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中共企圖在巴以衝突中漁翁得利

巴以衝突

哈馬斯的正確中文翻譯,叫做「伊斯蘭抵抗運動」。這是很多穆斯林恐怖組織的通用名稱。在冷戰時期,他們就受到以蘇聯和中國為首的共產黨的支持,包括左派意識形態運動的支持。這種出於惡意的和出於善意的關注和支持,是恐怖組織日益壯大的根源。

以色列是一個以猶太人為主的國家。他們從一個被迫流浪的民族返回祖先的故地,肯定和已經居住在此的阿拉伯民族產生矛盾,包括文化、宗教和實際利益等等方面的矛盾。美國生活著七百多萬猶太人。中國的上海也曾經生活著幾萬猶太人。在融合型的多文化環境中,並沒有產生仇視性的衝突。

為什麼在阿拉伯地區會產生仇視性的衝突呢?人們都注意到這背後有明顯的價值觀念衝突。冷戰時期的兩大陣營,先後產生了利用並擴大種族衝突,來遏制對方的國際政治目標。大家可以回憶一下911恐怖襲擊時,中國五毛和中共在美國代表團的歡呼雀躍,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共產黨和恐怖主義的親密關係了。

中共真的關心穆斯林的人權嗎?他們在新疆建造了大規模的集中營來關押穆斯林,目的是要清除他們的宗教思想。當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在聯合國召開針對新疆穆斯林被迫害的會議時,巴勒斯坦人聯合了其它穆斯林國家寫信強烈反對。不但中共並非關心穆斯林的人權,穆斯林恐怖分子也並不關心穆斯林的人權。他們都是被那些在背後出錢出槍的政客們當作工具和木偶在使用。

這次的巴以衝突是像個別西方媒體所說的,為「突發事件」嗎?顯然不是。從穆斯林在阿克薩清真寺向以色列警察投擲石塊開始,就是一種超常的、有目標的行動。為的是給緊接其後的火箭襲擊製造理由。而明顯不是對手的穆斯林恐怖組織,挑起這場得不償失的戰爭,目的只能是服務於某個大國的全球目標。

誰是這個大國呢?被全世界就人權問題圍攻的中國共產黨,顯然最符合條件,也是最急於轉移國際社會注意力的大國。還是多年來出錢、出槍、出教官支持恐怖活動,因而最有能力操縱恐怖組織的大國。這些恐怖組織在阿富汗和伊斯蘭國培訓中國的種族主義極端主義分子時,中國共產黨假裝看不見。中國的小粉紅們不覺得自己有那麼一些尷尬嗎?

有朋友認真地指出:中國政府正在和西方國家一起,呼籲停止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間的衝突呀,好像不能說他們鼓勵恐怖分子吧?這就叫做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了。善良的人們不能忍受無辜的平民遭受血光之災;可共產黨連對本國人民都沒有絲毫惻隱之心,怎麼會對八杆子打不著的穆斯林大發善意呢?這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於操縱和利用。

為什麼要操縱,怎樣來利用呢?首先是伊斯蘭運動恐怖組織明顯吃虧,強駑之末已經難以為繼。這個時候呼籲停火,正是中國俗話說的拉偏手,幫助恐怖組織走出困境,避免被消滅的命運。他們的呼籲和出於善意的全世界人民的呼籲,是真勸架的人和拉偏手的人之間的區別。

中共出錢、出槍、出教官操縱下的恐怖組織存活下來,對誰有利呢?就像靠耍猴子騙錢的傢伙保護好猴子,對誰最有利呢?不是猴子而是那個靠它騙錢的人。猴子吃他的,喝他的,又被繩子牽著,無奈只能受他操縱,確實可憐。那些被無辜殃及的穆斯林群眾,正是背後提線的中共製造的罪惡的受害者。我們不能只有善心,也要有抑制罪惡,才能有發揚善良的決心。

——RFA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