正對著山景,還有一個 19 洞的私人高爾夫球場。

在太浩湖 (Lake Tahoe)也有一處豪宅,附帶超大的湖濱和兩個私人碼頭,裡面游泳池、水療中心一應俱全。

2012 年直接放大招買了夏威夷第六大島拉奈島(Lanai),2020 年他直接從加州搬去島上住了。

在硅穀,拉裡是個極富爭議性的存在,他的消費方式高調且極端,是少有的愛炫富的科技大佬,但除了外媒經常拿來說事的土豪作風,他個性裡的殘酷無情也多次暴露在他的事業和感情之路上,讓他因此背上了不少罵名。

02

殘酷自私的拉裡

拉裡非常崇拜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桌上隨時放著關於他的書,連人生的座右銘 「僅僅我成功是不夠的,其他人必須全部失敗」 也是出自成吉思汗,事業上他激進而極致,奉行鐵腕強權,和他的摯友喬布斯不謀而合。

▲1997 年的雜志,上下兩排的左一是拉裡和喬布斯,喬布斯當年公開宣稱拉裡是他最好的朋友(best friend)。

▲拉裡在採訪中說喬布斯去世後 Apple 將難以重現往日輝煌。

作為一個企業家,拉裡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那種人,他推崇日本的商業哲學,認為競爭對手就是從自己孩子的嘴裡 「搶米吃」,所以對於他的 「終生勁敵」 比爾・蓋茨,他極盡所能進行全方位打擊,不僅在公開場合多次挖苦諷刺,更是在私下派人長期去微軟收羅他們扔掉的垃圾,從中尋找蛛絲馬跡以求打垮對手。

在感情上也一樣,他自私自利,向來只顧自己爽,完全不給對方留餘地。

拉裡結過四次婚,第一任妻子叫艾達(Adda Quinn),倆人在一起時拉裡尚未發家,他收入有限又花錢無度,完全不為家庭和另一半考慮,艾達愛他但受不了他的自私,結婚七年後選擇離婚。

▲艾達

第二任妻子南希(Nancy Wheeler Jenkins)家境不錯,倆人因買賣二手車相識,閃婚閃離,Nancy 沒要拉裡公司的股份(公司剛開不久),錯失躺平良機。

第三任妻子就是芭芭拉(Barbara Boothe),唯一和拉裡生兒育女的人,也就是梅根和哥哥大衞的媽媽。

▲芭芭拉和艾達其實有點像

芭芭拉本來是拉裡公司的前臺,兒子大衞都出生了,拉裡才不急不忙娶她進門,結婚當天相當狗血,在倆人正準備由走廊邁向禮堂的當口,拉裡臨時拿出一份長達 11 頁的婚前協議讓芭芭拉簽名,這個不上臺面的小伎倆搞得倆人差點沒結成婚。

▲雜志對婚禮事件的報道。

不難看出,無論在事業還是情感上,拉裡都很自戀、自我,也非常自私,他不會因為婚姻和兒女停止向上攀爬,事業反而成為他無暇顧及家中妻兒的理由,而名利場上的你來我往裡,已婚身份也並不會對他造成任何約束,各色傳聞不斷飛入芭芭拉的耳中,在女兒梅根剛出生四個月時,芭芭拉和拉裡離婚了。

03

矛盾的成長之路

拉裡是風一樣的男子,說走就走了,留下剛生產完的芭芭拉和年幼的一雙兒女。

即使在別人眼中,梅根坐擁富貴榮華,生活隨意盡興,但是對她來說她就是在父親缺席的家庭裡長大的。

母親選擇了避世,過起了平靜的半隱居生活,而且是最低調最健康的一種 —— 養馬。

那時梅根和大衞還小,為了方便孩子的教育,芭芭拉把馬場設在加州,每天的生活就是養馬。

後來她把愛好做成事業,開了一個專業的馬場,有幾十名員工,養了一百多匹馬,其中不乏高品質純種馬,馬場很美,相當豪華。

芭芭拉基本上就生活在馬場,她住在其中一棟豪宅裡,家裡裝修得優雅而溫馨。

她非常低調,鮮少出現在公眾視野,離婚後就沒有傳出過任何戀情,幾乎終日與馬為伴。

社交平臺發得很勤,幾乎全是和馬相關的內容。

只有三次例外,這三次發的全都是和兒女相關的內容,一次是 po 合照,表達對孩子們的想念(梅根和大衞住在加州,芭芭拉住在俄勒岡)。

另外兩次則是分別轉發和兒女事業相關的內容,表達身為母親的驕傲。

因為從小受母親影嚮,梅根也非常愛馬,騎術不錯,高中時經常參加比賽。

她和哥哥大衞上的是美國最好的天主教學校,加州的 SHS(聖心學校),學校很重視運動和藝術,知名校友裡有很多作家和運動員,美國已故出版巨頭威廉・倫道夫・赫斯特的孫女帕特裡夏也是 SHS 畢業的。

拉裡有空時也會帶女兒度假,依舊是土豪風格,比如帶她結交富商權貴二代們,梅根小時候就和沙特億萬富翁阿爾瓦利德王子(Prince Alwaleed)的兒子哈立德(Khaled)駕駛快艇穿越過聖特羅佩灣。

或者帶她買買買,十幾歲時梅根就得到了人生的第一輛車,雷克薩斯 430SC 敞篷車。

▲同型號示意圖,不是梅根的車。

一切看上去都很好,梅根過著衣食無憂的安逸生活,按部就班地接受傳統的精英教育,少女時期就能收到豪車級別的禮物,還能經常和名流們共享華麗的假期。

這是想象範圍內最令人垂涎的成長之路,可梅根卻時常覺得寂寞,因為扒開表面鑲金的外衣,她的生活是空心的。雖然母親芭芭拉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生活充實、心理健康、狀態穩定,是非常有愛的母親,但依然無法彌補拉裡作為父親的心不在焉。

正如成龍那素未謀面的女兒吳卓林所言,所有人在她出生前就給她貼好標簽,好像全世界都已經知道她是誰,只有她自己不知道。梅根也是如此,她幾乎不在社交媒體發文,為數不多的 po 文裡杵著一條私人相關的,是關於 「永遠」 的話題。

「我們的友情是地久天長的,對嗎?」

「比地久天長還要長。」

目睹拉裡在花叢裡周旋,體會到他 「父親」 角色之外的忙碌,再奢華的行程也無法帶來真心的快樂,炫酷的禮物更像是無情的敷衍,更強調了她不被重視、不被認真對待的現實,缺失的安全感完全無法被彌補。

尤其是梅根成年後,拉裡更是回歸本性,開始一茬一茬地換女友。

04

風流的老爸

2003 年,拉裡和第四任太太作家梅蘭妮(Melanie Craft)結了婚,老友喬布斯還是婚禮攝影師。

▲喬布斯是婚禮攝影師。

▲2005 年拉裡和第四任太太梅蘭妮以及梅根、大衞一起和喬布斯聚會。

花心的拉裡沒能熬過七年之癢,2010 年還是和梅蘭妮離了婚。

▲梅蘭妮和拉裡在一起常參加活動

離婚原因和前幾次一樣,無非是在紅塵裡打滾時又尋到了新女友,這次是時年不到 20 歲的烏克蘭美女尼基塔(Nikita Kahn)。

▲尼基塔和梅蘭妮都是圓臉美女

尼基塔,1991 年在蘇聯出生(當時烏克蘭還屬於蘇聯),在基輔讀完大學後來到美國加州勇闖娛樂圈,演過幾個角色,和拉裡交往後轉型做室內設計,作品大概長這樣:

最近也試圖在社交平臺營造大女主人設,常發自己叱咤風雲的美照,配合 「你值得更好的」 之類的文案,想從女性療愈的金礦中分一杯羹,可惜收效甚微,點贊數寥寥無幾。

外媒分析過原因,認為是倆人年齡差距過大(相差 47 歲),這一點有點像田樸珺,她們那套明明靠男人卻還要宣稱 「女性要獨立」 的言論在民眾眼裡完全站不住腳。

情人節曬出的超閃三件套再去說甚麼女性獨立顯然自然沒人買賬。

但美人確實是美人,而且成為拉裡的女朋友之後活動越來越多,神情也從開始的青澀無措到後來的熟練大方。

▲左上白色套裝是剛出現在媒體視線中的尼基塔

經常和拉裡合體出席活動。

和拉裡一起看網球,偶爾和亦敵亦友的比爾・蓋茨坐隔壁。

和拉裡在一起之後,尼基塔肉眼可見的越來越有星味。

梅根一邊看著父親拉裡繼續游戲人間,一邊默默地從南加大電影藝術系休學,頂尖學府已經無法給到她想要的東西,她迫切需要的是找到自我,找到出路。

05

橫沖直撞好萊塢

梅根開始環游世界,試圖摸索出前進的方向,最終,大自然給了她想要的啓示。

她的選擇和王石殊途同歸,想當年王總實現了財富自由,開始感嘆窮的時候反而最快樂,原因是沒錢時滿腦子就一個想法,怎麼讓自己富起來,但是有錢之後想法就多了,思維也複雜了,曾經堅信的東西被打破,會開始考慮自己活著到底是為甚麼。

確實,巨額財富對普通人來說當然是夢想,是稀缺資源,但有錢人最不缺的就是錢,在習慣了酒池肉林的花花世界後,紈絝子弟們的快樂閾值已經被拉得太高,游艇名表閃光燈只能帶來短暫的興奮,再也不能消解內心的空虛。

王石半路發家尚且如此,梅根可是出生在金礦裡,她不僅沒有王石逆天改命的快樂,反而天生自帶了有錢人的迷惘和孤獨。某種程度上來說梅根更迫切需要知道自己是誰,當下該幹些甚麼。為了尋找答案,兩位同路人選擇了非常相似的途徑,王石去了珠峰,梅根去了喜馬拉雅。

2006 年,梅根來到尼泊爾,徒步穿越了著名的喜馬拉雅山環線,王石自稱登山讓他有了優越感,重返商場時意志力更卓越,梅根的人生也因為登山發生改變,都說人要經過碰撞才能知道自己是甚麼,梅根人生的第一碰,是知道自己的性取向。

▲山本燿司名言

▲梅根對感情非常低調,極少接受採訪,偶爾會 po 和女友的自拍。

或許是體會到身為少數群體的不易,梅根開始註意到電影界的小眾 —— 低成本電影。

這些作品因為主題特殊或主創經驗不足等原因難以拿到充足預算,資金大多吃緊,但由於作品完成後不容易大賣,賺不到甚麼錢,所以很少有人願意投資,這導致很多青年才俊懷才不遇,很多佳作胎死腹中。

梅根看中了幾部低成本電影,決定慷慨解囊助他們一臂之力,她創立了電影制作公司 Annapurna Pictures,以她在喜馬拉雅登山時花了三周時間走完、最鐘愛的 Annapurna 山脈命名,專門進行低成本電影的投資和開發。

梅根做制作人非常與眾不同,她給出的預算很高,有時不設上限,因此被好萊塢戲稱 「人傻錢多」。

舍得花錢這點從她給團隊選的辦公地點就能看出來,她直接在比佛利山附近花半億美元買了三套豪宅,把公司總部安在這裡,她住一個,其他兩個給同事辦公用,以保證團隊工作時的氛圍隨意且舒適。

豪宅裡一應俱全,有專門的剪輯室,還配備了一個 20 座的家庭影院,團隊在裡面宅幾個月做後期都沒問題,在泳池邊開會更是常有的事。

不僅對員工大方,投資電影時出手更是闊綽,初入場就連投了兩部低成本電影,業內人士都覺得她這種做法太幼稚、風險太高,等著看她笑話,但梅根其實根本沒想靠這兩部電影賺錢,她純粹就是想讓電影順利拍下去。

這兩部電影一部叫《困境》,是《戀戀師情》的導演凱瑟琳・布魯克斯的作品,《戀戀師情》講的是師生戀 Les 片,《困境》關註的是多重人格障礙的女性群體。

▲電影《困境》海報

另一部是《受難記》,妥妥藝術片,主演是梅根・福克斯(Megan Fox),攝影是王家衞的老搭檔杜可風。

▲電影《受難記》海報

好萊塢的商業傳統沒能綁架梅根,除了投資不設上限,她還給了主創高度的自由,除了給錢,她對電影內容不摻和、不建議、不要求,導演編劇攝影愛怎麼來怎麼來。

25 歲那年她爸給了她一大筆錢,電影事業有了金錢的加持,終於開始真正騰飛。

2012 年,她投資的低成本電影開始在各大頒獎禮上嶄露頭角。

賽琳娜・戈麥斯(Selena Gomez)的《春假》在威尼斯電影節獲得金獅獎提名。

勞糢姐(傑西卡・查斯坦 Jessica Chastain)的《獵殺本・拉登》,奧斯卡獲五項提名,最終拿了最佳音效剪輯,金球獎獲四項提名,勞糢姐拿了電影類劇情片最佳女主角,關於勞糢姐的故事,我們剛寫過,這裡可回顧。

▲劇照(上)及得獎現場(下)

艾米・亞當斯的《大師》,在奧斯卡、威尼斯、金球獎等多個電影節共獲得 18 項提名,拿了威尼斯電影節的銀獅獎。

▲劇照(上)及得獎現場(下)

電影獲得成功後,梅根火力全開,繼續投資獨立電影,無意間創造了兩個奇跡。

其一便是投資了王家衞的《一代宗師》,讓章子怡小姐橫掃各大獎項,一雪前恥,成功翻身。

其二則是成為全球第一位在同一年獲得兩項最佳影片提名的女性制片人,前無古人,這兩部同場競技的影片分別是《她》和《美國騙局》。

▲2014 年的奧斯卡紅毯

《她》是科幻愛情片,被評為 「融合了現代科幻與傳統浪漫」 的溫暖治愈電影,主要在上海取景,集齊了女神斯嘉麗・約翰遜(Scarlett Johansson)、艾米・亞當斯(Amy Adams)、魯妮・瑪拉(Rooney Mara)和奧利維亞・王爾德(Olivia Wilde),順利斬獲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和金球獎電影類最佳編劇等多項大獎。

▲劇照

▲得獎現場

《美國騙局》由克裡斯蒂安・貝爾(Christian Bale)和艾米・亞當斯主演,獲奧斯卡十項提名,金球獎七項提名,最終艾米拿了金球獎電影類最佳女主角,大表姐(詹妮弗・勞倫斯 Jennifer Lawrence)拿了金球獎最佳女配角,這部片子拿了金球獎電影類最佳音樂 / 喜劇片。

▲劇照

▲劇組成員

▲金球獎現場,投資人梅根坐 C 位,巨星名人都要圍在她周圍。

▲奧斯卡現場

2014 年,梅根成功入選《時代周刊》全球百大最具影嚮力人物名單。

2015 年,開雲集團攜手戛納電影節推出躍動她影(Women In Motion)獎項,以表彰女性電影工作者在臺前幕後的付出,首屆獲獎者是著名影星簡・方達(Jane Fonda)和梅根。

幾乎不接受採訪的梅根在戛納發表了動情的獲獎感言,她說是電影讓自己感覺在這個世界上不那麼孤單了,她對此永遠心存感激,她不相信很多東西,但絕對相信藝術和電影,它們對文化發展的影嚮超越了我們的想象,值得我們尊重,值得被大部分人(而不是小部分人)所擁有。

談到拍電影,她直言電影資源不能只掌握在一小部分人手裡,如果一小部分人擁有絕大部分的話語權,那對於電影界是一種災難。

最後她用美國作家庫爾特・馮內古特(Kurt Vonnegut)的一句話結束發言,藝術不是謀生的方式,而是一個讓生活更容易被忍受的人性化方式(the arts are not a way to make a living, they are a very human way of making life more bearable)。

簡・方達發言時也表達了對梅根的欣賞,她贊揚她年輕而勇敢,拯救了太多不被看到的電影人才,讓很多本來被埋沒的好電影重見天日,把那些最大膽、最前沿、最重要的電影作品搬上了大熒幕。

毫無疑問,梅根在電影裡找到了自己,更成就了自己,她本著為少數群體發聲的出發點,卻誤打誤撞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她解決了別人的困難,也找到自己問題的答案。

06

拍電影的喜怒哀樂

像大部分的超壕太子女一樣,她們一出生就被太多人追逐,通常在社交場上就極為高冷 —— 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有錢任性。

梅根顯然是最典型的一個,她個性低調冷淡,討厭採訪,討厭交際,郵件更是經常性不回,但她在拍電影上很有韌性,會為了一個角色死磕到底。

比如拍《獵殺本・拉登》時,勞糢姐的經紀人已經婉拒角色,但梅根不願換人,狂 call 勞糢姐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最終說服對方出演,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她直接開車殺過去找她簽合同,確定萬無一失。

想象一下,一個不善言辭的人,愛誰誰,習慣性駝著背,常年穿著牛仔褲和帽 T,腳蹬一雙軍靴,手裡夾著一支煙,卻因為一個角色追著你說 「此生無所求,就要你來演」,這場面也是相當感人了。

▲梅根和勞糢姐老友合照頗多,勞糢姐想要得獎,還得有梅根這樣的有錢任性不圖票房的投資人才行啊

但是對電影的熱愛也讓 「酷蓋」 梅根在電影圈交到了不少好友,勞糢姐就是一個,倆人日常熱愛一起叫外賣在家瘋狂煲劇,《絕命毒師》和《權力的游戲》都是她們的最愛。

電影讓她交到不少同好,但也讓她深陷輿論的漩渦。

拍攝《大師》時,梅根和臭名昭著的前好萊塢大佬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鬧翻了,起因是電影的預算本來是 1800 萬美元,但很快發現資金吃緊,主創希望提高預算,這一要求遭到包括哈維在內的其他制片人的反對,他們覺得《大師》不值這麼多錢,投太多了後期回不了本。

▲哈維(左)曾是好萊塢超級大佬

此時梅根介入了,她同意把預算翻倍,願意不計成本讓電影順利拍完,最終這部戲花了將近 4000 萬美元才順利上映,雖然口碑不錯,但叫好不叫座,票房 cover 不了成本,制片人血虧 2000 萬,哈維覺得梅根的做法傷害了電影業,倆人就此結仇,不再合作。

梅根繼續不計回報地投資低成本電影,虧損也慢慢從量變到質變,同樣的事情一再發生,梅根的公司終於在 2018 年陷入了虧損風波。

病來如山倒,所有問題集中爆發,他們先是退出了妮可・基德曼的新片,又傳出高管 Chelsea Barnard 離職走人的消息,這兩件事還沒交代清楚原因,又因為國際版權沒賣出去,而把 JLo 的新片轉給了其他公司。

▲梅根退出的是查理茲・塞隆(Charlize Theron),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和瑪格特・羅比(Margot Robbie)主演的《重磅炸彈 Bombshell》。

接二連三的負面新聞在好萊塢飛快傳開,曾經不看好她的人等著看她的笑話,有交集的人為了避免風險不跟她合作,只有那些已經或將要被她資助的低成本電影創作者在給她鼓勵,希望她渡過難關。

關鍵時刻,還是老爸拉裡出手了,沒別的,就是投錢搭人脈,簡單粗暴,這種霸道總裁式的補救方法收效甚佳,公司業務慢慢回到正軌。

被老爸力挽狂瀾看似是好事一樁,但這對梅根來說卻壓力山大,因為她對拉裡的感情太複雜了,他是缺席的父親,也是給她優渥生活的人,他們同為投資者,投資的策略和目的卻大相徑庭。

而拉裡的出手相救又再次強調了父女之間的天差地別,現實再次告訴她老爸是個只看錢的精明商人,認準的是華爾街的那套價值觀 —— 金錢永不眠。

她和拉裡從處世哲學到人生態度都完全不同,她對父親的選擇嗤之以鼻,但現實的打臉再次證明了父親就是個狠角色,她不僅贏不了這個讓她又愛又恨的老爸,關鍵時刻還得靠他搭救才能逃過一劫,這對清高的梅根來說絕對是一擊重擊。

相比梅根,她的哥哥大衞在事業上更像父親拉裡,他從小就像 「別人家的小孩」,現在也更像一個在商言商的生意人。

▲拉裡和女兒梅根(中)及兒子大衞(右)

13 歲學開飛機,早早拿了飛行執照,能開直升機、普通飛機和特技飛機,20 歲那年更被世界冠軍特技飛行員 Sean Tucker 欽定為 「明日之星」 隊伍中的一員。

從南加大畢業後他進入電影圈,成立了公司 Skydance Media 和派拉蒙長期合作,27 歲被選為年度最佳投資者,28 歲又和大表姐一起登上了福布斯青年榜。

同年和女演員桑德蘭(Sandra Lynn Modic)在加州棕櫚泉結婚,成了家立了業,還不到 30 歲。

大衞的公司和妹妹梅根走的不是一個路線,他投過《碟中諜》系列,《星際迷航 2》,《大地驚雷》和《都市俠盜》,大多是商業大片,2018 年又和騰訊開啓了合作,事業版圖越擴越大。

一件小事或許可以說明梅根和大衞的區別。

2012 年,梅根因為理念不同和哈維鬧翻了,從此不再合作,2017 年,哈維因性侵、性騷擾等大量不軌行為被指控,由此引發了美國的 Me too 運動,多位好萊塢大佬因此被起底,這其中就包括約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

▲約翰・拉塞特

▲2020 年 3 月 10 日,哈維被判處 23 年刑期。

約翰是著名動畫公司皮克斯的創始人之一,在皮克斯和迪士尼均有任職,他在 Me too 運動中被指控曾對女性同事做出不當行為,公司深入調查後證明確有其事,約翰灰溜溜道歉後離開了皮克斯和迪士尼。

然而半年後,這位備受爭議的約翰出現在哥哥大衞的公司 Skydance,任職動畫部門總監,可見大衞的價值觀就像他的投資策略,重視的是利益和結果,這一點很像他老爸,但和梅根完全不同 —— 在這一家三位投資者中,男人顯然更理性,更冷酷,更註重商業利益。

梅根只有愛買豪宅這一點和父親拉裡比較像,和她爸比起來,她買的客氣多了。2013 年她在曼哈頓下城買下了一個一居室頂層公寓,花了 280 萬美元。

2014 年,她又花 3000 萬美元買下了好萊塢的一幢豪宅,外觀現代,view 極佳,配有石窟游泳池和排球場。

2015 年,她又花五百多萬美元在 LA 隨手買了個五房物業。

之前買的比佛利山豪宅,去年她拿出一套來賣,要價 1250 萬美元,順便曝光豪宅內景。

豪宅很美,但能否帶來內心的喜悅呢?

對於普通人來說,肯定是人生大圓滿,對於梅根來說,只不過是一時興起的小玩藝兒,如果沒有對電影的熱愛托住了她內心的無限孤獨,這高處不勝寒的人生真不知道如何進行才好。

對於她這樣少數派的太子女,她無法像大部分的超壕女兒們一樣把嫁人生子當成自己的人生旅程,例如我們之前寫過梅根父親的宿敵比爾・蓋茨的女兒就選擇了傳統的結婚生子路,這裡可回顧。

▲ 女兒由已經離異的父母陪同,一起走過長長的過道,走向新郎。

我們剛剛寫過的猶太富商 PELTZ 家族兩個女兒都是早早嫁人,一個嫁給金融才俊,一個嫁給小寶貝的大兒子,這裡可回顧。

▲ 豪門的太子女們最好的出路是扮靚靚出現在社交媒體,為品牌代言,嫁人生子過幸福的家庭生活,但這顯然是梅根不屑為之的,她不要做被人觀賞的客體,而要做把握自己命運的主體。

但是要獨創出自己的事業,有一番作為卻是一件更難的事情,那可不光是有錢可以辦到的,還需要毅力、韌勁與商業才華,在充斥著她父兄一樣理性冷靜的商業大鱷中間搶飯吃,要在眾多騙子和混混的忽悠中堅持正確的方向,成為慧眼識英雄的大投資人,受到人們的尊重,大概率梅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做躺平的富二代易,做有成就的富二代難,有錢人最大的難題在於他們所遇到的問題都是有錢解決不了的。

想想,這大概也是這世界最公平的地方啊,每個人都有想實現的夢,但那些夢,又如此的難,無論你是生在山腳還是生在山頂。

來源: 藍小姐和黃小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