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本土疫情失控的客觀原因——庇護州,國家肌體上的毒瘤

哈耶克

文:轅固小生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在疫情蔓延期間的相繼淪陷,可以說是全球大危機的後續前奏。而美國作為其中執牛耳的排頭兵,其地位和作用不容小覷,所以該國的疫情應對狀態可以作為全球疫情風向標。

美國本土目前的形勢不容樂觀,疫情在北部地區的擴張最為引人矚目,而分布的規律耐人尋味。紐約州是疫情的燃爆點和聚集倉,其黨派印象色彩十分濃厚。作為鐵桿民主黨人的州長安德魯科莫,是川普總統國家政策的主要反對者。他在地方上一意孤行,事事針對聯邦政府,想方設法和總統府對著幹,中央指令拒不執行,終於讓本地的民眾陷入了「災難」之中。

川普總統在他競選初期的綱領中,提出要反對非法移民在美國各地到處流竄,侵蝕社會肌體,威脅民眾安全,蠶食發展成果。於是除了大張旗鼓地在美墨邊境修建威嚴的隔離牆,勇於震懾不肖之徒外,他還在行政立法層面,大力推動移民管控,收緊條例,適時驅逐非法移民。正是因此和不少民主黨把控的庇護州發生了衝突,結下了梁子。

所謂庇護州,就是白左們唱高調的地區。他們在這裡試驗局部的社會主義,要允許所有人以不同名義進入這裡,不管移民而來的人是使用什麼手段。還堂而皇之地要求地方政府提供救濟,進行安頓,慷他人之慨。通過不斷侵犯中產階級的權益來滿足自己的野心,謀取政治資本。很多民主黨人就是利用人多力量大的優勢,推出有利於非法移民的措施,爭取選票。他們將公平的原則踐踏,善於逢迎,無原則地要求原住民忍讓,拿別人創造的財富作為遠道而來、投奔天堂團伙們的福利。還進一步地容忍他們犯罪,破壞,搞得當地民不聊生。這就是民主黨人治下的現實處境,左派社會主義的潮流躍然紙上,只是懂得發動群眾,大搞掠奪欺騙,吃大鍋飯,整個地區弄得烏煙瘴氣。雖然正直的人們已經受夠了,但是微弱的聲音從沒有被聆聽,媒體的袒護包庇,更讓這些白左們有恃無恐,社會形勢的惡化日甚一日。

川普下令地方尊重聯邦命令對非法移民進行管制,但是卻引來各地一致地抗命不從。目前只有通過法院進行裁奪,確定地方是否違憲,砍除庇護州的阻力巨大,任重道遠。

但是種什麼因得什麼果。以紐約州和加州為代表的幾大庇護州,他們的疫情最為嚴重,管理困難,趨勢加劇。而周邊的搖擺州也就跟著遭殃了。

當地時間3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華盛頓州為新冠肺炎疫情「重大災區」,並命令聯邦政府向該州各級政府提供援助。目前該州有新冠肺炎1793例,94人死亡。此前,特朗普已經宣布紐約州為「重大災區」。

曾經大聲嘲笑川普的人現在還能得瑟的起來嗎?他們的所作所為就是將黨派利益凌駕在國家和民眾考慮之上,只為逞凶,多方陷害,向總統和他的幕府發起了多少次無聊的構陷攻擊,最後通通無疾而終,體現了其黨派沒落下的無恥本色,沒羞沒臊。

在當下這個危難的日子裡,美國人民需要眾志成城,精誠團結。川普已經宣布國家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可以行使總統特別新政權。在領導人的有力調度下,相信美國的難關會在今後得到克服,儘快控制疫情,解決問題。

但是事情過後,從中也要吸取深刻的教訓。庇護州的泛濫已經不是一朝一夕,它的普遍存在嚴重威脅到了國民的現實穩定和國家的長治久安。一些民主黨人善於挑撥民粹,挾持民意,提出高大上的訴求,在超越實際的理想支配下,幾乎就要「打土豪,分田地」了。他們將普通公民心情創造的勞動成果不假思索地分配給不勞而獲的外來人口,討來一幫白眼狼的歡心,真是聖母心泛濫。上下一致,抽空中間階層,這種狀況繼續下去,勢必動搖國本,危及世界。

希望川普總統重整旗鼓,通過這次疫情證明聯邦政府的權威和根除庇護州的決心,只有如此,才能最終將疫情的罪惡萌芽扼殺在搖籃之中,得到真正有保障有依靠的安全。

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是由善意鋪就的。白左的肆意蔓延,讓是非顛倒,黑白不明,失去原則的妥協永遠是邪惡的幫凶。不僅在美國這樣,歐洲地區的綏靖主義蔓延同樣十分可怕,這是一個特別值得注意的問題。不要選擇恥辱,這是最好的選擇。只有將美國本地的庇護州問題徹底解決,讓世界的投降政策破產,人類的公正才有希望,未來才有希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