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從廖祖笙的遭遇談「愛國」

廖祖笙

從2006年7月16日開始直到今天為止,作家廖祖笙夫婦可能都沒有再度過一個安眠的夜晚,並且他們也已經沒有了眼淚,因為眼淚已經哭乾。

廖祖笙

2006年7月16日,廖祖笙16歲的獨生子、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906班學生廖夢君,在校園慘遭殺害。孩子屍體渾身上下傷痕纍纍,慘不忍睹,被毆打致死後拋屍樓下,但官方掩蓋真相,把一起血腥的謀殺說成是意外墜樓,而直到今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

噩夢還只是開始,廖祖笙夫婦中年慘遭喪子之痛,為愛子之死討回公道大概是每一個正常人的行為,但是,幾年來,無論他們怎樣地泣血哀號,得到的結果是多次的被抓捕關押及監控,廖祖笙曾經被迫乞討為生,但最後得到的是無盡的絕望和家破人亡的結局。廖祖笙3個博客和50多處個人網站全部遭到刪除,一個作家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剝奪。

走投無路的廖祖笙夫婦回到家鄉福建泰寧,仍遭當局迫害,只因在網上撰寫文章,廖家被荷槍實彈的警察包圍,後被「取保候審」一年,時至今天仍持續對廖家斷網、斷電視,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也被剝奪。廖祖笙已感到在當地無法生存,決定出售房屋,搬遷到別處居住,但當局多次派城管及警察登門,禁止他貼廣告出售房屋。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廖祖笙一家有如此慘痛遭遇?原因就是廖祖笙用寫文章表達愛國,遭受冤屈後為愛子申冤。

廖祖笙是福建人,在廣東省定居多年。他當過兵,經過商,上過大學,做過編輯、記者,以筆桿立過軍功,出版過多部作品,還在多家報刊開設過專欄。廖祖笙秉承一個作家和知識份子的良知和對國家的熱愛,抱著一顆知識份子的憂國憂民之心,用手中的一支筆直言論世,不過是希望政府正視百姓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等問題,原本寄望文字能起到改良社會的作用,但在廖祖笙發文痛斥教育積弊、筆鋒直指廣東教育系統最高官員,隨即遭受滅頂之災。

真正的愛國者關心的是人民的疾苦,而不是忠誠於一個領袖、政權或黨派。因此,愛國者經常針砭時弊,批判現實。屈原曾「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杜甫則控訴「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些人都是中國真正的愛國者。從這個角度講,廖祖笙先生也是一個真正的愛國者。

2005年10月24日,美國一位名叫羅莎‧帕克斯的黑人婦女辭世。50年前,她在阿拉巴馬州的一輛公共汽車上,拒絕服從不公正的種族歧視法令,拒絕向白人「讓座」。她的公民抗命義舉引發了一場如火如荼的民權運動,種族隔離制度因而被廢除。在她的葬禮上,國會參議員肯尼迪說,美國失去了一位真正的英雄。同樣身為黑人的美國國務卿萊斯發言說:「沒有她,我今天不可能以國務卿的身份站在這裡。」

另一位受到美國民眾高度尊敬的民權領袖是馬丁‧路德‧金博士。1963年,他在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組織了一次25萬人的集會,反對種族歧視,要求種族平等。就在這次集會上,他發表了著名演說「我有一個夢想」。次年他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他死後15年,美國設立了國定假日「馬丁‧路德‧金日」以紀念這位民權領袖,他是除了華盛頓總統外享有此殊榮的唯一普通人。

按照中共今天的標準,這些愛國者很可能就會因為「惡毒攻擊政府」,「反黨反政府」的罪名遭到批判,身陷牢獄。從廖祖笙先生的遭遇可以證實這一點。

在中共當局媒體喉舌中的一片「盛世狂歡」的歌舞昇平的幻象中,在苦難深重的中華大地,不知道還有多少像廖祖笙先生這樣的愛國者在忍受著地獄般的煎熬?從廖祖笙先生一家人的遭遇中,也讓人們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愛國,也讓人們明白了在中共的「和諧社會」,容不下一個真正的愛國者。

2011年10月03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夏小強專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