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把孩子逼死的父母會反省嗎?

父母

我表姐夫,離婚第二天當著父母的面,從七樓一躍而下。

他用這種方式回報父母 42 年的 「養育」 之恩,並警告兩老,如果試圖用同樣的方式騷擾和控制自己的妻女,別怪無情!

我表姐夫生活在知識分子家庭,父母都是那個年代少有的文化人,一個是編輯,一個是公務人員。

他是家裡老大,77 年生,還有個弟弟比他小一歲。

他父母都是控制欲極強的人,一直到兄弟倆青春期,每天穿甚麼衣服和鞋子,都必須由媽媽指定。

家裡鞋子、書本怎麼擺放、牙膏從哪個位置擠、吃飯時吃多少米飯和哪些菜品,都有規矩,包括寫作業每個字都要齊著下劃線,都由父母檢查才過關,一直到初中都是這樣。https://www.xiaxiaoqiang.net

只要稍不遵從,就是雞毛撣子一頓揍。

後來兄弟倆長得比父母還高了,就改成言語辱罵,各種難聽的話和猙獰的面孔,讓人很難與他們在外的形象聯繫起來。

媽媽最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是:「我辛辛苦苦養你們這麼大,你們必須聽我的・・・・・・」

因為父母的強權,兄弟倆在壓抑的環境中長大,童年一點都不快樂,這也為他們最後的抑鬱癥和結局埋下了隱患。

高中時,兄弟倆的成績都足以考到重點高中,他們自己也極力向往到高中去住校。

卻仍然被父母勒令在離家最近的普通高中讀書,後來表姐夫只讀了大專,他弟弟則讀了當地的師範院校。

談朋友時,兩人的女朋友都必須第一時間帶回家給父母 「過眼把關」,因為二老那時候已經面臨退休,每天時間一大把,每天的樂趣就是各種作妖折磨兩個兒子。

雖然都是自由戀愛,可是兩個兒媳婦兒的外貌、身材、人品、個性都經歷過公婆的層層把關和考驗。

我表姐,和表姐夫在一個單位,都是當地公務員,婚後在單位附近買房子單過;

弟弟兩口子則跟公婆住一起,家中一切大小事務被婆婆打理的井井有條,經濟也寬裕,弟媳婦的娘家人一度都覺得她嫁得好。

1、先出事的是弟弟 —— 在女兒的喜宴上,紅事變白事。

弟弟女兒 8 歲那年,按照當地風俗要做十周歲生日宴。

弟媳婦婚後一直都是甩手掌櫃,家裡的一切大小事務,都是公婆一力承擔,包括這次喜宴。

儀式當天,司儀找到弟弟,要求弟弟一家三口在臺上給父母磕頭,大聲宣讀 「感謝父母養育之恩」,並給了他一張稿紙,要求抓緊時間背下來。

因為事前沒有溝通過,當天他和媳婦單位來了很多同學、同事和領導,一時接受不了,與父母商議可否換一種方式。

父母威脅說:「我們怎麼說,你們怎麼做就行,要麼就是逼我們去死。」

協商無果,加上被壓抑了 30 多年,弟弟沖出門前撂下了一句:「你們不用去死,別後悔就行。」

儀式開始後沒多久,弟媳婦收到了老公發的一長條簡訊,剛看完,不明所以地問婆婆有沒有看見老公去哪裡了,就聽見外面喊 「有人跳樓了」。。。

警方帶走了所有親屬,封鎖現場三個多小時,後來定性為自 * 殺,並根據弟弟的文字記錄判定為抑鬱癥。

很多年後,親友們談論起這件事來還像一場噩夢。

弟弟出事後,弟媳婦和女兒搬回了娘家,小女兒說她恨死了爺爺奶奶,逼死了她爸爸。

2、我表姐夫也用同樣的方式,在跟表姐辦理離婚的第二天早上。

表姐夫因為自己不快樂的童年,所以女兒出生後格外重視給女兒創造寬松自由的生活環境。

在他家,女兒從小就被培養得很有主見,一路優秀到高中。不論女兒做任何決定,表姐夫兩口子都無條件支持。

高考時,女兒以優異成績考入一所 211 金融專業。

19 年下半年,剛把女兒送入大學,表姐夫兩口子商量想改善一下住房條件,再買一套住房,把現在這套出租。

二套房首付比例要高很多,就在他們糾結的時候,表姐夫父母找上門,要求他倆去說服弟媳婦放棄女兒的撫養權,過戶到表姐夫名下,生活費老兩口貼補。

老兩口理由有二:

1、弟媳婦貌似要再婚,孩子以後肯定會改姓,那樣二兒子的 「根」 就徹底斷了;

2、表姐夫把自己女兒培養的這麼優秀,撫養姪女一定也差不到哪裡去。

這個提議當場遭到了拒絕,表姐夫說:

1、姪女跟著親生母親,不論姓甚麼,都是最好的歸宿,對於她的成長也最有利;

2、自己沒有立場去說服弟媳婦,因為弟弟的去世,本來就是父母這邊理虧;

3、姪女現在正青春期叛逆,沒精力也沒信心能養護好姪女,更不談教育了。

於是老兩口故技重施,跑到表姐夫單位去鬧,邊哭邊罵,惹得政務大廳群眾圍觀,也引來了上級領導的詢問(以前搞過好幾次,只要吩咐的事情兒子不同意他們就用這一招)。

領導耐不住兩老在單位撒潑耍賴不顧形象,擔心被人拍視頻傳至網路上,只能讓表姐夫抓緊解決。

於是表姐夫兩口子一合計,決定辦理離婚,一來便於買二套房,二來希望用離婚證堵住二老的嘴。

拿到離婚證當天,表姐夫把表姐送上高鐵,讓她表妹家休息幾天,順便躲避一下二老的圍追堵截。

回家後,表姐夫把離婚證甩到二老面前,坦言自己離婚了,孩子歸表姐,他一個單身男人不可能撫養姪女,也沒有資格去根弟媳婦爭奪撫養權。

二老被徹底激怒了,當天鬧到半夜 11 點才走。

12 點多,送走二老的表姐夫還給表姐打了視頻電話,囑咐她變天了,讓表姐多穿點,並誇贊離婚太高明了,相信父母折騰幾天就消停了的。

但第二天一大早,表姐夫就被 「砰砰砰」 的拍門聲吵醒,門口站著一臉怒氣的父母。

依然是那個話題,父母說不論甚麼理由,表姐夫現在是他們唯一的兒子,孝順必須要做到,還威脅他如果不從,不惜鬧到孫女所在的大學裡去。

表姐夫這次二話沒說,進房間拿了件外套就出門了。二老以為兒子上班去了,就在他家看電視,等兒子回家時繼續。

沒過多久,聽見樓下吵吵嚷嚷,他倆到陽臺看了一眼,發現是對面樓棟好像有人墜 * 樓。

抱著看熱鬧的心情下去的,看見的卻是躺在血泊中的兒子,一如幾年前的二兒子那般。

表姐直到當天下午才接到電話,而那時距離兩人離婚才剛剛 30 個小時!

為甚麼這兩兄弟寧願結束自己的生命,也不願意繼續活下去?

因為在當時當地,他們實在想不到除了結束,還有甚麼方式來解決面前的難題。

我們常說 「死都不怕,還怕活著?」 可現實就是,有時候需要解決的矛盾比死更可怕。

表姐夫的父母雖然給兩個兒子創造良好的物質條件。

但因為自己的強權,給兒子內心埋下了心理陰影,有個小黑屋一樣的存在,裡面藏著 「抑鬱」 的種子。

在某一個階段因為不可調和的矛盾,隨時都可能被父母再次激發,發芽~長大~最終不可控。

這樣的子女,除了把生命還給父母,來換取妻女的安寧,還能用甚麼方式反抗呢?

表姐後來整理房間時,發現了表姐夫留下來的信和日記。

信中說他有多年的抑鬱,在享受天倫時自行療愈,在面對父母時生根發芽,幾十年就這麼擰巴地過著。在辦理離婚之前,他想過某一天會用這樣的方式對抗父母,為妻女的後半生留下生存的餘地,只是沒想過那一天會如此近!但凡有其他方式可以解決,但凡他的父母哪怕有一次願意站在兒子的角度考慮一下,不至於兩個兒子最後都以這樣決絕的方式來告別!

有人說這類老人 「吃子」,在他們的強權蔭蔽下,子女們都不得安寧,我表姐夫兄弟倆的經歷都是如此。一邊極力想逃離和對抗,一邊承受著 「禮孝」 的桎梏,只能用自己唯一可以支配的身體,來換取所愛之人的 「自由」,因為不想她們像自己這樣被控制一生!

寫在最後:

不過每個人來世上走一遭,生命只有一次,我始終認為不論面臨甚麼樣的困境,都應該積極面對,一定不止一種解決方式的,不一定要走極端。我表姐夫和他弟弟的成長,是兩個失敗的極端案例。

因為父母的強權,導致子女成長過程中承受著太多的痛楚,為後來的心理疾病埋下了隱患。這兩件事也經常警醒著我在教育自己孩子時,隨時註意方式方法。不能妄想控制,因為孩子雖然是我所生,卻並不因我而生。

他是獨立的個體,父母有養育的責任,卻沒有剝奪和控制的權力。只有在充分自由和寬松環境中成長起來的靈魂,才是獨立的靈魂。

就像文中我表姐的女兒,她因為表姐夫的培養,終將成為這個家庭最有力的 「改革者 *」,待她有朝一日強大到足以對抗爺爺奶奶,這個家裡的一切都將改變,一定會向好而重生!

來源:知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