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惹怒滴滴司機被撞死!有些能,真沒必要逞

乘客惹怒滴滴司機被撞死!有些能,真沒必要逞

文: 半佛仙人

這兩天發生了一起滴滴司機故意撞擊乘客致死事件。

事件的起因小到不能再小,就是乘客提前給司機發信息讓他不要打電話,怕吵醒家裡人,司機沒看到,打了電話,之後乘客上車後和司機吵了起來,司機覺得自己按照流程操作沒問題,乘客覺得司機有問題,最後司機拒載,讓乘客夫妻下車,男乘客下車後朝車子扔飲料瓶,然後司機失了智,最終走向了這樣的局面。

乘客惹怒滴滴司機被撞死!有些能,真沒必要逞

我算是罵平台安全罵的比較多的人,從滴滴到貨拉拉,我都在講安全漏洞,但這次事件,別說平台,別說警察,就是神仙來了,也攔不住。

司機是一個沒有任何犯罪記錄的人,這次事件也沒有任何人能預防,殺人是突然爆發的極端情緒。

甚至正因為平台做到了能做一切,所以司機衝動完只能報警,因為他知道自己跑不了。

這件事情司機犯罪了嗎?犯罪了,正兒八經的犯罪了。

該判嗎?該,真的該。

乘客冤嗎?冤,乘客做的事情遠遠到不了這種結果的地步。

但這件事情超出常理了嗎?

沒有。

雖然我們的社會治安越來越好,但個體越來越有攻擊性是事實。

我們的戾氣都在越來越大。

很多人沒有一個基礎的常識,就是不要在掌握你安全以及體驗的人身上求全責備,或者說,有事情事後報復,而不要當面糾結。

在當下社會,大家似乎越來越推崇一種極端的「個人化」政治正確,講白了就是得理不饒人。

在完全符合自己利益的場景下,這麼做是對的,例如職場升職,你多吃一口,對方就是少吃一口,這時候大家就是你死我活的關係,我他媽今天就是要廢了你,不廢了你也要讓你見到我繞著走。

我靠著下限也要吃你。

為權益抗爭,維護自己權益,保護自己,這本身沒有錯,哪怕是面對商家,商家侵犯了你的權益,你和商家鬥爭到底,這值得鼓勵。

但是,這個世界上人與人的關係是很複雜的,不是所有關係都是零和博弈。

對抗和打回去也要看場景和目的。

很多時候你占理,但你並不能在理中收穫大量的利益,這時候,把對方逼到死角,就很沒有意義。

最典型的就是服務場景。

作為顧客,你是上帝,沒錯。

但上帝解決問題的方法可不是對罵。

這種極端事態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就是在爭一個口舌之快的時候,換來了一個極大的損失。

不是說什麼得饒人處且饒人,而是你應該考慮下自己的行為所能帶來的收益風險的比例。

對抗沒錯,什麼時候該對抗?能夠換來更大的利益的時候抗爭。

老闆pua你,你通過對抗獲得了更好的待遇和發展機會;

公司無理由辭退你,你通過對抗獲得了實際的金錢收入;

男朋友騙你,你通過抗爭避免自己被綠獲得了一個更好的人生。

商家坑了你,你抓住機會索要賠償。

這時候你為自己利益去對抗沒錯。

什麼時候不該對抗?

當利益不大而風險很高的時候。

比如說當你在餐廳吃飯面對服務員時,如果事情不大你根本沒必要去跟服務員去爭論對抗,一方面給自己找不痛快,另一方面,服務員是真實掌握著你的消費體驗的,你不知道他受了氣之後會不會在端上來之前在菜裡給你吐口痰。

當對方手裡握著方向盤,當端著你準備吃進去的事物,當他掌握著迫害你的主動權的時候,不要去求全責備。

你可能沒錯,而且甚至在道德上是絕對的優勢,但是沒必要。

收益太小,風險太高的事我一向不推崇。

很多事情沒錯,但是也沒必要。

面對一個司機的無心之失,可以說司機兩句,可以選擇事後投訴(百分百你贏,因為有錄音,而且有你的留言記錄),可以直接取消訂單。

但他偏偏選擇了一種最無理性的行為,在喋喋不休的抱怨雙方激烈的爭吵,司機把他趕下車之後,這個事情其實已經結束了。

但這時候仍然選擇用扔水瓶的方式去激怒握著方向盤的司機。

他錯了嗎?沒錯。

活該嗎?不活該。

我同情他嗎?同情。

但如何?

死都死了,什麼東西都沒意義了。

你輕鬆的站在了道德的高地上時,刀卻在別人的手上。

身懷利器,殺心自起。

你確實是對的,但正確二字敵不過扎向你喉嚨的刀子,也擋不住撞向你身體的車子。

你對,你勇,你甚至用生命證明了你對和勇。

別人慫一點平安順遂,你死得很勇。

你有錯嗎?沒錯。

窩囊嗎?窩囊。

但這時候對錯還重要嗎?

而且面對風險遠大於收益的事情,沒頭沒腦的沖了過去,然後成了風險和情緒的犧牲品,憋屈不憋屈啊? 

我不是說對方報復的行為是對的,他不對,他該判刑,你才對。

但那又如何?相對於可能引發的風險,逞一時之快,證明自己「正確」這件事,真的那麼重要嗎?

難道事後沒有其他的方法來出氣嗎?我小學時候就知道挨揍一定要當場服軟,然後事後叫人在沒人的地方堵對方痛快的揍。

說到底,其實就是一個風險管理問題。

在高風險和低收益面前,糾結對錯很無聊。

許多時候我們沒錯,但沒必要為了一個「對」字而置風險於不顧。

就像我常常說的那樣,女生穿得太性感的時候不要走陰森的小路,最好有人陪,年輕人不要輕易在公開場合炫富,不要看不起窮人,正常人不要在夜店裡找真愛搞結婚。

有人會說,我可以騷你不能擾,穿的性感不是我的錯。會說我可以炫你不能搶,有錢不是我的錯。會說夜店裡也有真愛,泡夜店沒有錯。

是的,你說得對,但你的正確在風險和概率面前一文不值。

夜路上那些街溜子對你起色心的時候不會管你對不對;

別人厚著臉皮跟你借錢騙你錢的時候不會管你對不對;

別人抽菸喝酒蹦迪綠你的時候同樣不會管你對不對;

放飛自我有代價的,朋友。

當風險肉眼可見的增大甚至危害到你自身的時候,沒必要因為正確而選擇對抗。

你硬要站在一棟危樓下,說物業、市政不禁止你站在這裡,你沒錯,被砸了也是市政和物業的錯。

確實如此,但你的命就這樣沒了。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因為硬要站在危牆下的,不是君子,是蠢人。

很多事情你是對的,但你就是討不了好。

我不是說你要慫,你要裝,你要卑微的活著任人欺負。

而是當一個行為可能帶來高風險,而這個行為本身可做可不做的時候,不要做。

規避風險是對自己人生的負責。

假如你的人生意義就是追求絕對的正確,那當然沒問題,你對,你全都對,你當然對。

你沒錯,世界錯了。

但世界不想認錯,只想收拾你怎麼辦?

別天天網文看多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現實中真這麼霸氣的龍傲天火葬場都燒不過來。

對抗策略的前提一定是風險小於收益,且雙方在規則內被約束到極致的情況下,這時候你下限低,你占便宜。

當你去面對那些服務業的朋友的時候,人家的下限比你低好不好,你非得不依不饒,你就只有智商比較低。

「對抗文化」盛行的時候,大家追求的,就只是一個爽字。

那種「我一個人對抗全世界」的爽,那種「我在誤解和非議中找尋到自我」的爽,那種「我打敗了那些愚蠢唯利是圖的垃圾捍衛了自己」的爽。

但很多時候,這種所謂的「爽」只存在於網上,只存在於他人編造的營銷案例和個別特殊的例子裡,而現實中大量維持付出代價的案例你看不到,你所能看到的,就只有代價最慘烈的那兩三個。

這其實是無腦爽。

很多人,只會覺得自己是成功案例的主人公,卻從不覺得自己也會是失敗案例裡的犧牲者。

當他們第一次意識到風險的存在的時候,代價已經悄然降臨。

所以朋友們,狠的時候要狠。

但更重要的是,要知道什麼時候不該狠。

不要讓自己,成了對方的最後一根稻草。

有些能,真沒必要逞。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