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點穴的潘石屹

潘石屹
文:包小姐

2019年初的蘇寧年終大會上,張近東給兒子發了個大獎:董事長特別獎。

手握獎盃,面對看著自己長大的一眾蘇寧老字輩,少東家口吐蓮花:

併購國際米蘭,我做了整個華夏大地沒有人敢做的事。

藉助擴音大喇叭,少東家的大嗓門聲震屋瓦。

台上,少東家意氣風發;台下,張近東帶頭,掌聲雷動。整個蘇寧,被迫見證了這檔父子雙人秀。

如潮的掌聲中,沒人在意市值僅13億的國際米蘭,被少東家以20億拿下,還只有不到7成的股份。

結果僅僅1年,被少東家瘋狂砸進49個億的國際米蘭,已經無力支付球員薪水。

國內,金主其父張近東,同樣是自顧不暇,債務纏身,不得不賣身求生。

國際米蘭割肉走人,恐怕也只在早晚之間。

坑爹的並非蘇寧少東家,還有人稱新京城四少的,潘氏大公子。

潘石屹恐怕絕不會想到,有一天竟然會被自己的兒子給坑了。

01

原本,潘石屹已經沉寂很長時間了。

編程、跑步、廚藝,微博上的老潘彷彿活在了現實之外。

就連自己的主業,地產商業開發,也已經好長時間沒聽到開工的消息了。

SOHO中國的股價更是一跌再跌,如今僅剩下不到140億的市值,還不到最高峰時的1/4。

往日高調的地產大亨,如今一反常態,遁入佛系生活,活出了超凡脫俗。

但樹欲靜風不止。老潘想低調求生,偏偏兒子不讓。

潘大公子,是老潘與第一任妻子所生。

英國籍,31歲,英國華威大學畢業,7年前成婚。

與謹言慎行的父親不同,90後潘大公子顯然還年輕氣盛,經常在微博上口不擇言。

去年疫情爆發,國內抗疫如火如荼,潘氏一家卻沐浴在海外溫暖陽光中,跑步燒烤看書,享受人世間的美好。

實際上,自武漢封城之後,在國家遭難的整整26天裡,這個網絡老炮就消失了,不見人影,不聞其聲。

國內,各企業捐款捐物;國外,老潘與家人其樂融融。

不少網友怒髮衝冠,拎起鍵盤就衝到老潘的微博下,大聲質問:

你是聾了還是瞎了?你個一毛不拔的奸商。

網友的憤怒,老潘自然知道,混跡商場和網絡這麼多年的他,選擇了一個字,忍。

父親能忍,兒子潘大公子到底還是年輕,直接在微博開懟:

你咋還舔著臉讓我捐呢?口罩都發不明白還想碰我錢?

與潘石屹相比,潘大公子的性情自然大為不同。

一來父子生活的時代不同,經歷的生活也不一樣;二來,自小海外求學,也讓他的思想較為開放。

還有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網絡的影響。

潘大公子曾經說過,在他十五六歲,意識形態剛成型的那個年紀,韓寒大眼等人的出現,給了他很大影響。

身居海外,富二代身分,造就了潘大公子的個性。

02

兒子倒是過了嘴癮,卻苦壞了國內的老父親。

其實,以前的老潘並非如今天這般佛系。

懷抱華爾街精英老婆時,那是何等的意氣風發。

SOHO中國上市那年,老潘發誓要在5年內衝擊千億市值,趕超萬科,又是何等的豪情萬丈。

而實際上,在此後長達7年的時間裡,SOHO中國的毛利率確實遠高於恆大融創和碧桂園等一眾地產同行。

那段時間,是SOHO中國最掙錢的時期。

那些日子,也是潘石屹最活躍的光景。

他是媒體上的常客,更是網絡上的大V,辦刊物,演電影,生生將自己活成了中國商界最耀眼的人物。

但此後,潘氏地產生意一再遭遇滑鐵盧,如今早已跌出天際。

昔日的老朋友,也在逐一遠去。

眼下的老潘夫婦,彷彿看破紅塵。網絡上,很少發言;現實中,極力隱藏自己;就連地產生意,也彷彿放棄,低調再低調。

王家衛的電影《一代宗師》裡有句話:

人這一生有3個階段,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不知步入佛系的老潘,這是修煉到了第幾層。

老潘想與世無爭,但網友卻沒放過他。疫情以來,老潘至今沒有捐款,這讓不少網友很是不爽。

2014年,老潘給哈佛和耶魯共捐款2500萬美金。按照今天的匯率,相當於1.6億人民幣。

網友的邏輯很簡單,你潘石屹有錢捐給國外,對內卻一毛不拔,賺中國人的錢孝敬美國佬,這叫忘恩負義。

捐款時,老潘的名義是,幫助中國貧困生接受世界一流大學的教育。

話雖漂亮,但轉過身,老潘的兩個兒子,一個就讀耶魯,一個進了哈佛,正好是老潘捐款的學校。

還是曹德旺說的好,存在都是有道理的,潘石屹和他太太鬼精鬼精的。

曹德旺沒有點破鬼精鬼精的潘氏夫婦,直腸子的劉強東卻做了補充。

那年北大光華管理學院舉辦論壇,大強子和老潘同台。

那時候,大強子還未東窗事發,無所畏懼。看著老潘,大強子話裡有話:

窮人想上人大、北大、清華很困難,何況再去上哈佛呢?

說著就要分析老潘海外捐款的真實意圖,邊上的潘石屹慌不擇路,一把拿起話筒,趕緊打斷劉強東:

你可不能瞎說。

03

在網友的口水和炮彈中,潘大公子刪除了所有的微博。

兒子清空微博,父親則開始動手清空資產。

物業、車位、辦公樓,商業廣場,被老潘一股腦打包,要價200億全部賣掉。

作為一家地產公司,賣幾套房子並非什麼大事,但若連公司核心資產都要拋棄,就顯然不是單純的業務調整。

如果心裡沒有小算盤,誰會這樣清倉式大甩賣?

有人說,老潘這是要走。

坊間議論並非空穴來風,對應的,是潘氏家族的行動。

2011年開始,潘氏夫婦就進行了一連串海外併購,成為多家境外公司的大股東。

一邊賣國內資產,一邊入股國外公司,看起來,老潘的心思好像真不在這裡了。

心思不在,人更是已經變了。

妻子張欣美國籍,大兒子入了英國籍,兩個小兒子一個耶魯一個哈佛。整個潘家,就剩老潘一人純正中國人。

這太像那些落馬的裸官了,老婆孩子送到海外,自己獨自留在國內撈金。

這樣的人,你要說他能一心為民,恐怕鬼都不信。

除了清倉大甩賣,2019年底,在一個月的時間裡,老潘還一口氣在境外註冊了7家公司,實際控制人都是個謎。

這一連串的操作手法,似乎都在向大家證明,經過多年的布局,不論是公司或個人,資金還是路線,老潘的箭頭指向,皆是海外。

這次疫情不捐款,似乎更加應證了坊間議論。

雖說捐款捐物是個人自願,但在國家遭受大災難之時,作為企業家卻無動於衷,絕非罵一句格葛朗台那麼簡單。

老潘不是糊塗人,若不是心有所向,斷不敢如此決絕,徹底翻臉。

04

這些年,老潘刻意將自己包裹了起來,跑步拍照編程,兩耳不聞窗外事,就為了求個安穩。

看起來,潘石屹一臉佛系,但內心想什麼,無人知道。

是否去意已決,同樣不得而知,但如今面臨的難題,卻是夠老潘喝一壺的。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富貴也好,貧賤也罷,終究抵不過南唐後主。李煜有詩云: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一夢浮生。

來源:微信公眾號:i看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