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停火,輸得最慘的人卻慶祝的最歡

文:海邊的西塞羅 

這一仗,以色列贏了,哈馬斯其實也贏了,
只有他們輸了,
但他們卻歡呼的最興高采烈。

各位好,今天久違的來談談巴以問題,因為這兩家停火了。

當地時間20日,巴以在加沙地帶的衝突進入第11天,哈馬斯以色列終於達成停火協議,並已於21日2時正式生效。

我看了國內外很多關於此事的報導,感覺以色列那邊反應不是那麼強烈,反而是哈馬斯這次控制的加沙地區,出現了大規模慶祝,搞得好像哈馬斯在此次沖突中大獲全勝一樣。

這很奇怪,因為明眼人都不難看出,哈馬斯與以色列此次過招中是吃了大虧的:哈馬斯從加沙境內向以色列發射了約4000枚火箭彈,一共只造成12名以色列人死亡。而以色列對加沙的空襲,則至少導致了230名巴勒斯坦人的死亡,其中包括多名哈馬斯高層。

以色列在此次戰爭中玩的是「 讓領導先走 」的斬首行動,多位哈馬斯高層都是被做局下套,在被「 騙 」進貌似安全的防空地道之後,被以色列導彈甕中捉鱉、定點清除了,這是哈馬斯始料未及的事情。

可雖然被打的很疼,哈馬斯卻必須將此次沖突當「 大勝利 」來宣傳,因為在與以色列掐完這一架之後,該組織馬上有另一場更關鍵的「 內戰 」要打。

說來也巧,明天,也就是5月22日,是巴勒斯坦原定要舉行立法委員會選舉的日期。作為巴勒斯坦最重要的權力機構之一,此次選舉的結果將關係到哈馬斯與老冤家法塔赫(巴解)誰能夠掌控這一關鍵機構。

而同樣按照原定計劃,整個今年下半年,巴勒斯坦還要陸續進行總統大选和議會選舉,三場選舉的最終結果(至少在名義上)會左右巴勒斯坦的政權歸屬。

這一「 仗 」對哈馬斯來說,其實才是更為至關重要的,因為以色列無論怎麼跟他打,在國際社會的拉架下,以軍很難真正推平加沙地帶。但如果在國內大選中輸給了法塔赫,以雙方之前積累的「 刻骨仇恨 」看,哈馬斯完全可能被挫骨揚灰,所以這兩派之間,才真是你死我活的鬥爭。

是的,巴勒斯坦搞到現在,其實已經分裂為了兩個國家——實際控制加沙地帶的哈馬斯和實際控制約旦河西岸的法塔赫。

這就是真相,巴以沖突,與其說是「 楚漢相爭 」,倒不如說更像三國鼎立。此次沖突如果算是「 赤壁之戰 」,接下來就該演「 白衣渡江 」、「 火燒連營 」和「 兵敗虢亭 」這些孫劉內鬥的劇情了。

而這些年來,由於哈馬斯走的一直是對以色列高舉高打的「 戰狼路線 」,原本是巴勒斯坦「 正統代表 」的法塔赫一直在節節敗退,消極避戰。

本來,按照雙方2019年在埃及達成的談判協議,今年三次大選的日期已經商定好了。

但4月30日的時候,法塔赫的領導人、現任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搞了個「 半夜雞叫 」:突然發表一個電視講話,以巴以局勢趨緊為由,要求推遲5月22日的這場選舉。因為阿巴斯已經看到,在哈馬斯一再製造對以事端的當下,進行選舉對偏「 溫和 」的法塔赫不利。阿巴斯試圖讓巴勒斯坦人在一個更冷靜而穩定的環境下作選擇。

但這個聲明立刻就遭到了哈馬斯方面的激烈反對,實際控制加沙地帶的哈馬斯聲稱:阿巴斯及其領導的法塔赫的行為是在「 上演一場政變 」,要求選舉必須如期進行,否則將採取單方面措施。

有趣的是,本輪巴以沖突(其實應該叫哈以沖突,控制約旦河西岸的法塔赫幾乎全程圍觀),正是在哈法雙方吵了這一架之後才開始急速極化的。

基於上述的新聞事實,我覺得有理由懷疑,此次沖突對於哈馬斯來說,其實是一場時機剛好的「 助選秀 」,哈馬斯要通過打出去的4000多枚火箭彈,確立了它在「 抗以大業 」中中流砥柱的形象,繼續吸引巴勒斯坦尤其是加沙境內的激進主義者,並裹挾著這股民意對法塔赫完成「 逼宮 」。逼迫其盡快進行大選。

你可能會覺得特別奇怪,代表這麼一個領土和人口都沒中國一個大縣城多、一半以上國民在絕對貧困線下掙扎的「 難民國家 」就那麼有意思嗎?值得這兩幫人窩裡鬥的這麼激烈?

法塔赫和哈馬斯的高層會對你漏出高深莫測的一笑,代表一幫難民的樂趣,你連想都想像不到。

毋庸置疑,巴勒斯坦是當今世界上最貧困、最悲慘的國家,沒有之一。

但法塔赫和哈馬斯也是當今世界最撈金的「 民族解放組織 」,同樣沒有之一。

法塔赫那邊就不說了,作為巴勒斯坦的老牌「 正統代表 」,國際社會尤其是阿拉伯各國的金援都由其過手,其貪腐問題在阿拉法特在世時就備受詬病。阿拉法特留下的私人遺產到底是10億美元還是15億美元至今存疑,反正他肯定是個富翁。

阿拉法特

而哈馬斯這邊,這些年也沒少撈。

前些日子,中東石油小富國卡塔爾說了個數據,把全世界都驚著了:自2007年加沙政變、哈馬斯趕走法塔赫自立以來,僅卡塔爾一國就已經向哈馬斯提供了18億美元的援助。

而另一個公開援助哈馬斯的國家伊朗,則每年要給哈馬斯高達3000萬美元的專項援助。

你想想,伊朗,一個連自己老百姓都要吃國際救濟糧的國家,居然勒緊褲腰每年帶拿這麼大一筆錢支援哈馬斯「 鬧革命 」……這算不算國際主義精神?

巴以停火,輸得最慘的人卻慶祝的最歡

還有土耳其、敘利亞……這些國家雖然明面上不公佈,但暗地裡都在給「 很有精神​​ 」的哈馬斯塞錢……

還有一些非政府組織和基金會,也是哈馬斯的大金主,德國《明鏡周刊》今年年初做過一個估算,說2020年僅從德國流向哈馬斯的資金流也在千萬歐元以上。因為德國有大量中東裔移民,都在出於不同的目的給哈馬斯捐錢。

所以哈馬斯每年究竟能拿到多少「 抗以外援 」呢?

由於該組織缺乏一個正經政府應有的公開透明的核算機構,這是個難解的謎。

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組織絕不應該如它表現出來的那麼窮酸。

此次沖突中,哈馬斯打出去了4000發火箭彈,如果真的就是他們的看家老本了,那我倒真要替全球「 資方 」問一句他們:

就這?就這?你們把錢花哪兒去了?

巴以停火,輸得最慘的人卻慶祝的最歡

畢竟以加沙地帶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看,哈馬斯好像沒用這些錢來改善加沙的民生。

但爆炸聲一響,這些追問都不重要了,以色列人跟你的「 國仇家恨 」在眼前,你還有心思追問哈馬斯的錢都花哪兒去了嗎?趕緊接過遞過來的炸藥包,去給組織當光榮的人肉盾牌吧!

所以,這場衝突中,哈馬斯似輸實贏——擺了個反以造型,轉移了國內矛盾,還為接下來與法塔赫的窩裡鬥做好了準備,一箭數雕啊。雖然在以色列這邊吃了虧,可對法塔赫的鬥爭形勢一派大好。

以色列當然也贏了,由於哈馬斯只對著民用設施使勁,以色列國防軍毫髮無傷,幾乎以零傷亡的代價取得了目前的戰果,這一仗打的太輕鬆了。

那麼,究竟誰輸了呢?

是那些挨炸的加沙老百姓。

加沙這個地方真的很慘,尤其是2007年哈馬斯在當地「 搶班奪權 」之後,由於哈馬斯一心「 弘揚武德 」,這裡農工商等所有行業自就一直處於全面癱瘓的狀態。

而以色列為了防止哈馬斯以加沙為基地對其進行恐襲,自同時期開始,沿著加沙邊境修築了漫長的隔離牆,基本禁絕了加沙與以色列的人員物資往來,將加沙完全隔離在以色列經濟之外。

哪怕是同文同種的鄰居埃及也不「 拉兄弟一把 」。在哈馬斯掌權後,埃及對加沙關閉了自己的邊境,不允許正常的貿易流通,甚至不允許40歲以下的加沙年輕人前往埃及打工,可能因為害怕摻雜其中的恐怖分子給自家添亂。

所以,整個加沙地帶現在是一座巨型的監獄,聯合國早在2014年就警告稱,到2020年,這裡將不適合人類居住。

巴以停火,輸得最慘的人卻慶祝的最歡

但如今這片僅僅365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上,居然擠了整整200萬巴勒斯坦人,人口密度比肩東京,因為這些人無處可去。

生活在這裡的人,無教育、無醫療、無工作,人均每日生活開支不足一美元,60%的人處於絕對貧困線以下,50%的人長期失業,50%的人用不上乾淨的飲用水,70%的人需要靠聯合國或國際人道組織提供的救濟糧才能過活。世衛組織2018年的一份調查說,加沙超過半數婦孺處於嚴重營養不良的狀態。

可是這裡的人依舊激昂亢奮,因為貧窮恰是極端主義與恐怖主義最佳溫床。當越來越多在貧困下艱難求生的年輕人對現狀不滿時,選擇加入激進的哈馬斯、與他們所認為的加沙困境的始作俑者——以色列決一死戰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於是一個死循環形成了:

「 武德充沛 」的哈馬斯缺乏發展加沙經濟、改善民生的能力和意願,只會且只願將得到的外援用於走私軍火和發動襲擊;

以色列在遭到襲擊之後勢必打擊報復,並進一步加強對加沙地帶的封鎖;

封鎖的加劇有加深了民眾的貧困,哈馬斯藉以吸引更多外援,並招攬更多的狂熱信徒。

這是一個死循環,你可以指責任何一個環節是罪魁禍首,但都無濟於事。

而此次巴以沖突,從開打到停火,我們看到了這個循環在又一次輪轉。

套在加沙那200萬民眾脖子上絞索,又被擰緊了一點。

而就是這些已經被釘死在加沙、並被一點點套緊絞索的人,現在正在街頭為哈馬斯的「 勝利 」而歡呼。

巴以停火,輸得最慘的人卻慶祝的最歡

他們的未來是顯而易見的,以色列會更嚴厲的封鎖他們,而哈馬斯會更激烈的煽動、蠱惑他們,讓他們投入巴以和巴勒斯坦內部各派永無止境的仇恨和鬥爭中。

但他們看不到,在茫茫黑夜裡,他們在為哈馬斯而瘋狂的歡呼。
……

這真是個魔幻的故事。

可它總在我們的歷史上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

 

來源     海邊的西塞羅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