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建嶸體」出世和「搶筆省長」陞遷

李鴻忠

2010年12月6日,著名社科院教授、社會群體問題專家于建嶸,在微博上發了一條微博,內容是某次和某高級官員的談話內容,本來是想說一種現象,沒想到旋即引起轉載狂潮,並且成為,繼「我爸是李剛」「我們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之後的又一波造句狂潮。

于建嶸:有一個任省級官員的同學,一次與我談心裏話說:兄弟,你總批評我們這些當官的拚命往上衝。這是因為你沒有當過官,不知道當官的感覺。那種感覺真的很讓人非常受用,就是不貪污受賄,那種前呼後擁,指點江山,有甚麼事給個眼色就有人辦等等官威,也讓人感到此生沒有白過。而官越大,這種感覺就會越明顯。

建嶸體基本句型:你總批評我們XXX,這是因為你沒XXX,不知道XXX的感覺……就是不……那種……也讓人感覺此生沒有白過,你越是XXX……就越明顯。

限於篇幅,僅舉兩個網友造句:

1.有一拆過房子的同學,與我談說:兄弟,你總批評我們這些強拆的沒有人性。這是因為你沒有拆過房,不知道拆房的感覺。那種感覺真的很讓人非常受用,就是摧枯拉朽,那種成就感,哭爹喊娘,一片家園瞬間夷為平地,也讓人感到此生沒有白過。而拆房越多,這種感覺就會越明顯。

2.有一個爸爸叫李剛的同學,一次與我談心裏話說:兄弟,你總罵我爸李剛是nb。這是因為你爸不是李剛,不知道爸爸是李剛那種威風的感覺。那種感覺真的很讓人非常受用,就是撞死人也頂多判三年庭外,那種喊出「我爸是李剛」的威懾力,也讓人感到此生沒有白過。而越喊出來,這種感覺就會越明顯。

著名的「搶筆省長」李鴻忠一定也「感到此生沒有白過。而官越大,這種感覺就會越明顯。」 因為,李鴻忠陞官了。日前媒體報導,原湖北省省長李鴻忠改任湖北省省委書記。中組部表示「李鴻忠同志領導經驗豐富,熟悉經濟和黨務工作,思想解放,視野開闊,組織領導能力強,有開拓創新精神。圍繞中央和省委的決策部署,認真抓好工作落實,全力推動科學發展,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中央認為李鴻忠同志擔任湖北省委書記是合適的。」

李鴻忠

2010年3月7日「兩會」期間,54歲的李鴻忠,因不滿人民日報社下屬報刊《京華時報》一名女記者追問鄧玉嬌案件而搶下對方的錄音筆,引起輿論嘩然,媒體戲稱李鴻忠為「搶筆省長」。

「搶筆」事件發生後,人民日報原副總編輯周瑞金、知名學者于建嶸等人向十一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主席團呈遞了一封《關於李鴻忠事件善後建議書》,指出如果李鴻忠是一時衝動的失態,應該趕緊設法彌補,該解釋的解釋,該道歉的道歉。大陸與香港地區約70名媒體人也聯署上書全國人大,要求李鴻忠道歉並辭職。

由於輿論一度將「鴻忠搶筆」炒得沸沸揚揚,有人預計這一事件可能影響李鴻忠的仕途。但李鴻忠出任湖北省委書記,表明輿論對高層人事任免的影響十分有限。其實,早在「搶筆事件」發生後,網上就有網友發文分析李鴻忠仕途無恙,文章中這樣分析道:

「第三種結局,雖然是內地媒體最不願意看到的,但不幸也是可能性最大的就是李鴻忠不僅毫髮無損,而且今後照樣陞官。據北京消息稱,在內地官場,民望形象雖然日益重要,但關係和背景仍是最重要的因素。李鴻忠是秘書出身,大學畢業後就跟隨前政治局委員李鐵映,從瀋陽市到遼寧省,再到電子工業部,直到1988年才到廣東惠州任職,與出身基層的官員不同,令其官氣更大,更少關心民生民意。但其與秘書幫的關係盤根錯節,舊上司李鐵映是元老李維漢之子,其母金維映又是鄧小平前妻,後台強硬,這種庇蔭對李鴻忠逢兇化吉不會毫無作用。 更重要的是,組織人事路線決定了官員的效忠對象是黨而不是人民。李鴻忠的官職並非人民授予,只是官方委任(雖然走了人大選舉的過場)。更何況在當局眼中,媒體只是喉舌、工具,若讓工具異化至指揮大腦,豈非本末倒置?由是觀之,李鴻忠仕途應無恙。」

這段分析準確到位,道出了一個公開的秘密:中國政府的所有官員都是「黨」官,其效忠的是黨而不是人民,他們只為黨服務而不為民眾服務,他們為黨服務其實也是為了自己服務,「建嶸體」生動地道出了官員們的美妙「感覺」,不僅如此,還有存在海外的銀行賬戶中的巨款和多國的護照備用,隨時準備情況不妙時開溜。

2010年12月13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署名方林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