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意義不止奧斯卡

文:齊亮 

最近,電影《少年的你》被提名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

這是一部關於霸凌的電影,它啟迪我們去思考一個人類永恆要面對的問題,那就是:面對暴力侵犯,我們拿什麼保護自己?

  私人安保:你可以保護我嗎?

「 你可以保護我嗎? 」

電影中的周冬雨易烊千璽。這句話清晰的表達了她的需求​​——正在遭受校園霸凌的她迫切的需要一種安保服務。霸凌者們,正在傷害她的身體,威脅她的生命。


電影中的女主角被群毆,暴打,撕衣服,各種羞辱

電影中有兩種安保服務:一種由警察提供,​​是免費的,當然,實質上由納稅人付費;一種由易烊千璽扮演的混混小北提供,價格是一個承諾,易烊千璽讓周冬雨在本子上寫上:「 陳念欠小北一次 」。

當遇到人身危險時,周冬雨首先想到的是向警察求助。但是警察因為太忙而無法滿足周冬雨的需求。畢竟,相對於他們需要處理的各種違法犯罪,校園霸凌不是一個「 重要而緊急 」的事情。

在這裡我們可以注意到一個常見的現象:由國家提供的免費或者廉價服務總是供不應求,很難及時獲得。

比如說醫療,看病難,要在醫院排隊;比如說上學,要買學區房,有戶籍之類的資格。

這是為什麼呢?可以用需求定律來解釋。其他條件不變,價格越低,需求越高。肯德基如果免費,也會人滿為患;沃爾瑪如果免費,可能也要憑本地戶口才有資格進入。

那麼,有沒有可能通過增加財政投入來滿足世界上每一個人的需求呢?有可能。但那意味著納稅人無法承受之重。假設全世界所有國家都大量增加醫院和醫生的供給,一舉解決醫療和教育問題,那全世界的納稅人也許就只能吃土了。

同樣,假設每個遭受校園霸凌的孩子都得到警察叔叔或者老師的保護,這個保護並不是免費的。這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更多的培訓。每個納稅人要為此付費。

和國家提供的免費安保不同,私人提供的安保服務則是收費的。比如「 陳念欠小北一次 」。

假設我們不考慮電影中兩人的情感,小北也可以漫天要價。比如收費一千元,保護她一學期。這對一個小混混來說,也是一筆不錯的收入。

只要交易發生,就是互利的。陳念沒有重蹈前一個女孩被欺凌到跳樓的悲劇,正是因為這一筆安保交易。

   市場中的私人安保服務

私人安保這種服務,對我們大多數普通人來說是比較陌生的。

我們只看到電影裡的大款和明星會僱傭保鏢,以及新聞裡提到的印度的「 滴滴打人 」服務。在街頭遇到壞人的女孩子,可以選擇One Touch Response這類APP,找人來幫忙。

因為社會治安不好,多年來,印度的私企一直都在通過定位技術,來為用戶提供個人安保服務。幫助了大量的消費者,甚至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

彭博社曾報導:印度婦女Sasha Singh在回家的路上汽車突然爆胎。這時候,三個青年人聲稱要幫她修車,但Singh沒有接受,迅速鎖上車門並拿出了她的手機,點開了OTR。她焦急地在車內等待救援的時候,三個青年則在一旁訕笑著看著她。 「 那場面太嚇人了, 」Singh在事後回憶時說。約12分鐘後,真來了三個「 壯漢 」,他們騎著摩托車呼嘯而來,成功幫Singh解了圍。

相對於電影裡遇到一個愛惜自己的少年來整天保護自己,在危難關頭,這種市場提供的安保服務,無疑更適合多數人。

譚叔在他的經濟學課上也介紹過美國的私人安保服務:

「 美國從古至今都有很多地方是採用私人安保服務,比如美國很多社區都有自己的安保服務,並沒有使用政府保安。這些社會保安的工作包括巡邏,拘捕犯人等等,他們當然也有配槍。私人保安的服務根據小區居民的需求而變化,比如小偷入屋偷竊多了,居民可以要求私人保安公司加強巡邏。如果小區居民不滿意私人保安公司的服務,他們會換另外一家公司來做。 」

經濟學家羅斯巴德和大衛·D·弗里德曼認為安保服務和其他服務一樣,都是一種經濟商品服務,所以買賣安保服務和其他服務並無分別。

當然,這種觀點在學界並非主流,而是存在著很大爭議。

   自然法:人們心中的昭昭天理

保護自己,既需要安保服務,也需要法律。

電影中最大快人心的就是幾個欺凌者遭受懲罰,兩個幫兇被易烊千璽暴力警告,一個主犯被陳念失手殺死。


電影中的反派,以霸凌其他同學為樂,最終被殺死。

為什麼觀眾覺得惡有惡報大快人心?這是因為符合人們樸素的道德認知,也就是說,符合人們心中的自然法。

雖然這是一種私刑,而不是國家法律。

私刑在一些歷史時期是得到社會乃至國家的普遍承認的。比如報殺父之仇,在中國古代就經常是一種合法行為;比如自衛時殺死壞人,在這幾年的法律更新中也得到了承認。

電影中小北暴力警告欺凌者,並沒有被作為恐嚇予以懲處,而是得到了警察的同情之理解,他被起訴,主要還是因為嚴重的刑事犯罪。

在很多觀眾的心裡,周冬雨和易烊千璽扮演的兩個角色其實是無罪的,在他們面對校園霸凌積極保護自己懲罰壞人這件事情上。同樣,人們也不會認同易烊千璽為了轉移警方注意而侵害無辜者的行為。

大眾心中的自然法——也就是張維迎反復強調的「 天理 」和國家執行的人定法有時衝突有時一致,兩種法律在人們頭腦中彼此競爭。舉一個例子:美國當年的禁酒令,就是人定法而非自然法,是和自然權利是相衝突的。

律法的背後是社會的普遍觀念。正如我們在電影結尾時的說明中看到,由於社會對「 校園霸凌 」問題的關注,司法有所改變;現實中人們也紛紛呼籲修改相關法律,嚴懲霸凌者,不讓「 未滿十八歲 」成為作惡者的保護傘。

民間提供的安保服務,人們心中的自然法,這是電影《少年的你》帶給我們的非常有啟發性的問題,讓我們去思考如何才能更好的保護自己,如何才能讓一個社會更安全。

最後補充一點,在解決霸凌問題上,市場可以大有作為。比如這類商業電影就引起了無數人對問題的重視。遇到校園霸凌、家庭暴力、職場霸凌,都可以積極尋求他人的幫助,也可以花錢諮詢專業人士。這些都遠遠好過一個人在困境中孤軍奮戰。

參考資料:
01.譚叔《保安、法律與法庭》
02.張維迎《理念的力量》

 來源   齊亮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