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黃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億元騙局

黃金劫案

文: 明哥在路上 

姓賈的老闆們,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大人物。

明哥說的可不只是那個身在美國、卻口口聲聲說「下週回國」的賈躍亭

每天和黃金打交道的湖北前富豪:賈志宏,10年前就把佛祖都驚動了。

他有2個讓世人印象深刻的特點:

缺錢;

有金子。

《財新周刊》挖出了他身上的一則故事。

10年前,當他需要錢時,向湖北省內的一家小額貸款公司,申請高息的貸款。他從公司拿出了兩根金條作為抵押。

好巧不巧的是,小額貸款公司的老闆,是佛門中人,信仰藏傳佛教。老闆到了西藏拉薩,為了表達虔誠之心,將金條作為禮佛貢品,請聖僧轉交給佛祖。

老闆沒想到的是,從拉薩回到武漢的班機剛落地,就收到了聖僧的深邃來電:

你為何拿兩塊假黃金,欺騙佛祖呢?

老闆驚覺茲事體大,趕緊將金屬塊要了回來,退給了賈志宏,要回來了貸款。

這是賈志宏遺留在民間的一則軼事,也是他和佛祖產生的第一次緋聞。

自此往後,湖北省內的金融機構都知曉了賈志宏的英雄事蹟。

賈志宏的原始資本從何而來,一直都是個秘聞。

坊間傳聞,他軍旅出身,還在香港潛伏過6年,後來攜帶了一億元人民幣回到大陸。

2002年,41歲的他,收購了中國人民銀行位於湖北省一家行將破敗的製金廠,並以此為基礎,購入了幾台製金設備,就辦起來「金凰珠寶」。

把廠子辦起來的賈老闆,最喜歡幹的事情就是:

邀請政府部門的領導、金融機構的老總,來到金光閃閃的金庫裡,用金黃色的光芒閃瞎他們的雙眼。

在金子的助攻下,「金凰珠寶」很快成為了武漢市高新技術企業、湖北省名牌企業、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珠寶學院社會實踐基地、上海黃金交易所綜合類會員。

賈老闆的大舞台,徐徐展開。他想到了資本市場這個大池塘。

於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過後,他就叩開了證監會的大門,申請在國內A股上市。在上市答辯環節,發行審核委員會的專家們,例行性地抓住了招股書上的業務細節,讓賈老闆答辯。

比如:為什麼前5大客戶對黃金的採購量,前一年全年才4噸,卻暴漲至2008年第一季度的94噸,難道這些客戶都是吞金獸嗎?

明哥沒有在現場,後來有人說,在答辯現場的賈老闆:

渾身顫抖,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明哥實在不明白,背後有金光護法,內心連佛祖都不懼的賈老闆,怎麼在那一刻失了魂。

難道說一句「 客戶們傻到見金子眼開」,就那麼難嗎?

所幸的是,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他終於還是在2010年的8月中旬,站到了美國納斯達克市場,成功將「金凰珠寶」帶上了市。

但是很快,他便和很多前輩企業家們一樣,發現了美國股民們雖然天真、單純,能夠信你一次,卻不會再信第二次。在短短的3年時間內,股價就跌掉了75%,市值只有7000萬美元了。

賈老闆滿腹的委屈,覺得美國股民們真是不開化,他們即使不相信自己,總應該相信金條吧?

於是,他回望著滿腔熱忱的地方領導、金融機構,和門店里摩肩擦踵的大媽們,一腦子的報國熱情,又被激發了起來。

2013年,窮到只剩下金子的賈老闆,又缺錢了。

有人會說,坐在金山上,還能找不到錢嗎?

這一次,賈老闆打通了任督二脈,找到了比金子更來錢的路子。

他找到了長安信託,讓信託公司面向公眾發行信託產品,募集2億資金,投入到房地產開發項目,年化利息是13.5%。

為了打消信託公司的疑慮,主動提出,以等值的金條作為質押物,並且給金條買了份保險,一旦有損或失值,保險公司就賠付給受益人長安信託。

他開創性地為這種融資模式,取了個上檔次的金融術語:黃金質押+保單增信。這叫雙重保險。

看到這裡有人會問,既然「金凰珠寶」是上海黃金交易所的會員,金子又是真的足值,為何不直接將金子交給上海黃金交易所質押,來融資呢?那樣還款利息還能低點。

你能想到這裡,充分說明了這麼多年來,明哥對你的財經教育是到位的,至少可以去信託公司上班了。

因為,信託公司的人,就沒想到這一點。

不過長安信託的人,和後來的金融機構們相比,運氣好得上天。因為2015年,賈老闆按照合同的約定,帶著本金和利息,來贖回當初質押的黃金了。

賈老闆的心中,升騰起了小餌釣大魚的宏偉篇章。

他是被中國A股傷過的人。在哪裡跌倒,就要從哪里站起來。

既然證監會不讓「金凰珠寶」直接上市,那就曲線救國,讓另一家公司「金凰實業」成為一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

這就好像某些國人的做派一樣,既然反美不成,那就赴美生子,成為美國人他爹,以後在家就天天打美國人。

剛好,湖北省的國有企業「三環集團」,要引入民營資本,進行混合所有製改革。 2018年1月,賈老闆以近70億元的估值,獲得三環集團有限公司99.97%股份,被當地盛讚為:

湖北國企改革新樣本。

他的如意算盤,說簡單不簡單,說複雜也不復雜。

無論70億元資金從何而來,只要這事情能搞成了,直接控制了「三環集團」,就間接控制了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襄陽軸承」。到時候,想要多少錢,都直接向資本市場索取就是了。

所以,他的當務之急是找錢。

這一次,賈老闆就輕車熟路了。

他找來了恆豐銀行,以及國內幾乎所有的信託公司:

民生信託、東莞信託、安信信託、四川信託、長安信託、北方信託、張家口銀行、崑崙信託、天津信託、中航信託……

國內能叫得上名號的信託公司,除了湖北省內的,幾乎被他一網打盡。

那湖北省的信託公司怎麼就不出面呢?因為他們心中有了佛祖。

省外信託公司的人也不全是見金子眼開的。

比如,民生信託的人要求全程見證黃金的檢測、入庫環節,堪比美國大片。

金凰珠寶、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湖北省金銀飾品質量監督檢驗站、民生信託,四方將近20名見證人,

現場全程視頻錄像;

將黃金融化成不規則形狀;

光譜掃描;

現場鑑定;

運至銀行金庫;

分髮指紋密碼和鑰匙。

(類似場景流程,僅作示意圖)

你能想像到的所有高科技元素,全部使用上了,不可謂不隆重、不安全。

入庫前抽檢結果為真,入庫後銀行保險櫃沒有開箱記錄,就算佛祖來了,應該可以確保金條們安然無恙吧。

金融機構們都是這麼想的。

所以從2015年開始,金融機構們,都面向公眾發行各種信託、理財產品,從老百姓手中募集到了300餘億元,轉而貸給了賈老闆。

機構們的信心,來自於質押在銀行金庫中的83噸金子、人保財險公司的保單,以及對賈老闆入主上市公司的美好藍圖。

截止2020年5月份,還有160億元,將在10月份到期。

賈老闆的春秋大夢,雖然目的是空手套白狼,聽起來是天衣無縫,然而,走多了夜路,總會碰到鬼的。

他的如意算盤,是盡快將錢拿過來,完成對湖北國企「三環集團」的絕對控制,然後由旗下的上市公司,來回補現金,償還貸款。反正最後的雷鋒,來自於股民們。

沒想到的是,鏈條太長,就容易斷。

2018年底,「三環集團」原來的領導班子,在反貪風暴中集體被查,大家才明白過來,崽賣爺田心不疼,原來領導班子和賈老闆,和評估機構串通起來,故意壓低了國有資產的評估價值。

於是,和賈老闆交接的那批人都進去了,股權交割也就無限期延遲了。

而這邊,恆豐銀行、多家信託公司的錢,就快到期了。一開始,大家都不著急,畢竟用這些金融機構負責風險控制的人的話:

手中有金,心中不驚。

等到賈老闆陸陸續續開始違約了,關係最近的,甚至是「金凰實業」股東方的東莞信託,也坐不住了。

2020年2月,東莞信託的人,已經顧不上防疫措施,衝破重重阻力,要求法院授權,對金庫中的黃金,進行數量和質量的全面檢測。檢測結果讓他們魂飛魄散,因為檢測報告書上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

這不是黃金,而是白銅板磚。

這時候,所有信託公司的人終於想起來了,賈老闆的企業,根本不可能有83噸黃金。因為在2019年,我國官方公佈的黃金儲備量也才1958噸,知名的上市公司紫金礦業每年開足馬力,也只能生產40噸;一家出了湖北就沒人認識的企業卻擁有全國儲備的4%以上?

佛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可能只有傻子才會相信。

你說這些金融機構們也是傻子嗎?明哥可沒這麼說過。

所有人都滿腹疑問:同樣一批金子,入庫前抽檢結果為真,之後再檢測結果為假,銀行金庫保險櫃中也沒有開箱記錄,究竟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呢?

明哥覺得,這些人一定沒有看過電影《瘋狂的石頭》。

83噸黃金裡,究竟有幾兩真黃金,只有賈老闆一個人知道。

他們是如何串通一氣掉包的,估計只有佛祖知道。

連保險公司都不知道。

因為,當幾十家信託公司,向人保財險、大地財險,申請理賠時,保險公司拿出了當時的保險合同,只有在以下四種情況下,黃金發生了損壞、不足值,保險公司才需要賠付:(一)火災;(二)爆炸;(三)雷擊;(四)飛行物體及其他空中運行物體墜落。

原來,金融機構們,壓根沒有看保險合同。

直到此刻,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才意識到了:

賈老闆比銀保監會更懂金融,比信託公司更懂保險,比保險公司更懂信託;

更可怕的是,上海黃金交易所,既沒他懂金融,也沒他懂黃金。

因為直至6月24日,上海黃金交易所才取消「金凰珠寶」的會員資格。

這些多年,他們都乾啥去了?

明哥清點了下,160多億元爆雷的金額裡:

民生信託40.74億、恆豐銀行38.94億、東莞信託33.7億、安信信託19.19億、四川信託18.1億、長安信託8億元、北方信託6億元、天津信託6億元、崑崙信託3億元、中航信託2.9億元、中經貿易3億元、融資租賃2億元、張家口銀行1.8億元、永泰小貸0.59億元……

反正是從老百姓口袋裡募來的錢,這些金融機構,現在還淡定得很。

明哥真是覺得,現在是金融行業供給側改革的攻堅期,2家銀行、9家信託、3家其餘金融機構,真應該把風險控制、盡職調查、法務部的人都給開除了。

那工作誰來干呢?

不用凡人,擺一尊佛祖就行了。

因為他們還沒有一尊佛祖來得有用。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