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19 日

我是「古老濕」,因為寫文章罵百度,百度要我賠50萬

文: 谷溪  

上週六 8 月 8 日,我正跟朋友喝茶聊天,突然接到北京互聯網法院的電話,通知我「你被百度告了」。

剛接電話的時候,我整個人是懵逼的。傳說中的「巨型企業狀告自媒體」的新聞,居然發生在了自己這個沒啥影響的小公眾號身上?而且一賠就是50萬元? 「古老濕」已經這麼牛逼了?

原來,起因是我今年 4 月份寫的那篇《百度才是中國互聯網的最大毒瘤》。

(文章發表幾天后,就被百度投訴刪除了,沒想到他們從那時就已經開始拉清單了)

今年 4 月份,我看到百度網盤的免費開源加速工具 Pandownload 的作者被抓,有感而發,快速提筆寫了一篇細數百度各類黑歷史的文章,裡面提到瞭如下事件

「血友病吧」事件

2016 年 1 月 9 日,有網友發帖稱,百度貼吧的血友病吧被賣給了一個「血友病專家」。原吧務成員遭撤換;而後網友又發現,股骨頭壞死吧、癲癇吧、高血壓吧、漏斗胸吧等,都被野雞醫院、組團、專家等個人和團體承包。

(鏈接:http://www.gov.cn/xinwen/2016-01/16/content_5033431.htm)

「魏則西事件」

2016年4月,受害者魏則西及其家人因在百度推薦的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接受了未經審批且效果未經確認的治療方法,導致耽誤治療,最終於2016年4月12日不治去世。

(鏈接:http://opinion.people.com.cn/n1/2016/0502/c1003-28318763.html)

「高考填報誌願事件」

2019年,山西省招考中心特意發布了一條公告:考生在網上填報誌願時,切記不要使用搜索引擎來搜索網上填報誌願系統網頁,否則可能誤入其他網站,使自己填報的志願信息無效,並造成考生密碼等個人信息洩露的不良後果。

(鏈接: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9-07/10/content_1935094.htm)

「冒充章子欣父親」事件

2019年7月7日,9歲女童章子欣遇害,百度編輯在未經章子欣父親同意的情況下,對外以「章子欣父親」名義發布包含「希望下輩子她還是我的女兒」的內容,而後承認內容造假。

(鏈接:http://opinion.people.com.cn/n1/2019/0716/c1003-31235790.html)

……

這樣的鏈接我可以能找出來無數。

我想問百度一句——

上面每一起與百度相關的公共事件,都造成了巨大且惡劣的社會影響,到底哪一件是我「惡意編造」的?到底是魏則西其實沒死、血友吧被我承包了、還是假裝章子欣父親的是我?

你再細看,上面所有事件的相關截圖,都是我從人民網、甚至國務院網站獲取的。是不是人民日報和國務院都跟我商量好了組團侮辱你百度?我咋這麼牛逼呢?

我罵你毒瘤是侮辱誹謗?那你要不要自己去百度搜搜,「百度 毒瘤」這個關鍵詞能撈出來多少東西、算算 10 年以內有多少網友曾罵過你是毒瘤?要不要把所有說過「百度是毒瘤」的人都撈出來起訴一遍賠償 50 萬?難道這就是百度在移動互聯網、AI、電商、O2O 等各個領域相繼掉隊之後,發現的創新贏利點嗎?

我惡意編造?我侮辱誹謗?荒天下之大謬!

說真的,當我看到起訴狀上面的「惡意編造,侮辱誹謗」這幾個字時,第一反應就是所有中國人都熟悉的那句北島的詩——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我固然尚未見到自己的墓誌銘,但百度卻自恃一張通行證橫行霸道。

在法院打電話通知我之後,我的電子郵箱裡收到了法院發來的訴訟材料,包含律師信息、證據清單、起訴狀等等。先給大家開開眼,未來如果你們也受到百度起訴,估計也會是這樣的格式:

在這個文件夾中,所有材料一應俱全,百度律師的工作做得很細緻,我也看得很仔細,順便找到了一個小瓜:

我上文說過百度讓我賠償 50 萬,各位還記得吧。

然而在起訴狀內文裡,又變成了 100 萬……

我第二次懵逼,反反复复確認了很多遍,並諮詢了我的律師,最後只能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寫起訴狀的時候,對方律師筆誤了……

是不是得扣點績效獎金了?

從這個細節可以看出,寫起訴狀的律師,估計是按照上一封「格式起訴狀」照貓畫虎,批量操作,粗心到金額數量都沒全部改掉,恐怕自己都懶得再讀第二遍

也就是說除我以外,還有其他自媒體人被起訴,賠償額度甚至比我還高,達到了 100 萬。

果然,我順藤摸瓜,在微博上找到了一個在 7 月 26 日被百度起訴賠償 100 萬元的財經博主。

這個老哥比我還慘,發了 4 條在我們普通人看來完全不痛不癢的微博,就直接被百度起訴發了傳票,賠償金額 100 萬元。

「墨說財經」老哥的微博發表在今年3 月份,我的文章發表在今年4 月份,而我們兩個都在近期(7月底、8月初)這段時間內被百度起訴,甚至起訴我們的百度代理律師都是同一個人。

因此,我相信,我們兩個不是個例。除了我們之外,百度也很有可能在這段時間內,密集的起訴了更多自媒體人。每一天,都有可能有某個公眾號主、微博博主膽戰心驚的收到一紙傳票。只要你曾公開批評過百度,你就有危險。

所以,我希望有更多的自媒體人,都能勇敢的出來發聲,把自己的事件說出來,而不是在百度的法律壓力下獨自一個人承受所有的壓力。希望你能知道,起碼我,以及「古老濕」這個小小的公眾號,站在你那一邊,願意幫助你。

今天我不站出來,明天我就站不出來。這個道理懂了一輩子,現在也該輪到我「以身飼虎」了。

我倒要看看,朗朗乾坤之下,百度是怎麼把我生吞活剝的!

來源     古老濕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