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2 日

第一個寫《平安經》的人

文:言九林

說兩段歷史。

1811年,湖南學政徐松倒了大霉。

一位叫趙慎畛的湖南籍言官上奏彈劾他。奏章裡給他羅列了九項罪狀,分別是:

(1)坐轎子進欞星門,對孔聖人大不敬;(2)以「官員出書」的方式變相腐敗。在科考之年,將自己的詩文出版成書,強行賣給前來參加考試的生員;(3)評選優等生員時收錢;(4)招取新生時「加收紅案陋規至十數兩」,有新生不交這筆錢,被掛牌子警告;(5)考試錄取「佾生」的時候,每縣發幾十名「備卷」,誰給了錢就錄取誰;(6)縱容家丁凌辱士子;(7)考試、招生的時候以賣熟食的名義向學子索要錢財;(8)武舉考試的時候強迫考生買弓箭;(9)出科舉考題的時候,故意割裂經文,胡亂斷句,弄出一堆根本看不明白的題目,比如有考題叫做「不畜牛」。

學政是一省掌管教育文化的最高行政官員。這九條罪狀,條條指向徐松道德淪喪、違法亂紀,帶頭敗壞湖南的學風。嘉慶皇帝接到彈劾之後大怒。立即派了工部左侍郎初彭齡趕往湖南,與湖南巡撫廣厚一起成立專案組,對徐松展開了全面調查。

初彭齡到了湖南之後,第一時間將徐松革職關押了起來。然後用了兩個月,將徐松的社會關係與所作所為,翻了個底朝天。最後查明坐實的只有兩件事:(1)給湖南士子出的科舉考題,確實存在割裂經文胡亂斷句的問題。(2)確實存在「官員出書腐敗」

調查組在給嘉慶皇帝的匯報中說:據徐松的家僕劉貴供認,徐確實編寫了一本《經文試貼新編》,每次各州府有科舉考試,就讓教官向生童們兜售這本書。一共發下去4010冊,賣掉了2380冊。除去成本,徐松共獲利476兩銀子。

堂堂學政「出書腐敗」,只撈到了476兩銀子,可以說是相當寒磣。不但同僚們看不起這種腐敗力度(比如康熙年間的湖北學政李周望,用同樣的方式,每年可以收六千多兩銀子),連嘉慶皇帝也覺得失望。皇帝從京城千里迢迢派出欽差去查徐松,在意的根本就不是徐松搞「出書腐敗」。真正引起嘉慶注意的,是彈劾徐松的奏章裡提到徐竟然在「加收紅案陋規」——要知道,整頓紅案陋規是嘉慶親自在抓的反腐項目;以及徐竟敢割裂經文胡亂斷句——嘉慶看到這條罪狀,文字獄思維立刻就被激活了。他在給專案組的諭旨裡特別提到,徐松既然敢割裂經文,多半也敢做其他的,專案組務必要去徐松家中,將他未出版的詩詞文章全搜出來,一字一句地查,看看裡面是不是有「悖謬之處」,是不是有說我大清的壞話。

在清代,官員搞一搞「出書腐敗」,可以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學政主管文化教育,是本省奔跑在科舉之路上的讀書人的最高長官,搞一搞「出書腐敗」更是被官場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搞了是和光同塵,不搞那就是蠢蛋、怪物,是惹人厭的假清高。

據《湖南刻書史略》的統計,在徐松之前做湖南學政的石韞玉,在任內出版過自己的詩文;在徐松之後做湖南學政的陶方琦、陸寶忠等人,也都在任內出版過自己的詩文。學政的下級,也就是湖南各州縣的學正,也一樣常常選擇在任內出版自己的文集(理由很簡單,卸任後再出版就沒有人買了)。

皇帝想要的罪證沒有查出來,皇帝成立的專案組又不能無功而返。於是原本無足輕重、被視為常態的「出書腐敗」,就成了將徐松流放邊疆的核心罪名。這個結局,讓許多官場中人替徐松憤憤不平。光緒年間出任湖南學政的江標,就是其中之一。他在詩裡說,江蘇學政祁寯藻也這樣玩啊,也是在任內出版自己的書賣給學生和下屬啊,結果被傳為美談,只有我湖南教育界的老前輩徐松倒了大霉,實在是「尋常一樣刊書賣,一負宏名一罪私!」

江標們的意見,簡而言之只有五個字:太不公平了。

「平安」是中國人渴盼了幾千年的夢想。

第一個寫《平安經》的人,叫做甘忠可。他生活在漢成帝年間。他的著作全名是《天官曆·包元太平經》——「太平」一詞首見於《呂氏春秋》的「天下太平,萬物安寧」,「太平」也就是「平安」。

《包元太平經》的主旨,不是歌頌劉漢王朝實現了太平盛世,而是批評「漢家逢天地之大終,當更受命於天」。簡單說來就是責備劉漢王朝不行仁政,不能讓天下百姓獲得太平,所以天命已離劉氏而去;除非劉氏進行改革,變更自己的政策,才能「更受命於天」,才能重新獲得「天命」的青睞。

甘忠可是一個生平履歷不詳的在野知識分子。他的這本《太平經》得到了許多人的認同,其中有在野平民,也有在朝顯貴。結果是欲為天下人帶來平安的甘忠可,沒能保住自己的平安。他被皇權抓了起來投入獄中,不久之後就病死在了裡面。不過,他的《太平經》與太平之夢仍頑強地流傳了下來。到了東漢順帝時代,甘忠可的後人干(甘)吉,已將《太平經》擴充為長達一百七十卷的《太平清領書》,且以琅琊為根據地,有了頗具規模的信眾。

這位干吉的太平之夢,得到了一位叫做襄楷的朝中知識分子的支持。在襄楷的牽線搭橋下,干吉派弟子宮崇帶著增訂版的《太平經》前往長安,希望說服皇帝推行改革,接受他們的太平之夢,且試圖用「天命」來約束皇權的胡作非為。《後漢書.襄楷傳》裡說,為了增加被接納的機會,宮崇到了長安後,將這部增訂版《太平經》說成是神人在「曲陽泉水」傳授給干吉的,且將書裝訂為「縹白素、朱介、青首、朱目」的高級樣式(簡單說來,就是近似於馬王堆出土的帛書)。但這些努力沒有效果,朝臣們將經書定性為「妖妄不經」,漢順帝也不喜歡自己的權力受到約束。宮崇被趕出了長安城。

再後來,為避東漢末年的中原戰亂,干吉的後代仍以「干吉」為名(史書誤作于吉),離開琅琊前往東吳傳播太平之夢,「立精舍,燒香讀道書,製作符水以治病」,得到當地諸多士紳的認同。結果又被正在東吳致力於消滅世族、建立秦制霸權統治的孫策所殺。

再後來,沒有了甘忠可和干吉這樣的人物,也沒有了真正的《平安經》。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