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把一個愛國者變成帶路黨

文:余少鐳  

本來,伍子胥沒有任何理由不愛他的楚國。

伍家,妥妥的楚貴族,既得利益者。伍子胥的曾祖伍參、祖父伍舉,輔助楚莊王稱霸,功不可沒。伍子胥的父親伍奢,是楚平王太子建的老師(太子太傅),很得太子建的愛戴。

伍子胥

沒想到,正是這個身份,給伍家帶來滅門之災。

楚平王熊棄疾為了跟秦國結成戰略合作夥伴,派太子建的另一個老師費無極(太子少傅)去秦求親。秦景公答應了,隨手給楚國發了一個公主。

費無極對太子建不粉他耿耿於懷,對伍奢地位在他之上更是不忿,現在機會來了。從秦國出使回來,現在的神編劇都不敢編的狗血劇情就這樣發生了——

費無極對平王說,秦國公主太美了,又勾勾又丟丟,給太子太可惜,大王您應該自己留用,再給太子娶一個就是了。 (秦女絕美,王可自取,而更為太子取婦。——《伍子胥列傳》

有什麼樣的君主,就有什麼樣的佞臣,反之亦然。費無極這樣的話,換一個有人樣的君主,死一萬次都不夠。但他敢這麼說,肯定也對平王了解得透透的。

果然,平王一聽,兩眼放光,說,這個可以有。

就把兒媳婦給截了胡。

費無極又說,太子留在宮中,遲早要搞事情,不如把他派去守邊疆。

平王說,我看行。

費無極又說,伍奢大權在握,遲早要跟太子裡應外合,你不弄死他,他就會弄死你,不能留,全家都不能留,特別是他倆兒子,都不是省油的燈,一定要斬草除根。

平王說,有道理。就把伍奢關起來,並派人去到伍家,對伍子胥兄弟說,來,你爹活;不來,你懂的。

這個時候的青年伍子胥,應該是躊躇滿志,正在為建設楚國而發奮努力。可是,父親被抓、平王還想滅門的消息傳來,這個雷,比晴天霹靂還霹靂。

一國之君,怎麼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難道這就是我伍家幾代為之拋頭顱灑熱血的楚國?

哥倆一商量,伍尚去當孝子陪父親一起死,伍子胥踏上逃亡之路。從此,滿腔報國志變成一心報父仇。伍子胥心中,再也沒有「 祖國」這個概念;或者說,哪裡能幫我報仇,哪裡就是我的祖國。

逃亡之路,從宋,到鄭,到晉,風餐露宿,一夜白頭,最後沿路乞討,才活著進入吳國境內。

吳楚曾經也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但誰都知道,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兩國因種種原因越走越遠。到了春秋末年,「 吳楚必有一戰」已成為國際共識。所以,伍子胥的到來,讓吳王僚如獲至寶,不但收留了他,還給他高官做。

伍子胥也盡心盡力為吳國出謀獻策,包括用暗殺等特殊手段左右領導人的更替,輔助更強勢的吳王闔閭上台,得到絕對信任,被封為「 行人」,相當於外交部長,成為吳國最高智囊,為吳國製定堅定有力的外交政策,特別是怎麼制約楚國的戰略方針,怎麼克制楚軍的戰術思想。

沒想到,在入吳的第五年,伍子胥又一次遭遇晴天霹靂——楚平王死了。

按《吳越春秋》載,伍子胥聽到這消息,「 坐泣於室」,當場哭了起來。到了《東周列國志》,就被演義為「 伍員聞平王之死,搥胸大哭,終日不止」,甚至「 一連三夜無眠」。

按一般人的理解,伍子胥父兄被害,費無極是罪魁禍首,楚平王聽信他的讒言,才戕害忠臣。就像岳飛,是被秦檜所害,高宗只不過是被秦檜蒙蔽了而已。

伍子胥要是這麼想,他就不是伍子胥了。

沒錯,費無極確實是禍害伍家的罪人。但是,如果不是平王色令智昏,喪德、不仁、無恥,費無極怎麼害得了伍奢?同理,如果不是宋高宗害怕岳飛迎回二帝,秦檜焉能祭出「 莫須有」大殺器?

平王雖死,但病死算善終。而新上台的楚昭王,也沒半字為伍奢平反之意。

所以,對於伍子胥來說,仇恨不減反增。

《史記》裡凡寫到楚平王死的篇章,都沒有寫伍子胥有什麼反應,《吳越春秋》則說,伍子胥哭著說:「 平王卒,吾志不悉矣!然楚國有,吾何憂矣?」

平王死了,我的願望實現不了了!但只要楚國在,我還怕沒仇報嗎?

這充分證明,伍子胥認為,父兄被害,並不僅僅是平王跟費無極的事,整個楚國,從朝廷高官到民間百姓,都要承擔起滅他伍家滿門的責任。

為什麼?因為他父兄被害時,面對如此倒行逆施的平王,滿朝公卿,竟沒有一個站出來為他們說一句話。楚國的知識分子、普通老百姓,也沒有採取什麼抗議行動。

不要說那時候的民眾沒有此等意識。 《呂氏春秋》載,費無極之所以被殺,就是因為平王死後,他又陷害了另一忠臣,導致「 國人大怨,動作者莫不非令尹」,民怨沸騰,其他官員也紛紛指責當時的令尹(約等於相國)子常不作為,在這樣的民意基礎上,子常才殺了費無極以平民憤。

民怨是本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站出來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所以伍子胥肯定會想到,伍家幾代人為楚國嘔心瀝血,他父兄被害時,民怨在哪裡?

這時候,誰要是敢跟伍子胥說:「 民怨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他肯定回你一句:「 城破的時候,沒有一塊磚是無辜的。」

這也是當年伍奢得知兒子逃亡,預言「 楚國上下將不得安寧矣」的原因。

在伍子胥努力下,吳國日益強大。吳王闔閭上位的第三年和第四年,伍子胥連續兩次參與了吳伐楚之戰,都取得了勝利;第六年,楚伐吳,吳王闔閭命伍子胥率軍迎擊,在豫章一帶大敗楚軍。

終於,公元前506年,楚國內政腐敗、外交眾叛親離,時機成熟,吳王闔閭御駕親征,伍子胥、孫武等指揮,發動了滅楚之戰。吳軍勢如破竹,曾經強大的楚軍原形畢露,節節敗退,吳軍很快就圍住了楚的都城郢(今湖北荊州),發動猛烈攻勢,楚軍守不住,楚昭王棄城而逃,伍子胥率吳軍衝進了郢——這個曾經是自己祖國首都的地方。

此時,距離伍子胥逃離「 祖國」,已過了16年之久。現在他的心中,除了報仇,還是報仇。既然平王已死,能抓到他兒子昭王,親手宰了也好。但昭王早就在城破之前逃亡了,《史記》裡寫,伍子胥「 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屍,鞭之三百,然後已」。

鞭屍三百才解恨。

《吳越春秋》不但鞭屍,還加了特寫鏡頭:伍子胥左腳踩在平王的屍肚子上,右手把他的眼珠子摳出來,罵道:「 姓熊的你這個雜種!誰讓你聽信讒言,冤殺我父兄,睜開你狗眼看看,你有今天,活七八該!」

伍子胥鞭屍 

對自己曾經的「 祖國」,對自己曾經的君王,報仇這麼恨,有沒有人認為,這太過分了?

有,一個,名叫申包胥,楚國的王孫,曾經還是伍子胥的好基友。 《左傳·定公四年》載:

初,伍員與申包胥友。其亡也,謂申包胥曰:「 我必復楚國。」申包胥曰:「 勉之!子能複之,我必能興之。」

伍子胥逃亡時,對前來送別的申包胥說:「 你等著瞧,我一定要顛覆楚國!」申包胥說:「 加油哦!你能顛覆楚國,我也一定能複興楚國!」

《史記》基本照抄這一段,但司馬遷把申包胥的「 勉之」刪了。

這一刪,就沒勁多了。

申是伍的好友,他對伍家的遭遇,肯定深表同情,所以當聽說伍立志報仇時,他先表示了理解,並以一個朋友的身份加以鼓勵:「 勉之!」加油吧。但同時,他又是楚國太子黨,所以也表明了他的立場,你要是真能顛覆楚國,我就能複興它!

公與私,情與理,吾愛吾友,吾更愛祖國。

是不是更讓人動容?

而且,申包胥也不僅是說說而已,當吳軍攻入楚都時,他並不會因為好友是帶路黨就留在城裡,而是跟著王族逃到了山上。當聽說伍子胥對楚平王掘墓鞭屍時,他又怒了,派人到城裡懟伍子胥:

子之報仇,其以甚乎!吾聞之,人眾者勝天,天定亦能破人。今子故平王之臣,親北面而事之,今至於僇死人,此豈其無天道之極乎!

您這樣報仇實在太過分了!您以為兵強馬壯就可以逆天嗎?老天爺要是怒了,您人馬再多也沒用!您原來是平王的臣子,如今這麼侮辱死人,這難道不是傷天害理到極點了嗎!

伍子胥怎麼回他的? 「 吾日莫途遠,吾故倒行而逆施之」。我老了,來日無多,無所謂了,為了復仇,怎麼極端怎麼來,您就甭跟我扯什麼理中客了。

其實,伍子胥可以反問:「 伍家被滅門的時候,天道在哪裡,也跟您一起躲在山里嗎?」

話說回來,申包胥這樣的愛國者,還是值得尊敬的。至少,身為太子黨,他在知道伍子胥要逃亡的時候,沒有告密,沒有大義滅友,只是在私情公義的糾結中,說出真心話。

熟悉這段歷史的朋友也知道,申包胥跑到秦國去,向秦哀公求援。秦哀公一開始沒理他,說你們楚吳之間的糾紛,我們不干涉。但申包胥站在秦國的朝廷上,絕食,並足足哭了七天七夜,哭到眼淚乾了,流出血來,秦哀公才被打動,出兵抗吳援楚。而吳王闔閭後院起火,無心戀戰,率領吳軍撤了回去,楚昭王才回來復國。

申包胥兌現了他復興楚國的諾言。

可見,真正的愛國者,是要付出血淚代價的。

而且,申包胥在批評伍子胥的時候,只是說他過分、不忠,也沒一字說他叛國。

同樣,在伍子胥死後一百多年,另一愛國者屈原,對伍子胥也沒半句批評。

我們知道,屈原是著名的「 懷王虐我千百遍,我待楚國如初戀」;伍子胥則是「 殺父之仇大如天,我打平王三百鞭」。

屈原在他的《九章》中有三次提到伍子胥:一是:「 忠不必用兮,賢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葅醢」(涉江);二是:「 吳信讒而弗味兮,子胥死而後憂」(惜往日);三是:「 浮江淮以入海兮,從子胥而自適」(悲回風)。

屈原只是把伍子胥當成吳國忠臣,對他最後遭姦所害心有戚戚,甚至劇透了要向他學習的結局,而對伍子胥前期的叛楚不吭一聲。

司馬遷在《伍子胥列傳》中的評價就更高了:

向令伍子胥從奢俱死,何異螻蟻。棄小義,雪大恥,名垂於後世,悲夫!方子胥窘於江上,道乞食,志豈嘗須臾忘郢邪?故隱忍就功名,非烈丈夫孰能致此哉?

如果伍子胥陪他爹一起死,跟螻蟻又有什麼不同。他放棄小義,洗雪大恥,名垂後世,太悲壯了!當他窮困潦倒、乞討為生時,他從未有片刻忘掉深仇大恨。所以,克制隱忍,成就功名,不是剛烈男兒,試問誰能做到?

一句話:君子報仇,十六年不晚;留得煤山在,不怕沒枝掛。

  來源   現代聊齋余少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