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現實比疫情更恐怖 丨硬核生存指南

萬一現實比疫情更恐怖 硬核生存指南

文:南洋富商

01  輕微特殊時期

如今的首要目標,不是買房買車,而是活著

特殊時期,普通人應該努力讓自己和家人活下去,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幫助別人活下去。

如果你生活的城市變成武漢那樣的重災區,或者比武漢更糟糕十倍,你該如何面對?

這時候不能有任何幻想。不要指望醫院,甚至不能指望醫生護士。你去醫院,看到外面黑壓壓的幾千人擠在外面,你看到絕望失去理智的患者謾罵毆打醫生護士,他們撕破醫護人員的隔離服,叫嚷著「要死大家一起死」,你看到有人朝醫生護士臉上吐痰。

這時候,整個醫院已經癱瘓。所有的醫生護士都得不到防護,越來越多的人離開了崗位,醫院其他的科室也都打烊。

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極端場景,你生病了也沒法去醫院看。如果你闌尾炎穿孔、胃潰瘍穿孔、腸梗阻,腦溢血,或其他需要醫院救治的病,就在家等死吧。

更多的其他疾病得不到治療,死亡人數的越來越高。如果這時候出現第二種可怕的傳染病,情況更是不堪設想。

那時候,孕婦也沒法去醫院生孩子,不計其數的女人因為難產或感染去世——在古代,這是非常普遍的。

    武漢方艙醫院

但是,你要知道,即使武漢這種情況,或者比武漢更糟糕的情況,也只是很輕微的特殊時期。

有安全的房子,有水,有電,你可以高枕無憂躺在床上,哪怕封城,也可以每週二次出去買菜,有互聯網。

輕微的特殊時期,政府依然在管理,社會依然有秩序,你不會缺食物,不會缺衣服,或許會缺口罩,但是你可以儘量少上街。

具體的應該怎麼操作,或許你已經在這幾個星期的實踐中學到很多。但是我還想補充幾點。

首先,你必須比別人更有洞察力。在別人還沒有感受到危機到時候,你要提前敏感發現麻煩正在逼近。比如說,武漢還沒封城,我就覺得該做準備,提前做家人的思想工作,起初他們覺得我太杞人憂天了,但是幾天以後他們就明白我是對的。

武漢封城到消息是凌晨出來的,我當時尚未睡覺,第一件事就是早上在淘寶下單一些口罩。為了保險,我下單了五家店鋪,每家都有一些。

幾個小時後,我發現自己疏忽了一個問題:那些賣口罩的都是要在正月初八才發貨。到那時,可能快遞會封鎖,可能口罩會被政府徵用,可能他們會因為口罩漲價而寧可違約不賣。於是,我去淘寶下單了幾家馬上順豐發貨的。只要他們中間有一家發貨,我就能得到一些足夠家人使用的口罩。

第二天,我意識到護目鏡也可能會被搶購。於是準備購置護目鏡。但是,淘寶上春節發貨的護目鏡價格很貴,我捨不得多買,只在三家各下單了幾副。畢竟護目鏡可以反覆使用,並不需要儲備很多。

我覺得口罩可能不夠,這時候淘寶基本上已經買不到正規的N95和醫用外科口罩,我就下單一批廉價的N90防塵口罩,這是工廠的工人經常使用的勞保產品,勞保用品店和五金店也經常有存貨。

我認為消毒藥水是必須準備的,但是瓶裝的84消毒水,或者酒精,價格太貴,讓老人把大桶的84消毒水拿來洗地,肯定心疼捨不得用。於是我買了一些便宜的消毒固體:一包二氧化氯泡騰片,養殖場用品店買的,通常用於養魚專業戶消毒魚塘。這批消毒片很快到貨了。另一種是次氯酸鈉固體,二個店各買一公斤。

我覺得防護服也許會需要,因為難以預料疫情會發展到什麼地步。上網看防護服,竟然找不到一家願意在春節以前發貨的,都是要等到正月初八。我想那時候大概都會被政府徵用了,於是就沒下單。

另一件事情是儲備食物。我再三告訴家人,要多儲備食物,他們總覺得我太誇張了,不理解。我還是買了幾十包方便麵,一大箱火腿腸,一些水果,三大袋米,幾包食鹽,夠全家一個多月吃的。

後來的事態發展,證明我的預測都是對的。很快就各地封城,出不了門,不能隨便買菜,口罩和防護服甚至一線醫院都緊缺,各地政府甚至扣押搶奪途徑本省的外省口罩。

至少我家裡有足夠的生活用品,讓家人有安全感。

另外,還有一些細節要注意:外出回來,衣服要洗,最好多準備一些容易洗的外套(而不是需要乾洗的昂貴衣服),每次回家就扔洗衣機。

尤其注意鞋底,這是很多專家都會忽略的。鞋底可以放在裝一厘米深消毒水的臉盆裡泡一下。外面有別人隨地吐痰的可能性,所有空氣裡的唾沫,最終都落到地上,粘在你的鞋底。你怎麼可能讓自己家的地面沾染病毒呢。

在這種輕微的非常時期,人的死亡率很低,大多數人不會死,並不值得太焦慮。

但是要謹慎準備,時刻保持敏感,預測未來可能變得更糟糕的情形。你多買一些物資,最壞的可能性也就是囤積了幾千塊或上萬塊錢的多餘物資。你要這樣想:這幾千幾萬塊錢,還不夠買一平方米的房子,卻給家人帶來安心,這是最值得投資的一筆錢。

永遠不要輕易相信「疫情可控」和「物資充足」的承諾,也不要輕易相信官方推出的發言人專家。

即使鍾南山院士的話,你也不可以全信。上次SARS他推薦板藍根,這次他的團隊又開出了中藥方子。你要理解為這是鐘院士推薦給廣大人民的一種安慰劑。

要看看一些好電影,我推薦幾部:「傳染病」,「切爾諾貝利」,「愚夫危樓」,「釜山行」。你要站在官方的立場去思考問題,明白ww和zq永遠是第一位的。它也沒有能力照顧每一個具體的人,對你和家人個體而言,安全還是要靠自己。

要讓自己成為可靠的人,你得掌握知識。在最快的時間內掌握一個領域的常識,非常重要。如果你有常識,就能夠辨別謊言,就能夠更準確預測風險。

我是某種「讀書無用論」的鼓吹者,因為反對浪費時間讀沒用的書。你讀了一大堆文人墨客的東西,似乎很有思想,實際上關鍵時刻根本幫不忙。所有,讀書要功利化——有用的硬知識至關重要。

02  嚴重特殊時期的生存

疫情萬一出現新的變動,比如出現張文宏醫生說的比較壞的情況:出現好幾個武漢之類的城市此起彼伏的長期膠著狀態,或者全國範圍不可收拾的SHTF「Shit Hit The Fan」狀態,就到了非常嚴重的特殊時期。

這個時期,社會秩序不再存在。政府已經癱瘓。你打電話報警,警察根本沒空接電話。你去醫院,發現早已成為空樓。

食物可能非常緊張。如果有興趣,你可以去搜索一下唐山大地震到內幕消息,就可以理解這種狀態。更糟糕的,比如南斯拉夫的波斯尼亞,比如敘利亞和利比亞曾有的戰亂。

這時候,威脅你生命的主要因素,不再是病毒,而是人類。你若在大街上,隨時可能被殺。你在家裡,可能有匪徒成群結隊來搶劫。物資高度缺乏,人人需要保護自己。

這時候,特大城市會最先成為災難區。你會發現,水沒了,電沒了,互聯網沒了,食物沒了,火也沒了,你要找的東西,幾乎都找不到。而周圍黑壓壓的人群都在搶奪東西,如果他們還沒死去,就一直在搶奪。

那時候,存銀行裡的錢已經沒用,因為銀行早已沒有營業。即使現金也沒用,那只是一張廢紙。除非是美元和外幣。

更有生存機會的,是十幾萬人口的縣城,幾萬人的小鎮,幾千人的村莊。只有靠近農村,你才能堅持更久。有農田可以提供食物,有地面可以挖井,有泥土石頭可以打造村裡的防禦堡壘。
你若是城裡人,一定要努力在離家不遠的村子裡找到自己的容身點。但是,村裡是熟人社會,你去了會被排擠,他們也不喜歡外地人。你最好回到你父母或爺爺奶奶生活的地方,或者你家宗族祠堂所在地。這時候,你就能感受到宗族社會的好處。

宗族社會可以組織各種武裝組織,自古以來就有宗族械鬥的傳統。

在某些地區,比如福建西南的土樓,就是這種防禦的典範。金門島的某些有堅固窗戶和瞭望塔、射擊口的老房子,也是為防土匪修建的。

如果你是基督徒,或許教會可以成為一種有力組織。這方面的經典範例,可以看看義和團時代北京的西什庫教堂,溫州的城西教堂,都保護過很多人的生命。

最好的生存地點,就是交通不便的有溪水的山邊,可以進山避難。若是還靠海就更好,因為多了一條海上逃生到島嶼和國外的道路。無論食物多麼缺乏,你總能從無邊無際的大海搞到食物而不會餓死。

如果讓我在中國選一個逃避亂世的風水寶地,大概是從溫州到福州之間的沿海村鎮:周邊到處是崇山峻岭,有強大的宗族力量、強大的宗教凝聚力、足夠的地方自治、歷史上有抗擊倭寇的經驗、豐富的宗族械鬥傳統,甚至很多城堡還在,比如永昌堡和金鄉衛。這些地方在歷史上的多次動亂都成為避難的好地方。

單個的人是幾乎無法生活的。你必須找到自己到組織。如果你有一個大家族,很好,趕緊組織起來,大家都要學會戰鬥。尤其是你不得不住在城裡,要馬上組織周邊的人,一起保護社區。

能買到槍就買槍,準備儘可能多的彈藥。現在也許很難搞到槍枝,一旦發生動亂,自然會有很多槍可以買到。萬一買不到槍,能搞到長矛就買長矛,比刀子有用。即使買不到,也要自己做。

如果沒有槍,至少也要搞一些複合弓,加一些碳纖杆的箭,換上可以殺人的狩獵剪頭,而不是沒用殺傷力的射靶箭頭。

還可以準備弩。弩雖然不如複合弓那麼准,但是近距離很有用,可以很快上手。

一個新手學傳統弓箭,若要有效射殺二十米之外的人,大約需要練習一個月。複合弓只需要三天,弩只需要一上午。

房子需要有一定的防護力。那種消防斧頭可以輕易劈開的防盜窗是沒用的。某些角位置的窗戶,要用水泥、沙包、黃泥之類堵死。

與戰鬥相關的,具體的可以參考文革期間出版的民兵訓練手冊。這是一本實用的書。多看看戰亂地區的人寫的回憶錄,裡面有很多經驗。

人和人的信任度很低,每個路上遇到的人都可能很危險。若是出行與別人交流物資,最好幾人一組半夜出行。日常要低調,避免不引人矚目。學習參考資料:關於土匪、黑幫的學術資料專著,地下黨和特工的培訓教程。

外面很難得到消息,電話和互聯網已經幾個月斷線,出門打聽消息很危險,一不小心就會送命。

收音機是必須的,還需要電台。提前做好準備,考個業餘無線電執照,先練習幾年短波電台的用法。無論是ssb,cw,還是psk31,都可能讓你聯繫到外面的無線電朋友,得到更多的消息。

本地短距離可以用調頻對講機,比如國產寶豐的,一百多塊錢一個,你可以買上十幾個,親朋好友那裡各放幾個,約好頻率和代號。

記住一點:這時候,無論是蘋果,三星,華為,還是xx移動通信公司,都靠不住,最靠得住的還是對講機和短波電台。必要時搞個密電碼本,每個漢字對應一個數字,在對講機裡報數字,這樣不會被人截取而伏擊搶劫。

若是有錢,還可以準備幾個衛星電話,供親友聯繫用。因為局部動亂的時候,歐星,海事衛星,銥星電話,還是可以用的。國際救援任何一個戰亂地區,有通訊設備的地方總是最容易聯繫上他們。

一旦可能發生嚴重的非常時期,無論是波黑,烏干達,還是盧旺達,甚至七五時期的烏魯木齊,你都得做好準備,大體上是這幾點:

糧食、膠帶紙、工具、垃圾袋、抗生素和常見藥品,越多越好。只要地方夠大,錢夠多,就大量囤積。你可以準備一年或更多的量。現在義烏市場批發價三毛錢一個的打火機,你可以儲存一萬個,到時候可以交換很多東西。抗生素不占地方,可以多囤積,那是比黃金更有用的硬通貨。

組織自己的親友和社區周邊的熟人,成立保護自己社群的武裝。儘可能離開大城市到農村。

必須擁有脫離互聯網和電信網絡依然可以使用的通訊系統:短波電台,UHF/VHF對講機,衛星電話,還得有微型的發電機和燃料儲存。還需要手搖發電機、光伏電池、大容量蓄電池。

更重要的是:要努力學習科技知識!不要讀沒用的書,要學有用的知識。知識不僅改變命運,也直接救命。

來源:南洋富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