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將連任成功 作惡的推特與臉書必將付出代價

我在日前的文章《拜登兒子豔照門、拜登郵件門  國會介入調查,2016年的歷史會重演?》裡,為大家簡要分析了一下最近Twitter和Facebook兩家公司是如何限制拜登醜聞在互聯網上的傳播的。

目前,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正準備傳喚Twitter和Facebook的老闆,即多爾西與扎克伯格,要求他們對此事做出解釋。

2011年,Twitter的老闆多爾西與奧巴馬在一起

為什麼美國的互聯網公司到現在還如此和川普過不去呢?

我認為:不論他們怎樣對待川普,川普都會對他們下手了。所以,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川普能夠敗選,否則,川普將追擊他們。於公於私,川普都有充足的理由來對付Twitter和Facebook.

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用什麼樣的藉口來對付這些互聯網巨頭呢?當然是反托拉斯法,即反壟斷法。

Twitter和Facebook確實在網絡信息的傳播上占據了壟斷性的優勢,因此打擊Twitter和Facebook符合反壟斷法的初衷。

美國國會早在1890年就制定了《謝爾曼反托拉斯法》,謝爾曼是一名共和黨人。這部法律授權司法部起訴那些壟斷和操控市場的公司。

扎克伯格與梅德韋傑夫

司法部是一個需要保持政治中立的機構,但同時,司法部卻是一個司法行政機構,所以司法部是屬於行政部門的。美國總統有權指揮司法部起訴一些特定企業,這在歷史上也有先例可循。

西奧多·羅斯福是美國歷史上鼎鼎大名的一位總統,他的雕像被刻在了拉什莫爾山(即總統山)上,他也是一位共和黨人。當他的表兄弟富蘭克林·羅斯福(即連任四屆的小羅斯福總統)後來加入民主黨時,老羅斯福對他破口大罵,指責他忘恩負義。

老羅斯福不僅僅是美西戰爭中的戰鬥英雄,在當上總統後,也對當時存在的壟斷性大公司採取了十分嚴厲的措施。他指令司法部依據《謝爾曼反托拉斯法》,把一些大公司紛紛告上了法庭,雖然在法庭上互有勝負,但是許多壟斷性的企業也確實走向了終結,被法庭下令拆分。那些說美國被資產階級大公司控制的人可以看看這些故事,在一百多年前,在資本主義蓬勃發展的時代,美國國會就在限制大公司了。
老羅斯福當時說:

在對付我們稱之為托拉斯的大公司方面,我們絕對必須拿定主意,按漸變而不是革命的辦法行事。……我們的目的不是要取消法人公司;正相反,這些大集合體乃是近代工業制度不可避免的一種發展。……我們要想調節和監督這些公司,就須先在我們的思想中明白確定,我們不是攻擊它們,而是力求消除它們的一切弊害,否則我們就做不出任何有益的事情。我們對於這些公司並無敵意,只不過是決心要使它們經營得有利於公眾。

壟斷性的工業公司會損害行業間的充分競爭,最終造成技術的停滯不前與市場的混亂。而壟斷輿論的網絡公司,其所造成的危害性要比工業公司更大。

川普於公於私,都有充足的理由對Twitter和Facebook發起調查。

當年老羅斯福對大公司採取行動時,是一種預見性的行動,也就是說,當時那些大公司還沒有對市場和社會造成實際性的危害。別說操控市場了,許多大公司甚至都還沒來得及壟斷市場,就被拆分了,比如北方證券公司。

而現在的情況不一樣,Twitter和Facebook不僅僅是壟斷了市場,而且也已經在實打實地操弄輿論了。兩罪並罰,有何不可?

在私人理由上,Twitter、Facebook也與川普之間結怨頗深。

Twitter和Facebook在美國是用戶最多的社交媒體,為了防止川普勝選,這兩家公司在操縱輿論上玩得爐火純青。
就拿前幾天掩蓋拜登醜聞一事來說,鑒於這兩家公司用戶數量的龐大,因此Twitter和Facebook的做法將會使許多美國人不知道拜登所涉及的驚天醜聞,許多人在這兩家公司刻意地隱瞞下,還是會興高采烈地去給拜登投票。

Twitter在限制拜登醜聞傳播的同時,還經常給川普的推文貼上事實核查標籤。一家互聯網公司是否具有進行此類事實核查的能力和權力,是存疑的。

2019年,川普與Twitter的多爾西見面

Facebook公司也在前幾天表示,拜登醜聞要接受事實核查,所以限制了其醜聞在平台上的傳播。

最大的受害者莫過於《紐約郵報》了,《紐約郵報》是報道拜登醜聞的媒體,這家公司的推特帳號都一度被封號了。

而時常造謠的《紐約時報》卻受到了推特公司的格外關照,無論這些公司報道什麼,推特都是閉著眼睛幫他們分發推薦消息。兩家公司雖然同在紐約,但是命不同。

Twitter與Facebook現在就屬於那種一條道走到黑的公司,因為他們也沒有辦法了。無論如何,川普都是會對他們下手的,即使這次他們沒有限制拜登醜聞的傳播,也不會影響到川普在日後對他們動手。

所以乾脆壞事做到底,送佛送到東,一不做二不休,極盡全力去幫助拜登獲勝。拜登一旦勝選,他們公司面臨的訴訟危機就會結束。

川普在第一個任期內,還不能做些事,到了第二個任期後,由於沒了連任的考量,所以政策會更加激進且大膽。

我上面的這種推測,並不是空穴來風。實際上,目前也有許多線索可以指向這一點。

比如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準備傳喚兩家公司的負責人。

比如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下轄的小組委員會負責人霍利寫信給多爾西和扎克伯格,邀請他們到國會山說明情況。

許多的保守派組織也在呼籲限制Facebook和Twitter對市場和公共輿論的操弄。比如下面的這些新聞報道:

在今年7月份,美國國會就已經調查過Facebook是否有過違反《謝爾曼反托拉斯法》的行為了。

Facebook與Twitter在以後具體會面臨什麼樣的命運,不得而知。但是接受司法部的進一步調查卻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可能會被司法部起訴到法院下令拆分,國會也有可能會制定特別的《社交平台中立法案》,用專門的法律來規範兩家公司的所作所為。

來源:寰宇大觀察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