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氣的碟商,被盜版后導演還笑得出

盜版

這兩天,在推特和臉書上的影迷圈裡,瘋傳一張很有趣的照片。

匈牙利電影大師貝拉·塔爾(Béla Tarr)在一家盜版碟店裡,和店主親切合影。

他們面前,整齊擺放一排的正是貝拉·塔爾自己的作品,《都靈之馬》《秋天年鑒》《鯨魚馬戲團》《詛咒》《居巢》《撒旦探戈》……

圖片

那粗製濫造的封面,套上幾毛錢的塑膠封套,不正是我國觀眾最熟悉的「9區」味兒嗎?

明明被盜版了,貝拉·塔爾非但沒有生氣,臉上滿是得意的笑容,而店主也是一臉驕傲。

圖片

这个哥们我熟悉,他名字叫El Chino,经营的「Pasaje 18」堪称是全秘鲁最牛的盗版店主。

图片

秘鲁最牛碟店店主,El Chino

差不多十年前,在这个互联网并不发达的南美国家,他和他的碟店故事,就传遍全球。

图片

不曾想到,这家碟店开了20年,不但没倒闭、没被政府勒令关闭,依然顽强生存至今。

据知这张相片是2018年去利马参加中东欧独立电影节(Festival de Cine Al Este)时,拜访这家知名碟店所拍摄的。

像贝拉·塔尔这样逛盗版碟店,看到自己作品被盗版不反感反而引以为傲的导演,还有很多,这也侧面证明了这家店的影响力有多大。

在所有拜访过「Pasaje 18」碟店的导演中,最有名当属泰国导演阿彼察邦。

他在许多年前曾光临过这家碟店。

当他看到这家远在南美的小店,居然会有盗版自己的作品,大吃一惊。

当Chino跟他说,南美也有很多你的观众时,阿彼察邦非常高兴。

图片

「如果不是因为通过盗版,恐怕在秘鲁无人认识他。」

最后阿彼察邦在自己的盗版碟上欣然题字,并和Chino合影留念。

「光臨敝店的,不乏影評人,以及其他電影界重要人士。」 Chino驕傲地說。

图片

「Pasaje 18」,這家遠在南美秘魯首都利馬的小店得以全球聞名,大致有賴於2014年《Vice》拍攝的一個紀錄短片,我把它翻譯成熟肉,放在下面給大家看看——

紀錄片《盜版天堂電影院》,時長:6分鐘,中文字幕:奇遇電影

這20年來,與中國高速發展不同,秘魯仍舊是一個不發達的第三世界國家。

回想起2014年,已經是我國的「9區」差不多要落幕之年了。

什麼叫「9區」這裡還是要普及一下。

以前的DVD為了防止盜版和串貨,被制定DVD的官方組織分成1-8個區(包括0區即全區,其實也有9大區),北美為1區、日本歐洲為2區、港臺新馬泰一起劃分為3區、澳洲紐西蘭以及中南美洲為4區,俄羅斯加上東歐地區為5區,中國內地為6區。

所以官方標準上並不存在「9區」,為盜版商發明,一來以示這是法外標準,二來6區「倒」過來即為9,也有雙關之意。

图片

書歸正傳。

經過10年的瘋狂野生發長,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將「9區」玩出了層出不窮,堪稱世界第一的新花樣。

你們都熟悉1+2+3+6吧?

取美國1區最佳畫質,合成歐洲、日本2區最佳的DTS音效,合成3區官方中字,再加上6區國配。

手裡這一張不用十塊人民幣的碟,融合了全球最佳資源,連花絮也一律配上全套中文字幕!

「9區」盛世,真是連當時的盜版大國老毛子國也堪稱汗顏。

圖片

图片

圖片

9區紅龍的《兄弟連》軍包裝

到了2010年以後,我國的千兆光纖已經開始普及,人民群眾又一窩蜂擁抱資源。

這麼說吧,生活在當時的中國,這種極其發達的「9區」地下亞文化,讓人滿滿都是幸福感。

反觀秘魯,即便是在2014年,它也擁有著全球最慢的互聯網速,而且還死貴。

下載? 一部4GB的電影要下幾天,下載是不可能下載的。

這就催生出了滿大街小巷的盜版碟。

據國際知識產權聯盟(IIPA)2006年統計,全秘魯市面販售的DVD光碟,高達98%都是盜版碟。

秘魯的盜版DVD市場,依舊火爆

即便這樣還是要說,秘魯的盜版比起我們的「9區」還是落後太多了。

中國盜版DVD最蓬勃的時候,絕大部分碟子都是從正規生產線上批量生產下來的。

對,各位手中如還有這些碟,它除了沒有批文、非正式出版,碟可多數是正規生產的。

只是為了避免追查,在下了生產線流向市面之前,碟廠會逐張地把碟內圈上的ifpi碼用電焊給燙掉(ifpi即國際唱片業協會,1994年之後,他們硬性規定每張CD、後來的DVD,都需要標註ifpi碼,以方便追溯這張碟的生產來源)。

但如上面那個紀錄片所見,即便到了2014年,秘魯街頭上販售的盜版碟,仍不是生產線批量生產的,而是盜版商們用DVDR刻錄機,一張張手工燒制出來的。

图片

華碩的刻錄機,5倍速,真正的落後的生產力與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需求之間的矛盾

這種仍屬小作坊的模式,一次頂多只能複製五到十張不等,效率極低。

這大大制衡了生產能力,也限制了市場規模——順便說一句,由於索尼的嚴格生產線控制,至今我國的盜版藍光碟仍也採用這種刻錄模式,這直接導致了2002-2012年這十年的盜版DVD黃金時代結束,盜版藍光時代無以為繼,一直沒有成氣候。

但即便如此,像「Pasaje 18」這種手工小作坊在秘魯也如雨後春筍般成長起來,很快便佔據了電影市場絕大部分份額。

到了2007年,秘魯正規的DVD租賃店百視達(Blockbuster,網飛曾經最大的對手,全球連鎖)徹底被盜版打敗,關閉了在利馬的最後一家店。

图片

2007年,秘魯最後一家百視達敵不過盜版,關閉了最後一家門店

此後,利馬DVD碟店開始了黃金時代。

不過「Pasaje 18」贏得大眾以及諸多世界級導演的尊重,是店主Chino多年以來的專注。

Chino說,他只關注那些在秘魯看不到的、影迷聞所未聞的獨立電影。

他從小就喜歡經典電影,深受希區柯克影響,但即便是如希區柯克這樣的好萊塢經典導演,要在秘魯看到,也是很不容易的。

图片

就更遑論世界上其他的電影浪潮了,Chino說,希區柯克之後,他又繼續努力把法國新浪潮的導演如戈達爾、特呂弗、侯麥帶到秘魯。

Chino有一個信念,即,獲取知識應該是每個人平等的權力,憑什麼這種權力要被精英們所壟斷?

他的碟店,20年以來都貫徹這個信念,努力把世界上最經典的電影帶到秘魯來。

電影啟發心智。 在Chino們不懈努力之下,秘魯這幾年新生代導演在國際影展上也取得不俗成績。

克勞迪亞·略薩(Claudia Llosa)執導的《傷心的奶水》獲得2009年的柏林最高獎金熊獎; 秘魯影片《十月》獲得了2010年戛納的「一種注目」評審團獎。

圖片

秘魯電影《傷心的奶水》獲得2009年的柏林最高獎金熊獎

為何像貝拉·塔爾、阿彼察邦這些大導演並沒有視盜版為洪水猛獸,大概他們都認可Chino們對於知識平權的認知吧。

在我們國家資訊還不是那麼發達的年代,也曾有過這樣的佳話。

2005年,「新浪潮老祖母」阿涅斯·瓦爾達在闊別50年之後重訪北京,參加「法國電影回顧展」活動。

當時《南方週末》報導說,瓦爾達的北京之行,最重要的活動就是買碟。

當她在北京的小碟店裡買到自己作品《一個唱歌,一個不唱》時,高興壞了,在一個研討會樂呵呵舉在頭頂上給大家看。

圖片

「新浪潮老祖母」阿涅斯·瓦爾達

「我前幾天在北京買了一份自己電影的盜版DVD,如今在法國已經沒有賣了,對我來說這是一份紀念。」

她還表示,盜版DVD也沒有什麼不好,畢竟自己的作品是非商業電影,沒有什麼大投資的片商感興趣,所以難以在各大影院進行放映,而盜版反而是説明自己作品宣傳的另一種途徑,雖然和電影院看的效果和感覺不一樣,但只要觀眾喜歡自己的作品,她就很開心了。

後來,她乾脆把自己所有作品無償授權給了搜狐視頻頻道,免費在線放映給全中國觀眾。

這種導演和觀眾互相理解、互相尊敬的蜜月期,再也不多見了。

此後,資本、知識享有權、共用精神,關係劍拔弩張。

標誌性的事件是,2019年3月,蔡明亮導演以「對賊念經」的方式,最終把藍影網念倒,並劍指騰訊網。

再後來,一些獨立導演被資本裹挾之下,也離群眾越來越遠。

所以,當看到秘魯這家碟店的傳奇故事,真是恍如隔世。

圖片

懷念那些已經消失的DVD碟店

來源:奇遇電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