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孫中山還有多少冤枉和誤解?

孫中山

文:馮學榮

歷史誤解之一
武昌起義爆發時孫中山在美國刷盤子

許多朋友都聽過這麼一個說法: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的時候,孫中山正在美國的餐廳裡打工、刷盤子。

請問,這是事實嗎?

答案是:假的。

首先,我們說說這個訛傳的出處。

這個說法的出處,是唐德剛的著作《晚清七十年》,這本書說:依據「 一些私人記述」,武昌起義爆發時,孫中山正在美國典華城(Denver)的一家中餐館裡打工刷盤子,一天,「 他正手捧餐盤自廚房出來為客人上茶」,突然有同事向他大叫一聲:「 老孫,有你一份電報。」孫中山一看,是黃興叫他立刻回國……

這,就是「 武昌起義時,孫中山在美國刷盤子」說法的出處。

那麼,真實的歷史,到底是不是這樣的呢?

答案是否定的。

真實的歷史,其實是這樣的:

1911年的10月初,此時的孫中山,正在美國舉行各種演說,旨在為組織下一回起義募款,注意,此時的孫中山,並沒有在美國華人餐廳打工,更沒有刷盤子,而是致力於在各地華僑群體中演講、籌款,為發動下一回的起義,募集資金。


武昌起義爆發那段日子,孫中山在美國演說籌款,而不是洗盤子

10月9日,孫中山住在美國猶他州小鎮奧格登(Ogden)的一家酒店,這家酒店名字叫做Hotel Marion。

10月10日,孫中山到了丹佛(Denver,或譯典華),這一天,住在「 布朗皇宮飯店」 (Brown Palace Hotel)。注意,這一天是美國的10月10日,有時差,此時中國是10月11日,也就是說,武昌起義,已經爆發過去一天了。

換句話說,武昌起義爆發的時候,孫中山人在猶他州鹽湖城附近的小鎮奧格登(Ogden),而不在丹佛,所以,「 武昌起義時孫中山在丹佛中餐館刷盤子」的說法,自然不成立。

也就是說,唐德剛寫史,欠嚴謹,出錯了,這件事留給我們的教訓是:道聽途說的信息,最多只能信一半,要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還是需要花工夫去核實,在這點上,真沒捷徑可走。

參考資料:
孫中山《有志竟成》
《孫中山年譜》

歷史誤解之二
「 平均地權」就是「 分田地」的意思

我們都知道,孫中山先生的革命綱領是「 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

然而,許多朋友可能對「 平均地權」這個詞語有誤解,以為「 平均地權」是「 把土地均分給農民」的意思。

其實,「 平均地權」根本就不是「 把土地均分給農民」的意思。

孫中山說的「 平均地權」的意思是:

國家和地主共同支配土地

孫中山「 平均地權」的理論展開來說,具體的含義是這樣的:

「 平均地權」含義一

國家承認地主對土地的所有權。也就是說,在孫中山的治國理念裡,他承認地主對土地的所有權,他也沒有計劃把地主的土地收歸國有、然後再均分給農民。他沒這個想法。

「 平均地權」含義二

地主須在規定時間內,向政府申報他名下的土地和價值。價值高低,隨你申報,但是,國家按照地主申報的價值來收地產稅,換句話說,土地價值申報高了,多交稅,土地價值申報低了,少交稅。

讀到這裡,你可能會問:那麼,誰會多申報呢?多申報就要多交稅呀!傻子才會多申報!這個問題的答案是這樣的:土地價值申報高了,確實每年要多交一點稅,但是,未來國家徵收這塊地,是按照你申報的價值給你付錢(補償)的,所以,申報高了有高的好處,申報低了有低的好處。

「 平均地權」含義三

地主申報的土地價值一經申報,就不得更改,日後這片土地的價格上漲了,上漲的部分,歸國家所有。

舉個例子說,A地塊的地主1921年向政府申報:他的土地價值3000塊大洋,假設到了1929年,這塊土地市場價漲到5000塊大洋,那麼,國家強制徵收A地塊,只需要補償地主3000塊大洋,而多出來的2000塊大洋增值,就歸國家了。

「 平均地權」含義四

國家隨時都有權強行收購地主的土地。是的,在孫中山的治國理念裡,國家為了公共利益,可以強制徵收地主的土地,按什麼價格呢?就是按照地主最初申報的價格。

朋友們,您讀懂了嗎?

這,才是孫中山「 平均地權」思想和主張的真實含義。

我們從這條可以看出來,孫中山「 平均地權」的思想,根本就不包括把耕地從地主手上收上來、然後均分給貧農,孫中山根本沒有這個意思。

所以我們說,「 平均地權」不是「 把土地均分給貧農」的意思,大家要記住。

參考資料:孫中山《三民主義》

歷史誤解之三
孫中山從小立下反清之志

孫中山並非從小立志反清。事實上,孫中山青年時期雖然對大清不滿,但是,他曾經多次嘗試進入大清的體制內。是的。孫中山當年從香港唸書畢業之後,曾經嘗試各種途徑,想加入清政府,他渴望能加入清政府、改造它,通過從體制內發力、去改造當時那個國家。

這件事的經過,簡單地說,是這樣的:

1892年7月,時年26歲的青年孫中山,以首屆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香港西醫書院。

當年孫中山那一屆的畢業生,有兩個人是最優秀的,一個是孫中山,另一個,則叫做江英華。

當時的香港殖民地總督羅便臣(William Robinson,英國人)親自給兩位優秀的畢業生頒了獎。


香港殖民地總督羅便臣就是他把孫中山推薦給清政府

你要知道,在當年1892年,像孫中山、江英華這樣的畢業生,其實是稀有人才。

為什麼這麼說呢?

原因如下:

第一呢,英語溜,聽、說、讀、寫,都非常溜。

第二呢,懂現代醫學(西醫),可以治病救人。

第三呢,在英國殖民地香港生活過幾年,受過英國文明的熏陶,眼界寬廣。

第四呢,品學兼優。大浪淘沙,都是出類拔萃的佼佼者。

應該說,這樣的畢業生,即使是在今天的中國,都是吃香的,而在1892年的大清,毫無疑問,絕對是稀缺人才。

當年英國駐香港殖民地總督羅便臣,也知道這兩個人優秀,於是,羅便臣決定,要把這兩個人推薦給大清重臣,李鴻章。

羅便臣為什麼要把孫中山、江英華,推薦給李鴻章呢?

因為啊,當時英國人認為,大清是一個愚昧、落後、不文明的國家,如果培養一些像孫中山、江英華這種西化的人才,推薦到大清的中央,幫助大清變得更文明,促使大清進一步向西方靠攏,這樣無疑對英國的全球政策,是非常有利的。

大家要知道,羅便臣是政治家,他考慮的問題,都是有深度、有遠見的。

這就是為什麼,羅便臣要把孫中山和江英華,推薦給李鴻章。

於是呢,羅便臣寫了一封信給英國駐華公使,叫公使轉達李鴻章,推薦孫中山和江英華,說,這兩個人,英語溜,懂西醫,眼界寬,品學兼優,能力好,希望李鴻章你,重用他們。

大家知道,當時李鴻章是怎麼回复英國公使的嗎?

李鴻章:
有人向我推荐一個名叫孫文的人,
可是你換位思考一下:
像這種托關係向我找工作的人,
我每年不知道接到多少回!
我忙得要死,能回复就不錯了

當時李鴻章的回復是:

同意錄用孫中山與江英華

同時,李鴻章進一步回复,讓英國人安排孫中山與江英華:

「 來京候缺」

李鴻章說的「 來京候缺」,是什麼意思呢?

「 來京候缺」意思就是,你們先把孫中山、江英華兩個人,帶到北京來,我李鴻章麾下一旦職位有空缺,會馬上給他們安排工作。

那麼,這個「 來京候缺」,有沒有工資的呢?

有。李鴻章在回文裡說:

「 每人暫給月俸50元,欽命五品功牌」

也就是說,你們先把孫中山、江英華安排到京,等候我安排工作,我李鴻章,每個月,暫時給他們50塊大洋的工資。而且,發給五品功牌。

值得一提的是,1892年的下半年,這一年其實李鴻章很忙,因為日本在朝鮮,上串下跳,鬧得他很頭疼,這一年,正是甲午戰爭爆發的2年前,當時朝鮮的局勢,非常緊張,李鴻章其實很忙,不但工作量大,而且,心也累。

所以,李鴻章能夠及時回复、同意招聘孫中山,其實已經算是不錯了。

不過,當然我們也可以說,由於孫中山和江英華是大英帝國駐華公使推薦的,這不僅僅是推薦人才,而且是帶有政治意味的行為,所以,李鴻章不敢怠慢。

總之,不管怎麼說,李鴻章當時決定了:招聘孫中山、江英華,來京等候安排工作,並且在等候期間,每月待遇優厚。

這就是當時李鴻章的決定和回复。

然而事情,沒有那麼順利。

當時,英國駐華公使接到李鴻章答復之後,轉告了香港總督羅便臣。於是,在當年的9月22日,香港西醫書院的教師康德黎(James Cantline)醫生,帶領孫中山、江英華兩個人,從香港出發,去了廣州。


孫中山在香港唸書的老師康德黎

康德黎帶著孫中山、江英華兩個優秀畢業生,來廣州,見了當時英國駐廣州領事。

見英國駐廣州領事幹嘛呢?

因為啊,依據當時的手續,要由英國駐廣州領事引見當時的兩廣總督李瀚章,由兩廣總督李瀚章給予辦理入京的手續。


李鴻章的哥哥李瀚章,時任兩廣總督

這個李瀚章,就是李鴻章的哥哥,也是一個大官。

於是,次日,即1892年9月23日,在英國駐廣州領事的帶領下,孫中山和江英華,去了兩廣總督府。

我們現在去法院立案,有遞交材料的窗口,對吧。其實呢,在當年的兩廣總督府,也有一個這樣的辦事窗口。

孫中山和江英華呢,不是直接見的李瀚章。而是一進了這個兩廣總督府的大門,是先到這個辦事窗口,要先登記,報到。

那麼在兩廣總督府的這個辦事窗口呢,總督府的辦事人員向孫中山、江英華甩出來兩張履歷表,叫孫中山和江英華填寫。

孫中山當時就覺得不對勁,結果接過表格一看,臉色就變了。

怎麼回事呢?因為孫中山一看啊,兩廣總督府叫孫中山填的這個表,是祖宗三代所有家庭成員的履歷表。

也就是說,要求孫中山填寫,你爺爺是什麼人?在哪裡?一輩子做了什麼工作,逐個寫清楚,你爸爸是誰?在哪裡?一輩子做了什麼工作,你哥哥在哪裡?做過什麼工作,也要逐個寫清楚。

孫中山一看,他的火氣就來了。

從孫中山看來,這是一種侮辱,也是一種為難。

首先,孫中山覺得這個三代履歷,根本沒必要,你李鴻章、李瀚章,聘用的是我,又不是我爸,也不是我哥。孫中山認為,這個手續,實在是非常的官僚主義,而且也帶有侮辱性。

不但帶有侮辱性,而且,孫中山也有實際困難:因為孫中山的哥哥孫眉,是檀香山的華僑,這個我們現在看起來也許不算什麼,但是從當時大清看來,這其實是個事。

為什麼呢?因為從大清看來,清代出洋的人,都是「 不忠不孝」的人,是「 海外棄民」,而你孫中山的哥哥,恰恰是一個「 不忠不孝」的海外棄民。

實際上,兩廣總督府的這張祖宗三代履歷表,其實就是一種當時的「 政審」手續,兩廣總督要確保經他的手保送入京的人,都是身家清白的,誰也不想把一個有境外勢力背景的人舉薦到中央,對吧。

所以說呢,從當時兩廣總督府的角度出發,其實他們也有他們的道理。

只是說,這種事在接受西方教育長大的孫中山看來,是那麼的不可理喻。

於是,孫中山當場作出了一個影響他一生的決定:

拂袖而去

當時孫中山把這張祖宗三代履歷表,一甩了之,然後,掉頭就走,離開了兩廣總督府。

他,放棄了這個機會。

次日,即9月24日,孫中山返回香港。

3個月之後,孫中山去了澳門,開設藥店,行醫濟世。

孫中山先生,就這樣,差一點當上了大清的五品公務員,又是因為一個小小的手續,放棄了這個機會。

然而,在隨後的澳門、廣州行醫期間,孫中山並未放棄關心國事,也並未徹底喪失對大清體制的幻想。

孫中山後來冷靜下來之後,覺得:雖然這個兩廣總督李瀚章的入京手續(祖宗三代履歷)很荒唐,但是,他畢竟只是李鴻章的哥哥,他不是李鴻章本人。萬一李鴻章本人很開明呢?

於是,在1894年,孫中山寫了一封《上李鴻章書》,托關係送給李鴻章,在這份《上李鴻章書》裡,孫中山最後一次爭取,最後一次嘗試,他言明了自己對時局的看法,並在這封信的最後一段,清楚寫明了自己希望入職李鴻章麾下的志願。

寫完《上李鴻章書》之後,孫中山開始找關係,找關係幹什麼呢?他想面見李鴻章,用自己的才學打動李鴻章,以求進入李鴻章幕下做事。

孫中山找關係的這個過程,比較曲折,許多枝節,不贅述。

簡單地說,孫中山通過各種關係,找到了王韜,對,就是那個很有名的近代思想家王韜。


近代思想家王韜,蘇州人專門寫信間接向李鴻章推薦孫中山

王韜剛好有個朋友給李鴻章做秘書,於是,王韜為孫中山寫了推薦信,孫中山拿著這封推薦信,去了天津,見了王韜的朋友,王韜的朋友把孫中山的《上李鴻章書》,交給了李鴻章,並對李鴻章說,中堂,這個叫孫文的年輕人有才華,想見您。

你知道李鴻章怎麼說的嗎?李鴻章說:「 打完仗再見這個人(指孫中山)。」

打什麼仗呢?原來,當時大清和日本在朝鮮的局勢,非常危急,李鴻章當時為備戰的事情,忙得不可開交,抽不出時間,也沒有閒情見孫中山,有沒有道理呢?其實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孫中山求見李鴻章的努力失敗,他不理解,就覺得大清無可救藥了,於是,孫中山對進入大清體制一事,死心了,不久之後,孫中山參與組建興中會,開始了他的革命生涯。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孫中山找了很多人幫他推薦,當時為孫中山寫過推薦信的,除了王韜之外,還有鄭觀應、盛宙懷(盛宣懷的堂弟)等人,出於篇幅所限,不一一列舉。

孫中山年輕時期嘗試擠入大清體制,過程大概就是這樣的。
這件事我們复盤一下,像孫中山這麼能幹的人,通過多種途徑,都無法進入大清體制,這是否說明了當時大清錄用人才的體制,存在某些問題?

可是反過來說,大清也許會反駁:當年想找關係進入大清體制的人,多如牛毛,而且大多是年輕人,即使你喝過洋墨水,可是你是否真的有用,誰也說不准,像你這種人,大清是否每個都要招錄?不招錄你,就說明我顢頇無能?這樣說是否公道?恐怕也是個問題。
親愛的老鐵們,讀到這裡,您有什麼看法呢?

參考資料:
黃宇和《三十歲前的孫中山》
鄭子瑜《孫中山先生老同學江英華醫師訪問記》
康德黎《康德黎日記》
孫中山《上李鴻章書》
沈渭濱《1894年孫中山謁見李鴻章一事的新資料》
陳少白《興中會革命史要》

  來源 :讀書人馮學榮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