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娃碰瓷者,自己孩子的人血饅頭好吃嗎?

文:王犀知 

前天,微博「小島裡的大海」發了一條長內容,說自己孩子有哮喘病,被老師體罰致吐血。

「6歲的孩子」、「哮喘病史」、「老師惡意體罰」、「孩子吐血」、「老師收了6萬好處費」、「威脅開除」、「老師半夜跟踪到家打人」。

關鍵詞綜合在一起,一個維權無門、惶惶不可終日的可憐母女形象躍然而出,瞬間觸動了網友們的神經。

聽者傷心聞者落淚,為該家長和孩子討公道,一夜之間,該賬號粉絲量暴增82萬,單篇轉發量高達百萬,不轉不是中國人

大家恨不得把涉事學校、老師抓出來毒打。

然而,一天之內,事情反轉了。

警方調查發現,該家長說的基本沒一句真話:哮喘病史是假的、吐血是假的、老師收好處費是假的,老師跟踪到家打人也是假的。

整個事件是家長僱人炒作出來的,百萬網友遭遇了一出現實版狼來了的故事。

如今,該家長被刑拘,微博已清空,只有那82萬粉絲數在提醒,被愚弄的大眾何其之多。

這個人圖什麼呢,老王不知道。

你說她是為了保護女兒,使用了過激手段嗎?似乎並不是。

畢竟,如果真的是為了保護女兒,沒有家長會把孩子當成武器,用孩子來給自己的謊言打掩護。

她更像是歇斯底里博關注,玩弄輿論,毀滅他人獲取快感。

隨著越來越多的細節被曝光,我們發現,除了造謠,這個家長還乾了很多事。

比如,在家長群裡,惡意騷擾校方,抹黑老師、給老師下降頭;

她一邊用小號在網上爆出老師的手機號,一邊卻反向操作,用大號假意呼籲理性,看似溫情的呼籲大眾不要人肉,不要網暴;

她還在群裡騷擾別家家長,從言辭到微信名,無不充滿惡毒、瘋狂、幸災樂禍。

從整一起事件看來,這個家長就是個惡人,這個惡體現在三個層面上。

第一是她對老師的惡意,對學校的惡意。

她很清楚自己在幹什麼,她深諳網絡上價值取向,知道什麼是大家的底線。

偏偏選擇最煽動,最誅心的言辭挑撥網友的神經,號召大家對老師群起而攻之。

她成功了,事件發酵了,百萬的轉發量,無數的聲討,學校和老師是直接受害者。

要不是謊言被及時戳破,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關鍵是,她不僅對別人惡,她還對自己的孩子惡。

事件剛爆出來的時候,就有網友言之鑿鑿的說必然是真事,畢竟,沒有家長願意平白把孩子丟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上,我們相信母愛。

畢竟,任何一個真的愛孩子的母親,都不會拿孩子的健康做文章,假意編排孩子嘔血來博關注。

但是,反轉出現,讓人大跌眼鏡——吃人血饅頭的見的多了,吃自己孩子的人血饅頭的真不多見。

這種人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帶娃碰瓷。

這類惡人了解網絡傳播規律,知道孩子是我們不容退讓的底線。他們就愈發喜歡拿孩子給自己打掩護,因為我有娃,所以我是弱者,有孩子就有道理。

他們跑到事主面前,咣當躺倒在地,利用公眾的同情心,假裝自己是弱者。

聞訊而來的網友們,沒有看到事件發生經過,只憑本能判斷誰是雞蛋、誰是石頭,結果站在了「假雞蛋」的邊,招致打臉。

之前發生過好幾次,比如「德陽女醫生自殺事件」、比如「成都七中霉變食物事件」,跟今天的這事太類似了,同樣是家長在網上聲稱孩子被欺負了、受委屈了,呼籲關注、呼籲正義。

結果,等大家義憤填膺,種下悲劇,卻發現事情大反轉。一時間網上滿是啪啪啪的聲音。

沒辦法,不是我們大眾缺乏判斷力,只是我們無論如何想像不到,作為家長,怎麼會病態的用自家孩子做輿論工具?這種謊言對孩子的成長帶來的直接或間接傷害,他們不管的嗎?

當真相大白,當家長的被社會輿論唾罵的時候,孩子呢,卻又免不了為家長的惡毒買單,左右都受傷害。

經常有人譴責社會冷漠,還產生了一個專有名詞「冷漠的中國人」。

冷漠是怎麼來的?很大程度上就是被人透支、被人欺騙、被人打臉。

狼來多了,心就冷了。

就像這個家長,惡意到頭,還不是廣大網友在買單?

你轉了,他轉了,結果反轉傻眼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全是手掌印。

尤其是最積極賣力奔走相告的熱心市民,在這類事件中傷的最重。

同情心受創,事後還要被嘲笑:「無腦跟風帶節奏」、「一點判斷力都沒有」、「不會理性思考」。

這類事經歷多了,大家得到了教訓——誰當好人誰吃虧

於是下次,再有家長呼救的時候,再有孩子需要我們聲援的時候,猶豫不決的人就多了,大家寧可抱著西瓜在一旁坐等反轉,也不敢說話。

一旦事情真的反轉了,頓時暗自慶幸:就知道會有反轉。

然後更加堅定的做一個冷漠的人,高高掛起。

這種家長最惡毒之處在於:誰最有愛心,她就打誰的臉;誰急公好義,她就扎誰一刀;誰衝的最快,她就摔誰跟頭。

吃虧上當的都是這些個好人,你跟好人到底有什麼仇什麼怨?

求求你,放過孩子,放過好人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