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傳》往事:消失的下80回

武林外傳

作者:叉少

2005年,電視劇《武林外傳》殺青時,導演尚敬說:「大家未來不管到甚麼地方,還能不能合作,我們都是很好的朋友。「

後來,有人成為一線演員,有人無戲可演,有人在演藝圈幾乎銷聲匿跡。

2011年,電影版《武林外傳》拍攝期間,大家的感情已經淡化。倪虹潔說:「為甚麼拍電視劇時,大家那麼好,過了幾年,連一起吃飯都那麼難?」

選角

「喜劇應該是一個少爺,可他現在像個乞丐,我們希望做一個新喜劇,來重塑他的面目。」尚敬說。

2005年,導演尚敬和編劇寧財神湊到一起,想拍一部新式喜劇。

此前,寧財神做了幾年期貨,因為投資失敗破產,轉行當網路作家。尚敬在「榕樹下」發現他的才華,建議他做編劇,兩人合作了電視劇《都市男女》和《健康快車》。

這兩部劇他們都不滿意。別人給的命題,寧財神發揮不大,寫不過癮。尚敬感到國內喜劇有越做越濫的趨勢,沒有質的提升,必須尋求創新。

不久後,寧財神提議拍武俠題材,他從小看武俠小說和電影長大的,對各路大俠如數家珍。尚敬說:「喜劇在顛覆甚麼東西的時候最過癮,而俠,又被架得如此高大,正好可以拿喜劇來反諷。」

一個想寫,一個想拍,《武林外傳》的項目定下來了。

《武林外傳》成本不高,主演單集片酬才一兩千塊。請不起大腕,只能找一些小演員。扮演佟湘玉的閆妮,跑了近十年龍套。試戲時,別人總說她長得太土了。

一次,她好不容易爭取到角色,為了不被刷下來,隱瞞自己懷孕的事情。拍雨戲時,怕影嚮到孩子,她鼓足勇氣,跟導演坦白:「我懷孕了,這場戲能不能少拍幾條。」導演說:「行,就給你拍兩條。」

唯一一次出演女主角,是在《公雞打鳴,母雞下蛋》中扮演一個女邨長。閆妮說:「這種事很正常,演員本來就該被人挑嘛。」幸運的是,尚敬通過這部電影發掘了閆妮,讓她客串《炊事班的故事》。三年後,尚敬為《武林外傳》選角時又想到了閆妮。

閆妮問:「是主角嗎?」尚敬說:「是,你演一個老板娘。」閆妮說:「是主角就好,管他甚麼娘呢。」

與閆妮不同,姚晨出道就是女主角。在北電念大二時,她接連在《七星期無人入睡》和《神鞭》中出演女一號。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我走了狗屎運」!

她並非一直這麼幸運。起初,她在北舞學民間舞,被老師批評肢體太僵硬,才改學表演。畢業後,戲約越來越少。有人說:「你長得太怪了,我們不能用你。」有人說:「你長得太有特點了,將來一定大火,可以去別處試試。」

《武林外傳》面試前,她盤算著如果這次不行,就改學服裝設計:「這條道走不通,我就走另一條道去。」幸運的是,尚敬挑中了自己。

寧財神急了:「姚晨太醜了,小姑娘二十歲出頭,沒長開呢。郭芙蓉長甚麼樣,具體沒想好,反正不能長那樣兒。」在尚敬的堅持下,寧財神看姚晨演了一集,發現還不錯,才同意把她留下。

和姚晨比起來,沙溢和喻恩泰更順利一些。

拍《炊事班的故事》時,原本「帥胡」由一位前輩出演,但那位前輩檔期不合適,新人沙溢撿了個漏。「帥胡」戲份不多,卻很亮眼,尚敬留意到這個年輕人。《武林外傳》開拍前,尚敬給沙溢「選角權」,問他喜歡甚麼角色,沙溢選了白展堂。

為呂秀才選角的時候,喻恩泰也是第一人選。喻恩泰在上戲念書,每年都拿獎學金,畢業後以全院第一的成績考上本校研究生。讀研時,他獲得牛津大學全額獎學金,出國當交換生。回國後,又考上博士。尚敬請他演《武林外傳》,說:「呂秀才這個角色學富五車,熟讀論語詩經。」喻恩泰立馬把《論語》、《詩經》讀了一遍。

扮演大嘴的薑超、扮演莫小貝的王莎莎、扮演邢捕頭的範明陸續入組。最晚入組的主演是倪虹潔。那會兒倪虹潔是全劇組最紅的人,她拍廣告出身,因為「婷美」成為全國十大廣告明星之一。

拍「婷美」之前,她以為是類似背背佳的保健衣,拍攝那天,看到糢特都穿著文胸,她才知道這是內衣廣告。在商家的半哄半騙下,她完成了拍攝。

這個廣告給她帶來金錢和知名度,也造成了困擾。很多人找她出演電視劇,扮演性感成熟的女子,比如情人、小三。更糟的是,坊間流出傳言,說倪虹潔是變性人,所以「婷美」廣告裡她系了遮擋喉結的絲巾。一位醫生站出來,說是他幫倪虹潔做的手術。

每次家裡人吃飯看電視,播到那個廣告,都會陷入集體沉默。盡管家人反對倪虹潔進入演藝圈,她還是放不下表演的理想。

那時,寧財神希望姚晨一人分飾兩角,演小郭和無雙。尚敬說:「換個演員,可以增加張力,對戲也有好處。」制片人看了倪虹潔的廣告,希望她為這部戲增添知名度,特地到上海找她。倪虹潔覺得它和之前的劇組不一樣,沒戴有色眼鏡看自己,接受了戲約。

為了把《武林外傳》拍好,尚敬和寧財神想了很多實驗性的東西。

讓大家說各自的方言,閆妮說陝西話,沙溢說東北話,姚晨說閩南話,又把各路大俠顛覆了一遍,佟湘玉對照《新龍門客棧》的金鑲玉,郭芙蓉對照《神彫俠侶》的郭芙和黃蓉。每個單元都完成一個現實表達,比如誠實做人、與人為善、反暴力。

《武林外傳》寫了前40回劇本,然後邊寫邊拍後40回。寧財神壓力很大,經常在拍攝前一天寫後一天的劇本。有一集,寧財神借呂秀才之口說:「以前,我答應一個戲班子幫他們寫劇本,他們催得越急,我寫得越慢,腦子跟八寶粥似的,每寫一句話,太陽穴就狂跳一下,那種想哭,卻哭不出來的感覺,真是沒法……」

尚敬跟演員們打保票:「我有信心,咱們這個戲一定會紅。」

劇組生活

《武林外傳》劇組駐紮在北京平穀的山上,下山一趟很麻煩。拍了八個月,大家幾乎天天吃住在一起,感情越來越好。

那時閆妮和前夫剛離婚,她說:「我最痛苦的時候,老天讓我演喜劇。」

閆妮把女兒交給她爺爺奶奶照顧。有時女兒來劇組探班,周五晚上來,周日白天走。有一次,閆妮發現女兒在佟湘玉的照片上畫了一個叉,好像氣她只顧拍戲不回家。

閆妮心情不好,好幾次躲到樓梯邊哭。沙溢走過去,甚麼也沒說,就安靜地陪她待上一會兒。

回到鏡頭前,閆妮又變回潑辣的佟掌櫃。沙溢感嘆:「《武林外傳》拍了八個月,後面大家都疲了,只有閆妮,一直在揣摩那些臺詞,不停地練習,不停地叨嘮……就像火燄裡的那個小火苗,從來沒有熄過,保持著那種炙熱的狀態。」

有一場戲,佟掌櫃在屋頂上邊哭邊說:「額滴心,就像被幾千把刀子同時割著。割一刀疼一下,好不容易結了痂,又是一刀。」尚敬被閆妮的演技折服,好像她已經人戲不分了。

與閆妮不同,沙溢受的是肢體折磨。為了扮演一個輕功高手,沙溢被尚敬勒令減肥,扮演大嘴的薑超被要求增肥。午飯時,薑超吃六個肉丸子,沙溢只能吃一個。薑超還經常使壞,喝著奶茶跟沙溢說:「餓了吧?」

沙溢終於瘦成尚敬認可的樣子,閆妮恍然發現瘦下來的老白很帥,開玩笑說:「你真不把自己的帥氣當資本。」

姚晨一開始很難進入角色,舞劍舞得不好,被導演罵得夠嗆,跑回房間裡。

喻恩泰推門進去,看她哭得一抽一抽的,安慰說:「他(尚敬)以前也這樣罵我,實際上他對我們是好的,他提的要求也有道理,需要我們配合。一個劇組去縱容一個導演,才是好劇組。」姚晨把眼淚抹了。

喻恩泰和姚晨演一對兒,別人拿他們開玩笑,但在戲外,喻恩泰刻意和姚晨保持一定的距離,因為姚晨已經和淩瀟肅結婚了。

有一回淩瀟肅來探班,吃飯時喝高了,說:「誰要敢欺負我媳婦,我就滅了誰!」話音落下,五分鐘沒人說話,沙溢打圓場:「瀟肅你過分了啊,住我們的屋,吃我們的飯,還要滅我們的人。」大夥兒聽完都笑了。

其他主演都是科班出身,除了倪虹潔。她不懂演戲,總是機械地把臺詞背下來,梗著脖子,放大聲量,一副用力過猛的樣子。

劇本上寫「開心」,她就笑著演,劇本上寫「浪漫」,她就給一個眼神。後來回憶這段經歷,倪虹潔說:「把人際關系的前因後果處理好了,才可以呈現角色。比如小郭走了,我跟秀才在一起。我應該想到,他和小郭甚麼關系,我不能那樣沖上去,應該帶一些愧疚,情緒複雜一些。可惜當時我想不到這些。」

她的心思更多在戲外:「今天午飯有火腿腸,收工早的話,我要到山下去,喂廟裡寺門旁邊那只狗。哎呀,貓糧沒了,我得攢。」她還特地買了輛車,一次能坐五個人。下了戲,她就開幾趟,把人都送下去,一起吃火鍋。

那時大家都不紅,沒人軋戲,白天演完戲,晚上一起看球賽喝啤酒,或者磕西瓜看星空。在山裡,有時還能聽到狼嚎。

倪虹潔說:「總是特別熱鬧,我們聊各種事情,是一家人的感覺。我第一次遇到那樣的劇組,以後也沒遇到過。」

大結局最後一個畫面,演員們對著鏡頭和觀眾道別,每個人都掉了眼淚。尚敬想讓他們笑著說再見,重拍好幾個鏡頭,才得到可用的版本。

臨別前,尚敬說:「大家未來不管到甚麼地方去,未來還能不能合作,我們都是很好的朋友。」

各奔東西

《武林外傳》在央視播出,第一天收視率只有1.95%,第二天升到4.26%。大結局那天,正好撞上大年三十。很多觀眾為了看《武林外傳》錯過春晚。

主演都憑借《武林外傳》紅了起來。

姚晨接到很多邀請,讓她看秀場、走紅毯、拍封面,接觸大場面時她心裡怯生生的。更糟的是,有時候在街上隨意走著,回頭就發現粉絲跟蹤自己,讓她感到不安全。

網上有更多《武林外傳》的粉絲,官方邀請她寫微博。有一次姚晨到一家不知名的小飯館吃面,朋友電話問她:「你在某某店吃面嗎?”姚晨說:「你怎麼知道?」朋友說:「微博上寫的,還有你照片。」原來是周圍的食客偷拍了她。姚晨幹脆自拍了一張,也發了微博。

後來,她經常在微博上發表日常生活,網路覺得她和別的女明星不一樣,特別有親近感,遇到甚麼困難就@姚晨。求助者發的微博,她盡量幫忙轉發,關註她的人越來越多。

寧財神說:「姚晨是個積極尋找規則的人,方方面面的規則,比如怎麼把戲演好,甚麼類型的廣告適合她,她的團隊應該找甚麼類型的人……她剛紅的時候,有點兒不適應,知道規則後,從容了許多。她的適應能力要比一般的女明星強,挺適合當明星的。」

她覺得拍《武林外傳》是為了賺錢生活,不意味著自己只能演喜劇,不久後她在《潛伏》裡演女間諜翠平,這個角色比郭芙蓉還火,姚晨成了一線女演員。

扮演佟掌櫃的閆妮也火了,收到了幾大箱子的來信,她說:「以前從沒有人說我好看,拍完這部戲後,別人誇我有女人味了。」

更重要的是,她接到了很多片約。憑借《北風那個吹》裡牛鮮花的角色,在兩年之內六獲電視劇盛典最高獎項。

別人誇她喜劇演得好,閆妮說:「我離真正的喜劇演員差得太遠了,去英國時我買了全套的卓別林作品,回來認真地看。那個年代,他們表演的節奏、境界,我永遠達不到。」

不久後,張藝謀找閆妮演《三槍拍案驚奇》。

閆妮一口氣拍了17遍哭戲。張藝謀說:一般演員哭個兩三遍沒問題,哭到六七遍的時候,有哭的心沒哭的淚,要借助眼藥水。可閆妮就跟水管子一樣,眼淚嘩啦啦不停流,化妝師在一旁沒事幹。閆妮長了一張大媽臉,不夠漂亮,但演得很好。」

《三槍拍案驚奇》口碑不佳,張藝謀被罵得夠嗆,閆妮說:「無論如何,張藝謀導演為我打開了電影的大門。」

同樣從《武林外傳》走出來,倪虹潔走向了和姚晨、閆妮相反的路。

她覺得自己沒有把祝無雙演好,不喜歡跟人提這個角色,自己也從未完整地看過一次《武林外傳》。每次別人問她:「你好像《武林外傳》的無雙啊!」她趕緊說:「我不是!」

她遠離娛樂圈,有時候到鎮上提個羊腿,帶些面包、帳篷,騎著馬,和剛認識的朋友們到山裡晃悠。有時候去雲南旅游,穿藍色袍子,戴著漂亮的銀飾,邊喝滇紅茶邊曬太陽。

她愛這樣的生活,索性開了一家客棧。每天都很忙,除了開房退房,還得通馬桶、修電視,結果生意還虧本了。她覺得自己把生活想得太簡單了,自己會做的事情好像只有演戲。

同樣淡出娛樂圈的還有喻恩泰。那時喻恩泰父親正在接受肝硬化治療,臥牀養病多年。他想在家裡陪伴父親,父親卻一直推他到外面工作。

《武林外傳》播出後 ,喻恩泰接到的邀約更多了。有一天,喻恩泰在外面工作,突然接到父親去世的消息。他說:「《武林外傳》讓我過早地遠離父母,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願意為了父親放棄一些工作。」

送走父親後,喻恩泰心裡堵了很久,一口氣推掉十幾部戲,包括《色戒》和《闖關東》,又回到校園念書。

沙溢演了幾部戲,無論自己演甚麼,在觀眾眼裡全是白展堂的影子。他索性推掉喜劇主角,去演正劇中的小配角。

「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所以從零開始,從戲劇本身開始,重新做功課,重新塑造小角色,我要把我自己欠缺的東西補上。」幾年之後,他依然沒有拿出一個超越白展堂的角色。

《武林外傳》完結時寫著「上80回完」,觀眾問甚麼時候拍「下80回」?

尚敬說:「《武林外傳》火了之後,他們各奔他鄉,各奔他組,很難湊齊,如果要做一個續集的話,需要很長時間,所以做個電影,算是對腐竹(《武林外傳》粉絲)的報答。」

重聚

2011年,姚晨和淩瀟肅離婚,碰巧淩瀟肅主演的《回家的誘惑》熱播,很多人從戲裡聯想到戲外,認定他是渣男。寧財神力挺姚晨:」有些人值得愛護,有些不值,你能做的都已經做的了,而且做得很好,問心無愧。「

也是這一年,沙溢和主持人女友胡可結婚,閆妮自薦做婚禮主持人。她特別認真,上臺前一直和另一個主持人對臺詞,等到真正上臺卻慌了,說:”老白,你最終還是沒和湘玉在一起啊”。

別人問沙溢:”老白,這出場形式是誰要求的?是你老婆嗎?”閆妮說:」我可沒那麼要求。「另一個主持人趕忙接話:」不是說你,是現實中的老婆。」婚禮中閆妮好幾次掉下眼淚,有人說:」要是閆妮沒孩子,他們可能會走到一起去。「

也是這一年,尚敬召集原版人馬拍攝的電影版《武林外傳》上映了。原先拍攝地很簡陋,但每集都能玩出花來,電影中動作特技、服裝道具升級了,口碑卻撲街了。

寧財神談到創作局限,說:「初稿講的是房產商與錢莊勾結,房價多米諾骨牌效應,最初甚麼強拆、自焚的情節都有。現在觀眾看到的,已經是改了15遍之後的劇本。」

更令人感慨的是電影拍攝的幕後。一天拍攝結束後,倪虹潔和喻恩泰到附近一個大排檔吃飯。他們打電話讓其他人出來,大家都說累了,最後只有他們兩個人吮螺絲。

拍電視劇時,大家一直在山上,沒有人軋戲,現在幾個演員火了,不一定每天都在劇組。倪虹潔說:「在別的地方工作了一天,晚上回來很辛苦,再出來就沒必要了,也不是吃不飽,誰還差一頓飯呢?反正到拍完,我們也沒有像以前一樣聚在一起吃一頓飯。」

拍電影版時,倪虹潔一下子無法適應鏡頭,詞都說不溜。尚敬說:「你怎麼回事兒,原來挺有靈氣的,現在怎麼變木了?」

電影上映後,倪虹潔把那輛車賣了。她重新燃起對表演的熱情,但機會少了很多,幾年前有些大片找她,沉寂幾年後只剩一些低成本電影等著她。

有一次她演馬匪,天天騎在馬上,但她對馬毛過敏。每天不能平躺睡覺,躺下睡覺就喘不上氣,只能靠在牀上入睡。拍攝幾個月,天天這麼熬過來,最後這部片上映兩天就下線了。

還有一次她演變態殺手,角色需要經常抽煙,抽的都是沒有屁股(海綿頭掐掉)的煙,抽到後面她抽不進去了。導演說:「姐,你一定要抽進去,你抽不進去,大熒幕看得特別清楚。「倪虹潔強忍著演下去,最後這部片因為資方問題,壓根沒擠進院線。

為了爭取心儀的角色,倪虹潔願意低片酬或者零片酬出演,甚至倒貼過差旅和住宿。有一回劇組在山裡,沒有廁所,她上廁所要到野地上,撐把傘擋住自己。同組的女演員有一個房車,她遠遠望過去,心想:「我能在裡邊上廁所就好了。」更難受的是,劇組優先拍女主演的戲,經常超時。倪虹潔從白天等到淩晨三四點才能拍,最好的狀態都沒有了。

每當這時,倪虹潔就遺憾演祝無雙的時候,自己還不會演戲,現在摸著了一些表演的門道,可供選擇的機會卻不多了:「我就像一根皮筋,把自己的能量充得特別滿,滿懷激情去創造角色,但這個長長的皮筋每次都會狠狠地彈回來。」

和倪虹潔不同,姚晨的問題是太紅了。

她在網路上的粉絲數在全球排名第三,僅次於賈斯汀比伯和ladygaga。聯合國難民署打電話,問她願不願意做親善大使。

姚晨去埃塞爾比亞看難民,一出機場就看到紅土地、藍天空、白帳篷,以及像龍卷風一樣的熱氣旋,好像夢裡才能看到的場景。到了難民營她更驚訝,到處都是蒼蠅,停在非洲婦女的嘴巴和睫毛上。

回到北京,姚晨開始用微博寫難民話題,別人評價:「一個戲子還想當公知?作秀作到國外了。」

2014年,東突暴恐分子襲擊昆明火車站,姚晨發微博說:」惡之花綻放的土地,願真相早日到來。「網友指責她濫用詞匯,立場有問題。幾個月後,巨春雷發布長篇微博爆料姚晨在離婚前曾四次出軌,姚晨名聲大跌。她回覆:」滿紙荒唐,物是人非。「

同年,寧財神因冰毒入獄,他承認:」大密度寫作的時候,我就會吸毒。”姚晨說:等你出來非狠狠踹你!「

相比之下,閆妮的演藝道路更順利,從《羅曼蒂克消亡史》到《裝臺》再到《少年派》,角色跨度很大 。她感到長相普通也是一筆財富:”通過化妝或者服裝,我的臉、我的形象可以輕易變化,我演一個邨婦、一個警察,觀眾是能相信的。”

沙溢是易胖體質。當年為了考上中戲,他一個月減了30斤,為了拿到《上錯花轎嫁對郎》男主角齊天磊的演出機會,他用20天減重20斤。人到中年,他怎麼也減不下來,不知道鬥志去哪兒了。

沙溢逐漸淡出演藝界,轉戰到綜藝領域,一年參加7部綜藝錄制。他說:「可能我以後的任何作品都無法超越老白了。」

後來的事

微博爭議之後,姚晨經常想起黑澤明寫的《蛤蟆的油》。

書裡寫,日本有個民間傳說,一種蛤蟆長得非常醜陋,身上好多只腳。人們把它捉來,放在鏡子前,它看到自己長得這麼醜陋,會嚇出一身油,這種油是很珍貴的藥材,可以治燙傷。

姚晨說:「我就是這只蛤蟆,會為自己的醜陋和不堪,驚出了一身油。有影嚮力的時候,我刻意說些有水平的話。但我那麼做後,卻沒有得到想象中的效果,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那種膨脹和驕傲,會讓我的尾巴豎起來。」

她意識到一個演員不該說這麼多,而是應該拿出作品,接連拍了《送你上青雲》《找到你》《都挺好》。

有一天姚晨跟閆妮發了個微信,是一篇寫她倆的文章:《發狠的姚晨,涅槃的閆妮,躲過了油膩中年婦女》。閆妮說:「都挺好。」

倪虹潔也面臨女演員的年齡困局,只能演一些婆婆媽媽的角色。

別人問她:「你有心理負擔嗎?」倪虹潔:不是負擔,我是羨慕。我也演過大齡女性的媽媽,我羨慕的不是別人演我女兒,是別人的戲有得演,到我的時候可能甚麼詞兒都沒有,因為戲點不在我身上,我就是個搭戲的。”

看《演員請就位》第一季的時候,倪虹潔想:「怎麼不來找我呢,我覺得我可以演過他們。」第二季導演組找了她,她問了一下,確認不是沙溢主持,才答應下來:「他在的話,我下不來臺,總有點尷尬。」

節目錄制的第一期,她被市場評級為「B」,最差的一檔。演莫小貝的王莎莎坐在倪虹潔身邊,因為外貌不佳,《武林外傳》後她一直沒有很好的機會。閆妮的女兒鄒元清也在,比倪虹潔高一級,她心裡產生了落差。

為了表現好,倪虹潔連續排練和拍攝48小時,只睡一小時。主持人大鵬介紹上臺時,她蹲在後臺的角落裡,捂著耳朵,緊張得不行。表演時,她聽見下面觀眾在笑,由於缺乏現場舞臺經驗,她慌神了:「為甚麼他們笑我?」一緊張,更難入戲了。

因為心理素質差,她在排練時被陳凱歌罵哭了,也沒有拿出更好的表演。王莎莎更早被淘汰 ,評委說她話劇舞臺的表演痕跡過重,但是,毫無演技的張大大卻比她留得更久。

倪虹潔有時候想,如果自己擁有超能力,一定會穿梭回到20多歲的時候,一切還可以重頭來過。

「那時我剛來北京拍戲,覺得特別陌生,沒有歸屬感,沒有家。有時候拍戲累了,就坐在臺階上休息一會,看到馬路牙子上一個個窗戶亮著燈,各種顏色的,黃光的、白光的都有,人影在裡面晃動,我好羨慕他們呀。」

《演員請就位》熱播讓很多人想起《武林外傳》。

尚敬後來再也沒有拍出顛覆《武林外傳》的作品,寧財神出獄後幾部編劇作品也反嚮平平,他說:“過了許久我才明白過來,一個編劇的運氣好壞,不在於價錢高低,而在於能否碰到既敬業又專業的導演和演員,在這方面,(寫《武林外傳》時)我的運氣可以打滿分。”

好久不見

2016年,《王牌對王牌》邀請劇組上節目,姚晨和沙溢合唱了《武林外傳》的主題曲《俠客行》。

姚晨哭了:」節目視頻裡剪輯了很多曾經的我們,那個時候真是年輕,很天真。」閆妮也很感慨:「有時候還真不敢回憶拍《武林外傳》那個時候。」姚晨想了想,說:「是,我也不願回望了」。

好像只有倪虹潔還在執著著過去:「現在回憶起來會難過,以前我每天都覺得,明天會有時間在一起。在一天一天的度過中發現,這樣的機會越來越少。」

有人在北京平穀找到他們當年的拍攝地點。「白展堂招呼客人的桌椅板凳,布滿了灰塵。佟湘玉當年那麼寶貝的百年老樓梯,如今已經很久沒有人走過了。李大嘴一直都不肯讓步的廚房,也早就沒了煙火氣。如今這裡已經布滿了厚厚的灰塵,早已沒有了炊煙裊裊,熱熱鬧鬧的江湖樣子。」

嘿,兄弟!我們好久不見你在哪裡

嘿,朋友,如果真的是你,請打招呼!

嘿,兄弟!我們好久不見你在哪裡

嘿,朋友,如果真的是你,請打招呼!

別對著我笑,沒人會在乎

別對著我哭,沒人會無助

其實大家早已經清清楚楚

腳下踏上了不回頭的路

我說好久不見你去何處

你卻對我說,我去江湖

部分參考資料:

[1]、《閆妮:夢中人》,人物

[2]、《閆妮專訪》,金星秀

[3]、《倪虹潔:命裡帶風》,南方人物週刊

[4]、《武林外傳主創訪談》,超級訪問

[5]、《閆妮:現在是我的黃金時期》,南方人物週刊

[6]、《我只在紅塵,晏殊是我最遙遠的真實》,喻恩泰採訪

[7]、《抓住無數的可能性》,喻恩泰採訪

[8]、《姚晨:事業是男人的事情》,南方人物週刊

[9]、《倪虹潔:我是那一堆商品中比較底層的》,時尚先生

[10]、《姚晨:我不是憤青》,南方人物週刊

[11]、《倪虹潔:晃晃悠悠》,人物

[12]、《武林外傳主創訪談》,魯豫有約

[13]、《武林外傳主創訪談》,小崔說事

[14]、《姚晨專訪》,十三邀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往事叉燒(ID:wschashao),作者:叉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